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86章 神奇的电话

作者:小知闲闲字数:3502更新时间:2017-04-01 18:08:16

如骑兵大尉所想,胡义没有选择向东逃,虽然那是最安全选项,并且是孟队长提出的主张,但,走得越深,回家的机会越渺茫,相当于慢性死亡。.M

胡义也没有选择向西铤而走险,虽然高一刀认为这是一劳永逸的唯一方向,但,胡义也没有完全采纳,而是选择了方向西南,直奔兴隆镇。

胡义判断兴隆镇是敌人密集封锁的远端,九连二连以及秋风游击队几乎是两天两夜没合眼,无论体力精力都已达极限,如果按正常思维,无论怎样量地图,都不可能在天亮前到达兴隆镇。赌敌人会这样认为,胡义故技重施,不惜耗尽全部余力再跑出一个灯下黑,兴隆镇不仅是远端,而且兴隆镇守军也必定会参与调动,还有什么地方能比胡义和罗富贵都曾住过的那座‘临时集中营’更安全?

原本只是想藏匿在那座军营附近的树林,可是马良少见地主动请命,要带人悄悄拿下军营,于是,便有了黎明前的一幕。

几个哨兵都被满仓忽悠到了枪口下,不久之后十八个伪军心惊胆战地被枪口拢在一起,神智仍然不能真正清醒,傻呆呆续八路进大门。

某些天真的伪军新兵以为八路应该……跟皇军差不多威风,至少杀气腾腾,否则怎能折腾到今天?可是眼前的景象……颠覆了天真想法。

经过火把下的八路们别说队形,断断续续连路都走不直,灰头土脸狼狈不堪喘大气,一句话不说,除了背枪挂弹,跟逃荒难民流几乎没区别,黑暗范围内不时传出力竭摔倒声,一个八路蹒跚来到这些伪军跟前,光线不良面容,只能感受到他的疲惫至极,而他居然扭扭捏捏开口:“实在……不好意思。哪位……能借支烟给我?”

好几个当场掏口袋,拼了命地朝他递,急得像是要买护身符一般!

满仓出现在火把下,同样扭扭捏捏,其实他很想像个军人那样站得笔直,可他不觉得自己还是军人。

当初在兴隆镇里,他不肯反水朝同僚后背开枪,导致胡义放过了他,哪知今日,他帮了胡义一个天大的忙,面对他的窘态,胡义忽然抬脚,轻踢在满仓大腿外侧:“难道你想等长官对你说谢谢?”

挨了这一下,满仓本能站直了,有一种曾经在‘溃军旅’中的恍惚感,想要腼腆笑,却苦涩得想哭。

……

在一片如雷鼾声中,胡义醒了,不是因为鼾声,而是不安全感迫使他醒来,尽管伪军宿舍的大通铺睡起来十分舒服,一身疲乏还未缓过来,可这里毕竟不是酒站,睁不开眼也得睁,打开久违的那块银怀表,九点半,于是勉强爬起来,不想惊动酣睡中的战士轻开门。

门外小雨蒙蒙,地面全湿透,大概是今早开始下的,军营哨塔上,有值班战士在持枪瞭望,为免意外,哨兵和大门守卫必须换穿伪军装。

顺着长长平房朝一头走,经过伙房门口时,居然听到伙房里也有鼾声如雷,止步推门黑的伙房里居然四仰八叉睡着三位,地面上的一只耳,灶台下的罗富贵,粮袋子上的唐大狗,坐靠在门内侧的徐小揉着惺忪,撑得根本无法第一时间站起来,满嘴角剩馍渣子抬起头:“连长?我们……班长他说……”

胡义并没有放大音量,低声打断徐小的语无伦次:“去找王小三,让他干活儿。”

离开伙房门口继续走,前方木墙下有间单独的小窗屋,房檐下的门两旁,坐睡着两位,一边是吴石头,另一边是二连的小甲,全都睡成了死狗,雨湿了绑腿也不知。门上有厚实的铁锁叶却无锁,于是胡义轻推开,果不其然,室内弹药箱一摞摞。

顺着狭窄过道绕过弹药区,另一边是些枪械,型号繁杂,大部分老旧或损坏,胡乱堆放着,或者凌乱在敞开的枪械箱,但是角落中的一个大物件,拉住了胡义的目光,民24式水冷重机枪,令他再无法,不由自主地接近着。

伸手去拂金属冷却筒上的灰尘,一个显眼的弹片划痕显露出来,当初胡义就是用它掩护三连从兴隆镇里突围!

触感凉冰冰的,几抹锈迹,几抹油污,令这挺水冷重机枪像是堑壕中的熟睡老兵,斜扬着挂灰的悲怆枪口。

睡在弹药箱缝隙里的小红缨终于醒了,蜥蜴般蹑手蹑脚爬出来,低位探头,胡义呆呆的背影,才收起极不愉快的困倦表情站起来,狠狠伸个懒腰走向胡义身旁:“它坏了?”

胡义并不回头,只是盯着重机枪:“枪机坏了。”

“你能修好它么?”

轻摇头:“修不了。除非有备件。”

“那咱俩一起在这里找!”

“如果这里能找到,它就不会在这了。”

然后胡义又伸出手,继续抹去金属冷却筒上的灰尘,像是在为战友扫墓一般,丝毫不介意脏了自己的手。红缨也开始陪他一起静静,因为那时的硝烟里,她也在。

通风窗斜洒进不够明亮的光,淡化了他,与她,与它,窗外小雨沙沙。幻笔∧阁∧Www.HuAnbiGe.coM

……

提前醒来的不止胡义,高一刀也没法睡安稳,老早就红着休息不足的眼爬起来,把所有哨位巡了整整一遍,并提示再缩短换哨时间,宁可勤换岗,也不能在哨位上迷糊。

做完了这些他才安心了些,并没回去再睡,而是来到了营部办公室,翻箱倒柜一通穷翻腾,结果除了一些纸笔账目,能让他感兴趣的东西全没有,最后只能坐在办公桌后呆呆上那部电话机。

很想知道电话到底是怎样的高科技,可胡义郑重说过,任何人不得碰这东西,无论它响不响!如果是别人说这话,对高一刀这猖狂货色不会有多大约束力,但高一刀虽然胡义,却深知胡义是个谨慎鬼,见识多,所以尽管他好奇,这电话他还真不敢碰,事关二百多条人命!

正在好奇中失神,办公室门被推开,湿了帽顶和双肩的胡义走进门口:“你巡哨了?”

“我现在是营长,我巡什么哨?对了,你的怀表为什么会在汉奸李有才手里?他拣的?你送的?那怀表根本不是你的罢?真是一个好讹!信不信我找政委告你?”

盯着一脸不甘心的高一刀几秒,胡义转身把门关好,几步到了办公桌前,伸手将那部电话机拖到手边,二话不说开始摇电话机柄,把高一刀晃悠:“你不是说……这电话你可……哎你……”

胡义不理高一刀的惊慌,抓起电话听筒贴耳:“喂。听得到么?给我接县城侦缉大队。对。我说县城侦缉大队。”

高一刀傻呆呆义,等了十几秒,又听胡义道:“侦缉大队吗?我找李有才。他在不在?麻烦你让他听个电话。”

随后胡义又开始沉默等,高一刀却再也坐不住了,急忙忙离开位子绕过办公桌,把耳朵伸在电话听筒旁瞪眼珠子。

约半分钟后,居然真有声音从这神奇的电话听筒里沙沙传来:“我是李有才,哪位?”

“怀表我已经找回来了,但是人我也放了。”

电话听筒里一阵沉默,随后又传来声音:“你……哎呀我天!你居然打电话?就为说这个?”

“当然不是为说这个。我想问问,今天到底是个什么部署?你知道多少?”

“又是你啊?我亲姐夫!你别告诉我这回又是你!”

“你到底知不知道?”

“那个……我这要先挂电话了,我另找时间给你打回去。你在哪?”

“兴隆镇新军营。要多久?”

“你真行!你就作吧!我要去警队,你自己算时间,挂了!”

哐——电话听筒落位,胡义这高科技操作的结束动作把高一刀震得随之一晃荡,快要落地的下巴终于合上了。

“这回信了?”

明明不是个嘚瑟人,可此刻胡义那副表情在高一刀眼里偏偏可恶得不行!把高一刀憋得一时语塞,歪了好半天脖子,终于底气不足地反击:“你居然娶了汉奸他姐!我照样去找政委告你!”

……

(本章完)

公告:笔趣阁APP安卓,苹果专用版,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