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一十八章 吞了

作者:轻漪字数:2562更新时间:2019-05-15 18:17:49

明明觉得马上就要崩溃了,但却怎么也崩溃不下去,因为即便崩溃了也什么都解决不了,楚阡阳睁着眼,缓缓的仰头看向了出现在自己正上方的混元珠。※幻笔阁※wWW.hUAnBIgE.CoM

明明在自己的身体里,但不论自己如何说,如何默念,如何想,混元珠就是从自己的身体里出来了,明明在自己的身体里,却好像不是自己的东西一样,从不知道,从不明白,也一出现就无法控制。

虽然说它一直在自己身上,但直到最近楚阡阳才第一次知道它的存在,而现在她也是第一次看见它的样子。

衣衫上沾染了血迹,面前两步是暗卫的尸体,呼吸间充斥着血液的铁锈味,就是在这个场景中,它出现了。出现之后,渐渐的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凝实,最终出现在上方的就是一颗金色的呈圆形的珠子,细看的话它上面还有许许多多的纹路,密密麻麻的,像是字,又像是符篆,却也有阵法的痕迹。

清晰完整之后的混元珠立刻就缓缓地旋转着向着封印那里去了,楚阡阳张眼看着,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一时间想到了什么,只突然就咬紧了牙,然后突兀的开口,狠命道:

“我已经说过了吧,我不愿意,不愿意,不愿意!!!”一句话之后她却是不管不顾的直接扑身上去,伸出一双手紧紧地抓住它,塞进了嘴里,然后猛地吞了下去。

那混元珠不算大,却也不算小,它比鸡蛋要小,却比鹌鹑蛋要大,楚阡阳凭着一股气势硬是将它整个生吞了下去,单从外面看来,只见她脖颈喉咙处一下子鼓了起来,然后肉眼可见的很快的就下去了,对于这个发展,杨家人也是目瞪口呆,以至于一时间竟然没有人想到要去阻止,楚阡阳就那么顺顺利利的将它吞进了肚里。

整个硬吞下去了之后,缓了一缓,楚阡阳才察觉到了自己喉咙处传来的刺痛,那痛有些重,她却甘之如饴的承受,道:

“我身上的东西,就算拼了命,也是我的,谁也无法夺走。”一句话说出口,她的眼泪却也跟着流了出来,像水一样,哗啦啦的直淌。为了这一个东西,杨家做出了这所有的事情,也是为了这么一个东西,楚家一个又一个的人就那么没了,既然他们都拼了命的不愿让它落到杨家手里,那这东西就算没了也是自己的,绝对绝对不让它落到杨家手里,楚阡阳心里只坚定了这么一个决心。

这种事情杨家已经不是第一次做了,但如今的这种发展却实打实的第一次撞着,作为嫡系的楚家小姐,这种行为无论是谁都想象不到的,因此一时间,杨宽竟也是有些不知道如何继续下去了。

“长老,接下来我们该如何做?”原本的计划是逼出混元珠,修复封印之后杨家再将其夺走的,却未想这第一步就出了差池,千百年都未曾出过问题的,他们此次却是遇见了。逼出来是逼出来了,对方又吞回去了的这种事情,怎么想也想不到啊,再说,混元珠是能吞进肚的吗?

“杀了楚九歌。”整理了一番思绪,看着楚阡阳,杨宽这时候也是真的笑不出来了,他阴沉着一张脸,冷声道。吞下去了又如何,再让她吐出来便是,若吐不出来,开膛破肚,一寸一寸的总能找着。

“是。”

杨家突然加大了人手,楚九歌一行人立刻的便感觉到了压力剧增,之前还能渐渐的缓慢的靠近,现在却是半步都进不得了。

再说杨三领命之后,一开始是打着尽快完成任务的想法的,但一对上楚九歌他心里就有了数,对方的实力在那里,虽然自己这方人手多,但也只能保证耗下去,一时半会儿着实是解决不了。

而剩下杨宽一个人站在那大网之外,阴沉着脸看着楚阡阳,他越看越觉得压抑不住内心的火气,原本成竹在胸的那份心态如今已然是崩盘了,不过是个容器罢了,杨家向来没将她放在心上,却没想正是这向来不放在心上的人打破了他们的计划。

“很生气?”若眼神能杀人的话,自己怕已经死了无数次了,楚阡阳看着杨宽,反问道,然后不等他回答又自个儿继续往下说道:

“看你生气,我一下子觉得开心多了,哈哈哈哈哈。”心里是真的觉得痛快,因此在现在这个情况下,楚阡阳的嘴角都能稍微的扬起了。喉咙还痛着,但看着杨宽的脸色,就算是忍着痛楚阡阳也想与他说上两句。

“你以为你这般就能阻挡我杨家的计划吗?不过螳臂当车,蚍蜉撼树罢了。”声音很冷,杨宽一双眼直盯着楚阡阳,道。

“无所谓,只要能膈应到你我就满意了,现在看样子效果不错,我很满意,特别满意。”想笑却不怎么笑得出来,想哭刚刚才哭过,眼泪一时间也流不出来了,楚阡阳面上的表情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的,她面部的表情管理很明显已经是完蛋了,她只继续说。

混元珠吞进去之后,一时间并没有什么反应,除了喉咙上的刺痛提醒着自己确实是将它吞进去了。楚阡阳一手撑着地却是缓缓地站了起来,那金色黑色颗粒结成的大网还在,但自己已经没了那不舒服的感觉了。

“满意?你便高兴吧,毕竟也只能高兴这一会儿了,接下来,作为你所作所为的代价,楚九歌会死在你的面前。”一开始便没打算让在这里的楚家人活着回去,但计划里并不是这么早的事情。

“……代价?事到如今,你以为我还怕这代价吗?反正所有的人都会死。”听到杨宽的话,楚阡阳顿住,低垂着眼沉默半晌,这才开口回答说。所有的人都会死,不过或早或晚罢了,到最后死去的人或许还算幸运,而留下的人才是痛苦。

“我倒要看看你这无所谓能维持到什么时候?”这一句话之后,杨宽却是自己出手了,而这一出手,他才发现楚九歌确实是不太好对付。

再说楚九歌,一直都有意的控制着灵气的使用,并没有用上楚家剑法,而在杨宽出手之后,他立刻的便用上了。

水浪滔滔,无止无休,不急不躁,周而复始,以柔克刚,以弱胜强,从楚家剑法中楚九歌所领悟到的正是这一道柔水之力,而基于此他所练成的剑法,便是柔水剑法。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