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百六十五章 《冥魂法典》被盗(七)

作者:一穷三白字数:2567更新时间:2017-03-01 20:06:49

方士随村长下山,在村里休息到黄昏落下时,便在村子的路口设下阵来,在风雪中静静地等待翠嫂的出现。

说实话方士自上山以后,这是他第一次下山,道法上的造诣虽可以与之师傅不相上下,但捉鬼的事他仅从师傅的口中听说过,自己还未曾亲身经历,此时心里还是有些打鼓。

其实不光是方士自己,就连村长和村里的人对他都没有信心,有的甚至还劝他尽快回到山上,以免年纪轻轻遭遇不测。

至于方士最后离开与否,当然是没有,不然也就不会有后面的故事了。

夜越来越深,但是因为有铺天盖地的白雪,外面看起来还和夜幕刚刚落下一样。北风越吹越猛,雪也越下越大,方士虽然是穿着厚棉袄道袍,依然是冻得瑟瑟发抖,但他一直忍着。

忽然间,伴随着“呼呼——”作响的北风,一阵女子哀怨的哭泣声从村外的远处飘荡而来。方士听到这声音后立刻打起了精神,目不转睛地看着村子的入口。随着声音的越来越近,他果真看见夜色下,一位穿着大红喜褂的女人冒着大雪缓缓地向村子走来,其身后的雪地里还留下了一串串脚印。

“脚印?”方士有些疑惑,在他印象里其师傅告诉他关于鬼混行走的方式都是“飘”,而且其师傅还告诉他魂如空气是无质的,就算现在的女鬼是用走,也不会在雪留下脚印。

方士还在为此疑惑不解的时候,身穿大红喜褂的女子已经走到了他的跟前。他先是心里一惊,随即立刻举起了桌上的桃木剑,剑尖直指来人的鼻子,大声喝道,“你是人是鬼?”

“小道士,你看我是人是鬼啊?”翠嫂婀娜地扭动着身躯妖娆地说道。

方士上山的时候年纪还小,对于女儿的理解是从各位师哥那里听来,对于翠嫂的举动他是羞愧不已,侧头紧闭着眼睛,极其害羞地说道,“我不管你是人是鬼,看剑……”

说罢,方士挥剑准备跳上桌子,可就在这个时候他发现自己的双脚动弹不得。这并不是因为心里害怕,而是他一直保持着一个姿势一动不动地站在雪里,双脚已经麻木冻僵。

翠嫂见状,瞬间移动到了方士身旁,在方士的身边妖娆地跳着舞,时而在方士的耳朵后吹一口气,挑逗着他,“小道士,你看我美吗?你喜欢我吗?”

方士咬牙切齿,愤恨地胡乱挥舞着手中的桃木剑。他越是这样,翠嫂笑的越是开心,舞跳得也越是大胆,纤纤玉手抚摸着方士的脸颊,随后又在方士的脸颊上亲了一口,“你有被人亲过吗?你懂得男女之事吗?……”

在方士被亲上的那一刻,他心里莫名的享受。此时,似乎有一股淡淡地清香扑鼻而来,他的心开始剧烈地跳动,或许是因为他年轻,或许是因为他第一次和异性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虽然只是一只女鬼,但他的心有那么一丝丝动摇了。

不过很快方士清醒了过来,此时麻木的双脚也能自由地活动,于是他推来的翠嫂,“我是不会被鬼迷心窍的,你就别白费功夫了。”

说罢,方士握紧桃木剑,翻身越过桌子,同时顺手抓起了桌上的一道符咒,在落地的时候并以很快的速度向着翠嫂发起了攻击。以他在道术上的修为,翠嫂区区一只冤魂根本难敌起手,很快就败下阵来,重伤倒在雪地里。就差最后一击,方士却忽然停了下来。

“为什么还不动手,快杀了我啊?”翠嫂痛苦地朝方士吼道。

方士看着雪地里的翠嫂,一联想起她身前的经历,总觉得她很可怜,不忍心下手。于是他收回了手中的剑,说道,“你走吧,我为你超度,你投胎去吧。”

方士说完,收拾好法器与村长道别后就离开了,而翠嫂得身影也在方士离开后消失在了雪夜里。

雪越下越大,漫天飞舞的雪让人难以看清前方的路,方士冒着大雪艰难地向山上的道观走去。其实,他可以留在村里等第二天一早再回道观,可是他当时他就想早点回到道观,早点见到师傅。

沾染在方士身上的雪慢慢融化,他感到越来越冷,越来越累,越来越累……最后他倒在了雪里。

方士醒来的时候在一间破房子里,怀抱着他的是身穿大红喜褂的翠嫂,他感到很温暖、很暖和,同时还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他们两人有着几乎相同的命运,无父无母,孤苦伶仃,由此惺惺相惜,从那晚开始相互之间暗生情愫,最后相恋,还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情。

幸福总是短暂的,很快方士和翠嫂相恋的事就被鬼差发现了。在《冥魂法典》上明文规定:人鬼殊途,人鬼不可相恋。由此鬼差缉捕了翠嫂,而方士因为对翠嫂爱意的执着,将阴灵的气息附着在自己的身上,悄悄的闯进了冥界,并大闹冥界想要将翠嫂救出。可是当他闯进冥界后,看到我却是翠嫂在他的眼前魂飞魄散。

正是因为如此,方士认为是鬼差拆散害死了翠嫂,是《冥魂法典》限制了他们的相恋,所以从他亲眼见到翠嫂魂飞魄散的那一刻起,他心生仇恨,誓言要杀光所有的鬼差,要剥夺冥王统治冥界的权利,要修改《冥魂法典》。他隐忍等待了三十年,现在终于开始他的复仇计划了。

听寒讲完方士背后的故事,夏天吃惊地叫了起来,“就因为这个他才要颠覆整个冥界,杀光所有的鬼差?”

寒讲这些的时候,冥王已经小睡了一会。他被夏天的叫声吵醒后,很不悦地看了一眼夏天说,“人类的爱情本来就很奇妙,马暮雪和张大力的事你忘了?”

“什么马暮雪和张大力,我怎么不知道啊?”寒疑惑地问向夏天。

“没……没什么……”夏天有些心虚,急忙岔开了话题,“现在知道动机了,也知道是谁盗走了《冥魂法典》,那我们要到哪里才能找到他呢?”

冥王没有回答,仅是伸出手指向了身前的一个方向。幻笔阁××wwW.huAnBIGE.Com

“谢冥王指引,我定将取回《冥魂法典》。”寒领会冥王意思后,恭敬地向冥王请辞,得到冥王的许可后方才离开。(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