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百三六章 合宜堂

作者:九天不见字数:2907更新时间:2019-02-11 15:36:15

“你什么意思?”

“意思是明明只是在做做样子,你却做得那么真”,他继续说道,“所以说句难听的,其实你也是我们的帮凶哦。”

“你。。。”

“你知不知道我们是如何形容你们的?”他故意卖了个关子,接着用手指比了个八的数字,“暗度陈仓,明修栈道,之所以反过来说,是因为你们确实是先跟我们勾结了后,才去修栈道的,只不过这是一条永远修不好的栈道罢了。”幻《笔阁《www.HuaNbIgE.cOm

夏梦仙脸色一变再变,手中的银枪握得紧紧的,恐怕随时都有可能向其刺出。

“呵呵,夏姑娘,别激动,我只是实话实说哦”,陈世聪摆摆手,“你若是想知道这一切的历史渊源,我可是知无不言哦。”

“哼!你这个坏蛋,说了这么多,也无法掩饰你做了那么多的坏事!”她手中的银枪指着他的脑袋。

“她还说你是个坏蛋”,冷天真稳住她,对着陈世聪说道。

“呵呵,冷兄弟,老实说,我的确不是什么好人,的确做了很多坏事,但我对你可是没有半点坏心眼,毕竟你是我这些年来见过的最单纯的孩子”,他笑道。

“你。。。这是承认了?”冷天真一惊。

“嗯,她说的那些事,有些是贺老鬼让我做的,有些是她们合宜堂捏造出来的,剩下的一些我自个干的,毕竟哪有男人不好色的?不过我可比那家伙好多了”,他顿了顿,“比他好百倍都不为过,他可是个连孩子都不放过的畜生。”

“那你还在他手下,还跟着他干?嗯?你为什么不杀了他?”夏梦仙大怒道。

“我杀了,他就是我杀的”,冷天真转达了她的话后,陈世聪笑道,“毕竟我这么多年跟在他身边的唯一目的,就是杀了他,哈哈哈哈”,他突然大笑道,不过眼神却是说不出的冰冷。

“什么?”

“呵呵,当然我不会让其它人知道,要不然我怎么接位呢?”他解释道:“所以我用了点手段,然后说他是病死的,其实那老鬼把身体看得比什么都重要。”

“然后再把他的那些私生子,私生女一个个找出来”,他似乎说上瘾了,“男的直接杀了,女的弄得差不多了,再杀,一个不留,哈哈哈哈,他做梦都没有想到吧?”他仰天大笑。

“你,到底跟他有什么仇?”

“呵呵,这你不必知晓,你只需明白,我也是为民除了一个大害啊”,他似乎恢复过来了,对着夏梦仙微微一笑。

“哼!但我还是不会相信你的”,夏梦仙斩钉截铁的说道。

“她说还是不相信你。”

“没事,这很正常,你相信我就行了”,他拍了拍他的肩膀,“只要她不把我当成敌人就行,毕竟我们的敌人可是那些怪物呢!”

“这倒是大实话”,元空笑道:“看来兄台也是个有故事的人呢。”

“过奖了,元大师。”

“元大哥,你别跟他走太近”,上官婉儿叮嘱道。

“哼!”却见依依和沈月蓉两人走了过来,质问道:“你叫陈世聪,是不是石大哥口口声声说一定要杀了的人?”

“石天那个小子吗?”

“就是他,看来错不了了”,沈月蓉冰冷的说道。

“呵呵,姑娘有所不知啊,我跟他也是有着天大的误会的”,他似乎陷入了回忆中,“他可是我唯一的弟弟啊,就是太傻了,很多事情都看不清。”

“你少在这狡辩!我可听说你曾经想要绑架飘雪姐,然后将她送给慕容迪,这事可不假吧?”依依继续发难。

“的确,是有这个事,不过那只是我嘴上说说而已”,他笑道:“最后我不是把她放了吗?”

“放了?”依依一惊,不过想起飘雪给她说的经历,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真是你放的?”

“不是我本人,不过是我授意的哦”,他微笑道。

“哼,这些都只是你单方面的说辞”,沈月蓉冷哼道。

“不错,但你们也没证据能说明我说的是假的不是吗?”他反问道。

“哼,就暂且饶过你”,依依冷冷的说道。

“那就多谢两位姑娘了”,他满脸堆笑。

“呵呵,既然误会已说清,我们就赶紧去追那把尺子吧”,元空笑道。

“嗯,都快离开我们的视线了”,陈世聪回道,“不过你们为什么不去取呢?”

“那是因为”,冷天真给他解释了起来。

一会后,“原来如此”,他注视着尺子说道,“这就有些麻烦了,我可没看过什么佛经啊。”

“哈哈,我也不懂”,冷天真笑道,“不过没关系,元兄似乎有些头绪了。”

“别瞎说”,元空回道,“我还是一点头绪都没有,顶多只是有个方向罢了。”

“是什么?”上官婉儿问道。

“欲望!”

“欲望?”

“嗯,人有五识,再加上意识,总共六欲,也就是我们佛门中的六根”,他回道。

“这有什么关系吗?”

“呵呵,我在想那‘无欲之地’四字的意思”,他回道。

“哦。”

忽见夏梦仙来到陈世聪身边,大声对着他的耳朵叫道:“我想听些渊源。”

“两家的渊源?”

“嗯。”

“好吧,那我就来给你说说”,他笑道:“不过这得从我们和尚庙说起。”

“嗯”,她附耳恭听。

“你应该知道,以前的和尚庙可不是现在这样的,以前和尚庙的人可是南洲人的楷模,乐善好施,公平正义,彬彬有礼,无论是谁,那都是非常的尊敬的”,他侃侃而谈。

“嗯,这我清楚,以前的年轻男子甚至连婚都不接了,就是为了加入和尚庙,不过这至少是几十年前的事了。”

“嗯,三十多年吧”,他回道,“自从贺童那个老鬼掌控和尚庙以后,和尚庙就彻底变了个样。”

“唉,真是想不通,惠清大师为什么会选了个这样的混蛋当接班人呢”,夏梦仙抱怨道。

“不是他选的”,陈世聪坚定的说道,“虽然不清楚他用了什么手段,但肯定不是光明正大接任的。”

“你怎么能确定?”她反问道。

“因为他是一个可以用计把和自己一起长大的好师弟赶出师门的大罪人”,他似乎想起了什么。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