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〇九十七章. 终成正果,

作者:神击落太阳字数:4812更新时间:2018-10-11 18:51:11

导弹发射完毕,飞机一下子轻了许多,银尘当机立断,横摆操纵杆,飞机在空中潇洒第转了个圈儿,掉头朝东南方飞去。

他觉得自己可以在盾天府的附近跳伞,他现在打算回到盾天府的上空。

飞机发射导弹之后,几乎空载,原本有些下沉的机身迅速拔高了,可是半圆机动这种改变飞行姿态的大动作实在太损耗能量了,原本可以继续飞行很长一段路程的飞机,立刻出现动力不足的窘况。

“警告!燃油即将耗尽,请尽快寻求迫降。”耳机里传来重复不断的警告声,那声音十分机械,听得银尘有点心烦,他将节流阀踩到底,试图操控着飞机再次飞跃盾天府,可是,他很冥想地感觉飞机此时无论怎么拉杆还是头冲斜下方地俯冲下去。

油量表的指针,早就趴死在红色的“空”字上了,银尘估摸着油箱里可能还剩点油皮吧。

他单手握着操纵杆,空出一只手狠狠拉起了弹射应急杆。幻笔阁<<www.huanbige.coM

头顶上方,传来一阵轻微的爆炸。身上的安全带忽然勒紧,接着就听到屁股底下传来火箭发动机的轰鸣。

下一秒,他感觉到冷风扑面。同时他身子下面的飞机仿佛直接凌空爆炸一样,从背后和下方射来的强光,填满了他的视野。

他感觉自己仿佛在光中坠落。眼前一片纯白,什么都看不见,甚至连自己的手,连手腕上的高度表都看不到了。他只能感觉到背后仿佛有几十架飞机在不停地爆炸一样,一阵又一阵风压轰击着他,让他连带着他的椅子一起在空中不停地翻滚着,连张开降落伞的机会都没有。

银尘在空中翻滚着,一点都不紧张:“有不动霸体护身,应该不会摔死吧?”他这样想着,左手朝着无尽的虚空晃了晃,指尖上慢慢缠绕起一丝丝流动着的空气,接着,狂风爆发,无尽的,几乎可以随意挥霍的罡风在指间顺从地盘绕着,他轻轻挥舞着手臂,胸前的吊坠中发出明亮的光芒,爆炸的罡风收束成漩涡状的气流,仿佛螺旋桨提供的升力一样,将他包围,也将他的运动状态稳定下来。

周围没有钢刀般砍杀着他的寒风了,他此时几乎没法下落,就这样在空中被无尽风**拂着朝前飞行,几乎像是坐上了另外一架飞机,银尘眼神闪动,他知道有了此番驾机投弹的经历之后,他的奥术与火,就可以很顺利地合成同样的飞机,甚至合成出同样的核弹了。

他现在完全可以顺手合成一架永远满油的歼25顺顺利利地飞回北极基地,但是他没有,他只是控制着缠绕自身的气流,慢慢降低高度。

纯白的光芒在眼前忽然变化,变化出大片的棉花糖一样的云朵,银尘心下大奇,他不记得自己在投弹之后还曾飞到云层上方。

“难道是那些风?或者弹射座椅飞得太高了?”他正琢磨着,忽然看到那大团了云彩扩散开来,露出一双巨大无比的,虚幻的眼睛。

那眼睛是蓝色的,和万剑心,拜狱的眼睛一样蓝,却分明是一双女性的眼睛,甚至是一双母亲的眼睛,那眼睛里神光焕然,眼神却温柔如水,银尘面对这一双眼睛的时候,体内的天劫和破晓圣剑都蠢蠢欲动,几乎要破体而出投奔入母亲的怀抱,银尘脸色狂变,他还从来没有想过这世间能有什么样的力量可以直接无视掉他的物理防御和精神防御,直接勾动他的元神!

“你!”魔法师的双手化拳为爪,无影七杀骷毒手的力量化作火焰,轰鸣着燃烧起来,他身体周围甚至都出现了一圈火焰风暴。

“你……居然坐到了……太好了……继续下去……不会亏待你的……”

轻柔又飘渺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如同母亲温柔的话语,那散发着温柔神光的眼眸就在银尘的眼前慢慢变淡,最终变成了蓝盈盈的天空,周围没有云层,只有呼啸着的一道又一道肉眼可见的暗白色空气波纹,从银尘身后凶狠地扫荡过来,被他身上环绕着的罡风切开一个缺口,分为两段,朝前继续汹涌而去。

戴着手镯的手表的左腕忽然猛烈地震动起来,银尘低头一看,才发现高度计已经红了。

他离地面太近了。

银尘无所谓地笑笑,轻轻拉一下座位底下的杆状物体,背后的椅子发出一声有气无力的爆炸,吐出许多道粗粗的硬硬的绳索,接着绳索顶端张开一朵洁白的,正圆形的伞花。

“圆伞啊。”银尘不满地撇撇嘴,他知道就算有风系魔法可以制造罡风,想控制这种圆溜溜的伞落到指定的地点也基本上是奢望。他是个半路出家的风系魔法师,可没有正常风系魔法师那积年的跳伞经验,用罡风控制圆伞这种高端精细的活计他压根不会。

他原本以为自己可以就这样无所事事地等待着降落,然后玩一手法师版的野外生存或者城市潜伏,可是他完全没想到,自己的身上,轰然响起雷鸣。

闪电的力量在身上汇聚,白银色的双手上裂开一道道宽大的缝隙,银尘没有感觉到疼痛,感觉到的却是一股不可想象的恐怖力量正在无可避免地冲进身体,将骨骼血肉,将脑组织和神经,将气海处的玄力漩涡和识海里面的城市,瞬间抹杀,接着重新组合。

他感觉那股恐怖到根本没法抗拒的力量,居然是在直接完成质能转换,直接凝聚出他的身体!

“这!?”银尘亡魂大冒,他当然知道这是什么现象,这是荣登神座,是法神阶级的力量第一次降临自身的洗礼,难怪没有痛感,这些力量,其实都是整个世界分配给他银尘的,只属于他的神力。

雷电渐渐化为光芒,同时另外一股力量轰鸣着在体内爆开,化为滔天的大火,那是鬼神的力量。

雷神的神位转化为光神的神位,银尘成为光神。

鬼神的神位,很诡异地转化为火神的神位,银尘成为火神。

光芒与火,聚合为秩序,秩序之中,诞生文明,知识,理性,成为某种具备正面导向的宗教,而银尘,此刻荣登教皇。

银尘惊呆了,他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能在这么一个根本毫无准备的时刻,这么一个不起眼的,不过是为了苦禅复仇的行动中,荣登神座,成为

法神!

太突然了,他自己甚至连王爵都没有当过瘾呢!

然而这个变化是不可逆的,也从来没有谁能够阻止,这个世界,甚至这个宇宙中都不存在天阶强者,甚至这个宇宙要对付的敌人也就是同样的神阶,因此没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止银尘同时霸占两个神位,成为此世唯一的,仅有的法神。

唯一法神。

【同一时间】

盾天府东面的禁军大营里,了禅刚刚离开,玄智呆呆望着弟子的远去的背影,轻声道:“寒山寺,顾念苍生……”

光爆就是在这一刻毫无预兆地铺展开来,吞没了天空,,吞没了大地,吞没了视线所及的一切。

那光爆之中涵盖了太多的正义,甚至有些偏执与癫狂。那光芒之中甚至出现了白色的轮回幻象,无声地叙说着人间知道是沧桑。那光爆似乎在瞬息之间,将所有的一切都照耀得纯净透明,将一切黑暗与阴影彻底扫除出此方世界。那光芒所过,一片皆无般的纯白。

“怎么……”玄智在光芒爆发的瞬间运起全身的战流,佛门战流和别的战流不同,厚厚的寒冰拼接成金钟罩一样的防护铠甲,注重固守,却少有进手路数。佛门神功加持之下,玄智如同傲立于天地间的钢铁巨汉,在光芒最鼎盛时忽然爆炸而起的风潮中屹立不动。甚至连身上的袈裟都不曾泛起一丝褶皱与波澜。

光芒刺痛了他的眼睛,他不得不闭上眼转头向东方:“这是什么?难道是恩师留下的后手不成?”他思索着,没有答案,甚至没有什么线索。

那暴起的光芒之中,夹杂着烧灼皮肤的热风,天变之后,神功转寒,玄智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感受到这种烧灼皮肤的罡风了。他神功偏转,《大梵般若》迅速转化为《雪莲掌》,体内的战魂气浩浩荡荡,川流不息的同时,也将皮肤表面的热量迅速吸收掉,没让那灼热的罡风伤到分毫。

目不能视的苍白光亮慢慢消退下去,而耳边的轰鸣越来越洪亮嚣狂。暴风之中,热量迅速降低,最后变成单纯的寒风,正如天则变动之后的自然风暴一样,带着一股浅蓝色的寒意。玄智大师感觉到《雪莲掌》中的战魂气开始大量吸收周围的寒气,于体内氤氲出一股清净空无的自在圆满,顿时觉得头脑一清,身上倍觉舒爽,甚至那些新旧伤痕发出的隐隐的痛楚,也消减了许多。他轻轻呼出一口白雾一样的浊气,清静自在的佛法由心而起,与狂暴的寒风之中,岿然不动,几如磐石。

房倒屋塌的声音还是响起来了,禁军大营的轻质帐篷如何能经得住如此可怕的暴风,几乎在第一个瞬间就被撕碎了大半,水壶,盾牌,木桌子之类的的东西开始在低空飞行,唯独武器依然老老实实地卡在架子中间,或者安安稳稳地系在身上。这些东西飞起来,随着搭帐篷的木头架子一起飞起来,噼里啪啦地砸中许多士兵,却没有造成任何可观的伤害,士兵们在白光亮起的瞬间,就本能地运起战魂气,有些人甚至放出的战魂。

狂风过境之后的好几个呼吸,滚滚雷霆才从西边缓缓传来,仿佛忽然之间有百万骑兵冲锋而来。那原本大到无法形容的爆炸声,在经过了300里凹凸不平的地面的削弱,干涉,衍射,折射之后,便成为这种如同骑兵冲锋的声音,于狂风之中,迅速逼近。

“敌袭”

军号声在狂风的呼啸中坚韧地响起,玄智立刻从忘我境界中清醒过来,也不改换神功,直接运起雪莲掌,爆发出寒气将狂风抵挡于一丈之外,努力地睁开眼睛。

白光已经消失了,天地间一片湛蓝色的狂风,并不如何影响视野,玄智迅速转头,朝西方望去,却根本连骑兵的影子都没有见到。

他看到的,只有在那目所能及的最远处,升起一道巨大的蘑菇云。那蘑菇云看起来高达千丈,翻滚的黑云中仿佛正在孕育着某种品类的魔鬼。

“了禅!”玄智大喝一声。还没有走远的了禅和尚风风火火地跑来:“恩师,四周没有发现任何敌人……”

“敌人大概是那个吧?”玄智指了指那巨大的黑云,了禅看到,脸色铁灰,光从云层的规模上看,那根本不像是人类能对付的东西。

“去将你师叔们都叫来吧。”玄智沉凝道,了禅和尚低头领命,临走的时候还偷偷抹了一把眼泪。

玄智紧紧盯着那远处的蘑菇云,浑身寒气激荡,然而那黑云除了慢慢扩散了一点点之外,就只在那里翻滚不休,一点要来干掉他们的意思都没有。不一会儿,玄智的师兄们都走了过来,除了玄禅。

玄智大师紧紧盯着那翻滚不休的黑云,脸色渐渐由凝重转化为迷惑。飞燕城里淫僧祭坛上冒出了紫烟,在姑苏城里都能感觉到一股微微发骚的邪恶气息,可那一道翻滚着扩散开来的黑云,看起来比飞燕城的邪恶烟云粗上十倍不止,却一点儿邪恶的气息都没有随风而来。玄智的眼前,只能看到那一朵蘑菇状的烟云翻滚着慢慢散开,越变越大,而远处的骑兵的声音,也越来越朦胧,越来越融合,最终变成一道单一的,仿佛上古巨神的怒吼一样的单音节的声响。

那声音几乎将身后玄字辈的和尚们的脚步声完全掩盖住了。

玄禅不在那么领头的就是玄苦,他走上前来,直接绕到了玄智的正面挡住了他的视线,竖掌道:“阿弥陀佛,师弟,为兄刚刚起了一瞬间‘轮回天目’……”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