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关于《奸臣》实体书以及新书

作者:府天字数:7380更新时间:2017-03-01 01:28:46

他天没有出声戏虐的说:“有个老十还不够吗?还非要在这群人中间掺和什么?本来以为你是个聪明人的,可是为什么总是办出这些个傻事儿来?我们兄弟之间的争斗,与你何干?”

我一眼:“你觉得皇阿玛会不知道吗?他的眼线有多少你我心里都有数,有些话只是他说不说而已,咱们还是跟他提个醒的好,别出什么纰漏的时候,你我都拖不了干系。 ”

唉,好几件事情碰到一起了,我现在头都晕的,老十把太医送出去,坐到我边上拉着我不停的埋怨我吓到他什么的。

这打了也得能带回来才算数啊,皇上先前是开了口的,这场要赢了会赐皇马褂的,这可是很高的荣誉,而且还给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大清第一猎手,这是很牛的。

皇上的脸色出奇的难拉着老十往边上走了走,皇上冷冷的们一眼:“你们干吗来了?是不是也有话要说?”

说着就拿起剑,他的手在抖,这气太大了,老十忙上前去拦却被海青他们拉住了,奇怪,怎么这么快,是谁报的信?

我一惊:“没说啥,没说啥。”他样子凑到我脸前,一眼说:“我现在又想给你洗脑了怎么办?”

我坐下来俩,也懒得理他俩,还在寻思着,老十说了当时周围没人啊,那八哥是自己去的皇上的账子,还是被宣去的?不行我得去问下,有这双眼睛在让我觉得很不安。

皇上的一声令下,们全都冲了出去,我的心里也紧张了些,我真的很想跟着他们出去打猎,可是现在不可能了。

不知道这俩怎么样呢,要是也打条狼回来,我申请狼牙做个项链带。

老十也有些急的站起来回推他下:“那是我哥,我能让你去揍他吗?他就是千百般不对,也轮不到你来教训他。”

这不光要箭法好,还要细心观察和一定的陷阱之类的东西辅助,所以出去的都是带了随从的,当然老十的随从一定是常远了。

感觉鼻子痒痒,打了个大喷嚏,嫂拿个干草棍在我面前晃来晃去,了,这几个女人哈哈大笑起来。

老十也火了:“你别冲我大喊大叫的行不行?我不是也拦了八哥了吗?他不是没有再射吗?你还想怎么着啊?这是我们兄弟之间的事儿,你个外人别管这么多不行吗?”

八哥听我说完忙磕头:“皇阿玛,再给儿臣一次机会吧,儿臣再也不敢了。”

这报信的又都走了,他们怎么还没回来?皇上也有些急了,让身边的人已经去

“皇阿玛,儿臣并没有受伤,而且儿臣相信八哥不是故意的,请你原谅了他吧。”十三弟温和的说着这些话,但这些话落入八哥的耳朵里却是莫大的讽刺。

他俩全呆住了,谁也不知道我怎么了,我十,久:“你那句话没错,现在的争斗全是你们兄弟之间的,与我何干,与常远何干,我们全是多事儿的人,我们全有错。”

我坐了回去,喝了口水,拿起望远镜处,好像又有马匹回来了,不知道是哪个呢。

我愣在了原地,这不可能啊,八哥不是这种人啊,我十,他躲开了我的眼神,我只好又远。

我听完坐起来抱着他哭起来,他不知道怎么回事,一时有些手足无措,常远也忙在边上安慰我:“别哭了啊,你小子都哭傻到这儿了,到底谁跟你说了什么啊?你怎么又没头没脑的这一通啊?我是外人没错,可是你不是啊,你也是康熙的儿子啊,你也有一份才对。”

我双手摸着太阳穴,不停的揉着边揉还边喊:“救命啊,我头好疼啊,救命啊。”

无聊的前面这些女人们三五成群的聊着天,我干脆闭上眼睛养起神来,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可以回来。

我收回自己的视线,了黄马褂就往我这边跑来的十三弟,我坐着,他兴奋的说:“哥样子精神吗?哈哈,我今天太高兴了。”

他紧张的说:“不要了,这件事情皇阿玛要是知道了,八哥一定被圈的,不能让皇阿玛知道。”

四嫂一愣,怕是她没有想到我会这么一问吧,我嘿嘿笑了起来,你们这些大家闺秀怎么和我这个假小子比?

啊?生抓了只老虎,这是什么概念啊?全场也是静了一片,突然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响起,那其他的人都打了什么啊?

我摸着他亲过的地方立在原地,现在他真的不在意周围的眼神吗?他没有注意到有一双眼睛总是在们吗,虽然我们已经躲在了没人的地方。

我双手拱了下:“皇阿玛,我觉得八哥只是一时走了极端,我希望你能念在八哥平时办差的优秀表现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一定不会再犯了。”

常远突然推了老十下大声的喊:“你干吗不让我揍他?他把人当猎物打了你没么着?”

原来我也只是个外人,呵呵,我苦笑着松开他的胳膊,笑了起来:“是啊,与我何干,我来这儿是个错,碰到你们更是错,放心,我对你们之间的事情一点儿兴趣也没有。可是我也有我珍爱的东西,如果有人想破坏的话,别怪我到时候玉石俱焚。”

皇上也没有管我们,宣布这次的比赛的胜利者是十三弟,天色也不早了让大家修整下,要办庆功宴。

八哥并没有在这庆功宴上,皇上的帖身侍卫海青也不在,我想他已经被监管了吧。

皇上听十三弟说完这些眉头舒缓了一些:“十三阿哥都这么说了,这件事情也就算过了,不过老八这件事情没有完,回京后暂停内务府的事务,老十暂时代管。老八不得朕的旨意不得出府门一步。”

皇上重重的叹口气,这时账外十三弟也在求见,这是哪一出啊?皇上也宣了,十三弟进来着的八哥,眼里有些怒火,但是马上给皇上跪了下来。

晚上的庆功宴我好了许多,不想让多嘴的人可以有饭后的聊料,我在老十和常远的陪同下晚了小半个时辰才出现。

说完我往回走,他在我身后喊道:“你珍爱的到底是什么?你自己知道吗?”他在激我,很明显他在激我,你狠,那有任何事情就不要怪我。

宴会上,皇阿玛说是应十三弟的要求把那只老虎的伤口做了包扎,要放回山里去,大家都说十三弟宅心仁厚,今天一切的好都是十三弟占尽了。

我听完,:“他为什么要射十三弟,你知道不知道原因?”

我跑出账子来到皇阿玛账前,先听了下里面没有动静,想是十三弟已经回了账子了吧,刚想让李公公传话说我要求见皇阿玛,感觉到背后有人轻轻拍了我下。

我无力的坐了下去,他怎么能这样子啊?自己才纳了妾就要再收一个,天啊。

老十颓然的坐下:“出去后我们知道十三弟去的方向有老虎,就想比他先一步到抓了去,结果到那儿已经三弟下的陷阱抓到了,那我们只好放弃了。想往回走的时候我远出了镖,而目标竟然是八哥,他连随从都没有带。我上去拦住常远,八哥也知道事情败lou了,忙给我解释说他鬼迷了心窍,你说我还能说什么?十三弟不知道八哥在他背后做的事情,只当是大家为猎物的事情呛呛而已。”

拿着望远镜找着他们的身影,可是不多久就什么也了,他们不知道跑到多远以外了,听说这次围住的动物里还有一头老虎,不知道谁可以打到。

他任由我拉着,不置可否的一抬眉:“这对你很重要吗?你到底关心的是他们哪个?是八弟还是十三弟?”

老十有些郁闷的说:“唉,本来今天我就算没抓住那老虎也拿有很多的猎物回来,谁知道现在却是这样子,难过啊。”

老十张了张嘴又闭上了,常远这时在账外说有要事禀报,皇上把他宣了进来,他内的情景也是闭上了嘴巴,还说啥?有人比我们早了一步啊。

我玩着手上的戒指,有些不安的处,时间太长了,他们不会跑到俄国去打猎了吧?来回的踱着步子,抬头上在他脸上也有些许的不安。

晚上又有篝火并不显得我脸上有什么不好,我坐在老十边上,正对面居然就是四哥,他左右的四嫂和钮钴禄氏在给他倒着酒,夹着菜,他却坏坏的抬了抬嘴角,这算是笑吗?

好些了,舒服多了,没有那么疼了,我放松了下来,老十问太医我是怎么回事,太医给我把了下脉说:“回十爷,她这是气火攻了头,要不是压下来的早,怕真是要出了事儿了啊。这辉阿哥的气火可够大的。”说完笑了笑。

常远听完干笑着:“呵呵,外人,好,你们兄弟之间的事儿,我管不着,我走不行吗?”说完摔门而出,留下我俩站在原地。

他摸着头吐了下舌头,十足的孩子样,在我脸上轻轻的亲了下往他那桌跑去,这小子也太贼了吧,走就走亲我这下干吗?

来了个报信的大喊:“禀皇上,十三爷生抓了只老虎,在回来的路上,小的现在马上去找个笼子来。”

我忙开口说:“皇阿玛您息怒,有什么事情不用刀来剑去的,您把事情冷处理下不行吗?”

他像是要火了,抱住我不停的说:“不要生气,不要发火,冷静,冷静。”我有多次暴走的记录,他是不得不防啊。

在他不停的安慰下,我心情平静了很多,淡淡的说:“这件事情得告诉皇阿玛,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我坐正了挑了挑眉:“行啊,长得漂亮吗?我喜欢美女,不好不要哦。”我的话很直白,几个岁数小的福晋的脸已经红了。

四嫂掩着嘴笑着说:“人家的那么香,不好吵醒你,先走了呗,你可是错过了桃花了,要不要帮你再找找啊?”

他还是想维护八哥下,让我把话挡了回去,我拉着他去了皇阿玛的大账里,八哥已经跪在了当前。

蒙古部首先回来两个人,这次不再是什么兔子,山鸡之类的,两个人都是一人一条狼的回来了,把猎物放下后蒙古部那边大声的欢呼着,他们的英雄回来了。

服的脏劲儿,不会是和这老虎打了一架吧?奇怪,其他的兄弟呢?不一会儿断断续续的他们也都回来了。

说完负气的躺在床上,谁也不再理,不知道他俩小声说了些什么,老十坐到我边上轻轻的拍着我后背:“谁说你是外人,你是我内人啊,别这样子了。”

老十拉着我回了账子,我上干净的很,并不像打了猎一样,奇怪的,常远xian了账帘进来,他身上也很干净,怪了。

他的气越说越大:“我,拿镖直接就打他手上了,把他的箭打掉了,我想上去揍他,被他,就他给拦住了,那个射箭的是你哥,挨射的还是你弟呢。”

老十听完也反映过来,哈哈大笑起来,对不住了,我实在不想告诉你他亲了我一下,今天已经乱到极点了。

老十拉了拉我的手,放在嘴边亲了下说:“你演出好戏。”一脸的自信上了马,调转马头向兄弟们中间走去。

我摸掉眼泪,们:“那我该怎么办?我是不是该就此收手,不要再在兄弟们中间了?我去求皇阿玛要了名份来,我安心的进府做福晋行不行?”

我不停的拿手蹭着他亲我的位置,他刚才的角度和样子在别人像在说悄悄话一样,老十皱着眉:“他刚才走时和你说什么?”

这是怎么了啊?他俩从来没有红过脸啊,我站在边上一脸的茫然,眼前的一切怎么都这么陌生。

我总是会刻意的留心着四哥,正如现在,我脸色铁青的十抱着我,我没有想着推开老十,我就想这么让他抱着,才不管别的人怎么

我揉揉鼻子,茫然的们,我就打了个喷嚏有这么好笑的吗?真容易满足,这都能笑起来。

他满眼期待的问我是什么,我小声说:“晚些回账子挑你最喜欢的奖励好不好?”他明白过来高兴的抱着我一直说好。

老十摇了摇头:“不行,打从八哥弟不顺眼后,我求过皇阿玛不知道几次了,他就是不准,我实在不明白他是怎么想的。唉。”

我四下里寻了下十三福晋,果然在离我们不远的一桌上正怨毒的,我忙对十三弟说:“给你媳妇有?”他这才想到自己是带着家属出门的。

奇怪,哥几个怎么一个也没有回来啊?这次比赛是个人赛,就打的猎物好了。

我哥低下去的头,嘴角一动,其他的什么也了,他是在笑自己躲过一劫,还是在恨的咬牙切齿?

多数是狼和山猪之类的,这些动物更像是圈养起来的,所以和山上那些纯野生的比性格好了些许,只是些许,但是一只老虎在我面前还是活的,让我有些惊讶。

我一听,哈哈笑了起来,小声在他耳边说:“不用,我自己在给自己洗脑呢,你说刚才十三弟没有回去给他福晋马褂,他媳妇吃醋不?弟妹吃大伯哥的醋。”

老十把手握了个拳头,骨节都泛了白,咬着牙:“这种事情他也做的出来,我找他去。”

老十没管别人怎么样,径自走到我身边,拉上我就往人群外走去,他的表情怎么这么奇怪啊。

八嫂坐到我边上晃着草棍说:“承羽,你刚才睡着的时候,对面可是有个蒙古姑娘过来一次哦,没准是了。”

路上三个人都没有说话,其实我感觉心里都在猜想那个人是谁,进了账子后,两个人有些尴尬,毕竟刚才才大吵了一架。

大家算是重重的松一口气,可是我们都有些疑问的三弟,他是怎么知道的?他的背后怎么也不可能长眼睛,那就是还有另外一个人知道这件事情。

皇上把手上杯子冲着八哥就扔了过来:“你这个逆子,居然想射杀自己的亲兄弟,朕留你何用,不如现在一剑杀了你。”幻笔≠阁≠WWW.huanbIGE.coM

我猛的回头哥的笑脸,脑子里所有的疑问都没有了,可是他是藏在了哪里才没有被别人发现的?

皇上听我说完也就坡下驴,他何尝想来亲手杀了自己的儿子啊:“那你说这个事情怎么办?老十和常远是不是也来说这个事情的?”

他猛的就往外冲,我是拉常远是挡,这才把他又按回了床上,他还是不停的叫骂着四哥不是东西什么的,太乱了,我头疼死了。

我和老十都吃惊的,他怎么早不说啊?常远的眼神不善忙说:“我没说清,他是想把你收到他府里做福晋。”他说着指了我一下。

他的笑容没变,可是语气里却变了不少:“你不是刚走吗?怎么又回来问安?你想说什么就直接说吧。”

大概又是半个时辰左右,十三弟出现在大家的视线里,身后是那只装老虎的笼子,好大个的老虎,他是怎么抓住的?

是啊,我关心的是哪个啊?如果是关心十三弟的话,那八哥的死活与我何干,如果是担心八哥的话,那我听到他的所做所为为什么还要大动肝火?

他说的老十不一定能听懂,可是于我而言再明白不过了,我突然想到四哥的话里有话,他是想让我撇清出去,他不想我在他们的争斗中间受到伤害。

老十他们样子吓坏了,忙让常远去叫太医,太医来了样子忙把我放平躺好,亲自给我在头上推拿了两下,还在不知道什么穴道上刻意的压了下。

他一口气说完,我怎么能不懂?可是假借这射猎之时来射杀自己的兄弟,我也是一头的火气,喝了一口水把水杯直接扔在了地上。

我听他说完小声说:“不过你今天做的很对,我会给你奖励的,放心吧。”说完还拍了拍他胸脯。

现在四下里没人,我干脆拉住他胳膊盯着他:“跟皇阿玛那儿说八哥那件事的是不是你?还有是不是你跟十三弟说的?”

他们都点了点头,八哥的手伤着应该是常远的镖所致,脸上有伤,应该是刚才杯子的碎瓷蹦到的,他怎么会这么傻啊?

常远跟太医去取些安神的药,老十一步不离的我,我是不是不适合来北面啊,怎么来了什么破事儿都碰上了。

我回到账内,屋子里两个男人已经把话谈开,正在来回走着等我回来,一屋都松了一口气,我火大的把桌子上的东西全呼拉到了地上。

皇上心烦就让我们都散了,八哥是在海青的回的自己的账子,十三弟被留了下来,我和老十还有常远一起往回走。

常远气呼呼的对我说:“你知道原因吗?知道为啥我们什么也没打就回来了吗?都是他。十三爷用陷阱生抓了只老虎,你知道八爷在后面干吗?八爷居然想拿箭射十三爷。”

我拉了拉老十:“他说的是真的对不对?我需要一个解释。”我说的很冷静,这个局面是我没有想到的。

他把我拉到一旁说:“皇阿玛才睡下,找他有事情吗?”我突然感觉他的笑容一点儿也不温暖,而且还有些发冷,有点危险。

哦?哪儿呢?人呢?我四下里找了找皱着眉头:“真的假的?你没骗我吧?人呢?”

他想了下:“算了,本来不想告诉你的。八哥一直在内务府不是?办差一直要好过太子,八哥想挤掉太子你也是知道的。太子办差一直不行,现在十三弟跟在他边上办差,一切都办的很好,八哥想除掉十三弟,懂了吗?”

常远也不避讳的张了嘴:“十爷我告诉你,不只你去这么和皇上求过,我还撞到过一次四爷去和皇上求这个事情,是在他纳妾不久后。”

我伸了个懒腰,们一脸的不知道是什么的表情,反正就是怪表情,我远处,已经有马蹄荡起的尘土了,应该是有回来的了。!~

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手机版 ]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