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两百二十六章 游不起来的人鱼(十七)隔阂

作者:蔬菜馒头字数:3158更新时间:2019-05-15 18:06:59

平宫的尸体是被别墅的佣人发现的。

别墅附近有一条河,河里生长着很多鱼类,佣人习惯性在这打捞钓捕,收获新鲜的鱼类招待客人,然而今天落网的时候,网重得要命。

佣人当时还在抱怨是谁又在河里海里乱丢垃圾,然而等他们把网拉上来,却惊愕发现往里有一具人形物体,黑色的长发缠住了网,糊住了脸,看起来分外恐怖,惊吓得在场人有不少尖叫出声,连滚带爬逃回别墅。

一切被汇报给管家。

管家说游泳部的那些人已经最先冲过去确认身份了。

黑泽银赶过去的时候,一些胆大的佣人已经把尸体从渔网里解放出来,安放到地上。游泳部的经理夏天、老实人加贺谷以及丸山都在,唯独少了一个部长今井,但这不妨碍他们辨别出地上的人的身份。

——那的确是平宫。

他的发带散开,比小兰稍短的头发散落下来,被水浸泡得粘糊糊的,乱七八糟犹如被糟蹋的一团海藻。他原本英俊的脸庞被水泡得发胀,甚至还被什么东西割了几刀,切下了半张脸庞,此时只能依靠他还算完整的另外的半张脸庞辨认五官;身为游泳选手原本健美的身材也是膨胀,变得丑陋不堪。衣服粘腻地贴合在他的身上,勾勒出他身体夸张的曲线,唯独腹部那块区域的衣服几乎被撕烂,露出满是细小伤口的肚皮。

又是令人作呕的尸体。

好在铃木园子和毛利兰没有在这里,不然不知道要吐成什么样——或许不比那位扶着树干已经呕吐出好几次彩虹的游泳部经理小姐好上多少。

丸山跪在平宫的尸体旁边,看着平宫模样恐怖的脸庞,对上平宫那双死不瞑目的双眼,他红着双眼,颤抖地伸出手,帮平宫合上双眼。

“究竟、究竟是谁干出这种事情来的!”丸山痛苦地躬下身去,狠狠一拳砸到地面,“我一定要杀了他!”

“丸山,你冷静点……”

“你要我怎么冷静啊学长!”丸山咆哮,“副部长被杀了啊!还是以这副惨状被杀!究竟是谁和他有这么大仇啊……我绝对要杀了他,绝对!”

加贺谷看着丸山这副模样,也是于心不忍。他其实……过了这么久重聚,对部里的人已经没什么特殊的感情了——换句话说,就是熟悉的陌生人。所以加贺谷所以对于平宫的死亡只是觉得恶心恐怖,难受并没有多少,但他看着丸山,是能理解对方的感受的。毕竟,丸山跟部里每一个人都相处得很好,真心一直没有改变,所以无论是部里哪一个人出事他都会着急帮忙,现在部里死了人,他这样愤怒怨恨,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事情,哪像是……

“你们部长哪里去了。”冷淡的质问声音响起,游泳部的人下意识看了过去,就见到吕医生慢步走来,“自己部里和自己关系最不好的人出了事,他不来就不怕被怀疑他是凶手吗?”

“不、不是的这位先生……”经理小姐用手帕擦去自己嘴边的脏秽之物,带着泪痕的脸抬起来,声音哽咽,“他不知道……我们也都去他的房间找过他了,可是他房间里没人应门……他可能不想理会我们……对,不想理会我们,所以才没跟我们来的……如果他知道是平宫出事,一定会赶来的,一定会的……”

吕医生眯起眼睛看着经理,然后他忽然上前拽住了经理的手腕。

“你要干什么!?”

吵杂的惊呼声中,吕医生却自动略过一切,他冷淡地目视经理:“我可没忘记你比那两个男人迟了一点过来,你去干什么了?”

“你、你放开我!我做什么关你什么事!”尖叫声中经理奋力挣扎,可吕医生的力道太大,她一个弱女子怎么挣脱得开。

——本来她是有加贺谷和丸山上前帮助的,可是那两人听到她这样的话,眼中一下子升起了怀疑,不约而同慢下了动作。

经理被友人怀疑的目光看着,陌生人审问的目光看着,好不容易憋回去的眼泪又涌出来了:“我去找管家了!我想要开掉今井的门!平宫失踪前不也是这样的吗!我只是担心今井!”

“那今井人呢?你开了门没把他带过来?”

“我、我没找到管家,也害怕看到空荡的房间……我我就先赶过来了……然后看到了平宫的呕——”她说着又想要干呕,吕医生的眼里划过厌恶,松开了握着经理的手,退后了两步,视线掠过旁边站着加贺谷和丸山没有停留,转身离开,然后恰好看到了这时候被管家匆匆带来的三人,眼睛又不由自主眯了起来。幻笔阁∧∧www.huaNbige.com

“难怪那女人没找到你。”吕医生道,“原来找他们了。速度真慢。”

管家:“……”

“你怎么在这?”肯出声,眼里有着不悦。老实说他对吕医生的印象不太好,第一是因为吕医生误导过他,第二是因为吕医生拒绝过他,第三则是纯粹看吕医生这高冷装逼的性格很不爽了,“你不是对尸体不感兴趣吗?”

“我对自杀者不感兴趣,但是他杀就不同了。”吕医生侧过目光,“你去看看,我们交流一下意见吧。”

你怎么能命令地这么理所当然?肯扯动嘴角,一声不吭往尸体方向走去。郑重声明,这不是听话,而是他本来就要做这种活。

吕医生直接跟到了肯的身后去。

黑泽银很自然凑过去旁听,顺便围观一下那恐怖的尸体。在其他人眼里是挺恐怖的,但是在黑泽银眼里,没有见血的尸体都是小意思。他黑泽银可是跟巨人观尸体同床共枕过的人物。

宫野志保没跟上去,她跟黑泽银说她还要理一理上一个案件的思绪。黑泽银没怀疑。

宫野志保站在远处看着黑泽银探头探脑的模样,垂落下来的手终究是慢慢地捏紧粉拳。

事实上,她前不久的站起,不是因为听到了什么声音,她只是被自己的猜测惊吓到了。

杀人动机,杀人方法,还有为什么电话能够被打通……

肯当时在呢喃这些东西。

而她想到,黑泽银有杀人动机,至于杀人方法——因为他是别墅的人里面唯一一个知道青池右腕不能用力这件事以及引发这件事理由的人,是对鲜血最敏感的人,所以是最不可能动用这种杀人方法营造自杀假象的人,可凶手极有可能利用这种思想误区把自己营造成最不可能的人。还有电话为什么能被打通……如果没有被打通呢?黑泽银的拟声技巧那么高超,他甚至不利用机器伪装出任何人的声线,伪装出电铃声和电话中自己的声音来装神弄鬼,再简单不好过了。

如果杀死青池上二的是黑泽银……那么,他那种冷淡的态度,也可以解释了吧?

宫野志保莫名有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然后等她自己意识到自己的感觉也吓了一跳:怎么黑泽银是朋友被杀害的受害人时态度冷淡,她就觉得黑泽银冷漠无情;如今黑泽银成了杀害朋友的真凶的时候,她就觉得黑泽银可以理解?

因为青池上二是本堂瑛二,有背叛黑泽银的理由,所以黑泽银杀了他以绝后患是理所当然?因为她宫野志保只要不背叛,就会被黑泽银好好捧在手心,什么事情都不用去担心吗?

呵……

什么时候,她也在想自己会不会背叛黑泽银这个问题了。

【宫野志保,进度百分之八十九,待策反。】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