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十三章解毒

作者:起床难字数:4106更新时间:2019-04-15 06:29:55

【书接上文,上回书说到老土贼自鸣得意,正以为大判官已死在陷阱里时,大判官却忽然逃出生天,二话不说就送老土贼踏上黄泉路。却因大判官猝不及防下,也中了几枚毒针而毒发倒地。而昙华寺中,映空方丈听完了木青冥讲述的太岁副作用后,与师弟癞头和尚商议片刻,最终还是决定,让癞头和尚服用太岁疗伤。引出来木青冥受邀,前往方丈禅房品茶,询问起魂气之事,得知可问红玉来获得线索。而在土贼家的大判官,昏迷两个时辰之后终于苏醒了过来。至于体内的剧毒,已在他昏死期间渐渐化解,一丝不剩。】

接过了太岁的映空方丈,千谢万谢了木青冥后,才转身又走回了屋中。

风雨下,木青冥转头看向了身边的弟子啊弘,微微扬起了嘴角,却也不言不语。那挂在脸上若有似无的淡笑,好像在对啊弘得意的说着:看吧,这太岁他们还是会吃的。

啊弘却笑不出来,微微垂首看着身前地上,雨珠落地后飞溅起来的水珠愣愣出神。吃了太岁,那癞头和尚渐渐的就成了个怪物了。啊弘觉得为了疗伤,而要吃下太岁变成怪物,这代价真的有些大了,怎么也笑不出来。

“啊弘啊,这是他们的选择,不是你我的错。”看透了他心思的木青冥,收起笑容轻叹一声,开解弟子道:“而且他们知道后果,还做了这样的选择,就是已经做好了承担后果的准备,你不必耿耿于怀。”。

啊弘闻言还是不语,只是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木施主,屋外风雨阴寒,不如去老衲屋中用茶,暖暖身子。”就在此时,喂癞头和尚吃下了太岁,交代映正照顾对方后的映空方丈,缓步走了出来。

“小施主,你师父说的没错,这是我们的选择,你不必为此耿耿于怀。”站定在木青冥身边的映空方丈,眯眼微笑着宽慰啊弘道:“小施主也一起来,喝杯茶暖暖身子吧。”。

说罢,率先转身迎着木青冥师徒,朝着一旁他的禅房而去。

回到禅房中,交代了小沙弥去泡茶上果子点心后,映空方丈焚香,摆了摆窗台边供奉着的佛祖小雕像后,把三炷香插在了香炉之中,拜了拜他眼前那慈眉善目间,*肃穆的佛祖,才缓缓转过身来。

木青冥带着啊弘坐在正中处,小案几边上。没有椅子他们只能在蒲团上,盘膝而坐。木青冥好奇的环视着四周,不过禅房的朴素,摆设简洁倒是出乎了他的意料。

“大师,久闻佛门都是清净之地,少有太多的奢华和华丽。可你这禅房里也太朴素了吧。”木青冥最终把目光,落在了坐在他对面的映空方丈脸上:“要是没有那些泛黄的古老经书,都不像是一个一寺之尊的方丈禅房。”。

“东西实用就行,老衲也不是俗人,自然用不着摆排场。”双手合十的映空方丈,缓缓答到:“有那些钱财,不如留着有灾有难时,也好救济他人。”。

木青冥听了,倒是对这老僧平添了几分佩服。

这么大公无私的僧人,确实知道木青冥钦佩。

与此同时,小沙弥们去而复返,奉上了茶果点心后,缓缓退了出去。不算大的禅房之中,只剩下了木青冥他们三人。而门窗紧闭下,屋外越来越急的风雨声也淡了许多。

木青冥捧起了热茶,吹了吹杯中不断升腾的热气,也没有急着喝,而是先叮嘱映空方丈,道:“方丈大师,别嫌我话多,这癞头和尚师傅要是服了太岁,慢慢的身体四肢就开始长有树枝和树根状的肉瘤,仿佛树干一样。若是不想让他成为人人畏惧的怪物,保护好贵寺的名声,那就把他继续安排在寺院后远离他人的花田里居住吧。”。

“老衲也正是这般想的。”并未多想的映空方丈,直言说到。

在看着癞头和尚吃下太岁之时,他就已经做好了这样的打算。等到癞头和尚伤好了,眼睛和断舌,还有耳膜都长出来后,找个夜晚就把他再送出去。

往后寺中僧人,除了他和师弟映正外,都不能再前往寺后的花田。

不过木青冥这番话,也打消了映空方丈的顾虑,原本他还想着求木青冥千万别大事宣扬此事,只是如今看来,木青冥这么会为癞头和尚着想,也不是那种背后会嚼舌头的小人,于是更是安心很多之际,把原本求木青冥的话,压在了心里。

“木施主帮了我们这么大的忙,不知道老衲有什么可以帮你的?”于是,映空方丈改口问到。

悠哉悠哉喝着热茶的木青冥,本就是不计回报的帮忙,想着摇头。可一念方起时,忽然想到了一事,魂气之事在他脑中一闪而过后,木青冥看着杯中雾气,双眼一亮,开口道:“哎,还真有个事情请方丈大师帮帮忙!”。

“但说无妨。”映空方丈根本没有犹豫,立马就开口说到:“木施主尽管吩咐,昙华寺上下一定会尽力而为。”。

“我在找一件东西,名为魂气。”木青冥放下了手中茶杯,对映空方丈娓娓道来:“昙华寺在城中开山立派数百年,有一定的根基和消息渠道,可否听说过这魂气是什么?又在何人之手?”。

“魂气?”映空方丈的两道白眉敛了敛,注视着跳跃在灯芯上的火焰,回想了片刻后,抬眼与木青冥四目相对,愣愣问到:“这是个什么东西?”。

“我也不知道,告诉我此物的人也没有说清楚它是什么?但可能就在城中。”木青冥讪笑间,抬手挠了挠脸颊:“就劳烦大师若是又时间,帮我暗中打听打听此事。”。

显然映空方丈也不知道什么是魂气,但昙华寺在城中根基深厚,托付他们暗中帮忙打听打听,也能让木青冥省事一些。

“一定。”立马就点头应了下来的映空方丈,在点完了头的一瞬间,忽然发出了“咦?”的一声。

木青冥才垂下的眼又抬起,看向了对方。

“木施主若是着急,不妨去问一个叫红玉的女子。她对城中之事,无所不知无所不晓。”就在此时,似乎响起了什么的映空方丈又对木青冥,继而说到:“说她是人也不是人,她是个半人半鬼的妖物,出没不定但却对城中各类大小事情无所不知。”。

木青冥顿时来了兴趣,请映空方丈继续说下去......

夜色渐浓,雨中寒风呼啸。

雨丝飘落的沙沙声,伴着风声的呼啸在天地间响彻不停。氤氲的雾气袅袅升腾,雨雾中寒意随风四溢飘散。

静静的躺在土贼家里地上的长生道大判官,在这两个时辰中一动不动。呼吸全无,浑身上下奇经八脉全部封住,体内邪气静滞不动。

心跳,脉搏全无。整个人就像是死了一样。

毒针上的剧毒,已经流遍了他的全身。这种见血封喉的剧毒,就算大判官没有剧烈运动,加速血液的流动,催动毒液迅速流遍全身,他也避免不了中毒倒地的悲剧。

也不知道在他身后不远处,靠着门板死不瞑目的老土贼,若能看到此情此景,是否会开心一些?

桌上油灯中的灯油,渐渐的枯竭。灯芯上的火焰,由大变小。光亮暗了下去,屋中不再亮如白昼,剩下了一片昏黄。

躺在地上的大判官,右手食指忽然一动。紧接着,手腕上的青筋一跳,他的鼻孔中呼出了微弱而缓的鼻息。幻笔阁★★WWw.hUanBIGe.com

随之没过多久,大判官紧闭着的双眼霍然睁开,眼中阴寒杀意一闪而过之际,张嘴长吐一口气,吹得头边地上尘土飞扬了起来,又把他呛得一阵咳嗽。

双手撑地,慢慢爬起来的大判官,虽然浑身还有点僵硬,四肢尚存些许麻木,但是奇经八脉已经解开,体内邪气再次运转起来。心跳呼吸和脉搏,再次恢复。

至于体内的毒素,早已烟消云散,一丝不剩。

这就是这个邪人的能力;他的体质从小就异于常人,中了在厉害的毒,只需要昏睡两个时辰左右,就能完全化解。且有名有姓和无名无姓的任何毒液,都没法对他的身体造成损伤。

正因他体质如此独特,才会被长生道看中。

站起身来的大判官,活动了一下麻木的四肢,慢慢的把身上的几根毒针,逐一从体内拔出。

丝丝痛感,在银针落地的叮咣声中,从他身上的伤口中传来。疼得这大判官呲牙咧嘴着,倒吸了几口冷气。

他体内毒液已淡然全无,本是面如金纸的脸上,又恢复了红光满面。

当把最后一根银针拔出来时,大判官低头一扫自己身上,锦衣华服都已被几根银针戳了几个洞,不由得又是一声惋惜的叹息,脱口而出。

虽然那几个洞都很细小,不到近处细看还真的看不出来,但他这一身锦衣华服,还是给破了相了,令大判官惋惜不已。

“好好的一件衣服,我花了两块大洋从济南瑞蚨祥定做的啊,面料可都是上好的丝绸,就这样被戳了几个洞。”自言自语的大判官,连语气之中都是充满了惋惜。语毕之后,又是一声唉声叹息,从这还有血腥弥散的屋中响起。

“该死的老土贼。”叹息声落地后,大判官转过身来,直瞪着死了的老土贼,眼中迸射出愤怒的火光。

红玉是什么药物?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锁龙人小剧场之大判官的能力——大判官中毒复活,能力确实逆天。其能力原型来自于非洲大草原上的平头哥——蜜獾。这种动物这怼天怼地的劲头,谁都敢惹不说,还骨骼清奇得能百毒不侵,万物皆可为食材。中毒了睡一觉,也就好了。我在做大判官这个角色的设定时,正好忙里偷闲的看了一个平头哥的视频,索性给大判官加上了平头哥蜜獾的能力,加给了大判官。于是我也只能给大判官也加加戏,安排了土贼家陷阱这一出。】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