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百九十九节 用偷袭的方式

作者:九龄不重名字数:5778更新时间:2018-12-06 10:45:17

“耶律贤陛下,我看你今年应该有快七十岁了吧,你现在年龄都这么老了,二皇子神勇果敢,勇冠三军,还是你的亲儿子,你现在宣布一下,让他接任辽国帝位,成为新的大帝,这样岂不是两全其美吗?何必要刀兵相见伤了和气。”慕苍梧对着远在大殿门前,正站在台阶前平台的耶律贤喊着话。

他的声音越过三千多名严阵以待的皮室军士兵,轻松的传入了耶律贤的耳朵,声音清晰而不失真,很明显用了内力进行控制。

耶律贤微微一笑,“朕大辽皇室的事,什么时候需要你这种异族来插手了呢,与其关心我们,还是关心关心你们自己吧,过了今天,恐怕巫妖族就要死绝了吧,呵呵。”

他的话虽然声音不大,但却浑厚有力,整个广场中上空都回荡着他的笑声,在场每一个人都能够听到。幻笔>阁>WWw.huanbige.coM

慕苍梧眉头一皱,看来果然和传闻的一样,这个耶律贤确实是一个深长不露的高手,望着广场前那枪头如林的阵势,他突然感觉到事情好像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样简单。

看来,如果真的想要拿下临潢府,必须要等到因吉扎的达鲁部族赶来,然后再汇合紧守西城门的巫妖族主力,才能一鼓作气彻底击溃这些人了。

以巫妖族的实力,其实就算全部出动拿下皇宫是一件极其轻而易举的事情,但是,问题在于,辽国有相当一部分高手,倘若耶律贤过早被擒拿,这些高手很有可能被迫隐匿起来,而巫妖族却从暗处站到了明处,他们将承受这些人类强者的报复,每损失任何一个巫妖族人都不是慕苍梧希望看到的。

现在的局势,实际上是慕苍梧故意营造出来的,他在二皇子耶律隆庆谋反之前特意放出风来,就是为了引起耶律贤的注意,让他将大批的高手集中在皇宫中,最后他在组织人手进行围歼,目前的形势基本上和他预想的一样,只要待达鲁部族进入城中,完全击溃萧挞凛的萧氏部族,完全掌控临潢府,那么大事可成。

而对于他来讲,夺下皇宫其实只是一件早晚的事而已。

不过,现在皇宫内已经积聚了几乎全部辽国的高手,如果现在能够拿下来,那也是一个极好的事情。

慕苍梧沉思着,而这时整个大殿前的广场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他的身上,气氛格外的压抑。

这时,他旁边的一个青衣人突然对他说了几句话,他脸色顿时突变,“什么,你再说一遍?”

“族长大人,刚才我清点过了,这次攻打皇宫的族人总共三十二名,现在……只剩下十九人了?”

青衣人的声音带着颤抖,从冷冰冰的死神面具上虽然看不出他的表情,但想必后面的那张面孔一定很难看。

怎么……

难道说还有别的强者?

慕苍梧心中一惊,冷冷的扫视着远处耶律贤的那些人,现除了他身边站着一群人外,就剩下一旁那十几个黑衣人了,根据情报这是宋朝派来的强者,而黑衣人中间那名娇小的身子很明显是一个女孩子,一双修长的双腿,胸前衣服高高耸起,显然很大,呃……很显然,这不是重点……再然后,他把目光投向其他的地方,什么都没有了。

西夏派来的那些高手哪里去了?

慕苍梧突然现了这个问题,这批强者是最早来到临潢府的,而从攻打皇宫到现在,却一直没有人注意到他们的行踪,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注意到他们行踪的人都已经死光了。

混蛋!

慕苍梧心中突然涌起一阵怒火,当初他看到这些不管白天黑衣都带着斗篷的人就有些不顺眼,不敢以真面目示人,肯定不是什么好鸟,这样看来,果然最卑鄙的人就是这帮人,他的分析是对的。

那么,你们就永远的躲起来吧,慕苍梧缓缓的举起了右臂,在所有人的目光下,他的手臂猛然落了下来。

原本凝结起来的压抑气氛在他手落下的这一刻终于得到了释放。

“杀啊!”

几乎在他手臂落下的一瞬间,他的身后,十几道黑影腾空而起,直接御空而行向耶律贤那边袭去——擒贼先擒王。

“杀啊!”

那些皮室军士兵还在寻找着越过他们头顶冲向辽景宗的的巫妖族高手,在他们的军阵的前方,叛军们已经挥舞着长枪如潮水般涌了过来。

“杀啊!”

皮室军士兵眼睛通红,他们的军阵中也爆出一阵振聋聩的吼声,相比巫妖族,他们更痛恨的是眼前这些为虎作伥的叛军。

皮室军组织的军阵和叛军的军阵很快就撞击在了一起,一时间刀光剑影,血肉横飞,场面混乱不堪,到处都是明晃晃的战刀挥舞着。

而耶律贤身边的舒穆鲁图、青帝君、滕格林沁等人,包括大宋的这些高手,除了陈柏和赵灵儿,其余人也纷纷腾空而起,迎了上去。

……

……

临潢府西城门的城墙上,每个城垛前都站着一名戴着死神面具的青衣人,他们衣服迎风猎猎抖动,两鬓的长向后飞扬,但他们的目光全部都紧盯着远处的地平线上,等待着援军的赶到。

城墙上一共整整二百一十七名青衣人,加上在城下散布着的五十二名青衣人,这已经是巫妖族所能出动的全部实力了,作为几百年前昙花一现的种族,巫妖族除了难以孕育后代这一缺点外,还有一个特性,所有的巫妖族女子,除了寿命非常的悠长,她们的经脉天生闭塞,根本无法修炼武功,虽然说巫妖族目前还存有近千人的数量,但是除了那些女性,以及一些老弱病残,实际可以调动的人仅仅有三百人左右而已。

每一名巫妖女子的怀孕,那都会被当成巫妖族的大事来看待。

对于辽国来讲,这次政变仅仅是一次王权的更替,但是对于他们来讲,这直接关系到巫妖族种族的兴旺,也正因为如此,他们这次绝对不能够失败,只许成功。

在城墙下,此时已经横七竖八的躺下了一片的尸体,刚才萧挞凛组织皇宫守军对他们动了一次进攻,几个回合下来便被他们轻松的击溃,这些守军又如潮水般的散去。

可能是意识到面对着这二百多位真气级别的高手无法取胜,已经过了半个时辰了,萧挞凛再也没有组织过进攻,西城门附近的城内一片死气沉沉。

“咕~咕”

城墙下某个角落,又传出了一阵难听的鸟叫声,再刚才,这种叫声已经叫了好几次了。

在城门前的一个青衣人眼神一紧,刚才他连续派了两个族人去查看,这到底是什么鸟才能出这么恶心的叫声,但是每次都是人去了,最后却没有回来。

“你们两个,再去看看。”他用眼神示意了一下身边的同伴,那两个人点了点头,缓缓的朝着声音出的地方逼近。

角落处越来越近,这两个巫妖族人的脚步也放得越来越轻,脸上的神情也越来越严肃,一股令人窒息的感觉让他俩觉得心跳猛然加快,马上就要接近的时候,两人眼神互望了一眼,腿部肌肉猛然一紧,滕然跃起以一道诡异的弧度冲向角落……

“没人!”

在角落中,除了墙角那一滩湿湿的尿迹外,空无一人。

“肯思特,我看你是大意了,我们在辽国潜伏这么多年,你可能见到过一位突破真气之境的强者呢?”一个青衣人松了一口气。

“少来了,刚才要不是你紧张起来,我会不由自主的跟着你紧张起来?不过话说回来,巴迪他们究竟到那里去了,怎么很久都没有看到了。”那个叫肯思特的巫妖族人有些疑惑的问道。

“谁知道了,应该是尿完了跑到那里躲阴凉去了吧。”

“是么?”肯思特还是有些不太相信,而这时,在离他们不远处的一个巷子里,又传出了“咕~咕”的叫声。

“肯思特,这回还是你去吧,我歇会!对了,到时候让我看看这到底是什么鸟,叫唤的这么难听。”

那个青衣人伸了一个懒腰,便坐在了一旁,肯思特见状,只好快步向巷子那边跑去。

长长的巷子中,空无一人,肯思特谨慎的走在其中,总觉得有些怪异,不过正当他还在紧盯着前面的时候,头上猛然一黑,便瘫倒在了地上。

在巷子上空,一个带着铁面具,腰间揣着一本花花公子的瘦弱黑衣人从墙上跳了下来,他用手中的匕轻轻的在肯斯特喉咙上划过,噗嗤,一道细细的血线从他的脖子上喷了出来……

在巷子深处某个角落,躺着着几名眼睛早已经失去神采的青衣人。

王靖极为费力的将这个巫妖族人的尸体拖了过来,然后坐在地上轻喘着,他掀开铁面具,用手擦了一下额头上辛勤的汗水。

尼玛啊,费了半天劲这才九个!

王靖心中不停抱怨着,他一想到城墙上面那一长排巫妖族人,心中立马升起一种无力感,以这样的度,就算巫妖族人愿意让他这样杀,那也是一个月以后的事情了。

我是怎么会想到用这么弱智的办法的?

如果说,要是可以以一人之力,拿着一柄战刀,以秋风扫落叶之势横少这些巫妖人中,那该有多好啊!

王靖的眼睛中顿时冒出了兴奋的火花,不过很快他的脸色又黯淡了下来,理智告诉他,这是不可能的,如果他真的冲进去,那么,他永远只是那一片落叶而已。

下场肯定老惨了。

……

对于王靖来讲,目前他只能采用这样的笨方法,虽然他空有一身的内力,但是却毫无战斗经验,对此他也只能用世俗的武技并不适合自己来安慰自己。

看来,这次之后如论如何都要找一本武技书好好的看一看了,王靖心中暗暗盘算着,他现在哪怕随便掌握了一种武技,可能都不会像现在这样的被动,至少也敢当面和他们比划一下子,根本不会像现在这样如做贼似的玩心跳。

王靖休息了片刻,便又站了起来,他准备再去故技重施一次,这种方法虽然很笨,但是却是危险难度系数最低的。

但还没有等他离开这里,他的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青衣人,而那个青衣人一眼就看到了他脚下躺着的那些巫妖族尸体,在他的身上顿时散出了一种极为浓厚的杀气。

“呃……这个……可以让我解释一下吗?”

王靖脖子后面直冒冷汗,他用手指着地下的尸体一脸尴尬的说道,在他的背后是死胡同,如果想要逃离只能跃过巷子,而这在巫妖族面前几乎是不可能的。

不过,那个青衣人脸色只是一怔,就立刻已极快的度逃离了这里。

“尼玛?这到底是什么情况?”王靖傻眼了,我还没开始逃跑他怎么就先跑了呢。

稍后他终于反应过来,那个巫妖族人看到他身后躺着的这些巫妖族人尸体,肯定认为这些巫妖族人是他亲手杀的,当然,这的确是他亲手杀死的,但问题在于,那名巫妖族人并不知道他是用偷袭的方式,还以为王靖一人力敌九人还毫无伤,因此退怯了。

“永远不要把敌人逼近死胡同,因为这意味着,你也身处于死胡同中。”

这句至理名言,是宋御林书院中的夫子常常会对书生提起的语句,每每谈到这句话时,在他们的脸上总是会不有自主的露出钦佩之色,这段话取自传奇名帅王靖的七十二句经典语录之一。

有人说,当你在战场上,让对方退无可退的时候,实际上你也便退无可退,势必面临着敌人拼死的抵抗,最好的做法,是故意放出一个缺口,让敌人感觉到生的机会,再率领军队从后面追击,这句话虽然很简单,但是却深蕴战场战术之道。

还有人说,这句话深蕴着唯物主义的辩证哲理关系,无论你强也好,弱也好,死胡同都是客观存在的,它绝对不会以人的意志为转移,这句话也能够说明,当时的王靖元帅正在从一名优秀的军官,向着伟大的哲学家方向全面展,这句话正是他身份生微妙变化的最佳证据。

还有人说,王靖所想表达的真正含义其实是,在这个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敌人,如果你不给别人台阶下,不让别人做朋友,那么就是不给自己机会,所谓的多个朋友多条路,只要朋友遍天下,条条大路通你家,这句话可以反映出王靖元帅极其远见以及酷爱和平的战略思想。

但事实是,这句话的真实出处在于,王靖在一次和裴定方等旧部酒喝多了的时候吹牛逼,当然,作为传奇元帅的他,在他清醒的时候也没少吹过牛逼……

当时他的一只手放在裴定方的腰间不停的摩挲着,“奥古啊,你知道吗?当时我把那近百名巫妖族逼进了死胡同中,说当时的情景,那真是千钧一,惊险万分,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啊,所有巫妖族人都惊恐的望着我,在数千名巫妖族人的围殴下,我辗转腾挪那叫一个轻松……”

“大人,刚才你明明说是近百名,怎么人数突然增加了这么多……这是遇上伏兵了吗?”

“奥古,你讨厌,你不要学裴定方那混蛋的口吻,叫什么大人,叫我夫君……”

“……”

“在当时那情景真是千钧一啊,在近万名巫妖族的围攻下,我仍然屹立不倒,在击退对方数百次绝望的反击之后,他们总算放弃了抵抗,我当时就对他们说,‘永远不要把敌人逼近死胡同,因为这意味着,你也身处于死胡同中’。”

“可是大人,到底是你还是巫妖族,到底是谁把谁堵在胡同里的?”

“呼呼……”回应裴定方的是王靖均匀的鼾声。

……

……

:。: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