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十一章 红雪

作者:说梦者字数:2820更新时间:2018-12-09 06:26:04

“天子一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

冷渊的力量与地位又岂是凡人中的王者所能比拟的,一旦发起怒来,百里飘雪、海水冻结,不仅寻常弟子噤若寒蝉,就连其他真传弟子都要敬他三分。

因为他不仅仅是一位阳神修士,还代表了万象宗的律法威严,与他为敌便是与整个万象宗为敌。

然而这一刻,浓艳如火的鲜血,缓缓漫过被冰霜覆盖的地面,在黑暗中红的刺眼。

一片六角形的雪花飘落其中,立刻被染红,旋即融化在鲜血中。

“匹夫一怒,流血五步”,可以被毁灭,不可被打败,纵然难以抗衡,但也绝不屈服!

当雨凝为雪,水结成冰,时间也仿佛被一并冻结。

所有人都说不出话来,无论是高高在上的律法司主还是远远围观的看客们,都陷入了深深的沉默。

唯听雪花簌簌落下的声音,渐渐覆过了无头的尸体。

血仍未冷!

军士们在尸体旁围成一圈,雕像般一动不动,像是在默哀,又或是在沉思。

罗校尉牙齿咬的咯咯作响,瞪大了眼睛望着那血。他与童大功既不属于同一部队,军衔也有高下之分,所以不算是特别相熟,除了在受赏的时候见过几面,几乎算是陌生人。

但那是同袍的血!

在战场上,同袍的血只有用敌人的血来还。

岂曰无衣,与子同仇。

而现在,他不仅无法复仇,还要向逼死童大功的人低头示好,不禁感到一种强烈的耻辱感。

是的,耻辱!

今日发生的一切都令他感到耻辱!被誓死保卫的宗门怀疑是耻辱!被巡察官押送到这里是耻辱!被执法官颐使气指是耻辱!被众人看猴戏一样围观是耻辱!

但最大的耻辱并不是来自旁人,而是来自于自己,自己居然真的屈服了,挥出了那一刀,而不是像童大功那样。

咔嚓一声,牙齿碎裂,痛感似火烧火燎,满口都是血腥的味道。却像是被惊醒了一样,明白自己在做什么,那股耻辱感却也变得愈发强烈,痛苦的几乎令人发狂,眼眸深处却亮起两点红芒,像是两颗小小的火星。

一双双眼眸在黑暗中亮起,有这种感觉的不止他一个!

冷渊也愣住了,一腔杀意无处释放,像是一拳打在空处。

他要杀童大功,是要明正典刑、以儆效尤,不仅要让童大功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还让所有旁观者都畏惧律法森严,再不敢越雷池一步。

然而他威严的律法,在必死的决心面前,显得如此无力。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冷渊深深望了一眼那尊残破不堪的雕像,忽然明白自己为何如此厌恶李青山,无论是在他入门之时,还是在他成为大师兄之后,哪怕在黑云城外算是受了他救命之恩,都无法生出一丝好感。

因为任何律法都无法制约那个男人,他总是在试图挣脱一切束缚,且从不畏惧任何惩罚。

这时候,他隐隐感觉场中气氛不对,这些军士都算是与李青山划清了界限,不可再逼迫他们,是时候结束这一切了!

“毁掉,给我毁掉!一点痕迹都不能留,否则你们的下场都跟他一样!”

冷渊脚下忽然响起一阵咆哮声。

王俊兴望着那猩红刺目的鲜血,忽然感觉到一股深深的惧意,瞥了一眼那尊巍峨雕像,忽然感觉它在望着自己,触电般后退了一步。

却又回想起了那些惶惶如丧家之犬的岁月,遭李青山欺凌的屈辱。是的,李青山已经不在了,这只是一尊破雕像而已,于是厉声命令着军士们,目中布满血丝,显得有些歇斯底里。

“不好!”冷渊心中一跳,简直想要冻死王俊兴。

“闭嘴!”罗校尉一声怒喝,满心痛苦像是找到了一个突破口。

“你说什么?你也想死!?”王俊兴叫嚣着,根本不把一个金丹修士放在眼中。

然而下一瞬,只见所有军士都转头向他望来,一双双眼睛在黑暗中闪着红光。

霎时间,军气凝结,杀气冲霄。哪里是一群底层修行者,分明是一头凶兽。

冷渊脚下的如狼似犬的巨兽,瞳孔顿时收缩,浑身冰凌竖起,像是感受到了威胁。

王俊兴只是一个元婴修士,从未到过黑云城,哪里见过这般阵仗,吓得脸色惨白、连连后退,却没留意脚下的积水已然冻结成冰,脚下一滑,一屁股坐在地上。

众军士轰然大笑,笑声中充满了轻蔑,更恨自己方才竟会受这样的小人指使。他们谈笑自若,像是寻回了心中骄傲,再也不将任何人放在眼中,无论是王俊兴还是冷渊,亦或是这偌大一个万象宗。

“大功说的对,如果不是将军,我们都死了!”一个军士沉声道。

“嘿,就算是活着,也没人拿我们当回事,本来以为自己现在也算个人物了,结果还不是被呼来喝去的像狗一样!”一个军士一脸冷笑。

“呸!姓吴的,你自己是个什么东西,自己心里没点数儿?除了将军谁拿你当个人看?”

“是是是,我错了,竟敢拿自己当个人看,今后一定改!不过,我觉得将军也有错。你们别瞪我,嘿,要是将军也拿咱们当条狗一样,任凭咱们一窝死在黑云城里,就不会受这样的欺负。唉,也不会做下这样忘恩负义,猪狗不如的事儿!”

“唉,谁说不是呢?给狗一块骨头它都知道冲我摇摇尾巴,不会反咬我一口,咱们真是连狗都不如!”

“罢了,我这就向将军谢罪!”

这位姓吴的军士越众而出,又来到李青山的雕像前,单膝跪地,重重行了一个军礼,然后拔出刀来,横在脖子上。

顷刻间,一颗头颅滚落在冻结的海面上,腔子里一股热血直冲上天,又随着飞雪洒落在冰面上。

“老吴你别忙慌走,等等我!”

方才与他说话的那军士快步上前,也单膝跪地行了一个军礼,急不可耐的拿刀把头割下来。

头颅落地,热血喷出,又染红了一片冰海。

军士前仆后继,一个个走上前去,正如他们方才一样。不过这一次,他们心中没有半分抗拒,反而显得如此急不可耐。

不知不觉间,地上已积了薄薄一层白雪,鲜血肆意横流,侵吞着白雪的疆域,散发着腾腾热气,把遇到的每一片雪花融化。

王俊兴感觉到来自身后的冰冷视线,慌忙转过头来:“冷师兄,他们疯了,他们全都疯了,快把他们统统杀光、魂魄打散,叫他们永世不得超生!”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