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85章 全灭!

作者:含笑弄花字数:4707更新时间:2017-03-01 17:57:33

秦秋仿佛在讲述一个故事,平静而缓慢的将军刀的真实身份在特一组众人的面前揭露了出来。而军刀仿佛也只是在听一个别人的故事,从始至终都是安静的听着。甚至在秦秋讲的有些出入的地方还纠正一下。

特一组的众人在刚才也早已经知道了军刀是潜伏在特一组之中的内鬼。只不过,他们也仅仅是知道这个消息,并不清楚具体的情况。

而当秦秋将一切大致的讲完之后,并称呼军刀为工藤正则,或者是前鬼大人的时候。特一组每个人无一例外全都愤怒了起来。

这么多年的相处,每个人只见的感情都很深厚,早已经把对方当做了真正的家人一般。军刀是组里所剩不多的老人之一,大部分人包括队长血月在内,进入特一组时都受到过军刀的照顾。可突然间得知这自己尊敬的如家人一样的人,竟然是居心叵测潜伏在组内的内奸。

更何况,当初每个人都当做神一样崇拜的鬼王秦政,竟然也是被他所害。每个人在经过最初的错愕之后,满腔怒火几乎已经快要烧了出来。

“不愧是秦大哥的儿子,不仅身手强悍,心智也是顶尖。”军刀轻轻拍手说道,看着面前秦秋的眼中,有着丝毫不加掩饰的赞赏和欣慰。

特一组众人中,和军刀同样是当年曾与秦政同期的老人狂虎不由脸色阴沉。眼中蕴含着仿佛暴风雨前兆一般的平静。只听他低沉的开口喝道。“军刀,你还有脸叫那一声秦大哥?”

“为什么不可以?”军刀的笑容依旧平静,连声音也淡淡的没有一丝波澜,苍老的脸庞上流露出的是一丝惶然,旋即被冷漠取而代之。“秦大哥,一直是我最敬重的人。”

“所以你害了他?”秦秋面无表情,微微嘲讽的说道。

“唉。”军刀谓然一叹,声音已经越来越想的萧索。“不得不承认这么多年的相处,是有感情的。我对你们,你们每个人的感情都是真的。不过``````”

“不过,立场不同,各为其主而已。”军刀继续说道。“我始终都没办法否认,我是日本人!是你们都无比痛恨的日本人。我们大日本帝国的计划,也绝不对因为我个人的感情而受到阻碍。”幻笔阁℃℃www.HUanbige.cOm

“但从这一点来说,你倒还真的值得佩服。”秦秋冷冷一笑。

军刀丝毫没有在乎秦秋的语气,只不过此刻脸上的表情已经完全归于了平静和淡漠,看向秦秋等一众人的眼神也越发的冷冽。就好像是在看着一群死人一样。

“事已至此,其实说什么也已经没用了。”军刀出声说道,声音中仿佛蕴含着刀子般的锋利。“相信你们都想杀了我。同样,我也已经没有退路,唯有拼死一搏!”

“秦秋。”军刀冷冽的目光射向了秦秋。“这次主要的目标是你。虽然我已经暴露,但只要把你杀死,我完成任务后依然可以从容的全身而退,直接回日本而去。所以,你要全力以赴才行。“

“还想全身而退?!”人群中的陈少威不由一声怒喝。“你当我们这些人是白站在这里的吗!”

“你们不是他的对手!”秦秋忽然淡淡的出声,对身后的特一组众人吩咐道。“你们与他实力相差太大,混战的话只会让他有机可乘。退到一旁,不准出手。”

虽然心中很不甘心,但特一组众人也只是张了张嘴,接着便听从秦秋的命令向后退了几步。将中间的一片场地留给了秦秋和军刀二人。

“动手吧。”秦秋看着平静的军刀,开口说道。“让我看看传说中的前鬼,实力究竟强到了何种地步!”

军刀闻言,轻轻脱下了自己的外套。接着却猛然间脚尖一点,身形向面前只有几步之遥的秦秋爆射而去,口中大喝。“如你所愿!”

厚厚的窗帘遮挡住了窗外的阳光,昏暗的总统套房内,苏妖娆与梅川纯子相对而站。两女的脸上同样都带着妩媚的笑容,只不过眼神中却充斥着透入骨髓般的冷意。

而方轻愁等无人均已经与各自的对手展开了生死搏斗。只不过这五对十人的交手场地已经不局限于套房之中。毕竟整个酒店内的其余人已经全部撤离了出去,方轻愁五人也不担心会有误伤。

“妹妹的皮肤很好呢,又白又嫩。真想完整的剥下来留作纪念。”梅川纯子掩嘴轻笑,软软的声音却说出了如此残忍变态的话语。

苏妖娆并没有答话,看着面前的梅川纯子,心中却是微微凛然。根据情报所说,这梅川纯子是樱花组的组长。樱花组是日本的忍者组织,可以成为组长,想必其实力在樱花组内定然是顶尖的。

虽然心中一直瞧不起日本那装神弄鬼的所谓忍术,但苏妖娆此刻并不敢大意。因为她已经感觉到了一丝淡淡的危险。连带着,脸上妩媚动人的笑容也是越来越灿烂。

“其实,我的身手并不好。”梅川纯子一双柔嫩白皙的手交织在一起,手指灵活的动着。忽然很是真诚的看着苏妖娆说道。“如果真要打的话,我不是你的对手。”

“哦?”苏妖娆轻轻抬眼,眼波流转间注意着梅川纯子活动手指的小动作,口中却轻轻笑道。“既然如此的话,你不如直接自杀。这样我们都可以省些时间,不是更好吗。”

“可姐姐我并不想死呢。”梅川纯子脸上的笑容愈加灿烂,轻轻抬脚,向苏妖娆走了过来。

苏妖娆心中警惕,看着想自己走过来的梅川纯子,紧贴在袖口处得黑色匕首已经露出了一截泛着寒光的匕刃。

眼看着梅川纯子离自己的距离越来越近,苏妖娆眼中寒光一闪,猛然抬手,手中一道寒光流转,就要朝梅川纯子刺去。

而梅川纯子竟然像是被吓傻了一般,看着苏妖娆的动作却没有丝毫的反应。只不过脸上依旧带着那妩媚动人的笑容。

嗯?苏妖娆刚刚抬手,却忽然发现脑袋竟然微微一沉,接着全身上下的力气似乎像是被瞬间抽干了一样。竟然再也做不得丝毫的动作,扑通一声竟然栽倒在地。

虽然全身上下没有丝毫力气,连小手指都不能动一下,脑袋同样陷入了昏沉之中。但苏妖娆依靠自己坚强的意志,依旧保持了一丝的情形。

“你下了药?”苏妖娆倒在地上,看着面前的梅川纯子,声音却有些微弱。

“呵呵,这是我亲自调配出来的药,无色无味,可以散在空气中。”梅川纯子蹲下身来,轻笑着抚摸苏妖娆的脸庞。“我忘记告诉你了,虽然我的身手并不算太好。但是我的药却可以悄无声息的令别人丧失行动能力。所以,有很多比我强的人都死在了我的手里。嗯,你也将会成为其中一个哦。”

梅川纯子的药力似乎很烈,苏妖娆此刻已经渐渐闭起了眼睛,似乎已经抵挡不住药力,马上就要昏了过去。

“放心吧,不痛的。”梅川纯子从怀里摸出了一把军刺,对准苏妖娆的心窝,轻声笑道。“虽然我很想慢慢将你的皮剥下来留念,不过现在时间很紧,也只好毁了这娇嫩的皮肤了。不过,我也挺喜欢看到像你这种美女频临死亡时的染血凄美的样子,呵呵。”

口中说着话,梅川纯子手中的军刺却猛然间向苏妖娆的心脏刺去。

“啊!”一声惨叫响起。心口处出现了一个血窟窿,鲜红的血液从伤口处流了出来,如同小溪一般哗啦啦流淌在地上。

只不过,流血的是梅川纯子!而苏妖娆不知何时已经站了起来,脸上带着微笑,手中的匕首上滴下血珠,居高临下的看着跪倒在地的梅川纯子。

“你``````”梅川纯子的脸色发白,不敢置信的抬头看着苏妖娆,只不过刚刚说了一个字,就已经一头栽倒,失去了生命。心脏被刺中,再无幸免的可能。

苏妖娆看着脚下梅川纯子的尸体,轻声的自言自语。“很可惜,你虽然没有告诉我你擅长用药,但我自己会查。”

走廊中。

“锵!”烈火枪从年轻人的心脏处狠狠的贯穿了过去,接着余力未消的直接插入了墙壁之中。

看着被烈火枪固定在墙壁上的那个年轻人,南宫烈不由不屑的冷笑一声。“呵,什么狗屁上忍,也不过如此。”

一间小型的宴会厅。

“去死!”上官狂生一声怒喝,手中的狂刀残魂狠狠的劈了下去,将挡在下面的武士刀直接劈断,残魂刀却丝毫不停,直接将面前这身穿黑色忍者服的壮汉自上而下劈成了两半!

血雨自那忍者的身体中倾洒飞溅,染了上官狂生满头满脸。只见上官狂生抬手将脸上的血水擦去,淡淡的说道。“妈的,真恶心。”

天台上。

方轻愁面色略显苍白,靠坐在墙壁上喘着粗气。身上的衣服已经被血水染红,右手随意的搭在膝盖上,手中还紧紧握着承影剑。在他身旁不远处,一具尸体已经冰凉。

酒店一楼的大厅。

白破军依旧是一身骚包的白色西装,及肩的黑色长发随着他的动作在脑后飞舞。整个人如同一道残影般在大厅内腾飞跳跃,却又有一种流畅自然的感觉。

而在他的前面,是一个身穿忍者服,眼神冰冷的年轻女人。两人在大厅内相互追逐,看想去并不相识生死厮杀,却像是恋人间的游戏。

只不过``````当白破军那如同女人一般白嫩修长的手指,最终却是如同鬼魅一样抹上了那忍者的脖颈,轻轻捏断了她的喉咙。

酒店的后厨。

一个看起来已经到了古稀之年的老者,眼神中却有着难以掩饰的狠辣和阴毒。无声无息的躲在暗处,如同毒蛇一般注视着下面的那个年轻女子。

妖月此刻看起来情况并不怎么好。脸色苍白如纸,嘴角还挂着一丝尚未来得及擦去的血迹。明显在刚才的交手中已经吃了大亏。

只见她静静的站在原地,却感受着四周的一切动静,肌肉紧紧绷起,以便随时作出反应。指间悄然出现了一根泛着寒光的银针。

“呼!”忽然一阵破空之声从脑后袭来,妖月瞬间转身,瞳孔一缩,看到了身穿忍者服如毒蛇般的老者向自己扑来。没有任何犹豫,手中银针甩出,直接刺向了那忍者的心口。

银针飞速甩出,竟然毫无阻碍的从那忍者的心脏处穿了过去。竟然只是一个并不存在实体的影子。

忍术?!妖月心中忽然涌起一阵危险的警觉,眼神一瞥,发现那忍者手握一把短刀,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自己身后。

去死吧!那如毒蛇般的忍者手中短刀直接向妖月的背心刺去,嘴角已经挑起了一抹狰狞笑意。等待着短刀刺入身体的那种畅快感觉。

“砰!”一声清脆的枪声猛然响起。

忍者的动作戛然而止,只见其眉心出现了一个小小的血窟窿,脸上兀自还带着那一抹狰狞冷笑,接着扑通一声栽倒在地上。

而妖月的手中不知何时已经出现了一把小巧的银色手枪,此刻那黑洞洞的枪口处还冒着淡淡的青烟。

“笨蛋。”妖月看着那忍者的尸体,轻启朱唇,吐出了两个字。

至此,由梅川纯子所率领的樱花组一行人,全灭!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