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八章 皇帝陛下到(五)

作者:说梦者字数:4035更新时间:2017-03-01 01:35:11

云嫣云知府打起精神,将所有的事情有条不紊的一一打理完毕,待到宣布退堂回到后堂时,已没了许仙的踪影,她娇嗔的一顿足,嘟囔了几句。

天际一道剑光掠过,落在庭院中,是青鸾跟了过来,她已穿着打扮整齐,又变成那个英姿飒爽的剑仙,但看见“许仙”还是脸色一红,有些扭捏的道:“哥,小姐呢?”

云嫣正要上前打招呼,闻言心中一动,没想到夫君随手施展的幻术如此了得,竟然瞒得过这丫头的眼睛,嘴角不禁浮起一丝淡淡的微笑,招呼道:“鸾儿,你过来!”

待到青鸾慢慢走了过来,云嫣抓住的青鸾的手,揽住她的腰肢,在她耳畔轻声道:“刚才那样,你不怪我吧!”却连声音也同许仙无半点差别。

偏生云嫣同许仙朝夕相处,对他的音容笑貌了如指掌,青鸾哪里识的破,红晕蔓至脖颈,低着头用微不可查的声音“嗯”了一声。

云嫣心中大笑,脸上却仍是不动声色,低头作势向青鸾唇上吻去。

青鸾心中一颤,推拒不得,闭上双眸,睫毛颤动显示出她内心的紧张,但那一吻却没有如她所想的那样落在脸上,而是转了个弯落在她的脸颊上,紧接着便听闻一阵大笑。

青鸾睁开眼睛,见“许仙”笑的花枝乱颤,一下就察觉了不对:“小姐!?”

云嫣含笑道:“哪里哪里,我是你的好哥哥,只亲一亲好没意思,咱们还是共入洞房吧!”

青鸾柳眉倒竖:“小姐你……你……”

“我怎么样,平时姐姐想亲你一下,你都不愿意,一见到好哥哥就任君采撷了,姐姐心里好生气!”云嫣脸上笑意不减,哪有生气的样子。

青鸾被她打趣惯了,拿她没办法,索姓不去理会,顾盼道:“哥他在哪里?”

“早不知跑哪去了,你找他做什么?”

青鸾歉疚的道:“今早我不知是他,不该刺他一剑,特来向他赔礼。”

云嫣恨铁不成钢的敲青鸾的脑袋:“人家都把你看光光了,你还来道歉,你敢更倒贴一点吗?”

青鸾也觉得不好意思,哼了一声:“小姐,不理你了,我回峨眉山复命。”御着一道剑光直上九霄,在空中打了个折,直向西南掠去。

云嫣仰着头望了一会儿,叹了一口气,这下又剩下她一个人了。

“大人因何叹息?”庄惠君正站在檐下,关切的望过来。

云嫣如何不记得这个声音,转瞬间就在脑海中将种种线索联系起来,将事情的原貌猜了个十之**,心下微微一笑,转过头,露出许仙才有的和煦笑容:“夫人,这里还住得惯吗?”

庄惠君丝毫没察觉眼前的许仙已经变了个人,她重回这旧时居住的府衙之中,心中颇有些唏嘘感伤,不愿再做这故地重游。

但眼前之人与自己有莫大恩情,自不能将这些情愫表达出来,寻思马上就会搬到别的地方去。

云嫣明白庄惠君的心情,她当初亦是从一个富贵的官宦人家,一下跌落到风尘之中,其中云泥之别,又如何与外人诉说,心中倍感同情,欠身道:“罪过罪过,是在下思虑不周,害夫人睹物思人了。”幻笔■阁■wwW.HuaNbigE.COM

庄惠君连忙还礼:“大人能够救下我们母子三人,已是不剩感激,如何还能挑剔住处。”

三人?云嫣心中一讶,凝神感知,感受到两个微弱的气息,知是许仙救活了那孩子,真心为她感到高兴,又想道“夫君倒也真会怜香惜玉”,见她容颜秀雅身材娇小,哪怕是饱经苦难,也不改身上那股江南水乡女子的婉约与大家闺秀的端庄气质,当真是我见尤怜。

庄惠君被她打量的不安,若是寻常男子这么看她,早被她斥责一番,但面对他却不能如此,唯有垂着头眼观鼻鼻观心,只当做什么事也没有,手心却全是汗。

云嫣收回目光道:“我在百草堂那倒还有一处宅邸甚大,不若就请夫人先移居到那里吧!”

“但凭大人吩咐!”

于是云嫣就用轿将庄惠君送达百草园中,少不了要见一见百草堂现在的主人,吴人杰大难得脱,对许仙千恩万谢设宴款待。

云嫣自然笑着推拒,假作许仙的样子同他客气了一番。

吴夫人道:“玉莲!玉莲!还不快出来见人!”

一个少女从堂后走出,娇娇怯怯的叫了一声:“许大哥。”

吴夫人道:“要叫许大人!”

吴玉莲望着“许仙”不肯改口。

云嫣道:“叫许大哥就挺好的。”一边寻思道:“夫君他还真是有不少风流债呢!”

吴玉莲展颜一笑,吴夫人说着“这怎么好”,脸上也是一副满意的样子。

这时候,许仙还不知道云嫣会给他惹出多大的麻烦。

长安城芙蓉园,已没了往昔的歌舞升平,除了因当下紧张的局势外,更是因为潘大将军已经剥夺了原本“尹大将军”诸多权势,其中便有这芙蓉园。

潘玉自不可能如今便入住皇宫,原本的府邸格局有太小了些,便听从幕僚建议,在芙蓉园设府建衙,驻兵镇守,控制全城。

芙蓉园中的歌姬优伶全都被遣散,哪怕是等到局势平定,也会被重新收归成皇室宫苑。

紫云楼上,潘玉凭栏远眺,俯瞰京城,这些曰子她处理政务,也很有些天下在握的豪情,以女子之身做到这一步,真是“舍我其谁”了,待到登临绝顶南面称孤,也算的上是千古一帝。

不过她这未来女帝的心中,此刻也有着和平常女子一样的烦恼,听到脚步声,她蓦然回首。

那烦恼就站在不远处呢!而且是个大号的烦恼!

许仙嘿嘿一笑,上前抱住她道:“想我了没有?”

潘玉道:“你老师快死了!”

“啊?我哪个老师?”

“姓王的那个。”

“王老师?他怎么了,莫不是得了什么急病?”

潘玉道:“因为我要杀了他!”

许仙脸色古怪:“你干嘛要杀了他?”

潘玉脱开他的怀抱,回到屋中取出一纸秘文:“你自己看吧!”

许仙一眼扫过,才知他那位王老师,竟然要联系了一帮朝臣来对付潘玉,准备向天下发诏,共讨国贼,不过看这个情况,大概是转头就被人卖了。

潘玉冷笑道:“他们还商量要拉你入伙,让你做吕奉先,在关键的时候,给我一剑,真拿这当《三国演义》了。”

许仙噗嗤一笑:“不不不,我还是做貂蝉,离间你和柔嘉,让柔嘉当吕布。”

潘玉想想许仙个大男人长袖善舞的样子,然后又想想柔嘉一脸柔弱的身披战甲手持方天画戟模样,也有些忍俊不禁,笑出声来了:“就凭你!”

许仙抛了个媚眼道:“怎么,明玉,我的魅力还不够吗?”

“恶心,我当初怎么就瞧上你了?”潘玉嘴上说着,心情却觉得明快许多。

许仙道:“好了,别生气了,我去劝劝我那位老师好了。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皇帝姓周的当了这么久,换换姓潘的又能怎么样。”

“也就你才会这么想!”

许仙伸手将阴阳镜取下,潘玉道:“你说如果我以这副样子出现的话会怎么样?”

许仙道:“那天下人都会发疯吧!”一边将在孽镜台上取下的那最后一块碎片取出,合上那最后一块缺口。

霎时间,夺目白光从紫云楼的窗门射向四面八方,整个长安都都看得见,芙蓉园中的侍卫们则乱成一团,大队兵马涌到楼下,没得到命令却不敢擅闯。

直到那光芒黯淡消散,卫士猛拍房门:“将军,将军!”

潘玉出现在露台上,向下道:“你们在做什么?”

“将军……刚才……有光!”卫士们不知如何解释。

“什么光?”

卫士们面面相觑,不知如何回答。

潘玉挥挥手:“如此慌慌张张,成何体统,还不快回自己的岗位上!”

卫士们只得听令告退,心下却是奇怪不已,刚刚明明看到那么耀眼的光。

许仙持着恢复原状的阴阳镜,露出满意的笑容,镜中流淌着潋滟如水的光华,其中的气息倒与那灵界之门有几分相似,显然有着相似的构思。

此物最大的价值并不在攻击防御,或者是拷问人心,而是开辟一方天地。

镜中倒影本是虚妄,但阴阳镜却能转虚为实,自阳世倒影出一个阴界来,供幽魂野鬼居住,真正的划下阴阳两界。

昔年东岳大帝与东华上仙斗法,便是在阴阳镜划下的世界中,否则便是偌大的泰山,也被夷为平地了。

最终阴阳镜承受不住二人的力量破碎开来,地府世界也就只剩下了酆都与之周边的区域。

直至今曰,阴阳镜终于恢复原状,许仙也才真正称得上是地府之主。

他将手中的阴阳镜抛向天空,无穷无尽的月华涌入镜中,洒下朦胧的光芒。

镜面映照出了长安,映照出了黄土高原,直至倒影出整个中土世界,就那么漂浮于虚天之上,静止不动。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