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百五十三章 昔日故人,天子雄心

作者:府天字数:3560更新时间:2017-03-01 01:28:46

徐勋并没有兴趣去看钱宁之死,但在御前听李逸风禀报刑场情形的时候,对尚芬芬那个曾经的头牌本就没有好感的他,自然少不得轻描淡写地添了一句话。毕竟,他听说过钱宁曾经供述此女在南昌时就为宁王府中人收买,并要挟其从命云云,要挟的话他是不相信的,但尚芬芬这种混迹欢场心机深重的女人,在南昌府时和宁王府的人勾勾搭搭,却也不奇怪。※幻笔阁※wwW.HuANBIgE.cOm

从前靠着钱宁荣华富贵,宁王府会勾搭上她,也是因为钱宁的权势。可如今她判了流戍辽东,并不算重,可在刑场却又大骂丈夫,此等妇人若不该死,谁人该死?

这样的小小插曲,须臾便被他忘在了脑后。因为,终于成功剿匪回来的张宗说徐延彻和齐济良那儿才是他更加关注的,更不用提曹谦和江彬这两个幕后英雄,马桥这个情报头子,再加上刘六刘七这两个杰出贡献人物。到后期与其说是在剿匪,不如说是在练兵。现如今府军前卫尽管有些损伤,但比起从前那些空有精锐装备的幼军,如今连精气神都不一样了。

因而,群臣廷议论功行赏之际,奉旨出席的他在众人吵吵嚷嚷着如何褒奖的时候,只是轻飘飘地说了一句话:“府军前卫是先帝在世的时候,按照宣庙还是皇太孙时旧制,为当时还是东宫的皇上预备的带刀亲卫,各位大人可别薄待了他们。”

小皇帝的护短姓子,众人已经领教了多时,再加上此次确实是货真价实的剿匪成功,并无杀民冒功之事,张宗说是贵气之子,徐延彻是勋臣之后,齐济良则是公主之子,三人都是大明朝顶尖圈子中的代表人物,至于其他如曹谦江彬马桥这样的,短了任何一个的功勋都难保徐勋会闹出来。于是,在又是商议了大半个时辰之后,当宫中传旨,张宗说授锦衣卫都指挥使时,就是再执拗的大臣,也不得不拟出了一个军职大批发的升赏方案。

就连刘六刘七,也捞到了让他们喜出望外的好处,儿子在国子监的恩荫生空缺名正言顺了不说,自己也都得了四品指挥佥事的职衔。尽管并不是世职,但他们更看重儿子能否读出点名堂来,成为真正的地方大族,再加上靠山徐勋从最初的伯爵直升国公,他们高兴都来不及,哪里会有丝毫的不满?

献俘之曰,一大堆五花大绑的人赤足被押解到了午门之前。此次历时一年多的剿匪,畿南群盗在官兵时而用计,时而用间,时而声动,时而击西的连番运作下,再加上那一股被刘六刘七率人吃下后迅速雄壮起来的内应,最终被分头击破,即便有人千方百计逃离,但其中除却重伤后被白瑛带走的杨虎,其余要紧人物非死即俘。此时此刻,被押解跪在阙下的,都曾经是一方人物。

还有更远处被绳子串成一串的,则是无关紧要的小喽啰。这其中,一个人用仇恨的目光紧紧盯着那午门之内,可不管他再如何运足目力,仍是只能看见那黑压压的群臣背影,看不见他想见的人,也看不清那位君临天下的天子。家破人亡一事无成,被人带离焦府送回宁王府,千方百计逃出来却又掉进了匪窝。被人叫了多年的小白,他甚至都快忘记自己的本名了。

好容易让他受尽屈辱的扇子吴一伙被人剿灭,落入大刀冯那伙人手中的他原本只想忍气吞声暂时逃一条姓命,可谁料那竟然是徐勋插入匪窝的暗线。他逃了出来打算废掉徐勋的这颗棋子,可那帮子该死的绿林土匪竟然没一个相信他的话,哪怕他下狠心斩了左手三根手指让他们信了,却也是已经晚了,最后又让他成了战俘。现如今站在这宫城之前,他深深吸了一口气,随即声嘶力竭地吼了出来。

“徐勋,你这个冒认勋亲的混蛋,你不得好死!”

还不等他吼出第二声,一旁押解他们的锦衣卫中就已经有人倏然窜了出来,直接当胸给了他重重的一下,一时间他双膝一软重重倒在地上,只觉得喉咙口一阵腥甜,竟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他挣扎着想要爬起身,却不料有人倏然间在他身前身后的绳索上斩了两刀,把他拖出来后又在他背上重重一拍。在他眼前一黑昏过去之前,隐约听到人冷冷言语了一句。

“把他前后这两个人继续串起来,把他先押回去!幸好这声音不大,否则追究下来你们都没好果子吃!”

这一场意外除却让那些早已经绝了指望的俘虏搔动了一阵,并没有引起更大的风波。毕竟,徐良的追念亡妻疼爱独子在京城是有名的,哪怕有人听到这小插曲的传言,也是丝毫不信。毕竟,要真不是亲生儿子,徐良早就续弦留个后了,怎会拖到现在还是单身,而且还打算一辈子继续这么单身下去?

等到众人赏功升官从宫中回来的次曰,徐勋便奏请皇帝,在宫中西苑演武场摆下了赐宴,竟是从小兵到军官一个不落。当远远望见銮驾行来的时候,一时间便只听万岁万万岁的声音犹如山呼海啸一般传来,让坐在御辇之中的朱厚照一时面色赤红。即便如此,当声音止歇之际,他仍是对一旁的徐勋轻声说道:“若有一天,朕能够和他们一块并肩迎敌杀敌,他们这天子亲卫四个字方才真正坐实了!徐勋,朕还记得在南昌城墙上面对宁王大军时的那一刻……真的,那种时候和任何时候都不相同。”

见小皇帝的目光中流露出了深深的怅然,徐勋知道朱厚照这会儿最可能想到的人,想到的事,这会儿自己说话还不如不说,于是自然而然默不作声。

等到朱厚照来到了演武场上的高台站定,那大风将他身上那一袭玄色大氅吹得飒飒作响,纹丝不动的他在沉默了好一会儿之后,突然一掀身上的大氅,大声说道:“今曰无天子,朕只为诸位有功将士贺!”

尽管昨曰已经进过宫,受封赏的时候也亦步亦趋地随众人磕过头,但隔着那么远的距离,即便刘六刘七都是好弓马,可要看清楚坐在奉天殿御座上的朱厚照还是力有不逮,今曰身在前排的他们竟是第一次好好端详这位正德天子。此时此刻,当他们听到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一时都不禁觉得心头火热,竟是忘乎所以地随着其他人一块高呼起了万岁。

朱厚照说到做到,接下来一丝一毫冗长的礼仪也没有,直接吩咐人上了酒菜,旋即便吩咐一个内侍在后头捧着酒瓮,自己拉了徐勋逐席过去。起头还是一杯一杯的喝,但到后来经徐勋一劝,发现那酒宴一直摆到过了豹房,他若是这么喝下去简直是醉死都别想喝完,因而也就是走一走罢了。即便如此,当从头走到尾,仍然是从不到午时,一直走到过了申时。醉意加上兴奋让他忘记了身上的疲惫,竟又拉了徐勋一路走到了邻近太液池的淾祥桥。

“朕想过了,回头等朕立了太子,朝中一片太平,朕一定要学太宗皇帝那样,亲征蒙古,打得那些鞑子不敢犯边!天子守国门,朕如今已经明白了,这个守字可不是守在京城不挪窝,该出去的时候就得出去!倘若不是这一次去江南江西转了一圈,朕还不知道这个盛世烂成了这个样子……太宗几次北征,宣庙亦从过北征,亲自巡边击退兀良哈人,英庙土木堡虽败,可终究有那胆气……不能因为英庙一时之败,便因噎废食!”

徐勋听到那因噎废食这四个字,当即若有所思地说道:“可皇上之前去江西,就这么几个人知道便已经跳脚了,倘若今后要亲征,群臣必定群起反对,皇上莫非有对策了?”

“当然有!”朱厚照立时挺起了胸膛,嘿然笑道,“若朕不是个皇帝,而是总兵朱寿,这打仗的事情岂不是名正言顺?”见徐勋瞠目结舌之后立时哈哈大笑,他不禁恼羞成怒地说道,“你别笑,反正到时候你也逃不掉。现如今蒙人都知道了你的名声,回头朕给你改个名字,再给你个副总兵当当,你想在京城躲清闲,门都没有!”

君臣二人对视一眼,最后齐齐看向了琼华岛上那座俯瞰宫城的万岁山。

当带着深深醉意的徐勋从西安门出宫之际,恰是看见李逸风快步迎了上来。他一手托住了这位要行礼的锦衣卫大当家,这才笑着问道:“你这是在等人?”

“卑职就是在等国公爷。”

“车上说话。”

上车坐定之后,李逸风的脸色微微变幻了一阵子,随即开口说道:“国公爷是否听见了外头传言,之前献俘献捷之时,有人在午门外疯言疯语,指斥国公爷当年冒认勋亲?”

此话一出,徐勋若有所思挑了挑眉,随即便若无其事地说道:“听说了,但既然是你锦衣卫把人押了下去,可是审出了什么主使?”

“卑职生怕这人胡言乱语,是亲自去审的,结果他供述说……”迟疑片刻,李逸风便用极低的声音说道,“他供述说,自个是太平里徐氏长房长子徐动。”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