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八百四十章 守关打工

作者:无境界字数:5562更新时间:2019-04-15 06:28:19

图尔兹查有个简单的称谓,绿焰,这是以其能被人类视觉识别的外在形象而命名的。

据说它是环绕在阿撒托斯大厅的无形舞者之一。

严格的说,它不能算是旧日支配者一系中的正式神灵,而更像是寄生物,就像牛虻与牛的关系那样。

当然,它确实是一位外神,有着超越这个晶壁系的逼格。

在现场,随着绿火声势半变浩大,突破了某个法则束缚的阈值,降临开始了,一波半透明的绿色能量冲击扩散开来,并形成有高亮的能量环,视觉效果还是蛮不错的,尤其是大孤峰之外的地面都被凯恩的核爆球滚成了玻璃质地,能反射光芒,一时间自然是如同光源进入到水晶洞,格外的璀璨。

不过这一波能量冲击带来的负面效应就有些难看了,死亡腐蚀,一种不能用科学侧的说法解释的效果,看着有些像是沙化+灰烬化+辐射化,但实际情况更糟糕,因为它是被赋予了类负向的超凡属性的,对一切正向的物质和能量都极不友好看,凯恩简单的称之为‘废弃效应’,意味基本无法利用。

许多人以此将绿焰跟‘死亡、腐蚀、生命’等概念挂上关系,这是个错误的认知,据凯恩掌握的情报,几乎所有旧日支配者一系的神祗,降临是都有类似的效应。

不然怎么说外来的、以吞噬宇宙为根本目的的邪神呢?

也就是说,与其牵强附会的给‘废弃效应’下定义,以方便理解,不如承认这其实就是邪神版的胃液或唾液。

旧支邪神的不可名状、不可描述、不讲理,是因为它们拥有这个宇宙之外的因素,对于只知晓已知宇宙部分信息的智慧存在而言,自然是不足以结构的状态。

凯恩其实也不能,毕竟旧支足够古老,岁月积累不是他这个后期者所能比的。但仍旧可以抓共性,找能理解的进行针对,从某种角度讲,这就跟寻常的探险打怪兽没什么不同,让自己陷入苦战、危战的,是否掌握对方的情报不是第一要素,自己实力比对方差才是。谁弱谁被动,就是这么简单。

所以越是阅历丰富,凯恩就越是显得‘莽’,没有必要急着瞻前顾后、患得患失,那是怼不动对方后才需要思考的,在那之前,重要的就是亮剑,以及按照自己的认知以及长项去怼对方。俗话说的,是骡子是马,下场溜溜。

因此在确认对方开始降临后,凯恩毫不犹豫的驾驭泰坦冲进了绿色焰柱。

这焰柱直径近百米,囊括凝实化的泰坦自然是够了。

强劲的腐蚀冷焰冲击着泰坦,硬是将数千吨重的泰坦吹的悬浮起来,宛如在行星发动机中化灰升天。

不得不说,这又是一个异象。

如果是正常的冲压,能将数千吨泰坦吹起来的火焰,此刻已然将地穹之顶腐蚀出大洞,绿焰冲天了。

给凯恩的感觉,之所以将泰坦吹气,更多的是针对泰坦进入火焰中的‘冒犯’之举,不愿意一降临就被踩在头上。

而图尔兹查的侵蚀之力也确实逼格十足,反正凯恩想要维持泰坦不崩,就得不停的修补领域之膜,这说明图尔兹查的力量也是法则层面的,并且级别更高。

凯恩当然不会一直跟对方拼法则,哪怕对方只是阿撒托斯的寄生物。

凯恩的思路是用更廉价的力量去跟对方怼。

泰坦一拧身,以爬伏的姿态悬在绿焰中,胸腹突然开出密布的数十个孔洞,像加压淋浴喷头喷水般向下喷射极温烈焰。

从某种角度将,这就好比用氢气去怼火焰。

绿焰的腐蚀之力一下子就蹿了上来,眼看就要进入泰坦躯壳内,这就好像火焰在氢气瓶口燃烧一般。

凯恩很清楚,一旦让绿焰蹿入,那么他的尝试基本上就输了。

于是他在泰坦躯体内不断的进行核爆,并控制领域,进一步压缩泰坦的体积。

从某种角度讲,他的这个行为已经是在人工制造白矮星了,只不过白矮星一般是碳元素聚变因不具备足够的高压高温而冷却坍缩,最终成为一颗超级钻石的过程,而凯恩目前仍旧是以氢为聚变燃料,连氦都还没用到。

随着他不断进行内爆加压,泰坦的胸腹喷射终于顶住了侵蚀的力度,达成了一个临时的脆弱平衡。

毫无疑问,这其实是凯恩想要的局面,用廉价去怼昂贵。

这从某种程度讲,也是受故土情节影响,因为他成长的环境,国家在军事技术领域跟列强还有不小的差距,任何一场假象作战,最朴素的思路之一,就是靠人多。

虽然早在上世纪90年代,海湾战争就已经证明,人海战术过去了,可他仍旧和很多人一样,相信人多还是有意义的。

装备的确是提高战斗力的第一良方,但人员的作用也不能忽视,有信仰的战士,靠着战斗素养的超发挥和高超的战术思路,是有可能弥补装备差的缺陷的。

当然,装备层差超过2代以上,那就不说什么了。主义也不是万能的。

每每想到邪神,凯恩就很自然的将自己放在弱势一方的位置上,在都是神的情况下,他虽然仍旧是觉得不及对方,却也不觉得彼此的差距是绝望级的。

尤其是在受限背景下。

比如在这个主物质世界,天花板就是圣域++,再高也发挥不出来,或者说高出的部分得先跟主物质世界的根源法则怼,怼赢了那就是完全没问题。

可这基本上是可能的,若是能怼赢,旧日支配者们也就不用耗费岁月一点点的吞噬这个宇宙了。

从某种角度讲,这主物质位面已经很好了,超魔级别,如果是寻常一点的,传奇就开始触摸天花板,一过传奇,伸不开手脚的感觉就有了。

凯恩现在差不多就打出了圣域++的极限伤害,他本身没这么猛,但借助焰流浆泰坦这个临时工具,一步步的进行火力升级,于是就有了。

对于正在降临的图尔兹查来说,凯恩这么打让祂很难受。

祂必须有一个合适的能量环境,才能完成降临,也就是那团绿焰光柱。

然而凯恩冲进来破坏,祂就得保护环境,完成降临。

可这保护的消耗达到了这个世界所允许的极值点。也就是说,祂投入进来多少力量,就会因保护环境而消耗多少能量,其他方面的需要,比如说降临躯壳的塑造等等,就没办法进行了。幻笔△阁△www.huANBiGE.COm

所以祂现在就像一台老旧的pc玩新游戏,因运算能力问题而卡读条般,吭哧!吭哧的运转,就是不能及时结束这个环节。

只能说,图尔兹查这次遇到了铁板,降临玩的有些托大了,如果有辅助者,比如信徒、仪式祭司之流,那么祂就等于能再开几条进程,虽然是小水管,但至少能让整个降临呈推进状态,可现在祂这边一个鬼都没有,这就真的是难熬了。

当然,图尔兹查在这个世界的信徒不可能只有这里的这些,所以实际上祂还是有变通之法的。

为了跟凯恩置这口气,祂已经传下神谕,让这个世界的其他信徒开启紧急仪式,虽然隔山探海有点远,效果大打折扣,可那也是有效果的。

比如说,只要积蓄的够,祂就能武装信徒,直接开门来这里助战。

图尔兹查的思路没毛病,只不过凯恩也想到了这一点。

事实上,早在凯恩用核聚变火球滚场杀盖亚兽的时候,神武士们就已经进场了。

他们可没有一直躲在远处看戏。

凯恩的战虫还是很给力,尤其是这些订制版的神武士,说是一堆有重大短板的传奇级工具也不为过。

他们在凯恩开始怼图尔兹查时,就已经布置好了一个巨大的结界。

利用凯恩赋予他们的神级薪王之焰,他们共同撑起了这个专门束缚火焰和高温的能量结界。

就像凯恩用磁力或领域之力束缚核聚变从而使之可控般,现在神武士们是通过束缚核聚变能量,形成特殊的熔炉,怼掉凯恩和图尔兹查对决时,散溢的图尔兹查一方的力量。

也可以说,图尔兹查的力量目前只有一个发泄口,那就是地渊大地。

就如同烈日下的水洼,地渊的大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下陷着,这一陷就持续了数小时之久,灰烬般的废土下面渐渐透出了亮光,那是熔岩。

熔岩吞噬了废土,与之完成了中和,并进一步透涌而上,这下,图尔兹查又多了一个敌人,以熔岩为代表的世界。

即便如此,祂还是强行在绿火火柱旁开启了绿光闪耀的空间门,让武装过的信徒们前来助战。

这些半怪物化、半晶化,如同插满了氪星石的‘毁灭日’(由佐德将军尸骸改造的专门用于对付超人的兵器级怪物)般的绿焰狂热者们个个都有传奇级别的实力。

虽然它们在不停的崩溃,不停的修复,不停的畸变,灵魂和意识也在扭曲中步向毁灭,但在那之前,它们确实能贡献出一份力量。

凯恩一度因为因为这些新出来的家伙而很吃力,可突然间,焰流浆泰坦新增了几十个喷射口,以无可匹敌的超高温高压火焰,将这些绿焰狂热者烧成了灰。

图尔兹查这才知道,凯恩是故意纵容,从而将祂的信徒中有潜力的那些一网打尽。

没错,凯恩的确是有那么点围点打援的意思。并不是所有信徒,都能承受的起图尔兹查的紧急武装,图尔兹查这次这么搞,等于是在消耗祂在这个世界的潜伏力量。

当然,凯恩也是有代价的,焰流浆泰坦明显缩水了不少,身高已经不足9米。

焰流浆泰坦就是他的‘锅底’,在对喷已经达到单位时间释放极限的背景下,每一次额外打击,都会消耗一部分锅底,另一部分的力量自然是源自他一直在进行的内部核聚变。

内部核聚变也不是没有上限,因为维持领域之力是要消耗他的神念的。所以这里存在一个最佳的性价比概念,它决定了他以怎样的频率进行内部核爆,决定了在这种频率下他可以撑多久。

换个角度理解,凯恩现在就像个独自守卫世界之门的卫士。

世界之门外,图尔兹查的大军暂时可以理解为无限!

因为说白了图尔兹查这次降临,其实就是赎罪派想办法给祂开了个洞,让祂有钻进去的可能,洞的体积是有限的,单位时间内能涌入的力量也就是有限的,而祂的大军,则取决于祂这么些年的积累。

图尔兹查的积累有多丰厚,或许连祂自己都算不清。

所以从某种程度讲,祂打算将这场降临战持续多久,完全在于祂的心情。

目前的情况是,凯恩肯付出足够的代价的话,是可以终结图尔兹查的这次降临的。

可凯恩不愿付这个代价,还表现出一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意思是你来,能跨过我算你赢。

面对这样的挑衅,图尔兹查自然是咽不下这口气,于是两人就怼。

图尔兹查的胜算,是凯恩坚持多久会被活活累死,又或不得不彻底封住这次降临的通道。

至于凯恩这么搞,自然是一种置换,他上的是廉价材料,图尔兹查上的是干货,哪怕都怼成了垃圾,他也是能从中获得不少好处的,毕竟他的体系特点,除了养战虫厉害,就是垃圾回收利用在行。

这几个小时怼下来,不但将这个世界绿焰兄弟会的骨干及信徒坑死一批,还将两位天王的三奇物质背出来了。

他塑造这个佐德将军,不是占用了两位天王的塑造资源了么?现在赚回来了。

所以哪怕他是堂堂的神在干苦力活儿,但仍旧甘之如饴,谁让底子薄来着,这种苦力钱,该赚也得赚呀。

战斗打成这样,其实已经变得无趣,唯一的看点就是凯恩有多能熬,就像看一个苦力可以不停歇的搬运多少货物。

而当这场较量持续超过72小时后,图尔兹查死心了,祂传达了:“我会找到你,毁灭你”的场面话后,就放弃了这次降临。

放弃这一下最耗,大爆了一笔三奇物质给凯恩,还搭上了祂给自己准备的神圣之躯。凯恩的确是为此大赚了一回,可以说,从他降临这个世界,一直到飞升为止,聚集的稀有资源都不及这一次来的多。

当然,他并不会觉得图尔兹查仅仅是说场面话。

如果说他是赌棍,那么图尔兹查就是赌王,赌王比赌棍强的地方未必就一定是技术,更重要的是财富,他这次能赢,不过是因为两人在上限1万的牌局较量,图尔兹查不耐烦而离局,真要放开了赌,他根本就没有跟赌王较量的资本。

图尔兹查来找他正面pk,应该不是说说而已,但他不怕,他握有主动权,他有选地图、带节奏的先机,早就做好了跟旧日支配者一系的邪神较量,图尔兹查做切入点,没什么不可以。

况且,随着这次大收一笔,主体那边的进程无疑缩短了,不需要3年,1个月后就能怼了,不过他最终还是决定再积蓄一年,然后以碾压态势,将黑暗赛博坦平a掉。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