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十二章 阮瑶竹

作者:说梦者字数:2781更新时间:2018-07-10 22:24:20

“轰!”

波涛碎裂,浪花飞溅。

万剑锋破海而出,不再隐藏气息,剑气直冲云霄,凌沧海,决浮云,仿佛一柄绝世神剑横在阮瑶竹修长白皙的脖颈上,纵然不含杀意,也令人心惊胆战。

“师妹,我亦不愿如此。你莫要只顾儿女私情,不顾宗门大义。还是早做决断,不要让我在这里白费时间!”

霎时间,肃杀剑意充斥百草园,扬起一阵萧瑟寒风,令无数富有灵性的花木都卷曲收缩了起来,菩提树簌簌作响。

许多弟子正在园中劳作,忽然感到如临大敌,不由直起身子左顾右盼,活像是一群草原上的兔子,在寻觅狼的踪迹。

“好厉害的剑意!”

李凤元赞了一声,这是他平生所见的最强剑修。彼此差了一个大境界,绝对不是现在的他所能对付的。

不过他依旧是面色如常、全无惧意,令一旁九色鹿都暗暗佩服他的胆色:“这小子不愧是那家伙的儿子,都是一样的胆大包天。”

剑锋所指,风行草偃,阮瑶竹青丝飞扬,她闭上双眼,眉头紧蹙,喃喃道:“儿女私情,宗门大义。”

这八个字如同一道霹雳,仿佛被人一语道破了心中隐秘,令她心神震颤不已。

因为她不能自欺欺人,说这其中,没有半点儿女私情。

她不畏万剑锋的剑锋,也不怕戴梦凡的身份,却不能不顾宗门的培育之恩,师兄师姐的同门之谊,还有除魔卫道的大义。

若是李青山真的投效魔域,她现在的所作所为岂不是在助长魔民气焰,不仅令千千万万在魔域战场上牺牲的前辈蒙羞,而且不知还要害死多少人。

她与戴梦凡不同,她没有那么执着于生,但她可以不顾私利,却不能不顾大义。

她不怕死,却怕害人。

一时间,她陷入了极大的挣扎中,不由放开了九色鹿。

九色鹿用鹿角轻轻触了她一下以示报复,得意洋洋的对李凤元道:“小子,这下你可走不了了!”

“我本来就没打算走。”

李凤元认真的望着阮瑶竹,等待她做出决定,却并不是关心自己的安危,他也有一个决定要去做——关于大义,关于信任,关于牺牲,关于李青山。

“你现在倒是可以走了。”九色鹿瞥了阮瑶竹一眼,知道让她主动捉拿李凤元是万万不可能的,那就只有下逐客令了。

“好。”

李凤元立刻站起身来,没有丝毫犹豫,纵身化为一只华美的凤凰,一声长鸣,振翅而飞。却并不逃跑,反而迎向万剑锋,决意一战。

这时候,阮瑶竹忽然睁开双眼,心中已有决断,高高扬起素手,手中绽放出一轮轮碧光,将天空照的透亮,如同一块碧玉,其中隐现着无数玄奥符文与纵横交织的网络,将漫天剑气挡在园外。

凤凰飞至半空也被弹了回来,不由回眸向她望来,心中也有些震动。明白她已启动大阵,彻底封锁了百草园。这几乎等同于和万象宗决裂,坐实了和李青山的关系,要背上天大的干系,最轻也是逐出宗门。

“我既答应他要护你周全,便绝不会失言!”阮瑶竹昂首望天:“而且我相信他,绝不会堕为魔民!”

李凤元忽然有些于心不忍,因为他比任何人都更清楚,那一颗荧惑妖星的来由——那岂止是堕为魔民,简直是魔中之魔、祸乱之源!

她的希望,注定落空。

“放我走吧,你护不住我的。”凤凰在天空中徘徊,又温言劝道:“你不用替我担心,我不会有事的。”

百草园不是洞府——百草园主只是管理者,而非拥有者——阵法的核心权限并不在阮瑶竹手中,而是由归海灵尊直接掌控。

而且就算是拥有核心权限又怎么样,仅凭一座大阵,就能抵挡万象宗的攻势吗?

除非她以这园中所有草木为“人质”,令万象宗投鼠忌器,不敢轻易出手破阵,否则就彻底毁掉百草园。但她是宁死也不会做这种事的。

所以结果并不会有什么变化,万象宗一旦出手,他还是难以脱身,白白连累她一起受难。

阮瑶竹却道:“护住护不住在人,但护不护在我。护得一日便是一日,护得一刻便是一刻。”

竹虽纤弱,宁折不弯。

这时候,九色鹿靠过来,用脑袋轻轻蹭她。

“九儿?”

“不用这么看我,你的性情我还不了解吗?我就知道会变成这样!唉,情劫啊情劫!”

阮瑶竹微微一笑:“也许就是吧!”

“算了算了,如果不是他,在黑云城外我们都已经死了,就当是一命赔一命吧!不过你要是敢说让我走,我可真生气了!”

“我们绝不分开。”阮瑶竹温柔的抚摸九色鹿的脑袋。

李凤元由衷的赞叹道:“大老爹虽然是个大混蛋,但是看女人的眼光还是准啊!”

阮瑶竹不动声色,翻手向下轻轻一按,李凤元立刻重重坠地,落进一片铁荆棘中,疼的哇哇乱叫。

百草园外,万剑锋收敛剑意,传念给戴梦凡:“如何?”

“唉,姐妹一场,再给她三天时间考虑吧!”戴梦凡却又召来一位真传弟子,命令道:“任师弟,去把那沈玉书找回来。”

“沈玉书!”任遨游眉头大皱,充满了不屑。

沈玉书与阮瑶竹一样,皆是修行《自然天书》,在李青山来到万象宗之前,一直都是百草园的大管家。后来与李青山发生冲突,在决斗中被毁去肉身,逐出了百草园。在李青山成为大师兄之后,被彻底逐出万象宗。

这样一个人,戴梦凡竟然要专门把他召回,却不知为了什么?

想到这里,他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向百草园的方向瞥了一眼,眉头皱的更深:“真的非如此不可?”

“我亦不愿坏了同门之情,但若是阮师妹执意抗命,百草园岂能由一个叛徒来执掌?”

“叛徒?!”任遨游心中一怒,逼视戴梦凡,他一向将阮瑶竹当做妹妹一般看待。而且在平日里明明是戴梦凡与阮瑶竹更加亲近,竟然如此翻脸无情。

“或者你有更好的称呼?”戴梦凡也自觉失言,却面露不悦:“还是你也想抗命?”

“弟子不敢。”

任遨游深深低下头,但在离去之时,冷冷抛下一句话:“希望有朝一日面对李青山,大师姐也能如此威风!”

( )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