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598 解除封禁的外来者们

作者:夜墨舒字数:2871更新时间:2018-12-06 10:38:53

对于寂静城来说,牛头人洛加尔摆脱“封印”的时间虽然比他们预料的更早一些,但并没有任何人对此感到惊慌,只是觉得有点可惜——这个家伙解封太早了,甚至都没来得及让刚刚回归的瑟拉娜去探探他的底,摸清对方的具体实力境界。

不过饶是如此,他们也早就准备了许多套方案,甚至在瑟拉娜等人回归之前,他们就已经制定出了几种抵抗洛加尔的策略。

当然,在瑟拉娜回归之后,寂静城一方就马上推翻了之前的计划,将这场战斗的目标从抵抗洛加尔,将其引走或为普通人争取撤离时间,改成了抵抗洛加尔的同时,找机会坑杀对方。

毕竟现在的寂静城中,除了实力恢复到神话境界的瑟拉娜之外,其他人的战斗力也丝毫不弱。

菲琳娜是寂静城除了瑟拉娜之外的最强者,虽然从境界上说,只是一个老牌传奇强者,但领悟了时间规则的她,即使对上瑟拉娜也能在短时间内不落下风,在对抗加洛尔的时候,能发挥极强的辅助作用。

而原本就有神话境界的盖布勒如今只能位列第三,当他被困在时间长河中的时候,就开始按照现代的修炼体系重新修炼了,如今他的实力远没有恢复到巅峰境界,最多只能发挥出传奇巅峰的战斗力。

而从时间长河中回归的瑞克、阿幻和汉特三人,也都在时间长河中成长了许多,最弱的瑞克也已经完善了气场,晋升到了新晋传奇的境界,并且这三人的职业或诡异或霸道,全都是能越级挑战的那种,战斗力并不比如今的盖布勒差多少。

除此之外,寂静城还有两名来自神魔战场的守护者,以及刚刚晋升传奇的艾尔,他们三人虽然没有正面对抗加洛尔的实力,但若只是进行牵制还是没问题的。

“如果这个时候,索亚那个家伙能biu~的一下回来就好了,我们就完全不需要担心那头疯牛了。”

会议快结束的时候,艾尔忍不住开了个玩笑,众人也都跟着笑了起来。

倒是菲琳娜笑了几声后,又摇了摇头:“总不能什么事都依靠那个混蛋,我们现在已经足够强大了,就把洛加尔当成对我们的一次考验吧!”

“遵命!夫人!”

戴夫怪叫一声,又引起了一片哄笑,菲琳娜瞪了他一眼之后,也忍不住跟着笑了起来。

反倒是最近才正式加入寂静城的盖勒布依旧忧心忡忡,在他看来,如今寂静城一方最强的瑟拉娜,也不过是个刚刚完成了领域构建的新晋神话,剩下的人里,境界最高的就是他这个传奇巅峰了,剩下的最强的也不过是资深传奇而已。

在精灵岛恶补了关于现世的力量体系之后,盖勒布深深明白神话和传奇之间的差距有多大,就算是刚刚晋升的神话强者,也能把一个凝聚了“神话之种”的巅峰传奇压着打,就算是他这个曾经的神话强者,也不过是能跟一个初入神话五五开而已。

“真的没问题吗?那个牛头人毕竟是个高阶神话,凭我们的力量……”

盖勒布的话只说了一半,起身准备离开会议室的艾尔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吧,咱们寂静城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除非那个牛头人是巅峰神话强者,否则不管他再怎么强大,我们也能跟他打个平手。”

……

雪漫西部大平原。

加洛尔在沉睡之树下面坐了很久了,这是一种他从未见过的奇特植物,散发的气息让他感觉十分舒服。

所以,哪怕在他身上的封禁解除之后,他也没有急着去找寂静城复仇,而是静静的在这里等待了起来——反正寂静城的那帮家伙一定会来找他的,与其去别人的主场作战,不如就在这里等着对方到来。

原本这颗沉睡之树附近还有一个巨人营地,还有一个血统有些奇怪的巨人领主,不过在两个月前,整个营地的巨人都在他的护佑下组队去了东方,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

加洛尔知道,他派出去的那些杂牌军还有他的那些“后裔”们,必然是凶多吉少了。

但加洛尔对此倒是一点都不伤心,后裔?反正只是他在这个世界的后裔而已,能给那些家伙造成一点麻烦,就是他们最大的用处了。

在被封禁的这段时间里,加洛尔也曾抓到过一些冒险者和旅者,从他们口中得到了一些沉睡之树的信息。

有人说沉睡之树是红山爆发时降落在天际省的,是被红山之心孕育出来的奇特物种,也有人说它是安布瑞尔——传说之中的浮空之城——上掉落下来的孢子,不管怎么说,这棵树都拥有一些非凡的力量,例如临时性的提升力量,治愈伤口和疾病,恢复精神上的伤痛等等。

但对于加洛尔来说,这棵树的作用只有一个,那就是让他感到精神上的安宁,让他能更加清晰地去感知这个世界,比如在几秒之前,他就感受到了他在这个世界的“尸体”。

“我要先去南方一趟。”幻笔阁■■WWW.hUANBiGe.coM

加洛尔如是说道,但他并没有起身,而是又换了一副腔调,脸色也变得有些狰狞:“但你答应过我,我们要在这里等那群杂碎的!”

“我只是说会帮你复仇,并没有许诺过复仇的时间。”

加洛尔再次开口,说完之后,他脸上的肌肉又微微抽搐了几下,仿佛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恢复了平静。

“现在……”

加洛尔站起身来,目光转向了那颗布满了淡紫色光斑的植物,他的手指轻轻划过,树干上顿时被划出了一道缺口,几滴淡紫色的汁液流了下来,被无形的力量托举着收集到了一个药剂瓶中,而树干上的缺口也随之愈合,树皮上的纹路也与之前一般无异,就好像从来没别割开过一样。

加洛尔用指节调出一滴汁液放进嘴里,双眼很快就眯了起来,许久之后他才长出了一口气:“不错,值得我浪费一点时间。”

“的确是好东西,我问到了灵魂的芳香!”

一道略显沙哑的声音响起,加洛尔并没有转身,而是十分淡定的继续接取沉睡之树的汁液:“埃文斯,你果然也出来了,怎么,要来帮我吗?”

“帮你?不,我们只是来看热闹的。”那道声音轻笑一声。

“你们?”

加洛尔皱起了眉头,抬眼却看到了三道身影。

站在左边的是一位年轻人,身上的气息很是熟悉,应该就是之前跟他合作过的“埃文斯”,但右边站着的那个中年人,身上的气息却也跟“埃文斯”同出一辙,这让加洛尔十分疑惑。

不过加洛尔现在并没有深究的心情,因为他看清楚了站在最中间的那个人的样子。

“戈德里克!”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