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371:这就是你要做的事?

作者:艾依瑶字数:6492更新时间:2019-02-11 15:33:40

“大哥也挺有意思,从神坛坠落,还能谈笑风生,实在叫人佩服。”苏玉琢没理会萧承的阴阳怪气,从容微笑:“有句话说,种什么因,得什么果,我倒是要多嘴劝一劝大哥少做点鸡鸣狗盗之事,免得将来报应大了,承受不住。”

“牙尖嘴利。”萧承脸色先是变得难看,后来又笑起来,“得意吧,多得意两天,以后或许没机会了。”

说完,他看了眼走到跟前的萧砚,冷笑一声,转身下了楼。

“马、翁、沈三位董事在董事会上提议取缔嘉诚影视,理由是大哥接手公司以来业绩连月直线下滑,不但没给集团赚钱,还从集团财务部拨了几次款去维持影视公司运作,说你你适合管理,提议派你去香港担任海天项目的工程师,毕竟大哥以前是工程师出身,做回老本行,想必更得心应手。”

萧砚说出第一句话时,萧承的脚步已经停顿住。

听完最后一句,他的脸色堪称精彩绝伦。

“大哥屋里都漏成了这样,还有空来管我老婆的闲事,是不是太本末倒置了?”萧砚冰冷的语气里透着不屑。

萧承气得咬牙切齿,“你想赶尽杀绝?”

萧砚淡漠一笑:“那是马、翁、沈三位董事提出,我这边还没给回复,大哥这么说,真是叫我这做弟弟的心寒。”

“嘉诚影视亏损不是一年两年的事,若非你在背后授意,那三个老家伙不敢说这种话!”萧承恨不得撕了萧砚,让他去做一个空有外壳的影视公司总监,他已经憋着一肚子火,现在又要取缔公司,叫他回去做工程师,简直欺人太甚。

马翁沈那三根墙头草,等着吧,将来总有一日,他要连根拔了这些人!

“你别高兴得太早,公司章程,你那位子四年一换,你最好祈祷下一次选举大会前不犯错误,否则……”萧承想到无意间看见罗剪秋手机里的一段聊天短信,狠狠‘哼’了一声,扭头下楼去。

罗剪秋若真和萧砚有点见不得人的,萧承作为罗剪秋丈夫,势必要受人嘲笑,但相比起来,对萧砚却是致命的打击。

萧承和苏玉琢姐姐的事已经让他在集团里名声降到最低,可想而知,到时候萧砚会是什么结果。

如此一算,他可能受的嘲笑简直不值一提。

……

苏玉琢感受到萧砚对自己的维护。

萧承走后,她腰靠着栏杆,仰着头,静静地看着萧砚:“其实你不必这样,我是个白眼狼,你对我再怎么好,我都不能给你同样的回馈,将来……你肯定要后悔现在做的。”

萧砚曾说,娶她不过是想把她看管在眼皮子底下,防止她背地里放冷枪,可这几个月下来,他对自己所作所为的纵容,对她的百般维护,她不是没有感觉,如何感受不到?

她想不懂他为什么对自己这样。

当初找机会接近他,她并没报多大的希望。

苏玉琢是不信爱情的,看姐姐和萧承就知道了,姐姐那番痴心,得来的又是什么?

“我又不是第一天知道你没良心。”萧砚抬手刮了下苏玉琢脸颊,“早都习惯了,只要你好好待在我身边,别的都不重要。”

萧砚的手今天有点凉。

苏玉琢脸颊一冷,心里却热了一下。

“我不懂为什么?”

她眼神带着迷茫和不解,从萧砚的角度看去,像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孩,清晰秀丽的眉眼,高挺的鼻梁却有个圆润的鼻头,嘴唇略显丰满圆润,正面看上去,有股清冷婉约的美。

萧砚自个也说不清为什么。

许是那晚灯太亮,她眼里的故事太沉,许是那天她哭得太伤心,又许是那个雪夜,她看向自己的眼神太悲痛。

她有很多情绪失控的时候,每次都是为了同一个人。

她内心是柔软脆弱的,哪怕她将自己伪装得冷漠带刺。

萧砚勾了下嘴角,没回答苏玉琢的问题,转而道:“一会我要去趟公司,先送你回去。”

“急吗?”苏玉琢问,顿了顿,又问一遍:“我的意思是,你急着去公司吗?”

萧砚食指勾起苏玉琢垂在胸前的一缕青丝,轻饶两圈,头发缠绕在他修长手指上:“有事?”

“看样子是不急了。”苏玉琢拉起萧砚的手,朝他的房间走去。

门一关上,苏玉琢搂着萧砚的脖子,吻上他的嘴唇。

转移阵地的间隙,萧砚声音带笑:“这就是你要做的事?”

“刚才你在大哥面前维护我的报酬。”

“斤斤计较。”

“这样不好?”

“呵。”

……

苏玉琢窝在柔软的被褥间,一瞬不瞬瞅着床边穿衣服的萧砚,“我有点累了,睡一会儿再回去,你先去公司,等小爱回来,我叫她送我。”

“办完事过来接你。”萧砚打好领带,俯身在苏玉琢额上亲了一口,才去拿西装往身上套,一面说:“安心睡。”

“那你几点过来?”

“六点之前。”

临走,萧砚又亲了亲苏玉琢的嘴唇。

苏玉琢推了他一下,“快走吧,耽误这么长时间。”

很快,窗外传来汽车引擎声,接着渐渐远去,苏玉琢躺在床上,看着简约却华贵的吊顶,心里想塞满了东西,涨涨的,却又像被挖空了似的,空落落的。

她察觉到自己内心的动摇。

但一闭上眼,姐姐那双含恨不甘的眼睛叫她魂魄难安。

她静静地躺着,不知过了多久,似乎很久,又似乎只是短短一瞬,她拥着被子坐起来去拿床脚的裤子,从兜里掏出手机,看了下时间,还不到三点。

萧爱饭后跟余有韵出门去了,不知道什么事,苏玉琢打电话过去,听见那边背景十分嘈杂。♂幻笔阁♂WWw.HUanBiGE.COM

“什么时候回来?”苏玉琢问。

萧爱听不太清楚,苏玉琢连问了好几次,她才勉强听明白。

“还早呢,你有事啊?”

“有点急事找你帮忙……”

半个小时后,萧爱独自开车回来。

在客厅一见着苏玉琢,她就道:“我二姥爷没了,我妈不让我回来,我是为着你才偷偷跑回来的,什么事这么十万火急?”

客厅里没其他人,苏玉琢说:“前几天逛街,我买的情侣戒指你还记得?”

“嗯呐,怎么了?”

“我那个没了,不知道丢哪里了,你帮我找找。”苏玉琢道。

“就这个?你直接叫家里佣人帮你找好了……”

萧爱的话没说完,苏玉琢打断她:“我不想萧砚知道,不然他还以为我不重视。”

“三哥哪有那么小心眼?”萧爱说:“你太小题大做了。”

苏玉琢:“如果王锦艺把你送的情侣项链弄没了,你生气吗?”

萧爱下意识回:“他敢!我把他脑袋拧下来!”

苏玉琢挑眉。

“……”萧爱讪笑:“我是我,三哥是三哥……”

苏玉琢看着她。

“好吧好吧,我帮你找,你别这么看我行不行,怪渗人的。”

……

两人把能找的地方都找了一遍,没发现苏玉琢的戒指,萧爱说:“会不会是被谁捡走了?我把佣人叫过来问一问……”

“倘若是佣人捡走了,肯定要交出来,如果谁想私下吞了,你问也问不出什么。”

“那怎么办?你不怕三哥不高兴啊?”

“小鱼不是说,楚荆姐店里的首饰都是她自己设计自己制作吗?你陪我过去一趟,让她再给我做一个,顺便改一下尺寸,上次那枚女款,我戴着稍微有点大。”

“你当时不是说正好?”

“有一点点松,不影响戴,说正好也没错。”苏玉琢说着,圈住萧爱胳膊:“现在时间还早,你开车送我一趟吧,早点做一个,我也早点安心,我可不想萧砚觉得我不在乎,你没看他一直戴手上么?说实话,当时买的时候,我真怕他不愿戴。”

萧爱开车送苏玉琢去季楚荆的珠宝店。

从店里出来时,苏玉琢似漫不经意地叮嘱:“这件事你可别说出去,被萧砚知道,生我的气,我可要找你的。”

“知道啦,我的好嫂嫂,你都说n遍了,你不烦,我耳朵都起茧子了。”萧爱不疑有他,只当苏玉琢真是不想萧砚生气她粗心大意,瞧见路对面有家新开的海鲜馆,见天色已晚,她小秘密地敲诈:“想让我守口如瓶,是不是得给点封口费?”

苏玉琢笑:“你想要什么?”

“请我吃海鲜!”

……

海鲜馆分上下两层,苏玉琢和萧爱要了楼上的位置,五点多,京城已经花灯初上,远远一望,灰蒙蒙的天幕下灯火遍地,别有一番滋味。

萧爱正吃得开心,瞅见楼梯那边上来两熟人。

罗剪秋和罗含羞姐妹俩。

萧爱满心欢喜顿时一扫而空,尤其是看见罗剪秋朝这边走来,嘴巴更是撅了起来。

“小苏小爱,你们也在这?”罗剪秋一点不见外,似乎与苏玉琢曾经种种都没发生过,她指着两人旁边的桌子,对服务员说:“我们就坐这桌。”

罗含羞也知道苏玉琢和苏粉雕的关系,语气有些不屑:“干嘛跟这种人坐一块?”

“不许胡说!”罗剪秋呵斥一声,又向苏玉琢和萧爱说抱歉话,“别跟她计较,就当小狗叫了一声。”

“姐!”

“还不闭嘴!”罗剪秋脸一冷。

罗含羞不敢再说。

实在搞不懂姐姐怎么想的,以前,可是姐姐在她面前痛斥苏粉雕如何勾引姐夫,现在,居然对那狐狸精的妹妹笑脸相迎,嫁给萧砚又怎样?也改变不了苏粉雕是个j女的事实,萧家也真是,什么女人都敢收进门,萧砚脑子也被门夹了。

看姐姐笑得,脸上都能开出花儿来!

罗剪秋是真的高兴,没有一点作假的勉强。

中午她发给萧砚的那条短信,下午三点多的时候收到回信。

有十四个字:重要的东西,应该给懂得珍惜的人。

这是萧砚对她说的字最多的一句话。

每一个字,都叫她心花怒放,甚至这会儿看见苏玉琢,她都多出几分好感,多亏苏玉琢不懂珍惜,才能轮到她去珍惜。

罗剪秋右手看似随意地搭在包上,她把那枚戒指,藏在包的夹层里,抚摸着包,就像抚摸戒指一般。

“吃完饭我请你们去看电影吧,昨天新上映一部喜剧电影,影评不错。”罗剪秋眼神真诚地看着苏玉琢和萧爱,“时间还早,看了电影再回去也来得及。”

“我二姥爷没了,一会儿我还要过去披麻戴孝呢,没时间看电影。”萧爱拒绝得干脆。

罗剪秋知道她对自己有意见,也知道她不敢把事情说出去,笑了笑,视线投向苏玉琢:“小苏呢?”

“我也不看了,本来和萧砚说了六点之前去老宅接我,我跟小爱出来逛街都没告诉他,这会儿估计已经到老宅那儿了……”

她这话没说完,萧砚的电话进来。

苏玉琢扬了下手机,“说曹操曹操就打电话来了。”

她没回避接电话。

罗剪秋从苏玉琢的话里,大致能判断出萧砚说了什么。

等苏玉琢说完那句“那我在这等你”,罗剪秋嫉妒得两眼通红。

萧砚要来接苏玉琢!

他怎么能来接她呢?!

苏玉琢挂了电话,笑眯眯看向罗剪秋:“萧砚说一会儿来接我回去,就不跟大嫂去看电影了。”

罗剪秋咬牙忍下怒气,嘴边生硬地扯出一抹笑:“你们夫妻感情真好。”

“大嫂跟大哥也不错啊。”苏玉琢说得没心没肺。

萧爱在旁边简直要急死,她这么大神经的人都看出罗剪秋在吃醋,在强颜欢笑,偏苏玉琢没看出来。

咬着嘴唇沉默许久,她说:“我想去卫生间,大嫂你跟我一块去吧。”

在苏玉琢看不见的角度,萧爱冲罗剪秋使眼色。

……

走在去卫生间的路上,萧爱就已经忍不住质问:“你答应我以后不再对三哥有非分之想,你怎么还……”

“我怎么了?”罗剪秋打断萧爱的话,“我是强抱萧砚了,还是强吻萧砚了?”

“你吃醋了!”萧爱据理力争。

“每个人都有爱的自由,我克制自己不做出格的言行,难道我的心你也要管?当初你喜欢季思源,你敢说在他跟陶蓁结婚后,你没吃过醋?伤过心?”

“我……”萧爱哑然。

罗剪秋:“你自己也管不住自己的心,凭什么要求我管住自己的心?”

萧爱:“……”

“我听说……”罗剪秋看着萧爱怔愣的脸色,又说:“……你男朋友,以前是季家老四媳妇特别要好的朋友?”

“你提这个干嘛?这又不是什么秘密。”

“你相信男女之间有纯友谊?一个男人跟一个女人关系特别要好,甚至处处照顾那女人,知道这说明什么?”罗剪秋嘴边的笑带着恶意:“说明那男人喜欢那个女人,只不过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罢了。”

“你|、你胡说什么!”萧爱听完最后一句,气得不行,“小艺才没有!”

“有没有,你回去问问就知道。”罗剪秋道:“不过我建议你,在他没防备的情况下问,那时候他的回答是最真实的,哪怕他反应及时,不回答,只要他有一点点的迟疑,就说明他当初确实对人家女孩心存非分之想。”

说完,罗剪秋拍了下萧爱的肩膀,随手拉开一间格子间门走进去。

萧爱气得跺脚,怒道:“才不是你说的那样!”

……

见萧爱气冲冲回来,苏玉琢眉头皱了皱:“你怎么了?”

“不吃了!我们走!”萧爱拉上苏玉琢就要走,苏玉琢忙拿上包,到收银台结了账,与萧爱一道走出海鲜馆。

“你怎么了?一趟厕所回来,火气这么大。”

萧爱这会儿稍微冷静下来,手指带着愤怒指着楼上:“罗剪秋挑拨我和小鱼小艺的关系,居然说小艺以前喜欢小鱼,你说气不气人?”

“就为这个?你都知道她在挑拨你们关系,那你还气什么?”

“她说得太讨厌了!”萧爱一副要抓狂的样,“简直可恶!”

------题外话------

票票……

某瑶发自内心的呼唤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