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331.杀出条血路

作者:就差一杯字数:4569更新时间:2019-03-20 21:26:41

人在什么时候动作最快?答案——逃命的时候。品书手机端m.

看着东面海一字排开的西班牙战舰,我知道这次自己有些托大了!但是与当初预测的二十五天到三十天相,确实还有一些时间。

只能说西班牙人我们想象的动作要快,也许他们是受到了刺激,不顾一切的跑回来了也说不定。

此时想这些已然没有意义,现在的关键是如何离开这里!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西班牙人是不惜一切代价要吃掉我的舰队,不,目前是我这条船。我想源动力一定是报复——虽然我的行动本来是报复。

目前距离我和阿迪肯以及华梅约定的地点还有大概三十海里,全速航行大概需要两个小时。

但敌方最北端的战船已经在我方东北六、七海里处出现,按照我们双方的相对速度,大概会有一个交汇点!

而这个交汇点是决定我方生死的关键点!

所以,我们必须想尽办法去迟滞敌人北端的船只,为自己杀出一条血路!

我现在唯一庆幸的事,便是西班牙人不喜欢炮击战!如果他们和我一样喜欢打炮,那我恐怕只有自沉战舰、路逃脱一途了!

全速向北逃逸,按理说我们的英国最新式战舰速度不算慢,甚至在同等级的船只里算快的,但我依然觉得还不够快!是的,远远不够!

我问九鬼政孝,船还有没有什么增重的东西?如果有,统统扔掉!此时除了炮弹,甚至连粮水都不是必需品!

但是很遗憾,我们的船只经过核查,确实没有什么可以扔掉减重的东西,所以从原理说,此刻已经算是极速了!

随着太阳的渐渐偏西,对方和我方的距离也越来越近!而他们本来排成一线的队形,也逐渐被拉成了一个斜斜的u型!

越往北队形越直,越往南队形越凸出来,他们也深谙两点之间、直线最短的道理,所以并不想做无用功。

甚至北端的几条船都开始与我平行向北,这些恐怕是想着这样一直向北航行,我的去向终将被美洲大陆挡住。他们考虑的已经是最后一步了,看来真的是成竹在胸啊!

下午六点左右,对方堵截我的船只距离最近的,看看已经到达了我方三海里!这已经进入了我方火炮的射击范围!于是毫不客气的,右舷的火炮开始了最大输出功率的急促射!

我们的火炮射程远、威力大,但是却很难给对方造成什么实质性的威胁!原因只有一个——目前只有一条船!火力点太少,而另两条三角帆船则没有什么火力,另做他用。

一轮几十发的炮弹落在了敌船队最前方船只的周围,有那么颗甚至打了甲板!但是很可惜,那艘船开始冒烟了,却依然不致命!而更多的敌人已经借机追的更近了!

无论有没有用,炮击不能停!我们的炮弹不要钱似的撒向对方!大概七、八分钟后,敌人的一艘加兰德桨船冒起了浓重的黑烟,终于脱离了战斗!

这成果不能说不显赫,因为我方只有一艘船。可是现在看来基本属于无效输出,因为那仅仅是对方二十分之一的战斗力都不到的单元!

而在这个期间,对方离我的距离却又靠近了四分之一!

我抬头看着天,夕阳还没完全落下,凄美的晚霞宛如在滴血!怎么?难道连老天都知道我今天有此一劫?

呵呵,我不会这样向命运投降的!

不过客观的说,我们的射击还是有效果的,毕竟强大的威力摆在那里,敌船只要见到我们的炮口对准自己,无论如何也会转舵内切或者外切躲避,这样一来,无形降低了追击的速度。

但是时间一长,他们发现我的火炮尽管威力巨大,但毕竟投射量太小,所以在面的强力威压下,开始不顾一切追击于我,不在做出那种导致减速的规避动作!

有一艘大型帆桨并用战舰连吃我三发重炮,前甲板被打的浓烟滚滚,但他们却依然全速冲向我方,只是水手们呐喊着、将抽来的海水泼向着火点的动作却一刻不曾消停!

距离减半了!我方和敌船最近船只的距离只剩下一点五海里的距离了!若不是我们全速向北,只要几分钟对方会追我们!

全靠着我方向北速度太快,对方也大概与我同向行驶,向西的速度分量很小,才大大延缓了我们被追的时间!

九鬼政孝走到我身边,低声问道:“先生!派出小船吗?”

我看着对方,思考了几秒钟,方才摇头道:“不!还不到时候!”

说完看了看天空,天色已经完全黑了,我心里暗暗叫好,又感叹这天黑的实在是太慢、太晚了!

于是我沉声道:“放信号弹!三颗!”

九鬼政孝领命去了。不大会儿的功夫,在轰鸣的炮火声,只听“啪啪啪”三声脆响,三颗拖着长长红色光尾的子弹径直飞了天空!

我抬起头,看着那三颗子弹越飞越高,不断的闪烁着耀目的红光!

这是我让查理专门做的信号弹,弹丸是用锡皮包裹着硝酸锶,是花炮里发出红光的那种化学意义的硝酸盐,飞到大概三百米高空时,几乎听不到声响的爆开,绽放出美丽的三朵红花!

在没有遮蔽的海面,这信号弹的极限传信距离可以超过二、三十海里!特别是此时的阿迪肯和华梅一定在全神贯注的注意着南方的动静,一定会看到的!

三颗红色信号弹,代表十万火急!他们肯定会在第一时间赶来驰援!

幸亏天黑了!如果是白天,那信号弹几乎毫无用处了!

对方一定也看到了我们的信号弹,估计也预料到了这是在召唤友军,但是他们不可能放弃追击!

如果真的召唤来友军,那一鼓作气,把这些在背后捣乱的敌军全数歼灭!

如果是虚张声势,那不过是个笑话罢了,根本不值一提!处在队形间位置的齐拉维特咬着牙,恶狠狠的想着——我一定要抓住这可恨的东方人,将他碎尸万段!

敌船越来越近了!是的,最近的、处在我东北方向的加兰德桨船距我方不过五百米了!我甚至听到了对面船船长和水手的愤怒咆哮之声!

他们是想这样一鼓作气冲过来,拼着受几下炮击,只要冲到跟前能搭板接舷,然后用最拿手的白刃战将我们全部消灭!

是的,如果按正常情况下发展,的确是这样的结局,但是他们想不到的是,我居然还有撒手锏!

看着最近的敌船已经接近我方三百米,我高叫一声:“政孝!放小船!”幻笔℃阁℃WwW.hUaNbiGE.cOm

两艘一直藏在我们船舷左侧的小型三角帆船忽然加速,半分钟内从船头前冲到了旗舰右前方,向着呐喊着、准备与我接舷战的敌船全速冲去!

每艘船有两名最精锐的水鬼,都是从东瀛时跟着我的死党!他们一无所惧的驾驶着装满炸药的三角帆船向着敌船冲去,决定用最小的代价,换来最大的战果!

敌人的船顿时大乱!谁都能猜到这两艘小船来者不善,但是距离实在是太近了!近到几乎几个呼吸的功夫,小船到了敌方大船的舰首处!

我听到对方的船齐声发出绝望的呐喊!紧接着,两艘小船便重重的撞了去!

“轰轰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随着巨大的气浪传来,震的我脸皮一阵发麻!

“好!”我方的船齐声发出兴奋的呐喊!在死亡阴影的笼罩之下,压抑的情绪第一次得到了宣泄和解放!

我也是暗暗出了口气。我看到那四名水鬼在最后一刻跳水了!这里距离岸边不过一海里不到,他们可以轻松游过去,九鬼政孝和墨自然会按照预案接他们回来的!

东面火光大起,那艘距离最近的敌船的船头被彻底炸毁,此时正冒着巨大的气泡向里灌水!

船的敌人有的手忙脚乱的放下救生艇,有的则不顾一切的跳海,向着旁边的友方船只游去,寻求救援和帮助!

而周围的几艘敌船迅速扔下救生艇,主舰却是毫不减速,继续全力追击着我!

齐拉维特知道,他们已经失去了追我的先机,现在所有的西班牙船只已经落在了我后面。但是,只要是一直向北航行,我终有向东转向的时候!

到了那时,自然可以收捕鱼吧!

齐拉维特如是想到。

我又何尝不知道当下的情形呢?只是事到如今,所有的事情已经不在我的掌控之内,我现在能做的,是祈祷!

祈祷阿迪肯和华梅看到了我的信号弹,在前面接应我,助我向东转向、脱离追捕!

可是,现实却让我的内心越来越凉——往前又急速前行了将近十海里,如果他们看到信号,差不多还在这里救援了!

可是举目望去,前方的海面一片漆黑,哪里有半点友军的影子?

我的心随着前进沉入海底,难道他们搞错了接头的地点?又或者……是我搞错了?

我的呼吸不由得变得急促起来,我甚至已经做好了弃船登岸的准备!

于是我喊过九鬼政孝,咬着牙道:“再往前开半个小时,如果还没有接应,那赶在对方合围来之前,调头向西!弃船登岸!”

九鬼政孝自然明白我已经做了最后的打算,也是最坏的打算。但是目前来看,这也是唯一的办法了吧!

他下去安排了,我站在右侧船舷,双手死死的扣着栏杆!看了一眼北方,依旧毫无动静,一丝亮光都没有。

而南方,则是灯火通明、全力追击的敌船!我的内心产生了一丝明悟,难道到这里了吗?

半小时过了,依旧没有援军的影子,我望着前面黑漆漆的大海,咬牙道:“弃船!登陆!”

重重的拍了一下栏杆,我无奈的摇摇头,抬头望向了遥远的北方!

要战,那便战吧!我心暗道!这些年纵横捭阖,我又怕过谁呢?

紧了紧手的童子切,心道伙计,又到了我们一起杀敌的时机了!

我抬起手,向着九鬼政孝做了个收拾,他立即明白,神色复杂的准备去下令调头向西!

再见了!陪我远赴美洲的战舰!有朝一日,我一定替你找回今天的屈辱!

在船头微微向西调整的一刻,我紧紧闭住了眼睛……望着东方天空的月亮,一声长叹!

忽然,左耳边似乎不太远的地方,传来了惊天动地的炮火轰鸣!是北方!

我惊诧的扭过头,正看到无数摇曳着火光的炮弹从头顶划过、向着西班牙人的舰队飞去!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