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五十九章 偷听

作者:落叶包子字数:4004更新时间:2019-01-11 07:49:06

“她走了,也没有和我说什么么?”念桐垂眸道。

“有的...其实曲依然待你是真的很好,不然她也不会和...”唐熙话到此处,突然打住了,他是不是傻啊,怎么能说这些...

果然,念桐敏锐了抓到了唐熙话中的问题,道:“不然她也不会和...和辑生分手?最后,是因为我吗,他们吵了?”

唐熙恨的就差咬自己的舌头了,他不愿意说话,一直摇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

念桐说:“你不必瞒我,我已经能够猜出大概了,再不说有什么意义?”

唐熙还是不说,固执地不说。

“是不是,曲依然因为我受了伤,说你不对,辑生为你说话?”念桐试探地问道。

唐熙愁眉紧锁,表情的变化让念桐的试探逐渐变成了确定。

果然如此。

她在心里苦笑一声,他们的分开,竟然是她最终促成的。

唐熙说:“你不要想那么多,好不好?他们本就已经破镜难圆了,只不过因为最后这件事和你扯了一点关系而已,把矛盾最大化了...如果非要说是你的原因的话,我更认为是我的啊。曲依然没有说错,如果不是我,你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是我没有保护好你,都是我的错...但是辑生因为为我说话,所以才和曲依然吵了。这一切都是因为我,不是吗?”

“不是的,不是的...”念桐不断地摇着头,眼泪涌了出来。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生活已经完全变了样,她们,她,唐熙,曲依然,辑生,还有云未尘、秦桑,他们早就不再是原来认识的时候那样了。他们在和最初的自己渐行渐远,明知走的很累,明制在与初心相反的地方狂奔,却义无反顾,“是我的错...”

唐熙一把抱住了她,说:“秦桑死了,他和明珞已经没有办法在一起了。曲依然和辑生也已经分开了,你难道也想和我这样吗?不,不会的,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

“真的么...”念桐虽然是问着,可是语气中却充满了绝望,她是个什么时候死都不知道的人,有什么一直,有什么未来?

唐熙看她嗜着眼泪的双眼,心疼不已。他能够理解她的心情,却没办法与她一起分担,这让他觉得很挫败。

不知道哭了多久,念桐好像睡着了。唐熙把她的身子在床上放好,掖了掖被角,走了出去。

门关的那一刻,念桐的眼睛突然睁开了,她眨了眨哭的有些干涩的眼睛,轻轻呼出了一口气。

唐熙在她身边,她觉得很安心,但是同时,在现在,她也感觉到了压力。

她没办法用这样的自己面对他,也不想拖累他的一生。

她坐了起来,走了下床,胸口忽然传来一阵钝痛,她猛地皱了眉,但是剧烈的疼痛感转瞬即逝,她深呼吸一口气,穿上鞋子,往外走去。

不知道是不是睡了太久没有见到光,门外的阳光照射到她的脸上的时候,她觉得有些不太真实。

旁边似乎有什么声音?

她转头,看到两个熟悉的身影。

一个是阿什坤,一个是唐熙。

念桐蹑手蹑脚地走了过去,不想被发现。躲在了墙后面,静静听着阿什坤与唐熙的对话。

“念桐恢复的怎么样?”

“她已经醒了。”唐熙说,语气却是不符合的低落。

“那你...”阿什坤有些犹豫。

“她情绪很低落,我感觉,她可能知道她自己的情况。”

“身体发肤,自己的身体当然自己最清楚,就算我们不说,凭借她的修为,她肯定也再清楚不过了。”

“现在不光是她的身体,曲依然和辑生离开的事情,也让她十分自责。”

“有一件事,我还需要告诉你的,你要做好准备。”阿什坤说。

唐熙的神色凝了凝,仔细地看了看四周,念桐把身子再往后一躲,刚好错过唐熙的视线。

“你说吧,现在念桐睡着了。”

“中此毒后,人会逐渐嗜睡,之后还会逐渐丧失...五官的感知。”

念桐被吓了一跳,往后退了一步。

唐熙也怔住了,呆呆地站在那里,以至于没有发现念桐就在不远处。

“你是说,她以后会看不见,听不见...?”

“对。”阿什坤凝重地点了点头,“辑生和曲依然留给我的药方,也只是让她延缓这种症状而已。而且...”

“而且什么?”唐熙已经不忍听下去了,可还是颤抖着声音问了出来。

“很有可能,等不到五识尽丧,她就...”

唐熙打住了他,说:“你别说了,不会的,她会好好的。”

阿什坤能理解他的心情,没有再往下说,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像在要他坚强。

比起唐熙的失魂落魄,念桐在此刻倒显得冷静了许多,她知道,死是早晚的,就算她只是一个普通人,也早晚要面对死亡的来临。所以,她不怕死亡。但是,她想到她会看不见纯阳的雪,闻不到花的香,听不到鸟的叫声,会面临无数的分别,她就感觉浑身上下一股冷气。

她默默走回了房间,在床上躺了下来。似乎是真的有些嗜睡,就当作一切都没有发生了那样,至少,能让唐熙安心点吧。

这样的她,又怎么配得上唐熙的情深义重呢。

她们的缘分,应该到这里就结束了吧。她才不想让他看见自己瞎了聋了的样子,才不想让他抱着自己的尸体哭的天昏地暗。

......

“她睡了多久了...”

“一天多了...”

“一天多了?阿什坤来看过了么?”

“阿什坤说了,念桐会渐渐嗜睡...”声音有些轻了下去。

半睡半醒间,念桐仿佛听到了有人在说话。她睡得并不安稳,睡梦中也都是梦靥在作怪。光怪陆离之间,只有偶尔跳出来的唐熙的脸会让她觉得安心,但是一瞬间就又会觉得害怕,因为她潜意识里觉得他总会离开,他是不属于自己的。

“唐熙...”她轻轻叫着他的名字。

“我在。”那声音忽然飘近了,手背上覆上了一阵温热,“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念桐的眼睛微微睁了开来,引入眼帘的便是唐熙那张英俊但是有些憔悴的脸,她再往后看,就看到了郭栗栗的脸,虽然有些模糊,但是还是可以清楚的辨认。

“栗子师傅...”念桐出声,却把自己都吓了一跳,有气无力的样子让她有些难受。

“嗯,不必起来了。”郭栗栗也走过去,有些心疼地看着她,“好好的一个姑娘,现在怎么瘦成了这个样子。”

“瘦点多好,每一个姑娘都总想着瘦。”念桐笑着说。

唐熙心里绞成了一团,这才几天,念桐就成了这个样,他真的不知道她还能不能撑得下去。阿什坤说,因为她本身底子好,所以能够比常人多撑一段时间,希望这段时间能够拖延他研制解药的时间。

“念桐,不是说想去欲水峡湾看吗,等明天,我们就出发,好不好?”唐熙说。

念桐的眼睛忽然一亮,望了望从窗外透进来的光,道:“不如我们今天就去吧?”

“今天?”唐熙朝着她视线的方向往外看去,只是愣了一下,就忙点头,说:“好,就今天。”

他知道她怕自己一睡又是几天,她怕明天没有这么好的太阳......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她更害怕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失去视力的痛苦,她害怕自己离开的太过仓促,来不及看看那些自己曾经那么想要看的地方。

唐熙把念桐从床上抱了起来,想要帮她擦擦脸,却被念桐推开了。念桐看着他,差点失笑出声:“我不是小孩。”

唐熙忙点头,手挠了挠头,说:“对,你自己来,我看着你。”

念桐拿起布,却感受到唐熙的目光灼热地注视着她,她转头,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你做什么?不要那么紧张。”

唐熙“哦”了一声,忙说:“你太好看了,我忍不住多看几眼而已。”

念桐没有说话,瞥了几眼铜镜里的自己。她本来就瘦,不过那时候至少是红润的,现在怎么看都有点面黄肌瘦的样子,她自己都觉得不好看,亏唐熙还要说出这样的话。她呢,还要附和一下。

梳洗完以后,唐熙牵着念桐的手走了出去。念桐其实有些意外,不知不觉间她已经在万钧府了。她竟然睡得一点感觉都没有。如若梦中真的是毫无知觉倒也就算了,可惜梦里也是折磨痛苦。

唐熙说:“霍城和齐万山说等你醒了休息好了,要来看你,要不我去推了?”幻笔□阁□wWW.hUanbIgE.cOm

“嗯。”与其把生命浪费在这些应酬上,她更想和喜欢的人在一起。

唐熙笑了,笑容温暖如同这晚春的太阳。

......

“听说了么?欲水峡湾来了两位英雄,是这次大战的大功臣呢!”提着菜篮子的淳朴妇人对着自己的丈夫说。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