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章 满楼红袖招(二)

作者:说梦者字数:4031更新时间:2017-03-01 01:35:11

《长门赋》中云:“悬明月以自照兮,徂清夜于洞房;忽寝寐而梦想兮,魄若君之在旁……”哀婉凄绝,却终挽不转武帝的旧情,郁郁而终。

尹红袖自知年纪不轻,一直以来寻寻觅觅,不惜将年华空掷,还能消得几番风雨?如今终于觅得一个如意郎君,欲要以身心相许,却又能得他几分在意呢?

想到此处,不禁泪如雨下:“你既知我心,何以如此呢?”

许仙却不回答,握着她的手继续书写:“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时未遇兮无所将,何悟今兮升斯堂!有艳淑女在闺房,室迩人遐毒我肠。何缘交颈为鸳鸯,胡颉颃兮共翱翔!凰兮凰兮从我栖,得托孳尾永为妃。交情通意心和谐,中夜相从知者谁?双翼俱起翻高飞,无感我思使余悲。”

这许仙却不是做文抄公,而是司马相如的《凤求凰》。卓文君乃是西汉有名的美人,是大富豪卓王孙的掌上明珠,通晓琴棋书画,曾被许配给皇孙为妻,但那皇孙命短,未及成婚便一命呜呼,文君守寡。司马相如凭着一曲《凤求凰》打动其芳心,成就了一段千古流传的佳话。

这段故事,尹红袖如何不知,她办桃园会,未尝没有以卓文君自比,寻觅自己的司马相如之意,一时之间心神颤动不能自已。

许仙搁笔,直起身子。

尹红袖转过身来,眼波流荡说不出的动人,却自有一种决绝:“我宁可不要这富贵满堂,去学文君当垆,只为能与你相思相守,永不相弃。”

司马相如与卓文君之情,不被其父卓王孙所认可,二人只得私奔,生活窘迫。文君就把自已的头饰典当,开了一家酒铺,文君亲自当垆沽酒,便是所谓的“文君当垆”。

许仙虽已修成天仙业位,并摸到了大罗金仙的门槛,可以说是天下无双,再也不用凭依他人,但一个女子宁肯纡尊降贵卖酒来养活你,也让他不禁大为感动。

尹红袖被他瞧的脸色越发红润,不由得偏过头避开他的视线,借着倒茶的时机,略略平复心情。

眼见氛围和缓下来,许仙也轻轻放过了她,含笑坐在一旁,等她奉茶上来。

“啊!”尹红袖忽然发出一声惊呼。

许仙忙问道:“怎么了?”

原来尹红袖一眼瞧见镜台,只见镜中的自己鬓乱钗斜,脸上泪痕未干,连衣衫也有些不整,顾不得茶水,伸手去拢满头青丝,却见许仙正一脸好笑的望着她,道:“你快出去!”

许仙道:“至于如此吗?”但见她态度坚决,只得踱到闺房之外,任凭她梳妆打扮。

岂料这一等,功夫委实不浅,直至夕阳西下,繁星满天,才闻房内一声轻呼:“进来吧!”却连声音都变得充满了大家闺秀般的娇矜味道。

许仙摇头失笑,折回屋中,也不由眼前一亮,尹红袖青丝高盘,头上簪钗摇曳,玉面上傅了一成粉黛,身上干脆连衣裙也换了一套,轻纱广袖几近垂地,风流倜傥之中,更有一种说不出的端庄高贵。

许仙见她满眼期盼,只等几句好话,便也不吝言辞,大大的称赞了一番,直夸的她喜笑颜开,还优雅的摆了几个姿势。

许仙看的心动,上前将她横抱起来,左右环顾一番,直雕龙画凤的床榻走去。◎幻笔阁◎www.huanbIge.COM

尹红袖心中一紧:“难道是要……”她望了一眼许仙的脸庞,深吸一口气闭上双眸,虽觉得有些不够完美,但在那等待的曰曰夜夜中,她早已下定决心,将自己的一切交托给他。

许仙抱着她坐在床边,将她双眸紧闭,脸色桃红,呼吸急促,纵然不用他心通,也知道她在想些什么,不禁微微一笑,眼神却被她起伏的酥胸所吸引,索姓不做任何言语,只看她脸色越来越红,才用手轻抚她炽热的脸庞,低头吻在她润泽的红唇上。

手却缓缓下移,轻抚她修长的脖颈,直至酥胸之上,方才停住,忍不住把玩起来,虽然隔着几层衣物,但那丰满柔软之极的感觉,仍让许仙赞叹不已。

尹红袖正在意乱情迷不能自已之时,忽觉许仙停止了所有动作,不禁睁开双眼,正看到许仙思索的脸庞。

许仙本也没打算今曰对她做什么,抱她到床上也只是说话方便。因她只是凡人之躯,未曾筑基修行,若是取了她的元阴,对修行多有不利,只是她刚才的样子实在太过诱人,所以才趁势逞些手足之欲。

许仙解释了缘由,尹红袖道:“我也可以修行吗?”

“这也要看天赋缘法,若非此道中人,便很难有所成就,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不过是虚妄之言。”

尹红袖忧虑起来,若是她没这个缘法,那待到年老色衰之时,还能得他几分宠爱,更别说还有生离死别之苦。

许仙轻抚她的脸庞道:“放心吧,我要你做那桃园中长开不败的桃花,为我而开。”说话间取出一物来。

“这个是?”尹红袖望着许仙手心那只白里透红的水蜜桃,一股奇异的清香传来,让人心神为之一震。

许仙道:“这是世上最后一颗蟠桃,虽然还不能让人长生,但是延长个百来年寿命,再加上容颜不老,还做的到。”

尹红袖纵然是富贵无边,但这样的只存于传说中的仙果,也是不可能见过,道:“这真的是给我的吗?”

许仙摇摇头道:“不全是!”

尹红袖知道他身边女子甚多,这样的珍贵之物,自然不可能由她一个人独占,心中还是忍不住一阵失落。

许仙却接着道:“里面的桃核是我的,吃完别忘了给我,我还打算再种出一颗蟠桃树来。”

尹红袖才知他是在故意调笑,嗔了他的一眼。

许仙一本正经的道:“还有就是,这桃子可不白吃,吃一颗要还两颗。”

“你不是说这是世上最后一颗蟠桃,我哪有蟠桃还……”尹红袖说着说着,发现许仙笑望着她的胸部,才理解到许仙所说的话,脸色红的像桃子一样。

她平生最恨男子轻薄调笑,特别是对她异于常人的胸部,无论谁人敢有丝毫不敬,哪怕是一个猥亵的表情,她也能整治的他这辈子再也笑不出来。但此时此刻面对着许仙,她偏生生不出气来,反而有一丝自豪。

许仙将蟠桃交到她手中:“好了,不说笑了,快尝尝吧!”

尹红袖红着脸闷不吭声的啃起了桃子,仿佛默认了许仙的条件似的,一股从未体味过的美妙滋味在她口中融化,不知不觉间,整个蟠桃都入了她的口中,化作一股灵气充斥她的全身,身体仿佛变得无比轻盈漂浮起来。

许仙也毫不客气的把玩自己的战利品,她的外衫已褪到臂间,露出瘦削的双肩,但从精致的锁骨往下,陡然变得丰润起来,两团雪白的柔腻隐入湖色的抹胸中,留下一道深深的沟壑,直可把人的视线全部吸引进去。

他已不满足于隔靴搔痒的滋味,双手直接探入紧绷的抹胸里,柔腻的感觉溢满手心,他在大占便宜的同时,却也是在帮她融合这仙果的灵力,他清楚的感觉到,怀中的娇躯正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世上第一仙果的力量,果然非同小可。

但变化更为明显的,则是他指尖那两点柔嫩的坚挺,但这当然不是蟠桃的功劳。

许仙问道:“味道如何,这东西连我都没吃过。”

尹红袖在他如此捉弄中,如何说得出话来,想到保有了三十载的身躯正落入一个男子手中,任凭他随意的赏玩。精神上的触动,甚至比身体的感应还要强烈的多,是以只有紧紧咬着嘴唇,只怕一张口就会泄露一声娇吟。

许仙毫不客气亲自去品尝,吻上她艳红的嘴唇,她紧紧咬着牙不肯张开,他指尖轻轻一捏。

“啊……唔……”尹红袖檀口方张开,便被许仙封住,变作一阵意味不明的声音。

尹红袖柔滑的口腔中,仍满是蟠桃的甜蜜滋味,许仙含住她的香舌一阵嘬吸,仿佛要将每一丝香甜都纳入口中,手上动作同样不停。

尹红袖毕生哪经历过如此境状,满脸潮红双目紧闭,鼻翼开阖,在觉得快要无法呼吸的时候,许仙放开了她,不由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许仙抽出手,伸到尹红袖的后背,摸索到那细细的细带。

尹红袖道:“等等,你不是说……”

许仙道:“现在已经没关系了。”蟠桃灵力灌体之后,她的周身已经过一番改造,相当于筑基了,如此一来,他自也不必再忍耐什么。

许仙说话间,轻轻一拉,绳结开解,抹胸滑落。

二人的呼吸同时停顿了一下,一对儿玉峰解脱了的过分紧迫的束缚,在许仙眼前巍巍颤动,竟似比一开始估测的还要大一些。

大片大片的雪白肌肤之上涂抹着一层胭脂般的嫣红,尖端更是殷红如血,仿佛真的如一对儿熟透了的水蜜桃一般,等着人去摘取品尝。

尹红袖双手交叉于胸前,想要遮挡一二,却越发挤压的波光荡漾,羞得闭上双眸,半靠在床榻上,她头上钗簪整齐,身上华衣仍将大部分身躯包裹的严严实实,仅有胸前玉峰袒露,却比丝缕未着更加诱人几分。

许仙一笑道:“刚才让你吃了个饱,现在也该让我尝尝鲜了吧!”

——————————————似乎还有人不知道我在干什么,后记啊同学,这是后记,完本感言里说好的,我可不是说说而已!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