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百五十六章 鬼节(三)

作者:一穷三白字数:2671更新时间:2017-03-01 20:06:49

这鬼叫胡芳,杀死她两个孩子的叫韩晓。说起他倆的恩怨起因,还得从许多年前的一场车祸说起。

胡芳清楚的记得那一年秋天,她和老公到外地谈生意,生意谈成功后,中午喝了点酒庆祝庆祝。

那天午餐后胡芳和老公稍微休息了一会就驱车往回赶,车是由她老公开的,而她一直躺在副驾驶休息。当时她不知道休息了多久,也不发生了什么,只记得一个巨大的冲击力将她从副驾驶上弹了起来,头重重的砸在前方。

等胡芳抬起头来看向她老公时,他已不知所措目光呆滞地看着上方。她推了推老公忙着问道,“发生了什么?”

胡芳老公恍然回神,语无伦次地回答道,“不……不知道,刚刚……刚刚我一不小心眯了一会。”

“你疯了吧,你在开车呢你不知道啊?。”胡芳惊叫怒吼道,同时立刻这车查看。

在胡芳老公眯的那一会,他们的车向马路的另一边偏离,同时她老公脚下加了点油并与正常行驶的汽车撞到了一起。

马路两头各有一道急刹车留下的黑印,路面上还散落着破碎的车零件和玻璃渣。胡芳和他老公只受了点轻伤,只是车子撞到了路边的大树,车头已经严重凹陷变形。

再看看与胡芳他们相撞的车就没那么幸运了,车子仰面朝天冒着黑烟,车顶也压扁了许多,车里面听不到任何声音。

胡芳紧张地移着碎步缓缓向车靠近,咽了咽口水后低头向里看去。车的前排是一男一女,身体已扭曲变形被压在车里昏死过去了,浑身是血伤痕累累,已看不出任何生命迹象。车的后排还有一个十来岁的小男孩,这个孩子就是韩晓?他也满脸是伤,不过他没有昏死,还哭着喊着,“爸……妈……”

“老公……快下来啊,车里还有孩子。”胡芳赶紧回头喊道,同时她伸出手艰难地把孩子从破车窗里拉了出来。幻笔阁◆◆WWW.HuANbIGe.CoM

“阿姨,求你救救我爸妈好吗?”韩晓被救出来后紧紧地拉着胡芳的手哀求道。

胡芳看了看可怜的韩晓,立刻跑到老公身边问道,“怎么样?报警了吗?救护车还有多少到?车上还有两个人呢。”

胡芳的老公忧心忡忡地抽着烟,沉默不语。胡芳见状再次问道,“怎么样啊,到底多久到啊?”

“我没有报警。”胡芳的老公扔掉了烟头回答道。

“为什么不报警啊,那救护车呢?救护车总该有吧,车上还有人呢。”胡芳难以置信地质问道。

在这场车祸的这个年代,酒驾查的没有现在这么严,但发生了交通事故一样会受到严惩地。胡芳的老公心知这一点,有些害怕地对她说道,“报警,你是想让我坐牢吗?”

“你疯了?你现在不报警肇事逃逸,被抓到了罪还要大啊。”胡芳小声地在她老公耳边说道。

“这事你别管,我自有办法。”

其实在发生车祸没多久,胡芳的老公就打出了一通电话,当然这电话不是报警,而是他公司的何经理。这位何经理和他曾经患难与共,有着过命的交情。当然他发达以后没有忘记这位老朋友,对于何经理而言这算是一个恩情。

胡芳面对何经理的到来有些意外、疑惑不解,“你怎么来了?”

“大哥叫我过来的。”何经理看了一眼胡芳老公,接着说道,“嫂子,这边的事我都知道了,你放心大哥不会有事的。”

“你这话什么意思,你怎么知道他不会有事呢?”胡芳听得有些糊涂继续问道。

“嫂子,你别问那么多。一会警察就要来了,你只要记住这车是我开的就好了。”何经理看这胡芳夫妻两笑了笑,随即钻进了车里有头狠狠地撞了几次方向盘,装出一副车祸受伤的样子后又回到了车祸现场,与此同时交警和救护车也赶到了。

救护车带走了韩晓一家,警察也带走了胡芳夫妻两和何经理。在警局他们得知韩晓的父母不治生亡了,胡芳为此感到遗憾自责,但是为了老公她做了伪证。

自此之后,胡芳每年都会给韩晓寄一笔不菲的生活费,这也算是她一种恕罪的方式吧,或许这样她还是韩晓心里都会好过一点。

好多年过去了,胡芳家的生意蒸蒸日上,生活也是幸福美满,更是有了一对可爱的儿女。

一切的噩梦从现在开始了……

首先是他的老公,也不知怎么的忽然就染上了赌瘾,而且一发不可收拾,把这些年累计下来的家底几乎输的一干二净,还好最后胡芳努力才保住了公司。

胡芳以为钱没有了还可以再挣,这就当是为多年前的那件事赎罪。她以为这样就结束了,然而这才是真正地开始。

一天周末,胡芳躺在自家院子里的躺椅上,享受着午后的阳光,她的儿子带着女儿在院子里愉快地玩耍着。这是她的手机响了起来,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发来了一条短信。短信是一张照片,照片里是她儿子和女儿正在玩耍的场景,照片下还附带有一段话;“你夺走了我最心爱的人,我也要拿走你最心爱的人”。

胡芳当时脸就被吓绿了,立刻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并跑到院子外向两边望了望,空无一人。她有些担心,立马把两个孩子叫回了屋内。

一下午,胡芳心里都是忐忑不安,女人的直觉告诉她不好的事情即将发生。不过他老公到死不以为然,认为是某些人的恶作剧或者诈骗信息罢了。胡芳把一切归咎于她老公,认为是他还在外面赌钱又欠下一屁股债,现在要债的找上门来用他们的儿女相要挟。

不过这次胡芳真是冤枉他老公了,而随后的一天晚上,又是那个号码发来的一条短信让她明白了这一点。

短信里依旧是一张照片和一段话,话还是那句“你夺走我最心爱的人,我也要拿走你最心爱的人”,只是照片里的场景和主要人物变了。

照片是黑白的,看上去是从其他东西上拍摄下来的。照片里是一场车祸的现场,事故车辆旁一个十来岁的小男孩跪在地上哀求,在远一点地方是一个只有背影的女人和一个只拍到侧脸的男人。胡芳一眼就看着侧脸的男人是她老公,旁边的女人就是她自己,而这张照片里的车祸就是多年前的那一起。(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