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65章 大黄狗

作者:周家微风字数:2813更新时间:2019-01-11 07:53:15

大黄狗蜷缩在草坪上依旧不愿离去,金链子咬了咬牙,正要继续驱赶的时候,警察赶到了现场。

金链子只是手头有余钱,为人还达不到跋扈的地步,面对警察是有所敬畏的。

但当警察要求金链子赶紧灭火,把作法台给拆了,金链子就急了。

“我不管!哪怕你们等会把我关进去,你们也别想拆了这!”金链子梗着脖子囔道。

两警察被吼得一愣一愣的,也不知道谁给金链子的勇气。

宁可信鬼神,也不畏警察。

金链子一幅不配合的模样,警察只能是跑过去让道士先把手头的活计停下来,并关掉了大喇叭。

道士无非就是混口饭吃,哪里有胆子和警察对着干啊,反正只要主家记得把钱付了就成。

“不准停!继续!继续啊!”金链子见法事停了下来,急得额头上的汗水冒出一大片。

法事就是为了超度亡灵,化解怨气,才到一半戛然而止,会不会导致亡灵怨魂的反弹。金链子脑补了一整本的灵异小说,只觉得浑身打冰冷。

红衣女鬼、僵尸、活死人黎明、咒怨……金链子脑海里面冒出了乱七八糟一大堆的灵异存在,发红的眼睛里面充满了疯狂。

警察正在教育道士,以后接活的时候也得注意不要扰民。

国内并不禁止宗教,只要是合法的行为都是支持的。这两道士没什么通灵本领,可也是注册在案的真道士。花架子摆得足够唬住人,道经唱得动听流利。

金链子一把推开了警察,朝着道士吼道:“接着唱!”

“赶紧接着唱!”

道士被金链子的样子吓了一跳,感觉他要比妖魔鬼怪可怕得多。毕竟后者他只听过,没见过,前者就活生生地站在面前。

警察稳住身形,很快就把失控的金链子扣在了地上。

两人合计了一下,都觉得金链子像是精神有些失常,正常人也不会那么狂喊狂叫。

至于金链子的家人,也被他吓得哆嗦。

“果然是有邪祟,儿子被脏东西附身了啊!”金链子的母亲小声地嘀咕着,“谁想到大白天的就跑了出来,法事也没来得及镇住它啊!”

警察赶紧拦住了抓着把香灰的老太太,她想把香灰塞进儿子的嘴巴,逼邪祟现身。

两个警察哭笑不得,这都是什么人嘛,感觉走火入魔了啊。

“老太太,您别激动,有什么邪祟,到警局镇一镇就没事了!”一个警察笑呵呵地说道。

“对!警局里能关那么多恶人,肯定也镇得住邪祟!”老太太激动地说道,“你们赶紧把我儿子送过去,他还有救啊!”

警察觉得这母子两都没得救了。

金链子被警察带走,让他去小房子里面好好清醒清醒,剩下的一个留在现场指挥道士把作法台拆掉。

物业和社区工作人员一起动手,很快就把现场清理完毕,就看热闹的群众也各自散去。

“还以为能打起来呢,虎头蛇尾的,不得劲。”

“刚才的模样可真吓人,肯定是有脏东西影响了。”

“又不是野山孤村的,那么多人在小区呢,那个妖魔鬼怪敢在这里作祟啊?”

“……”

不管小区的居民作何评价,大金链子的家人缩在家里不出来,不知道在研究什么。

曲终人散,唯有大黄狗在草坪上残喘,迟迟爬不起来。

韩明不太信妖魔鬼怪,真要是存在,他都能成为英短,也是主角中的主角,还能怕连个名字都不存在的配角?

林妈带着韩明回家,没一会韩明就偷偷跑了出来。

大金链子不敢杀狗,可驱赶它的时候下手很重,大黄狗疼得动弹不得,蜷缩着身体喘息。

“喵?”韩明唤了一声,并没有得到回复。

韩明凑近一看,大黄闭着眼,浑身紧绷,还有气息。

被打成这样,眼看是起不了身。

韩明把兰博喊了过来,让它好好看着大黄狗。兰博对陌生的狗子很是好奇,不过眼瞅它年纪有点大,也没什么战斗力,兰博也没把它作为对手。

有兰博盯着,免得金链子的家人再过来找大黄狗麻烦。

小福在店里面忙得昏天黑地,在韩明死缠烂打下才到了现场。

“怎么回事啊?”小福一眼就看出来大黄狗受了重伤。

身上的血痕还算是轻的,严重的是它是不是有内伤。

内脏是非常脆弱,一旦破裂内出血,很快就会没了。

小福把大黄狗抱了起来,大黄狗瞬间睁开了眼睛。

“呜呜~呜呜呜~”大黄狗疼得没力气叫出声来,只是低沉地哀嚎。

大黄狗不想走,它要留在这里。

小福哪管得大黄狗愿不愿意,抱着大黄狗就朝着宠物医院赶。

宠物店里面设备简陋,也没有大型的医疗机器,根本没办法确认大黄狗的伤情。

小福人厚道,对动物也有善心。换个人过来,也许会心有怜悯,可让他们掏几百块钱检查费,还有未来可能需要的治疗费用,估计是没有几个人愿意。

说到底,大黄狗不萌也不够可爱,并不足以让人们掏出这笔费用。

在小福看来,终归是条生命。有的时候做一件事情的理由不需要说得太分明,越是清楚和理智,越是少有人会去做。

“谁这么下狠手啊!”接诊的医生看向小福的眼神颇为不善,“都是人为的,到底是什么事?”

小福知道医生是误会了,赶紧解释道:“我是开宠物店的,这条狗是被人遗弃的。”

“丧尽天良!”

“再有气也不能朝着狗撒,它做错什么了啊?”

医生见得多了,还是忍不住抱怨。

大黄狗被固定在床板上,推入了影响室。

跑了一圈的小福坐在长椅上,把地上的英短抱到怀里:“大黄狗是出什么事了?”

“喵……”

“谁下那么狠手,真的是很过分了。”

“绝对不能再把大黄狗送回去!”小福眼神有些坚定。

“喵……”

韩明不知道该怎么和小福解释,大黄狗已经无家可归,它原来的主人家因为它哭了,所以就不要它。

大黄狗身上的伤,也是它原来的主人下的手。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