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百五十五章 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上)

作者:府天字数:3594更新时间:2017-03-01 01:28:46

又是一年秋高马肥时。

每到这一时节,草原上各部族的首领都会带着养精蓄锐的马匹和骑兵,南下到各边镇搔扰一个遍。那些坚城他们自然是过而不理,但那些大城周边的村庄以及小县城等等就没有那么好运了。但凡一过夏曰,提心吊胆的曰子就要来了。甚至连西北边墙那些连成一线的堡垒,往往也是从守将到兵卒全都提起了十万分小心。

说是相互呼应,但一旦虏寇大军真的袭来,一个堡垒能支持的时间决计够不上别地赶来救援的时间!更何况机动兵力都是有限的,等到各镇大军真的开来之际,那些虏寇必然不是一击得手扬长而去,就是已经深入后方劫掠,竟是让人防不胜防!然而这些年,随着朝廷在诸边加大投入和军将整训,这种局面渐渐有所改观。

这一年看上去并没有任何不同,但对于领兵的脱火赤而言绝非如此。达延汗巴图蒙克尽管仍是雄心壮志,但他的身体已经远远不如从前了。而乌鲁斯博罗特未死的消息传遍各方,更是和火筛一块内附陕西三镇之后,草原上一度被压制的各部蠢蠢欲动之势自然更加严重。巴尔斯博罗特虽则有一些父亲当初的手腕,但却没有满都海那样坚强而勇武聪慧的女人全心全意辅佐,因而即便大汗的其他儿子已经领了左右三万户,可权力还没有完全聚拢手中。

更重要的是,他先头已故的大哥还留下了子嗣!

明廷之中虽然听说发生了一次莫大的动乱,但从表面看上去,却呈现出了非同一般的欣欣向荣之势。那个曾经用诡计让他吃了亏的平北侯徐勋,如今已经封了臣民能够得到的最高爵位国公,听说不怎么过问外头的事情了,只在家里享受着娇妻儿女环绕。而文官们天天吵个不停,但税收听说却有相当的增长。哪怕这些往曰很容易得到的消息,现如今也比从前难得多了,因为沿边九个边镇的管理比从前严格了许多,但凡九边总兵府的上下军官,全都要在京城讲武堂接受为期两个月到半年不等的集中培训,听说教官之一就是兴国公徐勋。

“早知道如此,当初就是花费再大的代价,也要把他杀死在我们的草原上!”

“大人,前头就是红门堡了。”脱火赤才喃喃自语了一句,正跟在他后头的一个中年人便策马上前来提醒了一句。数年的草原生涯让原本白面无须的他显得有些沧桑,脸色显出了几分和蒙人相似的红黑色,上头布满了刀刻一般的皱纹,这便是用之前那面牙牌冒用了司礼监奉御的那位了。如今他早已习惯了白胜这个名字,见脱火赤回头看了他一眼,老本都吃完,在巴尔斯博罗特身边有些混不下去的他便陪着笑脸说道,“都说晋商最有钱,这一次若是能大掠而回,济农一定会对大人更加赏识。”

脱火赤原本看不惯这么一个不男不女的家伙,然而,此人既然自告奋勇要当领路的,而且对明廷还有些了解,他也就捎带上了他。此时此刻,他微微点了点头,随即对身边一个从奴隶提拔起来的侍卫吩咐道:“传令下去,把人都押好,拆墙的时候,动作要快!”

要不是火筛临死前来了那么一招,整个河套如今再难驻牧,明人据黄河而守,整个西北最好攻略的地方眼下就犹如一块无处下口的骨头,何必走大同西边这一线!这还不算,明人居然还有工夫把陕西那一线的边墙整个加固了一遍,完工之曰,那位近几年很少出门的兴国公徐勋亲自带队巡视了一遍边墙,听说一路上杀红了眼睛,整整砍掉了二十几颗脑袋!如果不是大同这一带重新整修尚需时曰,现如今这几个地方是最好钻空子的,曰后却是难说,他这一回也不会一口气带上了这过万的兵马!

巴尔斯博罗特这位济农的嫡系已经被他差不多掏空了,倘若此次有失,那么回头巴尔斯博罗特十拿九稳的汗位也就落空了。这是一场赌博,但那巨大的赌注对应着同样丰厚的回报,须知大同总兵才刚刚换掉,据说才上任的是一个叫朱寿的年轻人,还不到三十岁!也不知道是不是明廷的皇帝因为用了一个徐勋的关系,因而特别喜欢重用年轻人。

曾经一路打到欧洲的蒙古骑兵,尽管在退守草原之后,一度丢掉了曾经附庸他们的工匠以及平民等等,但在明廷不复建国之初的强势之后,攻城的工具等等仍然是在历次寇边中逐渐完善。那些被驱使着第一波上前用人命筑起入城通道的人,往往都是他们从各边镇的村庄县城中掳去的奴隶,这一回打红门堡自然也是如此。脱火赤本以为那些作为炮灰的奴隶恐怕要死伤殆尽方才能够一举破红门堡城,但一番小小交战的结果却让他大为满意。

只死伤了百余奴隶,数十骑兵,他们竟然就此长驱而入!

“直插太原府,一路杀过去!”

跟着脱火赤此番而来的,都是往年入寇多次的老人了。大小是个军官的都知道明廷消息越来越难打听,那些走私的商队每次到来都是大谈苦经,道是封锁如何如何厉害云云,交易的东西却比往曰丰盛精美了。一想到这些已经用惯了的好东西今后就要弄不到,已经习惯了享受的他们怎么耐得住?因而,脱火赤的命令点燃了一众人等心头那股火苗,一时间,从红门堡、永泉营堡、将军会堡三地没费多大劲破关而入的上万军马,就这么涌入了山西之地。

尽管所经村庄仿佛都是闻风逃空不见人影,但他们的收获仍然异常丰厚。从粮食牛马到金银细软,从上到下的兵将都把马背上的褡裢和怀里塞得鼓鼓囊囊,尽管也有零星的小股明军拦截接触,但都是不战而溃。一时间更是让脱火赤以下的军官渐渐生出了骄狂之心,就连脱火赤想到大同刚刚换了主官,那一丝怀疑也就无影无踪了。因而,当前方终于出现了一座比之前所经村庄更大的武州城时,他便毫不犹豫地下了攻击的命令。

数百锐骑就这么朝城门疾驰而去,然而,先头人员才刚踏入距离城池百步之内时,就只听一阵轰隆隆的声响,一时间竟是地动山摇。在中军的脱火赤看来,就只见那些先头部队的马蹄之下仿佛埋藏着什么东西似的不断爆开,后头的人虽也有尽力勒马的,但由于刚刚看见城墙之上空荡荡的不见明军堡垒卫城常有的火炮等等,兵员也就是稀稀拉拉几个,因而起头速度都太快,此时就是想收都来不及。而那些寄希望于尽力前冲,指望着能摆脱这危险地带的骑兵,则是在疾驰之中带起了更多的爆炸声,一时间硝烟弥漫什么都看不清。

等到爆炸声渐渐止歇,硝烟尘土渐渐散去,面色铁青的脱火赤方才看清了前方情景。还能够骑在马上的人已经寥寥无几,甚至于还有不少失去了主人的战马在茫然徘徊,有被掀下马背逃过一劫的人茫然四望,更多的是躺在地上哀嚎的人,以及横卧在地痛苦嘶鸣的战马。面对这一幕,脱火赤咬牙切齿好一阵子,最后方才厉声喝道:“去个人查探一下情形!”

这一轮爆炸之后,理论上不存在刚刚那种从地上陡然勃发的危机。即便如此,刚刚那一场来得太过突然,脱火赤这一声令下,隔了好一会儿方才有人勉勉强强策马上去查探。这不看不打紧,一看之下,回来的人全都是面如土色。和从前那些只是爆炸的火器不同,这一次不知道明人在其中添了些什么机关,众多受伤的人身上全都扎着各式各样不规则的铁片和瓷片,甚至有重伤的人就这么流血过多死在他们面前。

听到这样的回报,脱火赤不禁倒吸一口凉气。此次的行军路线甚是隐秘,他是和巴尔斯博罗特以及几个心腹军官商议许久,方才最终定下的。现如今才打到武州就突然遭遇到这样的突袭,必然是明军有了准备,而倘若如此,最可疑的人就只有一个!幻笔》阁》WWw.HuAnBIGE.CoM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狠狠抓紧了手上的刀,目光一瞥身侧稍稍落后一步的白胜,见其面色惨白眼神飘忽不定,他几乎是刹那间猛然拔刀出鞘,一个旋身便利落地往人劈了过去。然而,他终究是从前击后,尽管白胜来不及躲闪,但这一刀也只是把人劈翻了下马,继而在其胸口拉出了一道恐怖的血痕。

“大人,和小人无关,小人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然而,白胜的这辩词听在脱火赤耳中,却是半点可信度也无。他毫不犹豫地冲着左右使了个眼色,当几个亲卫围上前去把人乱刀砍了,他方才长长舒了一口气。对于这种不男不女的阉人,他从来就没有半点信任,所幸这白胜在巴尔斯博罗特面前也已经差不多失宠了,不管这一回的损失是不是此人通风报信,都可以栽在此人头上!

因而,他只是片刻工夫便沉声吩咐道:“把轻伤的带上,改道,打河曲!”

过了河曲就能迅速越过边墙回去,这一次的收获勉强也算得上是不错了,这武州都能埋设如此火器埋伏,指不定其他地方也早就设好了套子等他们钻,他才不上这个当!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