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973、时光回溯三十年

作者:剑沉黄海字数:4132更新时间:2018-12-06 10:42:46

糖果儿因为小红生下鱼宝宝就去世而难过不已,哭的泪水止不住。

唐霜给她解释安慰一番后,稍稍好了点,又由唐蓁搂在怀里柔声安慰。

好一会儿后,总算安慰她没有再流眼泪了,只是单纯干净的大眼睛里依然水汪汪的,随时要落泪的样子。

但是小宝宝自己告诉自己要坚强,鱼妈妈小红都那么坚强,她也要坚强!

她任由唐蓁帮她擦干净脸上的泪水,忽然问道:“姐姐,为什么当妈妈的这么辛苦吖?生小宝宝还会死掉?”

唐蓁愣了愣,想了想,说:“当妈妈的当然辛苦,不仅生宝宝的时候很危险,可能会死掉,而且生下小宝宝后要照顾她们,养育她们,哄他们睡觉觉,给他们做好吃的,买好看的衣服给他们穿,还要教他们说话,教他们走路,在外面玩的时候担心他们受欺负……很多很多,当妈妈的特别特别辛苦,你看我们的妈妈,一天忙到晚,是不是很辛苦?”

糖果儿想了想,点头说:“对,妈妈好辛苦!妈妈好可怜!”

随即又天真地问:“姐姐将来也要做妈妈吗?”

唐蓁点头:“当然会做妈妈。”

糖果儿却摇头:“我不要姐姐做妈妈,做妈妈好危险,糖果儿好担心姐姐。”

唐蓁温柔地摸摸她的小脑袋:“傻妹妹,做妈妈虽然很危险,很辛苦,但是也很幸福吖。”

“幸福?”

“对啊,幸福,你刚才不是说小红生下了鱼宝宝很幸福吗?做妈妈的幸福像大海一样大,做妈妈的危险和辛苦像门前的湖,你说,是大海大,还是湖大?”

这个不用想,肯定是大海大。

“大海大。”

“对啊,与这么多的幸福相比,那么点危险和辛苦算什么呢。”

“糖果儿长大了也要做妈妈吗?”

“当然啦,每一个女孩子将来都是一个好妈妈。”

“我们的妈妈捏?”

“也是一个好妈妈。”

“妈妈以前也是一个小女孩吗?”

“当然是啦。妈妈以前很可爱,和糖果儿一样可爱。”

两人聊了许久,唐蓁看着鱼缸里的小红,已经完全没了声息,建议把小红安葬起来。

不能一直这么漂在水里。

糖果儿万分不愿意,但是没奈何。

给小红拍了n张照片后,由她端着,来到小树林里,埋在了当初的小黑、小花边上。

这条小金鱼用自己的生命,给糖果儿上了生动的一课。

回到家里,她关心起自己的妈妈。

第一次知道当妈妈原来这么危险,这么辛苦。小红为了生鱼宝宝,牺牲了自己,那么妈妈当初生她和哥哥姐姐三个小宝宝,一定也很痛,可能也差点就没有命了。

唐蓁带着糖果儿开始翻看黄湘宁年轻时候的照片。

这些照片糖果儿其实都看过,只是她太小了,看过之后又忘了。

“你知道这个是谁吗?”

唐蓁拿出一本厚厚的相册,翻开首页,是一张小宝宝的图片,看不出是男孩还是女孩,也认不出是谁。

这个小宝宝坐在婴儿车里,面向镜头,憋着嘴在哭呢。

照片上有几个字,写的是“半岁的我”。

“是糖果儿。”

“……,不是糖果儿,这是妈妈。”

“妈妈?!这个是妈妈???”

糖果儿震惊了,这个比她还小的小不点是妈妈?

在她眼里,妈妈一直是无比的大,无比的能干,什么都不怕的!

但是,眼前这个小不点,一点也不大,走路也不会,还要坐婴儿车,更别提能干!而且她在哭,肯定很害怕!

这肿么会是妈妈。

“对啊,这是妈妈半岁的时候。”唐蓁肯定地说道。

糖果儿眼睛要钻进照片里了,一时之间很难把这个小宝宝和妈妈对应起来。

唐蓁继续翻,第二张照片是一个黄湘宁6岁的时候和黄翔的合影。

两人并排笔直地站在一起,看着镜头羞怯地笑。

当时的黄湘宁扎着两只牛角辫,穿了一件小裙子。因为照片是黑白的,所以看不出裙子的颜色。

旁边还有一张照片,依旧是黄湘宁6岁的样子。

这回照片上出现了3个人,除了黄湘宁,另外两个是黄翔和外婆吴思媛。

两人坐在一个石墩上,外婆一手抱一个小孩子,三个人都笑的特别甜。似乎有了妈妈在,黄湘宁和黄翔终于胆子壮了许多,不再满是羞怯的笑。

“这是外婆!外婆好漂亮!”糖果儿竟然认出了外婆。

那时候的外婆,年轻漂亮,气质卓然,真是让人印象深刻。

唐蓁:“对,这是外婆。外婆那时候刚刚当妈妈,现在已经是奶奶和外婆了。这是一个女孩子成长的过程。”

糖果儿好奇地问:“什么是过程?”

唐蓁:“过程就是从小长大,再到变老。比如外婆,以前也是个小女孩,后来长成了大女孩,嫁给了外公,成了外公的妻子,后来生了舅舅和妈妈,成了他们的妈妈,再后来妈妈嫁给了爸爸生了我,外婆就成了外婆。舅舅娶了舅妈,生下了唯唯,外婆就成了奶奶。这就是过程,一个女孩子一辈子要经历的过程。”

糖果儿想了想,对号入座,说:“糖果儿还是小女孩,还没有长成大女孩。”

“对啊,唐糖还是小孩子呢,你的过程才刚刚开始,还是春天呢。”

“姐姐呢,姐姐是大女孩啦,要当妻子了吗?”

“……嗯。”

“我不要——我不要姐姐嫁人!姐姐永远是唐糖的姐姐,哪里也不能去!”

糖果儿忽然反身,紧紧地抱住唐蓁的腰,把头埋在她怀里,忽然又抬头,可怜兮兮地看向一旁的唐霜,说:“小霜也不要嫁人!糖果儿不要你们走!”

唐霜:“……”

再接下来,到了黄湘宁8岁。

这回终于是彩色照片。

黄湘宁和两个同龄的小朋友不知道站在哪里,背后是一面郁郁葱葱的绿色植被,阳光灿烂。

黄湘宁站在正中间,歪歪地戴着一顶红色的贝雷帽,双手比出剪刀手,笑的十分灿烂。

和糖果儿的剪刀手一个样!

这时候的黄湘宁,已经有了现在的一些样子,俨然是一个美人坯子。

“这是妈妈18岁的时候,漂不漂亮?”

大家一路翻到黄湘宁18岁。

18岁的黄湘宁,让唐蓁每次看,每次都要惊艳一番。

照片中的黄湘宁剪了一头齐耳短发,穿着衬衫和一身白色的西服!头戴圆顶礼帽。

她左手插兜,右手摁着礼帽,正走在大路上,满脸的笑容,自信满满。

真像一个时尚明星。

穿戴的款式虽然已经不流行了,但是穿在黄湘宁身上,气质干净,显得格外英姿飒爽,风采耀人!

哪怕现在穿出来走在街上,也一定是视线的焦点,一点不输给那些潮流明星!

由此可以想见当时的黄湘宁是多么的风采凌然。

这个时候的照片特别多,有好几十张,涵盖了黄湘宁生活的方方面面。

有她抱着书本走在校园里的……

有她站在讲台上演讲的……

有舅舅黄翔背着她狂奔的……

有她在家弹钢琴的,也有她在舞台上钢琴比赛的……

有她骑自行车的,也有她穿着长裙坐在自行车后座,露出脑袋开怀大笑的……

有她和一群闺蜜在公园划船的……

有她和男男女女打台球的……

有她提着大型录音机和人跳迪斯科的……幻△笔阁△wWw.hUANBigE.coM

有她抱着小狗的……

有她站在院子里一手搂着外婆一手搂着外公的……

她在紫藤萝下喂小鸡的……

有她在菜园子里帮外公摘丝瓜的……

……

唐蓁翻看着这些照片,仿佛时光回溯三十年,看到了妈妈年轻时的模样,看到了她的青春,也经历着她的青春。

照片一张一张翻过去,大家仿佛亲眼见证着妈妈的成长过程。

虽然妈妈的成长过程她们没有真的看过,但是通过照片,依然能看到当时的很多变化。

她从“半岁的我”,一点一点长大,经历了糖果儿的年纪,经历了唐霜的年纪,经历了唐蓁的年纪,然后到了现在的年纪。

妈妈走过的每一步,都能在他们三个人身上找到痕迹。

有那么一瞬间,唐蓁快要分不清照片中的是自己还是妈妈。

直到照片中的人儿还在变化,在某个时光和她重叠后,继续向前,岁月开始留下痕迹,照片中也开始出现她,出现小霜,最后出现糖果儿……

一切回到现实。

时光无法后退,无法回溯三十年,甚至无法回溯一分一秒。

时光只能前进。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