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86章 唐叔?!(大结局)

作者:含笑弄花字数:5393更新时间:2017-03-01 17:57:33

特一组基地外的树林中,此刻的气氛确实压抑的厉害。特一组众人看着眼前的一幕,几乎快要喘不过起来。

秦秋的实力很强,强到离谱,强到让众人感到震惊。比之前参加排名战时要强大了太多太多。打个最形象的比喻,如果当时秦秋的实力可以算作勉强挤进龙榜前列的话,那么现在的秦秋则已经是超越了龙榜的存在。

如果说秦秋的实力虽然强大到令人震惊。可是一向只在特一组内排名中游的军刀,此刻所表现出来的实力则是让人感到惊恐。

高深莫测,军刀此刻所表现出来的实力只能用这四个字来形容。如果把军刀和秦秋两人的实力化为一个层次,那么秦秋只是刚刚进入这个层次,军刀却已经达到了这个层次的顶端。

短短十几分钟,刚开始秦秋还可以和军刀平分秋色。但后来的时间则完全是秦秋被军刀压着打,甚至只能保持防御,毫无还击之力。

其实从中也可以看出一点,秦秋毕竟是依靠外力强行提升了一大截实力,根本无法做到随心所欲的掌控。而军刀则完全是凭借自身所达到的这种层次,已经完全稳固。此消彼长之下,秦秋自然不是军刀的敌手。

此刻秦秋越打心中也是越震惊。之前就已经把军刀,不,应该说是前鬼的实力预想到很高。却没想到仍然还是低估了他。

在面对军刀时,秦秋只感觉自己好像在和大海搏斗一般,完全被对方全面的压制。不得不承认,秦秋此刻还无法完全和军刀抗衡,只能勉强做到不会落败而已。

不过``````如果拼命的话,鹿死谁手还犹未可知!秦秋心中发狠,脚下微微一动躲过了军刀的一击。接着转身回撤,右拳如出海苍龙,直直砸向军刀的胸口!

“四重影!”秦秋一声大喝,体内的劲力如浪潮一般一波接一波顺着拳头涌出。

军刀眼神一凛,嘴角却是挑起了一抹冷笑。当下竟是丝毫没有闪躲的意思,同样一拳轰出迎了上去。

两拳相接,接着便一出几分。没有闷响,没有惨叫,没有痛呼,也没有谁倒飞出去。两人却几乎同时静止了下来,保持着出拳的姿势,相距不过半米,静静的站在原地。

场面顿时变得怪异无比,就连空气似乎也渐渐凝固了下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却见军刀轻轻一叹,开口说道。“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并没有这么强悍的实力。”

秦秋没有答话,只不过此刻脸色已经变得苍白如纸。一丝鲜血缓缓从嘴角渗了出来,猩红无比。

“伤重如斯,便不要硬撑了。”军刀淡淡的开口,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把特一组配发的制式匕首,抬手一挥,就刺向了秦秋的胸口。“我送你早些上路。”

“军刀,你敢?!”特一组众人顿时大惊,口中怒声喝道,抬脚就要向两人冲去。只不过距离太远,眼看着已经阻止不了军刀的动作。

“嗖!”破空之声响起。

嗯?军刀淡淡一哼,手中原本刺向秦秋的匕首迅速收回,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挡在了自己脸前。一枚急速射来的小石子被匕首挡住,发出清脆响起,弹向一边。

军刀向石子射来的方向看去,只见两个同样消瘦的身影从树林外一步一步走了进来。两个身影,同样消瘦,背脊同样停止的如同标枪。只不过,一个脸上戴着京剧脸谱面具,一个脸上戴着狰狞的恶鬼面具。

惊邪!军刀的瞳孔微微一缩,接着目光投向了戴着恶鬼面具的身影,眼神中闪过一丝复杂的意味。零号``````不,应该说是鬼王,秦政!

他``````难道恢复了意识?军刀的心脏微微一沉,接着却否定了自己的这个猜测。不,应该还没有。他才刚刚被惊邪救出没多长时间,组织内的控制手段不是这么容易就能破解的。

既然没有恢复自主意识,那他也就是一个只会听从命令的傀儡而已。惊邪,应该没有办法命令他战斗。军刀微微松了口气,也不知是因为少了一个可怕的敌人。还是无法想象被自己害成这样的秦政一旦恢复了意识,应该怎么办。

军刀看着那道身影,不禁又回想起来当年执行任务时的情景。

“军刀,你先走!”那道身影将自己挡在了身后,面对着眼前出现的忍者,口中不容置疑的说道。

而自己当时,却在他背后,颤抖着将一把带着迷药的匕首刺进了他的肩膀。

从那以后,军刀每回想起那一刻,都会从心底感到一丝的愧疚和不安。但每当这时候,他总是会强行将这种情绪抹去。因为,他始终记得,自己是大日本帝国的战士!

惊邪和零号?秦秋愕然的看着忽然出现的两人,心中不由疑惑。这两个人怎么在一起出现了?

秦秋并不知道惊邪将零号从岛国基地带回来的事情,自然更不知道零号已经在柳正和的帮助下恢复了记忆和自主意识。

“前鬼,还记得我吗?”惊邪看向了军刀,面具下传出了平静的声音。

“当然记得。”军刀看着惊邪脸上那张面具,口中却是淡笑道。“当年你我有过一战,却并未分出胜负。怎么?想要今天再来一次?”

“呵呵。”惊邪闻言却是呵呵一笑,声音中透着一种平静,摆手说道。“今天的主角并不是我。我只是负责带一个朋友过来而已。他说,想和你了结一些当年的事情。”

嗯?军刀心中不禁一惊!眼神凝重的看向了惊邪身旁,戴着恶鬼面具的那道身影。难道``````

在军刀的注视下,零号缓缓抬手,摘下了自己脸上的面具。面具下,是一张略显苍老,与秦秋的长相有着几分相似的脸。

剑眉入鬓,眼神凌厉如刀,鼻梁挺直,嘴唇微薄而紧抿。虽说眼角处已经有了些皱纹,却丝毫掩饰不了其自身的气质和魅力。与秦秋相比,少了几分年轻的洒脱,却多了一种铅华洗尽的平淡厚实。

鬼王,秦政!也是秦秋已经失踪多年的父亲!

秦政的眼光扫过了前面的军刀,接着在倒在地上已经身受重伤的秦秋身上停顿了下来。而此刻,秦秋也同样怔怔的看着秦政。

父子两人的目光相接,眼中同时多出一丝温情。秦秋张了张嘴,却没能发出什么声音。只不过在这一刻,父子二人均明白了对方心中想说的话:对不起。

对不起,留你一人这么多年,没能陪在你身边。

对不起,让你在外受苦这么多年,没能尽早的救回你。

秦政与秦秋二人目光对视,接着几乎同时不易觉察的点了点头。现在还是先要解决掉眼前的问题再说。

“军刀,可还记得我吗?”秦政的脸上带着温和笑容,看着军刀轻声说道。语气中却没有丝毫的愤怒,有的只是风轻云淡一般的平静。

“秦,秦大哥。”军刀只觉得喉咙一阵干涩,仿佛被堵住了什么东西一样。张了张嘴,终于还是交出了那声久违的称呼。

只不过,称呼没变,现实却早已经物是人非了。※幻笔阁※WWW.huAnbiGe.CoM

强自将心头的感触压下去,军刀的表情再次变得冷漠。眼神停留在秦政的身上,口中却是冷声说道。“真没想到你竟然真的恢复了意识。”

秦政淡笑一声,却并没有回答军刀的话,反而伸手一指倒在军刀旁边,面色苍白的秦秋,语气中有着一丝不容置疑的意味,开口说道。“他是我儿子。”

“我知道。”军刀看了秦秋一眼,却发现秦秋此刻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是那种很安心的笑容。

“所以,没有任何人可以伤害他!”秦政的声音依然低沉,却透出一种傲视天地般的狠绝。

秦秋心中瞬时间像是被塞满了一样,暖暖的有种心酸。这就是``````久违了的父爱的感觉吗。

强大如秦秋,被人敬畏的太子,黑帮上令人闻风丧胆的杀神,特一组新一代的鬼王,银漓会真正的幕后老大,以区区二十多岁的年纪便超越龙榜的天才。此刻却是有种想流泪的冲动。这一刻,他竟然什么都不想做,只想好好的享受一下被父亲关切的感觉。

如果秦政没有出现,秦秋定然会与军刀拼到最后,哪怕拼掉自己的一条命,也同样会将军刀的命留下。但这一刻,他已经可以暂时卸下了身上所有的负担。因为,有父亲在。

军刀听到秦政的话,只是稍微顿了一顿,却什么话也没说,反而向着秦政缓步走了过去。

“找个地方,解决一下吧。”秦政忽然开口,接着当先脚尖轻点,身体轻如柳絮,向树林的深处飘然掠去。

军刀依旧无言,只是沉默着跟在秦政的身后,向树林深处闪去。而一旁的惊邪,面具下的眼神随意看了一旁的秦秋一眼,紧跟着前面两人而去。

当世三大高手,转瞬间便走了个干干净净。

看到三人消失,特一组众人这才缓缓从刚才一连串的震惊之中恢复过来。也不知谁惊呼了一声,一群人呼啦啦全都涌到了秦秋的身旁。

“秦秋。”血月眼中有着掩饰不了的担忧和心疼,抓住秦秋的一只手,轻轻喊道。眸子前似乎已经有着一层水雾。

“老大,没事吧?”一群人纷纷关切的喊道,不知道该怎么表现关心的众人这个默默肩膀,那个摸摸腿,十几只手几乎全都伸到了秦秋的身上。

秦秋只感觉鸡皮疙瘩霎时间起了一层,被一群大老爷们在身上乱摸,这叫怎么个事啊。

“放心吧,没大碍。”秦秋赶忙说道,挣扎着站起身来。

确认了秦秋真的没有大碍之后,众人才算放下了心。只见饿狼稍微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开口问道。“老大,刚才那位是``````你父亲?以前的鬼王?”

“嗯。”秦秋点了点头,嘴角带着微笑,脸上的骄傲表露无遗。

“啊。”众人一阵惊呼,连带着眼神中也全泛起了崇拜的小星星。刚才因为距离太远,所以听得不是太清楚。此刻经过确认之后,众人均都后悔刚才没有仔细的看看心中的偶像。

“伯父失踪了那么多年,他,身体怎么样?”血月忽然有些担心的看着秦秋问道。“他和军刀对战,没问题吧?”

秦秋摇了摇头,并没有说话。只不过脸上却带着强烈的信心。

众人正说话间,离三大高手离去也只过了短短十几分钟。却见秦政和惊邪已经从树林深处走了回来。只不过此刻秦政神情略微疲惫了一些。

秦秋走在最前面,当先迎了上去。站在秦政的身前,秦秋张了张嘴,轻轻喊了一声。“爸。”

“哈哈。”秦政大笑一声,抬手拍了拍秦秋的肩膀,眼神中满是温情的笑意。父子两人此刻见面,却谁都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好。只知道相互看着傻笑。

秦秋向树林深处看了一眼,不由有些担心的开口问道。“解决了?”

其实,秦秋是害怕自己父亲一时心软,放跑了军刀。

注意到秦秋的疑问,惊邪却是温和一笑,开口说道。“放心吧,你父亲不会这么妇人之仁。从今以后,再也没有军刀这个人了。当然,自然也没有工藤正则或者前鬼。”

听到惊邪说话,秦秋这才注意到了这位始终戴着京剧脸谱面具的高手。心中虽然疑惑,但对于父亲可以从岛国被救回来,并且恢复了意识的事情,也已经猜出个大概。

想来定然是面前这位惊邪所为。先是在岛国基地救了自己一命,接着又把自己父亲救了回来,并且帮助他恢复了意识。念及至此,秦秋不禁对惊邪充满了感激之情。

“惊邪前辈。”秦秋恭敬的行礼,只能以此来表达自己的感激。

哪料看到秦秋如此恭敬,惊邪和秦政相互对视一眼,竟然同时哈哈大笑起来。

秦秋被面前两人突如其来的笑容给弄得摸不着头脑,只能呆呆的看着两人。想跟着傻笑两声吧,却又觉得不合适。

“哈哈,秦秋。要说到我能被惊邪救回来,还是托了你的福呢。”秦政脸上带着笑容,看着秦秋呵呵乐道。

我的福?秦秋不由更加疑惑。

惊邪啊,可是龙榜的创建者,号称是华夏第一人的超级大高手。自己和他素不相识,人家好心救自己一命就不错了。怎么父亲被救,也说是托了自己的福?

秦秋不禁对惊邪的真实身份好奇了起来。难道真的是自己认识的人?

“呵呵。”惊邪没有理会秦秋的疑惑,而是直接摘下了自己脸上的那张京剧脸谱的面具。面具下,是一张平凡普通,带着老实憨厚的笑容,却又让秦秋无比熟悉的脸。

“唐叔?!”秦秋盯着面前这人,一声难以置信的惊呼。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