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一十章不在天下,就在亭下

作者:猫腻字数:4612更新时间:2018-10-11 20:03:11

(把井九与童颜的棋子颜色弄混了,稿子已经改掉,章节里不想冲掉本章说,所以先放在那里,给大家鞠个躬。)

……

……

墨公明白井九的意思,说道:“道不同。”

大道在前,却最终没能踏出那一步,那是因为他心怀天下,这是他愿意做出的牺牲。

对此井九没有意见,只是有些遗憾。

但对墨公来说,井九能看出自己离天道只差一步,却说明了一个问题,正是一直以来他担心的那个问题。

这位著名的白痴皇帝,绝对不是一个白痴。

“当年少岳与我说起陛下,我便觉得他有些语焉不详,现在想来,他那时便知陛下乃是真正的天才。”

墨公看着井九叹息说道:“但为了天下苍生,今日还是要请陛下一死。”

天下为重,国为轻,君更轻,所以你可以死。

这句话看似淡然,实则有若雷霆,是有资格写在史书上的话。

井九没有什么反应,就像是没有听到。

柳十岁同样如此。

童颜忽然觉得有些不对。

一切都在他的谋算之中。

张大学士哪怕没有称帝之心,但想要平息官僚集团内部的狂热,也需要一定的时间与精力,更何况沧州方面还准备了很多事情让朝廷去忙。墨公进宫,井九没有任何活下去的可能,为何他现在还能如此平静?

童颜的视线落在棋盘上,忽然在其间看到很多生灭的意味,右手下意识里握紧了轮椅扶手。

他霍然抬头,盯着井九说道:“这不可能!”

井九说道:“没有不可能。”

童颜沉默了会儿,说道:“既然从一开始你就想要杀我,想来卓如岁这时候应该已经到了。”

井九说道:“是的,我也不知道他在哪里。”

童颜说道:“卓如岁愿意听你安排,说明他没有忘记那些前尘往事,他也没有,青山宗真是了不起。”

他隐约猜到了那名无恩门弟子侍卫的身份,只是没有证据。

“遗忘不是因为红尘,而是时间的力量。”

井九说道:“无法超脱时间,就将永远是时间的奴隶,青山弟子不可为奴。”

听到这句话,墨公若有所思,说道:“所谓心愿,亦是枷锁,应如衣服般脱了去。”

井九说道:“亦是一理。”

墨公望向雪亭,发现竟是看不出这个年轻皇帝的深浅,忽然说道:“既然如此,何必坚持?或者今日可以有更好的结局。”

话音方落,寒风卷雪而起,他从原地消失,下一刻便来到了亭间,双手落在童颜的轮椅上。

看着这幕画面,柳十岁神情微凛,缓缓放下手里的伞。

对方的境界实在太高,如果先前那刻向陛下出手,他根本拦不住。

墨公推着童颜的轮椅向宫门处走去。

车轮碾压着积雪,发出咯吱的声音,并不难听。

“你们可以放弃杀我,但我不会。”

井九平静的声音在亭下响起。

墨公停下脚步。

童颜挑了挑眉,说道:“大学士不会让你杀我,他是要名留青史的人,会在意史书上怎样记载今日。”

井九说道:“我不在意。”

无论是史书上的记载还是大学士的想法,又或者是别的什么事情,他都不在意。

宫门外忽然响起数声闷响,还有交战的声音。

那几名沧州安插在皇宫里十余年的太监,倒在了染红的雪地里。

伴着密集的脚步声,不知道多少侍卫与禁军围住了正殿,然后叩门声响起。

“陛下,宫外已平,还请冷静,容臣劝墨公离开!”

宫门外传来张大学士苍老而焦急的声音。

墨公回头望向雪亭里的井九。

井九没有说话。

张大学士在宫门外再次高声喊道:“请陛下三思!请墨公三思!”

童颜看着不远处的宫门说道:“他不会让你杀我,你也不能杀我。如果我死,靖王便会带着大军投往秦国,我在此地准备了二十年的资源与力量都会全部交到白千军的手里,到那时世间再没有人能挡住他,你只有认输一途。”

井九说道:“我说过,我不在乎。”

童颜说道:“就算你胜了棋局、杀了我又有何用?最终天下这盘大棋还不是我胜?”

井九说道:“你低估了自己的重要性,这场问道的最终胜负就在你我之间,就在亭下,不在天下。”

童颜沉默了很长时间,说道:“被你如此评价,便是我也觉得有些骄傲,但我不明白你为何会如此重视我。”

“你明白的,就算原先不明白,这时候也应该明白了。不然你为何会放弃这般好的机会,暗示墨公带你离开?”

井九说道:“……而这也正是我一定要杀死你的原因。”

童颜沉默不语。

是的,让墨公放弃弑君是他的想法,因为他猜到了一些令人震惊的事情,他必须把这件事情告诉师妹。

不然这场问道可能会迎来一个难以想象的结局。

可惜他如此果断地放弃杀死井九的机会,井九却不想让他离开。

童颜看着不远处的宫门,微微挑眉问道:“你确定能杀死我?”

井九在雪亭里,柳十岁在亭畔,卓如岁不知在何处。

墨公推着轮椅,他坐在轮椅上,离宫门只有数步,随时都可以离开。

墨公是这个世界的最强者,青山弟子们天赋再高,哪怕出娘胎便开始修行也不过二十年时间,又如何是他的对手?

童颜在心里默默说道:就算能搏杀自己,你们也必死无疑。幻⊥笔阁⊥WwW.huANbIGE.cOm

是的,这就是最后的结局。

雪早就已经停了,寒风呼啸,吹散铅般的云,清丽又清冷的阳光洒落皇城。

皇城外隐隐传来厮杀声与骚乱声。

大学士焦急的声音就在宫外门,却也仿佛在极遥远的地方。

雪亭四周一片安静。

真实世界也是死寂一片。

回音谷外的修行者们看着天空里的画面,神情紧张至极,等待着青山宗与中州派在问道大会上的第一次正面较量。

童颜说道:“走了。”

他的声音很平静,语气很沉稳,就像客人对主人告辞。

井九说道:“杀了。”

宫门处的阴影微有变化,从里面跃出一人,带着凌厉而强大的杀气,斩向轮椅上的童颜。

残雪是他蒙在脸上的白布,阴影便是他的身体。

卓如岁原来一直都在这里等着。

从一开始,井九就没想过让童颜活着离开。

童颜神情漠然,右手从袖子里取出一个火铳,毫不犹豫地抠动了扳机,同时左手捏碎了一个符宝。

那道宫门,他已经看了很长时间,也做了很长时间准备。

墨公看来对体弱的靖王世子非常有信心,没有理会卓如岁,直接从轮椅后方消失。

再次出现时,他已经来到雪亭里。

一声龙吟,名剑出鞘。

寒剑化作一道亮光,向前刺去。

井九没有动。

柳十岁不知何时来到他的身前。

寒剑破胸而入,带起一道鲜血,只乘半截留在外面。

柳十岁没有给墨公拨剑的机会,双手如铁般落下,死死握住了剑身。

他用的不是锁清秋,而是承天剑法。

鲜血从他的手掌与剑锋之间渗出。

他知道自己不是墨公的对手,没想过战斗,只是想把对方的剑留下片刻。

双方选择了同样的战法,那就是用自己的弱者锁死对方的最强者。

只看童颜能在卓如岁疯狂的攻击下支撑多久,以及柳十岁究竟能不能锁住墨公的剑。

墨公感觉到这个年轻侍卫的双手里传来一种奇妙的力量,仿佛变成了真正的剑鞘,微微挑眉。

既然不能拔剑,那便向前。

墨公清啸一声,向前疾踏,寒剑尽数没入柳十岁身体,然后破背而出,直指亭下的井九。

柳十岁血流如注,不停倒退。

啪的一声轻响。

寒剑刺进了亭柱。

井九不在那里。

喀喇声响里,雪亭倒塌。

墨公微惊回首。

宫门外,轰鸣的巨响还没断绝,刺鼻的焦糊味正在散开,模糊的烟尘里,可以看到血水如瀑般飞散。

那个火铳与符宝配合,可以产生极其巨大的威力。

童颜此生天生体弱,无法在修行道上走得更远,便在这方面做了很多准备,竟是一举轰断了卓如岁的一条手臂。这依然无法阻止卓如岁杀死他,但至少争取了一些时间,只要墨公能够杀死井九与柳十岁,便能转头为他解围。

可惜的是没有机会了。

轮椅后背上出现一个很秀气的掌印。

那个掌印穿透精钢的材质,直接印在了童颜的后背。

如瀑般飞散的血水,不止来自于卓如岁的断臂处,也来自于童颜的双唇。

这自然是井九出手,问题是他是怎么从雪亭到的那处?

更令人不解的是,他这时候又去了哪里?

墨公忽然觉得有些冷,然后觉得很冷,仿佛有无数寒风正缭绕自己的身心。

他望向自己的身体,发现上面多出了数百个极细的小洞,正在渗着血。

那些血洞很小,便是雪粒都不能进去,但寒风可以进去。

血肉渐渐重新填满那些小洞,但伤害却无法再复原,真气如丝般向着天地间散去,生机亦是如此。

墨公看着那些渐渐消失的血洞,心里生出很多不解,皇帝的境界果然非凡,但并不比自己高……

寒风再起,井九重新出现在雪地里,脸色有些苍白。

墨公怔怔看着他,问道:“你怎么能这么快?”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