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十章 黑雨

作者:说梦者字数:2863更新时间:2018-12-08 10:08:33

夜幕渐渐落下,四面八方都陷在深深黑暗里,千里万里都不见一点光芒,灯火辉煌的万象城就像是无边大海中的一叶孤舟。

黑云在夜空中翻涌,潇潇夜雨,连绵不断。

浅海中那尊巍峨雕像已经完全成了黑色,雨水沿着“李青山”的浓眉滑落,双眼依旧凝视黑暗深处,对身后的一切不闻不问。

罗校尉眨了眨被冷雨浸湿的眼睛,迷蒙的望着那一道自己亲手留下的伤痕,忽然觉得无比怅然,像是丢掉了什么极为重要的东西。

围观的众人都有一种见证历史的感觉,当所有人都以为李青山将在万象宗中展开漫长的统治,转瞬之间便落下了帷幕。

王俊兴倒是十分遗憾,他奈何不了李青山分毫,唯有拿这些李青山的走狗出气,盼着这些人全都不得好死。

‘哼,我还以为有多硬气,原来不过是一群孬种!’

冷渊依旧高高在上,雪花在他身边飞舞,他冷酷的面容泛起一抹冰冷的微笑,如同湖面冰裂渗出的湖水。

律法之威严,谁人可以抗衡?

而后不再需要他多说一个字,军士们一个个走上前去,在黑色雕像背上留下一道道属于自己的刻痕。

剑气刀罡像是一道道闪电般,瞬间照亮在场每一个人的面容,又即刻沉入黑暗中。

一切在沉默中进行,像是在举行某种仪式,与过去划清界限。

每一个人都失魂落魄、脸色苍白,没了来时的自信昂扬,那一股属于阿修罗的热血,在血管中逐渐冷却,冷的像雨水一样,几乎要瑟瑟发抖。

不曾在战场上战斗到最后一刻,而是屈服于某种无形的威压,权势者制定的森严律法。

就算是真正的阿修罗,一旦失去了心中战意,也会失去不死之身,又何况是他们?

将为兵之胆!

那个男人已经不在了,他们也被从军中剥离,拆散为一个个孤立的个体,却要再一次面对不可战胜的敌人。

那种众志成城的决心,变成了随波逐流的无奈,待宰羔羊一般献祭了心中骄傲。

忽然明白,原来我不是敢于直面魔神的猛士,只是修行道中最底层的修行者,“侍者”“伴读”之类的小角色。

谁人可以抗拒命运?

不过片刻,“李青山”身上伤痕累累,如受凌迟之刑,摇摇欲坠的快要无法支撑自身的重量。

但不约而同的,每个人都不愿挥出那致命一击,令它彻底崩塌。

“继续,不准停!”王俊兴大声喝令:“我说过了,必须完全摧毁,一点痕迹都不能留!”

他的眼神像是一头饿狼,在搜寻羊群中最软弱的羔羊,忽然锁定了其中一个:“喂,你!不要以为我没看到,就你还没有出手,每个人都必须出手,不然就是魔域的走狗!”

人群中,童大功浑身一震,先是身旁一双双眼睛漠然望来,马上所有人的视线都汇集在他身上。顿时感到山岳般沉重的压力,原本熟悉亲近的同袍们,此刻如此陌生疏远,只剩他孤独一人。

“将军……”

他昂首望向那尊黑色雕像,雨水瞬间模糊了视线,只要走上前去轻轻一挥,便可从这无穷威压中解脱出来。

但是不知为何,却又想起了战场上那尊凝结了所有人的信任与希望的玄武军神,其中也有他一份!

于是非但不能出手,反倒莫名其妙的吐出一句话来:“愿随将军死战……”

像是一句口号,又像是一声诺言。听闻这一句话,身旁那些漠然的眼神突然起了奇异的变化。

“你说什么?”王俊兴没有听清。

童大功缓缓转过头来,一股炽烈的信念充斥心间,眸中隐隐透出红芒,怒视王俊兴:“干恁娘!”

“你再说一遍,你不愿意出手,难道你也要叛门!?”

这一句曾把所有真传弟子都吓坏了的质问,童大功这个最低级的“侍者”,却狠狠吐了口吐沫:“那又怎样?”

冷渊眉头一皱,情况有些失控,立即开口打断了王俊兴,温言劝道:“这位师弟,李青山已经背弃了你们,你不要执迷不悟。”

说到后来,语气中已充满了警告的意味,脚下的巨兽似乎感受到了主人的情绪,忽然露出弯刀一样的獠牙来,凶猛的盯着童大功。

童大功浑身发冷、牙齿打战,心中涌出一股强烈的恐惧感,几乎就要低头认错。却又想起了黑云城那一战,那顶天立地的魔神化身,屠杀这些真传弟子如屠狗一般,比起冷渊恐怖了不知多少倍,最终不也被他们给打败了吗?

恐惧忽然减弱,眸中红芒更盛。

“干恁娘!如果有不是李青山在,你们这些狗日的真传弟子,早他娘的逃回万象宗了!李青山或许是万象宗的叛徒,但从来没有对不起我童大功,从来没有!再说了,如果没有李青山,我连万象宗的门朝哪儿开都不知道,早他娘的死在黑云城了!”

童大功酣畅淋漓的一番痛骂,眸中红芒如火,心中再没有半点恐惧。

他本就对万象宗没有任何忠诚可言,他们这些普通军士只是被从人间道各处征召来守边的农家子弟。虽然有机会建功立业、跨入修行道,但身处边塞苦寒之地,又没有任何修行资源,最后能够成为万象宗弟子的千里无一,绝大部分都化为黑云城下一具枯骨。

所有人都惊呆了,区区一个筑基修士,竟敢对一位阳神修士如此说话。

“大胆!”王俊兴厉声叱喝,却有些色厉内荏,他依稀在童大功身上看到了那个男人的影子,勾起了心底深深的恐惧。

唯有冷渊不动声色,纷纷细雨忽然化为漫天飞雪,一时间天寒地冻、呼气成冰,脚下的巨兽发出一声凄厉的怒吼,惊天动地,杀气腾腾。

“童大功,你可知你犯的是什么罪?”

冷渊一字一句的问道,他也从童大功身上看到了那个人的影子,胸中涌起强烈的厌恶感。这样的人,必须死!

“我知道,不就是死吗?老子又不是没死过,吓唬谁呢?”

呛啷一声,童大功拔刀出鞘,横在脖颈上,“我这条命是李青山给的,今天就还给他!”

他目眦欲裂、咬紧牙关,双手握紧刀柄、渐渐发力,刀锋深深没入脖子,鲜血立即喷涌而出,染红了半边身子。

他却毫不松劲儿,一寸一寸切开血肉,沿着骨缝切断颈骨,转眼间就把粗壮的脖颈切开大半。

直至把脖颈完全切断,他右手抓住头顶发髻,把头颅提起来向众人展示了一圈,突然仰面倒下去。

血水在地上蔓延开来,头颅滚落一旁,眸中的红光逐渐暗淡下去。固然狰狞可怖,却没有半分畏惧。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