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020 团灭惨案

作者:十阶浮屠字数:4205更新时间:2019-04-15 06:26:31

钢厂这一片是难得的绿洲,少年们更是在山谷中发现了一条清澈的小溪,直接将营地搬到了溪水旁,吃过亏后他们规规矩矩的设置防御措施,连溪水和树林中都不放过,还进行了反复的实验才最终敲定。

“二哥!我代表咱们镇尸者敬你一杯……”←幻笔阁←www.huanbige.cOm

王百万挺着大肚皮走到了火堆旁,举着满杯的白酒对夏不二笑道:“虽然你比我们大不了几岁,但达者为师,我们还有很多地方要向你学习,以后希望你能多多指点,我们一定虚心受教,这杯酒我先干为敬!”

“好!知道谦虚就行……”

夏不二很给面子的站了起来,同样喝了个大满杯,而王百万就跟他爹一样油滑,在加上几个小逗比在旁边插诨打科,气氛一下就活跃了起来,朱无敌等人也跟着过来轮番敬酒,连大傻他们都一块敬了。

“我不会喝白酒,咱们喝洋的吧……”

酷酷的安琪拉拎着酒瓶走了过来,直接把大长腿踩在了凳子上,将一整瓶洋酒塞给了夏不二,夏不二嗅了嗅便笑道:“野格炸弹?这可是**酒啊,你是想把自己灌醉了给我机会,还是想让我对你下手啊?”

安琪拉傲娇的冷笑道:“抱歉!我不喜欢男人,特别是渣男,不过你要是能把我给灌醉了,我不介意给你一次机会!”

“好!那咱俩就喝个交杯酒,不,交瓶酒……”

夏不二笑着跟她交换了酒瓶,二话不说仰头就喝,安琪拉的脸色立马变了一变,她的酒虽然是真酒,可瓶子里并没有加料,但眼看着夏不二就要把酒给喝完了,她也只能硬着头皮往下喝。

“哈哈~爽快!咱俩再走一个……”

夏不二扔下酒瓶大笑了一声,拿起两罐啤酒直接给打开了,安琪拉眼中立马浮出了倔强的神色,用力砸碎了酒瓶之后,夺过啤酒罐又仰头大喝,夏忘川急忙跑过来说道:“欺负女人算什么本事,有本事跟我们俩一起喝啊!”

“怎么?你也想给我机会吗……”

夏不二喝完啤酒戏谑的看着她,夏忘川挺起浑圆的胸脯傲娇道:“你今天要是能让本姑娘尝到喝醉的滋味,不管是单挑还是双飞都满足你,我们姐妹俩今晚奉陪到底,但你也不许耍赖!”

“好!谁耍赖谁就是乌龟王八蛋……”

夏不二转身从车上搬出了两箱酒,啤的洋的全都有,夏忘川相当得意的对她姐眨了眨眼,不仅夏不二被她俩给盯上了,朱妍萱那边也围着好几个人,走马灯似的轮番灌她酒,傻蛋二人组更是光着膀子划起了拳。

“来!我先干了,祝你们俩早日成年……”

夏不二拿起洋酒倒了一大杯,豪气干云的喝完了,但夏忘川却白眼道:“你是不是傻呀你,你拜我爸为师那一年,我们的确没成年,可我姐现在都十九周岁了,我也满了十八,你才没成年呢!”

夏不二挥着手说道:“一样!全都是毛没长齐的小屁孩,当年我救安琪拉的时候她还穿着尿不湿,我抱着她们母女从悬崖上跳下来,她还跟我咯咯直笑,那时候我就对她妈说了,这姑娘长大了绝对胆大包天!”

“屁话少说!喝……”

安琪拉有些不耐烦的拿起了酒瓶,夏忘川也老气横秋的点了根香烟,三个人就着烤肉边吃边喝,很快夏不二也多了几分醉意,叼着烟问道:“川川!你们全都是帅哥靓妹,就没有内部消化一下吗?”

“你会对你自己的兄弟有想法吗……”

夏忘川掐灭烟头说道:“我们从小光屁股长大,身上有几根毛大家都一清二楚,根本没有那种来电的感觉,倒是有几个意外好上了,可最后还是觉得不如当兄弟过瘾,所以我们都对外人下手,再也不搞内部消化了!”

“我记得你们家有个女同是吧……”

夏不二看向了安琪拉,夏忘川醉醺醺的说道:“屁嘞!女同在我爸那里根本不好使,我小洋妈原本多酷啊,从没有她搞不定的女人,结果她撩到我妈头上去了,让我爸按着一顿死里啪,第二天肚子就大了,后面连下了三个仔!”

“你是不是也受了你小洋妈的影响……”

夏不二上下打量着安琪拉,安琪拉则酷酷的说道:“我金姨本身就是个双性恋,根本不算纯粹的女同,但我跟她不一样,我是打心底厌恶男人,男人就没有一个好东西,我那些不要脸的兄弟也是一样,他们不配得到女人的爱!”

“哥今天把话放在这,你这想法很快就会改变……”

夏不二举起酒瓶跟她碰了一下,安琪拉不屑的冷笑了一声,仰头又开始跟他对瓶吹,可她们姐妹的酒量都不错,很快就把夏不二给喝的摇摇晃晃,站起来结巴道:“我……我去放个水,不准跑啊,等我回来接着喝!”

“嘻嘻~他差不多了……”

夏忘川眉飞色舞的偷笑了一声,眼看着夏不二跌跌撞撞的跑进了树林,谁知道安琪拉也突然捂住了嘴,一溜烟的跑到帐篷后吐了出来,夏忘川赶紧追过去惊讶道:“你不是吧,这才是暖场酒啊!”

安琪拉蹲在地上抹着嘴说道:“暖个屁!我喝了一整瓶野格炸弹,之前也没怎么吃东西,夏不二那个王八蛋还一直往酒里倒红牛,你也不看就往下喝,真让他办了我看你找谁哭去!”

“我没事!你在这慢慢吐吧,我去看看宣姨……”

夏忘川自信满满的跑了,正好看到朱妍萱被人扶进了帐篷,已经喝的开始说胡话了,夏不二也从树林里走了出来,耷拉着脑袋敞着裤腰带,她立即跑过去笑道:“二哥!萱萱在帐篷里等你,说找你有事!”

“唔?”

夏不二迷迷瞪瞪的吱唔了一声,直接被夏忘川给扶进了帐篷,两个小丫头坏笑着从里面钻了出来,低声对夏忘川说道:“脱的只剩内衣啦,摄像机也全部藏好了,待会咱们就能进去捉奸啦!”

“哼~敢上我爸的妞,捶不死你……”

夏忘川相当得意的扬了扬小拳头,谁知一阵酒气突然涌上了心头,她赶紧跑到林子边吐了起来,可她这一吐就再也站不起来了,直接趴在地上像死狗一样吐着泡泡,整个脑袋都开始天旋地转。

“你不是千杯不醉吗,怎么喝成这样啊……”

忽然有个人走到了她面前,一把将她从地上抱了起来,夏忘川努力看向了他的脸庞,赫然发现居然是刚进帐篷的夏不二,她无力的挣扎道:“你……你快放开我,宣姨在找你啊,你不要碰我!”

“你可是亲口说过,只要让你喝醉了,你们姐妹就让我双飞……”

夏不二邪笑着在她嘴上亲了一下,可夏忘川一点挣扎的力气都没有,她的同伴们还在喧闹的拼酒,等着去抓夏不二的奸,根本没人注意到她被抱走了,等夏不二钻进帐篷后她就更慌了,安琪拉也四仰八叉的睡在里面。

“不要!你放开我,我要跟我爸说……”

夏忘川软绵绵的捶着他肩膀,急的眼泪都流淌了下来,可夏不二却粗鲁的将她扔在了地垫上,直接压到她身上狞笑道:“放心!我马上就让你叫爸爸,保证让你爽的没治!”

“呜~我还是处女,求求你放过我吧……”

夏忘川惊恐的哭了出来,无力的推着身边的安琪拉,但安琪拉早就睡的打呼噜了,眼睁睁看着她姐的衣服被夏不二撕开,贪婪的笑道:“哇!真白,不过我决定还是从你先来,你的胸比她更大!嘿嘿嘿……”

“哧啦~”

夏忘川的衣服被一把撕开了,她发出了一声绝望的痛哭,可越挣扎酒劲就来的越厉害,她逐渐陷入了一片混沌当中,只感到有人把她翻来覆去的折腾,双腿都差点被活生生的掰断。

……

“啊……”

夏忘川突然发出了一声惨叫,猛地从昏暗中惊醒了过来,谁知一睁眼外面的天都已经亮了,身边的安琪拉也被她惊醒了,揉着眼睛迷糊道:“怎么了?你好好的叫什么,是不是做噩梦了?”

“做什么噩梦啊,我们被夏不二强歼了……”

夏忘川立马哭喊了起来,安琪拉这才惊觉自己没穿衣服,屁股下的浴巾上还有斑斑落红,光溜溜的夏忘川也跟她一样的情况,安琪拉立马吓的魂飞魄散,惊恐道:“怎么会这样,我怎么一点都不记得了?”

“你喝多了,我昨晚拼命的喊你,你都没反应……”

夏忘川泪流满面的捂着胸脯,安琪拉急忙用毯子裹住身体,又气又急的拉开了帐篷拉链,可伸头一看她却给吓傻了,少年们居然横七竖八的惨死在地上,不是身首异处便是满脸的血污,地上还有大量的弹壳跟血迹。

“无敌!阿淼……”

安琪拉捂着毯子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夏忘川更是连衣服都顾不上穿了,战战兢兢地走出去狂打哆嗦,不远处突然传来了一声惨哼,两女立马惊恐的转头一看,居然是朱无敌被吊在一棵大树上,一身的鲜血已经是奄奄一息了。

“无敌!”

两女全都惊恐万状的跑了过去,还连摔了好几跤才扑到朱无敌身边,谁知道朱无敌早就断了气,倒是躺在后面的王百万还有一口气,两女急忙蹲过去把他扶了起来,惊声问道:“小胖!怎么回事啊,谁干的呀?”

“唔~”

王百万吐出了一大口鲜血,颤声说道:“钢……钢厂的人杀过来了,夏不二喝大了也受了伤,逃回去叫救兵了,你们两个赶紧逃吧,那些人马上……马上就会回来的,快走啊!”

“哈哈~那边还有两个小娘们,快抓住她们……”

一声兴奋的大喝从林子里传来,两女立马吓的肝胆俱裂,被王百万推了一把之后撒腿就跑,可刚冲到对面的山上就听到了一声惨叫,一群土匪直接把王百万打成了马蜂窝,雨点般的子弹更是不断朝山上射来。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