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百八八章 假面

作者:念夫子字数:5359更新时间:2018-12-06 10:39:04

不出玩家们所料,那人都来不及挣扎一下就被淘汰出局。

这一下就像是打开了某个开关,瞬间让现场爆发出一阵高昂的尖叫声,只是尖叫并没能持续多久就突然像是卡住了似的被遏在了喉咙里,众人都不可置信的看着系统跳出来的提示消息。

封久剑斩杀的居然是西区的选手,而不是他们所见的中区!

这是怎么回事?!

观众们还以为是系统出了问题,他们看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那被淘汰的根本就是中区的某个选手啊,怎么还能突然变成其他人的!

可是再去看那被强制退出来的玩家,可以的,竟然真是西区佣兵队的一员……

“卧槽,这是怎么回事!”

“难不成是我之前眼花了?不会吧,这怎么可能看错啊。”

众人不信邪,干脆去翻回放,如此清晰明了的东西就不可能出错了,然而事实证明他们并没有看错啊!

那选手在赛场上还是中区的玩家,可出来后就变了个身,成为了西区的人……

这特么就跟闹着玩似的。

而双方人数显示也足以说明问题,西区的的确确是少了一人,还是被他们的队友封久剑亲手解决的!

“我就说这比赛没那么简单,原来在这等着呢,那些镜子不会就是混淆视听用的吧?”

“还可以这样玩?根本就是在糊弄人啊,场内是不是没有斩杀提示呀,封久剑好像还没发现问题。”

“既然搞了这么一手,当然不可能让选手那么容易发现异常,不然互相对个话不就猜出来了。”

“啧啧啧,系统好算计,那是不是就说我们看到的玩家很可能都已经不是本人了,封久剑之所以没有事是因为他刚才一直没动?”

“大概是了,要是他一直都没能发现自己杀的其实是队友,那是不是……”

观众们已经都意识到了什么,若是始终没有察觉,那等斩够二十九人的时候再回头,身边剩下的怕就都是敌人了,还有比这更让人崩溃的吗?

想必在赛中没有斩杀提示也是为此打掩护的。

当然,这也是比较极端的猜想,毕竟这么长时间其他选手也不可能始终不照面,总会出现伤亡,而一直碰见的都是对手,以封久剑的精明怎么也能感觉出不对劲来。

但不得不说,要平衡西区跟中区的实力差距,如此模式确实是非常好用的。

众人看向赛场的眼神顿时就变了。

那些原本可有可无的镜子此时都无端显得诡异起来,谁也不知道在他们晃神的瞬间,是不是又有玩家被改变了身份。

大家别的没看出来,就深深的觉得系统在专门针对封久剑跟赢川。

“这系统真会玩。”

雪花飘飘语气略古怪,事情轮到他自己的时候只想抓狂,但看着别人深陷其中,说实话还是很爽快的……

玩家们一个个脑筋转的飞快,直接将镜花水月的隐意分析了个透彻,并乐于看着封久剑因此为难。

众人现在已经不去管什么西区跟中区的大战了,注意的焦点基本上都落在了那么两个人的身上,特别期待封久剑跟赢川意外的场景,毕竟比起其他人来说,他们之间的战斗才更有看头。

而且大家还不担心会认错修罗,那么干脆利落的手段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模仿得来的。

只是赢川就不太好找了,场内的名魂虽在,但却因为始终不出手,观众们也分不出来是不是本人。

不过比起其他人,甜甜球就很急了:“怎么这样啊,这不是坑人吗!”

毛球也没想到系统能做出这么无-耻的事,震惊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也不免担忧,却还是安慰道:“别担心别担心,大大肯定有办法的。”

而此时场内的风久的确还什么都没发现。

系统做了那么多铺垫,最后连斩杀的提示音都给免了,也算是用心良苦,何况那些玩家在风久眼里本来就没有什么区别。

但要说一点异常都没发觉也不可能,系统这一系列的做法就在明晃晃的昭示着它在耍什么把戏,只是在没有接触之前还不能确定是什么而已。

被斩杀的玩家倒在地上,机甲并没有消失,风久听声辨位,随之穿过镜子到了另一边,再次斩杀了一名玩家,只是原路返回后,原本地上躺着的人已经不见了。

会出现这种情况,要么是机甲被系统抹除了,要么就是镜子所存在的空间并不如肉眼看到的那样。

不过观众们更关注的却是另一件事,第二名被封久剑斩杀的选手果然还是西区的!

这简直就是个乌龙比赛,出场的玩家要是发现了自己是灭于谁手,大概也要哭了。

然而皇图的玩家看到这个发展却差点笑出声。

“哎呦,封久剑不厉害吗,居然连自己人都杀,这比赛要是输了他可就成笑话了。”

“有些人呀就是太狂了,太把自己当回事,只最后不还是被系统耍着玩。”

对封久剑泛酸的人并不少,只是平时找不到他的错处没得说,此时一有点看热闹的迹象,就忍不住幸灾乐祸起来。

但皇图里也不都是这样的玩家,有人听着他们说的难听,皱眉道:“封久剑就是厉害啊,换了谁不都是这么做,没杀成也只是因为自己太菜。”

找封久剑茬的多数都是被他斩杀过的人,其他皇图玩家并不觉得跟他有多大的仇,顶多是任务中打打杀杀过,但那都不是结仇的理由。

所以在冥十三一开始找事的时候,就有一部分皇图众觉得莫名其妙,最后演变成那个样子,一些不能接受的人就退了公会,其他舍不得离开这颗大叔的也就保持沉默,并不参与那些口角之争。

而剩下的人就都是他们几位会长的拥趸者,坚定不移的看封久剑不顺眼,或者说对与他们为难的玩家都没好感。

像如今这种没事找事的贬低委实不少见。

只是封久剑没做过多少过分的事,所以最近都目标一直都是放在风过无痕身上的。

但他们也就干私下说说了,要是放到世界频道能被玩家们喷死。

何况他们也不敢如此败坏公会的名声。

外面的言辞对封久剑来说不痛不痒,他还是该怎么做就怎么做。

也不知道在这些玩家眼里封久剑是个什么模样,反正碰见了是没一个肯跑的,这本身就不正常。

但要怪就怪封久剑的实力太强了,所有碰面的玩家连句话都来不及说就被斩杀了,以至于倒了七个人的时候还没能让人发现异状。

而赛场的其他地方也不再那么平静,时有玩家碰上,虽然不是次次都有结果,但也陆续有三人被淘汰。

还剩下五十人。

眼见着封久剑又斩杀了一名队友,吃瓜群众们都边一脸不忍目睹的模样,边看的津津有味。

唯有各城区被选出来的十人组成员满心的警惕。

系统敢这么搞封久剑,等轮到他们的时候还不一定会遇到怎样艰难的场景呢,说实话,他们都没有底气能应对得了。

怎么说也是团战,这场比赛算是进行的很缓慢了,而斩杀敌人数目最多的当属封久剑。

在接连碰到了好几个同队队友后,封久剑终于遇到了一个中区的玩家。

“这些镜子好烦人!”

仙灵子还没来露面就先嚷嚷起来了,大概系统也知道他废话比较多不好掩饰,所以没有改头换面,就这么大大咧咧的出现在了封久剑面前。

但他可能没能认出修罗来,在愣了一下后提起武器就招呼了过来,然后被封久剑一剑秒了。

出局的时候仙灵子还有点震惊,心道糖球那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不能够啊。

然后出了赛场后就发现观众们的态度特别诡异。

“会长……”

仙台的成员看到他后也是欲言又止,简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比赛里的状况,实在是太复杂了。

仙灵子听完直接就哭了:“大大居然舍得杀我!”

“……会长哎。”仙台众都眼角抽搐的看着他,本来就是对手,不灭了还等着下蛋吗。

仙灵子本来想说他就算是也不该死在大大手上,但转念一寻思,他更不想挂在其他人手上,这才缓过劲来,终于意识到这游戏的变-态之处了。

“靠,这系统是想害我大大啊,门都没有!”

旁边有人听到,不以为意的道:“封久剑已经入套了,照这个趋势下去还不一定能什么时候才能发现呢,到时候也晚了。”

搞不好那时西区的玩家已经剩不下两个了。○幻笔阁○Www.huAnbiGe.coM

所有人都是这么想的。

仙灵子却莫名其妙的看了对方一眼:“什么晚不晚的,大大为什么非得去了解系统的把戏?”

他顿了一下,明白过来对方的意思,当即丢过去一个看白痴的眼神:“我说你们是不是弄错什么了,这虽然是团战,但判断胜利的标准可是最后能幸存下来的人,大大就算是误杀了又怎么样,只要他能坚持到最后,那西区就赢了啊!”

而封久剑能不能坚持到最后根本不需要多考虑,众人都知道没问题,因为场内就没有能斩杀得了他的人!

所有即使将剩下的人都被解决了,封久剑也一样能取得优胜,障眼法又如何,在实力面前也不过就是可有可无的娱乐罢了!

众人被仙灵子一句话惊醒,瞬间意识到自己之前的想法有多天真,顿时表情都是一变。

“卧槽,对啊,封久剑杀了谁根本无关紧要呀,中区所有人加在一起都奈何不了他,那西区还是照样能胜!”

“那我们在这兴奋个什么劲啊!”

“仙灵子你特么到底是哪边的人,你这个叛徒!”

中区的玩家心情别提多复杂了,他们长久的将封久剑当成自己人,结果分区的时候对方让人措手不及的去了西区,如今更是在比赛中遇到,好不容易因为系统的种种手段而有所期盼,最后才发现都是虚幻,他们依旧不能将封久剑怎么样!

消息瞬间的蔓延开来,看到的玩家一时间都被震的不轻,满场哗然。

再转头去看封久剑,他仍然保持着最开始的节奏,即不迟疑也不急切,但每次出手都势必会有一名玩家陨落。

他们开始还在看笑话,然而此时想通其中关窍,顿时就越看封久剑的样子越是镇定自若。

这位大神怕是一开始就不在意系统的那些算计,因为只要他能保证自己活到最后,那胜利就注定是属于西区的!

无懈可击的推论。

观众们却登时都不好了,那他们刚才到底都在高兴什么啊!

来自系统深深的恶意。

就连几大公会都有不少玩家被误导了。

尤其是刚刚还偷偷乐的皇图,之前有多幸灾乐祸,此时脸就有多疼,他们现在不想怎么着封久剑了,只想宰了系统!

而此时场内,已经被淘汰了二十六个人。

为了伪造的更加逼真,系统连统计人数的面板都没有开放,唯有观众才能看到。

但直到斩杀了二十九人也没有什么其余动静后,风久哪里还看不出其中的道道。

只是这些都无关紧要,他们一开始的目标就只是赢而已,虽然费些力也能分辨出敌友来,然而对风久来说明显是动手更快些。

所以在第三十位选手对她举起武器时,风久也回了对方一剑。

第三十一、第三十二……第四十……

场内的玩家越来越少,碰面的机率也变小了,但在封久剑这里却似乎没受什么影响,他的每一次行动都像是有人刻意撞上来一样,让一个又一个的机甲倒下。

直到还剩下十个人的时候,封久剑的一剑却没能顺利的斩杀掉对面的人。

“咦?”

众人看着那个顶着仙灵子面容的选手,正有些拿不准,两人却同时动了!

“嘭嘭嘭!”

两道残影相撞,瞬间就过了几招,然而前后也就不过几秒钟的工夫,两人又毫无预兆的分开了,顿了一下后各顾各的转了个方向离开。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