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328.软刀子割肉

作者:就差一杯字数:4459更新时间:2019-03-17 22:03:40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大明海殇最新章节!

兵法云:“用兵之法,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分之,敌则能战之,少则能逃之,不若则能避之。”对于这句话,我一直奉为圭臬,从不敢忘。

尽管西班牙人的大部队已经开赴弗吉尼亚,但这并不说明委拉克路斯就脆弱的不堪一击——以圣胡安*德乌鲁阿城堡和它的卫戍者为首的警卫部队,依然是我目前的实力必须仰望的存在。

更何况,这还有成千上万为了生计敢于拼上一切的人——严格意义上说,他们可不是什么良民,能够在委拉克路斯混下来的人,都是不简单的。

所以与之硬碰硬是十分不明智的,转了一圈出来,我就深深的明白了这一点——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庸才,我是绝对不会做的。

在这里,我决定兵分两路——阿迪肯带着一多半的船只出海,不对这座港口造成一点伤害,但是却拒绝一切船只进出港口!

至于我,则留在这座港口里,寻找那传说中的太阳神短剑——当然,两世积累下来的易容术已经让我看起来像是一个沉默寡言的欧洲人,至于是哪国人,自己猜吧......

阿迪肯充分了解了我的战术,微笑着就准备离开了。这名经验丰富的海军提督一下子就看出了我的计划可行,但是给了我一个期限。

因为前往弗吉尼亚的西班牙海军随时会回援,即使他们并不太清楚目前这边的状况,但是无论那边战况如何,二十五天,最长一个月,就是我能在这里安全待着的最大极限了!

二十五天就二十五天,我微笑着对这位新统帅挥别,相信他一定能很好的完成我的意图,带来想要的效果吧!

阿迪肯走了,而我则专心的留了下来。为了更好的融入这座城市,我还专门以“弗洛伦萨的老吉塔”这个名字注册了商业许可,并且将手中的金币兑换了不少本地通用的西班牙双柱银元。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我带着为数不多的精锐在城里乱逛,外人看来,我就是一个到本地寻找商机的商贩,或者背负着一屁股债务的航海士,这在十六世纪的加勒比海简直如过江之鲫。

我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除了了解本地的商业行情之外,我将主要的精力投入到寻找阿兹特克王国的遗物上。近十天的时间里,成果还是有的。

我发现,委拉克路斯的商业模式其实很脆弱,由于战乱、海盗和过于高昂的税收,导致本地的生产制造业几乎处于停滞状态。

人们都将目光和精力放在了来钱更快、避险更容易的资源输出贸易上。毕竟,只要足额缴纳了二成的贸易税,没有人会再来找你的麻烦,而不像实业,只是一个镇子上的治安员就有一百种方式让你痛不欲生!

这就导致了两方面的隐患——第一,极为依靠海运。运输是委拉克路斯的命脉,谁掌握了运输业,谁就将称霸于此地!

而我之前在模糊的认知下、让阿迪肯封锁委拉克路斯海运的办法居然歪打正着了!

这不得不说是幸运的。

第二,委拉克路斯对货币的依赖大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因为本地没有欧洲的银行家开办分行,毕竟这里风险太高,每分每秒发生的事情都可能让资产产生高额不良,随时有成为债务奴隶的风险。

这不符合银行家的利益,毕竟精明的银行人是不会让自己的钱坐在一辆随时可能坠崖的马车上的——而且利息也高不了多少。

这就导致了委拉克路斯每天都需要巨额的现金交易。可是,这个那年代的现金是什么呢?货币的发展在这里体现的淋漓尽致,目前的委拉克路斯,就处于铸币流通的鼎盛时期!

不同于英国、荷兰等地金银同时流通,在委拉克路斯,几乎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贸易是通过西班牙银元来实现的。

这些西班牙银元大多可以归为两类。一类是比较精细的、大概五十年前,卡洛斯一世和胡安娜共治时期,由墨西哥造币厂铸造的双柱型银币,面值多为四里尔,当然也有更小的。

另一种则是腓力二世上台后下令铸造的西班牙银元,或者叫做COB本洋。这种COB本洋实际上一种打制币,确切的说应该属于银块,形制不规则,但重量和成色适当,欧美一one,简称卡伯。

而无论是正面西班牙盾徽背面十字的,还是正面是双柱背面十字的卡伯,由于其粗糙到无以复加的制造工艺,在我看来想要复制简直不要太简单。

这种卡伯的铸造主要由玻利维亚的波多西,墨西哥的委拉克路斯和秘鲁利马三大造币厂所铸,其中波多西铸造量最大,墨西哥次之,利马则相对较少。

这三者当中,玻利维亚是内陆国家,不好到达、秘鲁在美洲的另一边,本地使用的银币,自然是以委拉克路斯铸币厂的产品为主了!

如果,我是说如果——我们在铸币厂这边动些手脚,让本地的资金流通陷入停滞,或者遭到破坏,那才是从根本上动摇西班牙人在委拉克路斯的统治基础吧!而这可能才是对西班牙人最致命的打击!

这个其实并不难理解,如果我对铸币厂下手,就是触碰了西班牙人向美洲吸血的最主要工具——至于为什么,请参考现代社会中、美元对美国重要意义来理解吧。

至于那把传说中的短剑,截至目前还没有什么线索。当初格里哈格乌斯只是说,最后一件阿兹特克王国的遗物可能在委拉克路斯,却没有说在谁那里,又或者提供线索什么的。

所以我的打算,还是先搞定铸币厂的事,给西班牙人背后再点一把火来的比较实际吧!幻笔阁々々wWw.huanbige.com

在查探铸币厂的同时,听从查理和哈勒哈这二人组的建议,我还安排玛维和老塔克分别带着一队人,少量多次到市场上购买白铜。至于是锡白铜、砷白铜还是镍白铜,那并不重要,只要是白铜就可以了。

又是五天的时间过去了,我的白铜收购大计已然到位,铸币厂的情况也摸得一清二楚!剩下的,就是具体的行动了!

又是夜深人静时,三辆带着斗篷的马车悄无声息的向着市郊的铸币厂驶去。马蹄上都裹了布,轮子也特殊处理过,因此声音并不太大。

大概在夜间两点左右,我们到达了铸币厂所在——巨大的厂房建在一座大山里,三面是陡峭的高山、一面是狭窄的山谷,山谷处安装的巨大的铁门!大门周围戒备森严、岗哨林立,一般人绝对进不去!

但遗憾的是,我带来的都不是一般人,绝大多数是飞檐走壁的忍者,最差的也是训练的近半年的特种战士!

墨带着两个人,背着绳索,从陡峭的后山攀岩而上,夜幕中我眼瞅着他们的身影越来越模糊,逐渐消失在视线中。

二十多分钟后,一条绳索忽然从上面扔了下来,于是我带着十几个人沿着绳索、逐个爬了上去!

山顶怪石嶙峋,但这却为我们架设滑轮装置带来了巨大的便利——根据我的设计图,哈勒哈和查理几天几夜加班制作的滑轮组非常好使,小半夜的功夫,我们已经将三吨左右的白铜运上了山顶!

在我们运送白铜的同时,墨带着几个尖兵已然沿着另一边的坡道下到了铸币厂内部!这一路几乎没有任何防守,让几人如入无人之境般就到达了囤放银锭的库房!

这不难理解,在如此陡峭的地势之下,只要守好谷口的大门,几乎就可以算的上万无一失!但是在我们的特种作战之下,西班牙人在谷口的防守顿时就成了马奇诺防线,成了聋子的耳朵、瞎子的眼睛——摆设!

用迷香让看门的老头儿睡得更香一些之后,墨派人回到山顶,告诉我们可以搬运了!

三吨白铜很快被运送到了库房里,为了满足航运需求,各种金属的锭几乎大同小异,十分难以分辨,更不要说是颜色几乎一致的银和白铜!

毫不费力的撬开后门,在天亮前,我们只需要做一件事——将三吨的白铜插花放进银锭之中,当然,我们也需要替换出三吨的高纯度白银!

有那么一瞬间我甚至在想,如果我多找这么几家铸币厂,多干几单“买卖”,费力吧唧的远洋贸易是不是就没必要继续干下去了?

但是又一想,如此睿智的我怎么会有这种守株待兔般的发财理念呢?苦笑着摇了摇头,将这不切实际的想法赶出了脑袋!

懒惰的西班牙人上班时间并不确定,一般都是看守库房的老头儿拉开沉重的库房大铁门,那刺耳的声音就像闹钟,唤醒沉睡中宿醉的、或者其他骂骂咧咧的西班牙人,摇摇晃晃的上工铸币。

至于我为什么知道,这要感谢墨和他的小队几天几夜的蹲守。情报真的很重要啊!

当天白天,我们就在铸币厂背后的山头上潜伏着,尽管我们选择的后山十分隐蔽,但是并不排除可能有人会经过。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还是等到夜深人静再运送置换出来的白银比较靠谱!

至于马车,则早就藏了起来,不会露出马脚的。

这样做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可以近距离观察西班牙铸币厂的工作——如果他们发现了银锭有假,那势必会引起混乱,说不得我们就得想其他办法来封住他们的嘴巴!

但是应该说他们很幸运!一天下来,铸币厂的烟囱里滚滚的冒着浓烟,工人们还是半死不活的打制着钱币,工头依然在他那三面是窗户的破单间里,和手下专门为他召来特殊工种女员工从早到晚的交流经验。

一切都和往常一样,那么平静,那么河蟹。

当看到两车银光灿灿的银元被装箱待运走之后,我微微的笑了——你们干的很好,应该给你们加鸡腿!

当然,剩下的原料还有三分之二,明天还要继续努力哦!

是夜,我们按原路返回,将收成装车,扫除痕迹之后,趁着夜色掩护,连夜赶到码头,将那些沉重的箱子装船,让华梅又带着两艘船离开了。

只剩下一艘船仍然等着我——因为我还不甘心!我决定用最后的几天时间,尽最后一把力再找寻一次阿兹特克王国的遗物!

第二天早晨,太阳照样升起,鸟儿们欢叫着,庆祝今天又是一个难得的晴天!

外面的人群依旧熙熙攘攘,唯一的不同来自于市场区的喧闹之声!

远比平时更加热闹的喧闹之声!

看来,戏码要上演了啊!我穿上衣服,带上早已等候的几人,向着喧闹的地点施施然的走去。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