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十四章 因果

作者:说梦者字数:3592更新时间:2018-09-03 01:29:12

百草园内,菩提树下。

正在闭目冥想的李凤元,忽然泪流满面,俊逸面容上露出一丝哀愁之色。

九色鹿暗暗看在眼里,心中也涌起一丝不忍:“这小子毕竟还年轻,虽有一腔血勇之气,但终不似他老子那般刚强。不过,若按人类的年纪来算,他恐怕还只是个孩子。此番大难临头,怎么可能不怕呢?”

与此同时,幻梦中的大雷音寺里,李凤元摸了摸脸颊,惊讶望着指间的湿润,“咦,这是什么?!我怎么哭了?”

此情此景,他早已在梦幻中经历过无数次,大雷音寺的毁灭对他来说也不是什么新闻。不知为何此时此刻,特别触动情怀。

认真想了一想,方才明白:“我在怕死!”

贪生怕死,对于世间一切生灵来说,都是最正常不过的情感。

灵龟虽寿,犹有竟时。神龙乘雾,终为土灰。

然而凤凰却是个例外,不仅不同于普通生灵,即便是在诸多天生神灵中,也是唯一的例外。

凤凰能以“涅槃”来超脱“坏空”的运命,生来便拥有无尽的寿命,于是便缺乏“死亡”的概念。

九色鹿的比喻其实是错的,人类将自己短短的数十载光阴,分成几个阶段,命名为婴儿、孩童、少年、青年……

然而凤凰是无法如此进行划分的,因为寿命是“无限”。他既是婴孩,也是老人,无尽轮转,是为“涅槃”。

而且李凤元远比九色鹿想象的更加勇敢,那传承自李青山的那一股勇决之气,早已贯彻他的精神,因为不曾经历过李青山的诸般忧惧,甚至比李青山本人都来的更加纯粹。

此时之所以会落泪,是因为平生第一次感受到了“有限”,也就是世人所谓的“死亡”。

李凤元低头盯着脚尖,这一步跨出,只有死路一条,无论胜败,十死无生。

就算李青山最终战胜一切强敌,于九天之上号称“天帝”,也无计从六道轮回、三千世界中挽回他的性命。

这场天地大劫,李青山胜负未定,他的生死已分。

蝼蚁尚且偷生,凤凰神鸟又当如何呢?

李凤元不知别的凤凰会如何选择,但他是李青山之子。于是笑着擦去眼泪,从容向前迈步,视死忽如归。

这一步跨出,眼前所有一切,无论是殿塔楼阁,还是僧众伽蓝,都化为飞烟。青黄赤白黑,在他身旁缭绕飞散,这一场长梦,终有尽头。

这一步跨出,他将成为真正的“煮肉天王”,虽然那只是李青山的一个玩笑,但他从来不以玩笑视之,而是他努力想要实现的目标。

他心中忽有一种明悟,一种决心——这是他平生第一次,也将是最后一次,为自己流泪。

待到飞烟散尽,已不见了那烂陀寺,眼前唯有一片园林,栽满了繁盛茂密的金叶菩提树,脚下金砖铺地,头顶阳光明媚,照耀反射,熠熠生辉。

若是李青山在此,定会觉得十分眼熟,这正是他初入极乐世界时所见的那片园林,一草一木,分毫不差。不过与他之后经历的一切相比,这片园林实在是太过平常,几乎没能留下什么印象。

然而李凤元心中早有料算,并且通晓佛门典故,一口道破了这座园林的名号:“祗树给孤独园!”

在那个遥远的,大乘佛法尚未明晰,大雷音寺还未建立的时代,这里曾是佛陀主要的传法之地。由独孤长者与祗陀太子发心建造,故得此名。

如果说大雷音寺是佛门的兴发之地,那这里,才是一切的缘起之地。

李凤元朗声道:“世尊,我来了!”

“你可知此番前来,必遭业火焚烧,万劫不复。”一个沧桑老迈的声音响起,回荡于祗树给孤独园内。

“我已知晓,绝无悔恨。”李凤元此番前来,便是为了这火。

“你为何而来?”

李凤元答道:“为了担当李青山的罪业!”

业火与劫雷,皆是运行于天地间的大道,神仙也不能逃脱。李青山所行之道路,必造下无边罪业,受业火焚烧。若无人替他承担,绝无可能获胜。

“李青山何罪之有?”那个声音反问。

李凤元哑然,他从不觉得李青山有什么罪过。

“去吧!你心中若只有父子之情,便非吾之门徒。”

李凤元如闻雷音,陡然明悟:“我来担当众生之罪,受众生之苦。”

“何以为慈,何以为悲,你又是众生何人?”

李凤元却又无法回答,凤凰神鸟与芸芸众生之间的差距宛如云泥,而在片刻之前,他甚至不知“死亡”为何物。众生与我何干?

“若以自身为神明,视众生为蝼蚁;以自身为主人,视众生为奴仆。纵有好生之德,仁慈之心,亦非我辈中人。”

“众生平等。”李凤元忽然道:“这就是你选择大老爹的缘由吗?把极乐世界的大道法则交给他,令他成为魔域之主。”

“是李青山选择成为李青山,是李青山选择成为魔域之主。”

李凤元笑了:“是啊,谁又能替李青山做选择呢?纵然是你这个一世之尊。若你真像世人所说的那般大慈大悲、无所不能,这大千世界又怎会是一片苦海。”断然道:“若你慈悲,便是无能。若你有能,便无慈悲。”

他虽然皈依我佛,但面对这佛门至尊,诸天神佛中至高无上之存在,依旧是谈笑自若,并无特别尊崇。

那声音沉默片刻,喟叹道:“神通不敌业力。”似乎更显苍老。

李凤元反问道:“何为业力?”他为业火而来,但到底“业”为何物,却不甚明了,佛经上也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因果。”

“有因必有果?”

“有因必有果。”

“原来如此,神通便是业力!”

李凤元立时顿悟,豁然开朗。

三千大道,无穷法术,也只是因果而已。

修行之道,从聚集灵气,到法力流转,再到施展法术,都仅仅是因果的一部分。没有法力流转,便不能施展法术,没有聚集灵气,便不能流转法力。

世人惊佩于神通法术移山填海的大威能,但究其本质,与凡人挥拳踢脚并无分别,只是凡人不是聚集灵气,只是吃饭而已。

许多年前,李青山在修行之路上学到的第一课,便是吃肉。

所以“神通不敌业力”,因为神通本是业力。所以纵称一世之尊,也不能担当所有因果,便不可能拥有所谓的“无所不能”。

李凤元已然明白了此间所有问题的答案:“我此番前来,不为李青山,不为众生,是为了担当我的因果。若没有李青山便没有李凤元,所以李青山是我之因,所以我要替他承担他的果。”

“而凤凰虽能超脱生死,却不能超脱这因果。此情此景,凤凰与凡人无异,凡人与蝼蚁无异,是以众生平等,是以……我即众生。”

李凤元只觉得大彻大悟,心中再无疑虑,甚至连对“死亡”的恐惧都消尽了,只觉得因果使然,自有其理。生死轮转,本为一物。

所以凤凰一族虽然拥有无穷的寿命,但却从未听闻有哪只凤凰从上古一直活下来。虽然永生,却不能不死,凤凰一族的数量反而越来越稀少,想必是各自承担了自身的因果。

那个声音微笑道:“正是如此,你近前来吧!”

李凤元心中一松,知道自己通过了考验,可以继续去寻死了,便向园林深处走去。

然而经历方才的大彻大悟,大脑急速转动,心猿跳脱,意马飞驰,无法平静下来。隐隐然间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除了李青山之外,在自己身上仿佛有着更深的因果。却像是隔着一道门扉,一时之间,无法参破。

待到深入林间,终于见到佛祖真容,却不似寺庙里的雕塑那般金光灿灿、面如满月,反而是面容枯槁、鼻如鹰钩,看起来也只是寻常老僧一个,与这座祗树给孤独园一样,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而且下垂的嘴角与高挺的鹰钩鼻令他的面容显得很不和气,凡人在路上撞见了,都未必肯施舍一碗斋饭给他。

李凤元却感到一丝奇异的亲切感,仿佛血脉相连。脑袋里灵光一闪,那一道门扉訇然洞开,瞬间参透了所有因果。

不可思议的道:“你是……元始凤凰!?”

( )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