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0332 比脸厚

作者:第6天魔王字数:6238更新时间:2018-11-09 03:26:59

“是他吗?”吴忧的视线,径直穿过了面前的方明,看向他身后的袁娅岚问道。

袁娅岚的脸色有些尴尬,恼怒地瞪了他一眼,非常不愿意配合的点了点头。

得到袁娅岚的承认之后,他才慢慢的转过身,饶有兴趣的打量着面前的方明。

在吴忧打量方明的时候,他也在打量着面前的吴忧。老实说,吴忧和他想象中的模样,差得太多太多。在他的想象里,吴忧是一个年纪在五六十的古怪老头,阴郁的脸色,永恒不变的冷峻表情,以及浑身黑袍子之下,那干枯瘦弱的身体。

和他想象中,唯一相像的,就只有吴忧身上,那漆黑的袍子。完全超出他想象的,除了吴忧的外表,还有他的性格。从他试探性的目光中,让他感觉有些意外。

看似强行,实则软弱,看似软弱,实则强硬。变换不定,捉摸不透,令他非常惊奇。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他认为吴忧是一个有趣的人。

想到这里,方明的嘴角忍不住微微的上扬,他的目光更是充满诡异的深度。

方明对吴忧的评价是有趣的人,而吴忧对于方明的评价,却是一个可怕的人。

他的可怕,在于他的隐忍,在于他的笑里藏刀,等等各方各面。

这种笑面虎的人,他一眼就能看出来。他们通常都善于计谋,善于人心,善于作势。

总之,就是那种喜欢在背后搞一些阴谋诡计。然后只要给他机会,就能不断地从绝境中,靠着各种各样诡计,如同不灭的老鼠般,再次站起来。

这是可怕的人,一旦对他动手,必须将他一击杀死,绝对不能给他喘息的机会!

两人对视了一会儿,然后相视一眼,都哈哈大笑起来。

袁娅岚一脸古怪的看着勾肩搭背,一起走进研究所大楼的两人,完全不明白他们男人之间的情感。之前还互相看不顺眼,不给对方台下的两人,怎么在这么一会儿的时间,就变得如此要好!不过,这些都不是她所在意的。她只需要做好记录,监视的本职工作就行了!

“今天你叫我来,是要我做什么?”吴忧好奇的对着旁边的方明问道。

“先收集一些关于你体内元能的基本资料,然后我再根据这些资料,让你配合我做一些研究。”方明有点不习惯吴忧的热情,勾肩搭背这种事情,还是幼儿的时候做过。但是,为了他的双脚,勉强还能够忍受他的无礼,放肆,大胆!

呈现一个圆柱形的研究所,如同它的外表像试管一样,是中空的。不过这种中空,不是一个中空,而是层层的中空。也就是说,一个圆柱中,包括了无数个中空的圆柱。这种特殊的构造,精准地将研究所的层次,分得十分严明。

最外面包围的空间,是最普通的员工的研究所。而越往里面,代表的身份地位越高,自然研究室的设施条件就越好。

而身为这所研究所主人的方明,自然而然他的实验室,就在这个圆柱建筑的最中心。

方明单独享有,圆柱建筑最里层,那一整栋建筑。

在那里面所有的一切,都是他独自一个人享受。但是,对于那些高科技的东西,他还不是很熟悉。虽然,所有的都是归他一个人,但是他依旧请了无数的助手。

“所长早上好!”吴忧跟着方明,一路饶了半圈最外围的研究所,才来到了进入里面一层的通道。一路上,所有身着白大褂的研究人员,见到方明之后,统统都对着他礼貌的弯腰问好。

然后,在进入了里面那一圈研究所后,又走了半圈,进入了再里面那一层。当然,这一路上,依旧还是有着无数的人,对着方明弯腰问道。

这问好,好像是强制性的。因为只要方明在这里经过,不论在场的人手头上做着什么工作,统统都停了下来,然后恭恭敬敬的做出姿态,以示尊敬。

在进入第三层研究室后,里面依旧是这样的情况,且还是要绕半圈,才能进入下一层,见到这样的情况,吴忧终于忍不住问道:“这研究所这样设计,就是为了让所长显摆的吗?”

“不是显摆,是视察!”袁娅岚不满地说道。在她说完之后,目光不由地落在方明的身上,心中暗道,也只有他才会摆这么大的架子。

“当然!”方明傲然的挺直了腰杆,然后接着开口解释道:“以前的时候,他们疏远了我,所以我就让他们每一个人,见到我时,不管在做什么,都必须礼貌的向我示以尊敬。”

方明的坦然,让袁娅岚微微有些意外。在她的眼中,方明就是一个突然小人得志的典型,在总裁面前大献殷勤,在员工面前,大耍微风。

“这么不要脸的事情你都敢承认,你的脸皮可真厚啊!”吴忧讽刺道。

袁娅岚微微有些愣神的看着吴忧,没想到他居然把自己心中想说的话说了出来!

“是

吗?”方明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脸颊,脸上露出了尴尬的笑容。

“老狐狸!”见到他的这个笑容,吴忧在心中暗暗啐了一声。对于自己所做的,不管是坏事还是好事,都没有任何的负担,这才是最可怕的。这种人,为了达到目的,会不惜任何手段。

在说说笑笑间,一行四人,很快就来到了方明最里层的研究所。

这个研究所最里层的空间,大概有四十来个平方。在这个空间里,就如同一个客厅,布置了沙发,茶几,冰箱,等等家具。如果再加上一些观众席,那就是访谈节目的演播厅了。

“座,随便座,先休息一会儿,你们有什么想吃的吗?”一进这个空间,方明就如同回到了自己的家中,尽显地主之谊。

吴忧看着脚下的巨大虎皮地毯,问道:“这是真皮吗?”

“当然是真皮!”方明理所当然地道。猛兽那么多,他怎么可能用假皮。

“这是什么老虎的皮,看起来不简单啊!”他蹲下身子,用手扯了扯地上的虎皮,完全就是一个土包子做派。

“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如果你想要,等下我们一起去野外狩猎几头。”方明从冰箱中拿出一些饮料,放在了茶几上。

“怎么不用树种保鲜柜啊?”吴忧看着那个巨大的冰箱,有些奇怪的问道。冰箱这种东西,不仅浪费元晶不说,而且一点都不实用。

“这里没有泥土,所以不能用!”方明踩了踩脚下的虎皮地毯,笑了笑说道。

“这样啊!”吴忧走到沙发上坐下,随手拿起一瓶饮料,正要打开之际,突然问道:“你不会在这里下了药,想要害我吧?”

“哈哈哈哈,吴忧兄可真爱开玩笑。”方明笑了笑,随手拧开自己手上的饮料,然后畅快的喝了一大口,对着他道:“要不要我们来换一瓶?”

“好啊!”吴忧欣然接受了。

“嗯?”这下轮到方明愣住了,他本想讽刺回击一下他,没想到他居然没有按照自己设想的套路来!

吴忧从呆愣住的方明手上拿过了饮料,然后面不改色,异常果断地扔到了一旁的垃圾桶里。方明看着他的这个动作,才恍然明白他为什么会答应。不过,他也不恼怒,只是冲着他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道:“吴忧兄的幽默,让我有点费解。”

“哦,是吗?”本来吴忧想说,自己不是幽默,而是直接挑明了说,我是在羞辱你。但是,感受到旁边袁娅岚那满是怨念的警告,最终还是没有把心里的话说出口。

“当然!”方明笑着点了点头,又道:“只是我有点不能够理解你那幽默!”

吴忧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一脸毫不在意的样子。方明见他油盐不进的表情,并没有在这件事情上过多纠结,叉开话题问道:“你体内的元能,是怎么来的?”

嗯?吴忧一惊,脸上淡然的表情,顿时消失全无。“你这是什么意思?”

元能这东西,人从出生下来就已经拥有。从哪里来的,那就表示,这元能并不是原本他拥有的。他这样问,是知道自己身体发生的一切,还是在试探自己呢?

方明见他突然变得严肃的脸庞,友善的笑了笑,“不用紧张。我想在你的身上,肯定发生了许多悲惨的事情,才会变成这样。”

“为什么这么说?”吴忧直视着他的双眼,毫不忌讳的问道。在他看来,他或许对于自己体内的暗炎元能,有一定的了解。但是,他不可能知道,自己所经历的一切,也不可能知道自己身体的情况。在他看来,方明愿意怎么想,那就随他怎么想。

不过,既然你想从我嘴里套话,那么你肯定也要付出一定的代价,来作为交换。

“跟我来!”方明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答吴忧,而是打了一个响指。顿时这个空间的客厅,开始上升,犹如电梯般。

“哇,居然这个房间还会动。”一直都默默无言的黑炭,感知到这个客厅在快速上升后,好奇的看着四周。随着客厅的升高,两边平台上,一个个忙碌的研究人员,出现在这个客厅的四周。

黑炭从来没有想过,还存在这种能够上升的空间。这一路上,他对这个研究所的一切,都充满兴趣。纯粹的双眼里,绽放出无数渴求的光芒。

“一个傀儡,为什么会存在这么强的求知欲?”方明淡淡的扫了一眼黑炭。如果不是迫在眉睫的死亡元能需要研究的话,相比于吴忧,其他的更在意的还是黑炭。这个傀儡,给了他太多的惊喜和意外,特别是他求知而又异常纯粹的双眼。

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单纯的眼神,完全如同一个刚出生的婴儿般。傀儡虽然他没有见过多少,但是如此独特的傀儡,即使在他阅读的大量书籍中,也没有只言片语的提及。

如果能够让黑炭成为自己的助手,那么他的研究创新效率,肯定能够提高一大截。不

过,对于他而言仅仅只能想一想。

其实他很清楚自己在这一阶段的所作所为,当然也明白,公司在度过了这一阶段后,自己将会面临什么样的灾难。从一开始答应诺尔德,他便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方明胡思乱想期间,很快客厅停在了十一层的位置。停顿带来的失重感,让他瞬间从发愣中苏醒了过来。抬头一看,见到走廊上面的工作人员,自言自语地喃喃道:“到了吗?”

顺势他拿出一张卡,在面上一刷,顿时客厅四面的光障消失不见。“跟我走吧!”

将面前的工作人员驱散,独自一人快步的朝着前方走去。袁娅岚紧随着方明的步伐,跟在了他的后面。吴忧奇怪的看着方明的背影,有些不解刚才还装得好好的他,怎么突然就变回了真实的模样,难道是装得太累了?

“走了!”他转过头,见到黑炭还在奇怪于客厅四周那消失的光幕,顿时一把拉住他,然后把他扔向了前面。

跟着方明,进入了一件偌大的实验室。在这个实验室中,全是一根根巨大的玻璃管空间,翠绿的液体中,大部分是一具具漆黑的尸体。吴忧在这些尸体上,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

“这些,全都是我们公司在死亡地狱牺牲的人员。”方明走到实验室正中间,眼中噙着泪水,脸色沉重地说道。“他们都是我们公司的英雄。”

在他说完之后,右手放在左胸上,然后笔直的弯下腰,表示对他们的敬意。同样,当方明在说出英雄二字时,袁娅岚立刻也做出了相同的动作。

吴忧看着两人脸上的悲痛表情,能理解他们的做作,但是内心并不赞同。

“他们在做什么?”黑炭凑在他的耳边,好奇的问道。

“他们在对你表示最崇高的敬意。”

“嗯?”黑炭一愣,感觉有点怪怪的。但是他本能告诉他,主人说得似乎并没有错!不解的挠了挠头,心中暗道主人就是这个样子,喜欢装神秘。

“想必忧兄能够轻易的感觉到,他们体内蕴含的特殊元能吧?”简单的做完后,方明走到了一个巨大的玻璃柱旁边,用手轻轻的敲了敲,顿时那面碧绿的玻璃,变成了一面电子屏幕。

只见在屏幕上,正显现出里面那人的三维立体模样,然后体内蕴含的元能成分,肌肉结构,肥肉分布,等等对那具尸体全方位的剖析。

“对,我能感觉到。”吴忧点点头,等待着他的下文。

“之前我之所以会说出那番话,是因为这种元能,根本就不可能在生者的身上出现。”他将模型中,那漆黑的一团元能调了出来。顿时只见这团漆黑的元能,层层分解,显现出了一系列的复杂的元素。

“别给我看这些,我不懂!”吴忧瞪着眼睛,茫然的看着那团漆黑元能里面,分解出来的众多物质。在那些物质显现后,又出现一系列的特殊符号,密密麻麻的标注其中。

“呵呵,也对!”方明轻笑了一声,伸手轻轻的在屏幕上一点,顿时那团分解的元能,又重新收了回去。

“简单的说一下,就是经过我们的分析,发现这种元能,只能出现在死人的身上。而且出现的概率,还非常的小,所以我们怀疑,忧兄您应该是遭遇了不测,然后被人当做实验体,体内才会出现这种特殊的元能。”

方明直言不讳的话语,让吴忧心中一惊。这真的是他们公司的猜测,还是说这仅仅只是一个烟雾弹,想要用来诈自己?幻笔阁→→www.huanbige.Com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不想回答,装傻不算最高明的方法,但在吴忧看来,却是现在最有效的方法。

“当然,忧兄成为了实验体,肯定其中相关的记忆,都会被抹去。”方明笑了笑,表示理解。然后继续开口说道:“忧兄你能不能将这种死亡元能,在你身体里存在的感觉告诉我?”

“我不知道你说的死亡元能是什么元能,这种元能一直都存在于我的身体中,我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异常!”吴忧语气有些重,脸色更是恼怒地道。

“呵呵,忧兄又说笑了。我记得忧兄刚来这月原市的时候,碰上了两个小毛贼,那时候忧兄的身体,似乎就有些不利索。”方明联想到自己不断萎缩,以及不断传出阵痛感的双脚,心中非常肯定,吴忧的身体,肯定日日夜夜都在受到死亡元能的折磨。

“呵呵,你不说我都忘了。说起这事,我还感觉挺不好意思的。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当然不能一来就弄出两条人命吧!人还是怂点好,对不对,就像你,现在对我这样!你好我好,才是真的好嘛!”

“哼,初来乍到!初来乍到就敢在月原二区杀那么多人,毁了一片街区,更是在郊外创造了死亡地狱。”方明在心中冷笑道。

他发现眼前这人的脸皮,一点也不必自己薄。

最主要的还是,他还一点没有自觉,这就很可怕!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