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百三十一章 “邪”不胜“正”……或许吧?

作者:星之煌字数:5428更新时间:2019-02-11 15:38:21

一张阵图,四柄剑器,它们力量融合为一,共鸣质变。

无尽的杀机煞气喷薄,毁灭终结的力量无穷尽,轻易间就能沉沦一方大千世界,为兆亿生灵送葬。

然而就是这样的威能,在此刻战场中显得那般无助和悲凉,有一种螳臂当车的不自量力。

上千件先天灵宝!

如此丧心病狂的数量,单只是普普通通冲击,就足以让世间任何一尊大罗吃不了兜着走,更不要说鸿钧施展出他的道果,化作一个能完美组合各种法则秩序的平台,让所有灵宝共鸣,一种无与伦比质变力量衍生而出!

如果说,罗睺的杀手锏在诛仙阵图上,那是他串联四剑的根本,那鸿钧的底牌就是他的道、他的法,这一刻就是包罗万千的法阵,可以容纳诸多灵宝,调理平衡,组合质变,胜过诛仙阵图数十上百倍!

这种道果单纯摘出来看,可能并不如何出色,在同层次的杀伐力上绝对比不上罗睺的攻击猛烈,但是在此刻,在这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正确的发挥平台上……就是一场赤果果的碾压!

“轰!”

下一个瞬间,两种宏大磅礴到极点的力量接触了。

“咯吱!”

“咔嚓!”

完完全全一边倒,碰撞的一刹那,散发刺目光辉的诛仙剑阵就在哀鸣,无数裂痕出现于其上,尽管罗睺拼尽全力去修补,也不过是拖延了一点败亡的时间。

鸿钧动用最恐怖力量,从过去到现在,从现在到未来,全在他的打击范围内,要将罗睺所覆盖蔓延的时间线给彻彻底底的打爆、毁灭!

就是这样简单粗暴模式,鸿钧才懒得玩什么技术性破阵……那多费事啊?

既然有足够的力量,那就使用力量去摧毁一切!

在这一刻,罗睺深深体会到了一种单纯力量悬殊而带来的无力感……但他没有放弃,也不会放弃,元神心念运转至巅峰,一双血淋淋手掌结出法印,调度法阵,苍白面容上突兀有一抹狠戾笑容,“想杀我?很好!”

“纵然身殒此地,永恒沉沦,也要让你溅血!”

无数血泉从魔躯上喷射而出,古老晦涩的咒语声伴随响起,罗睺法力一瞬间暴涨,这是时间线上的共同发力!

大罗者,无尽时空永恒自在,一为无穷,无穷为一,自然而然身化兆亿,每一个都是真实的他。

既然是真实,那法力也是无虚,无数自我可跨时间线调动,无有匮乏的问题。

当然若对手同为大罗,这手段谁都掌握,彼此对消了。况且到那个境界中,征杀的是对方本源和意志,较量的是法力演变繁复程度,单纯的数量堆积,几乎没有用处。

——之所以是几乎,那是因为还有极个别的情况。

罗睺面对鸿钧狞笑着,残忍暴虐、冷酷到无所谓牺牲的意志不加掩饰扩散,魔躯膨胀,一种毁灭气机升腾,俨然是要以身为祭,成为古往今来最强大一颗……人体炸弹!

“呵……自爆?我是吓大的吗?”鸿钧嗤笑一声,同样的法力迅猛攀升,且眼都不眨的就是三面旗帜在身前插好,中央戊己杏黄旗,南方离地焰光旗,以及……素色云界旗!

这不是结束,一朵金莲蓦然出现,于脚下盛开,一道灿烂光幕升起,又刷上一层守护屏障。

一副武装到牙齿模样,鸿钧淡定无比的目视罗睺,发出了邀请,“来啊!炸啊!”

“能伤到我一根寒毛,这一战我就算你赢!”

“反正输赢什么的我从来就不在意……你赢了又如何?实惠落到手就好,还用跟一个死人斤斤计较?”

“唔,对了!道友你死之后,关于身后名的问题大可放心……我一定会给你努力包装好,在历史纪元中留下显赫一笔——不在贫道之下、实力不可测度的万魔之祖!”鸿钧慢条斯理道,“有的时候我延展自身存在,覆盖时间长河下游,偶然听闻到一些话语,个人觉得还是有那么一丁点道理。”

“比如说——尊重对手,就是尊重自己……不把你吹嘘成无上禁忌高手,我打赢你又有什么成就感?能够增添多少灿烂光环?”

“怎么样……我这想法,是不是一场互利共赢交易?”

“大家都收获了名声,很完美对不对?”

除却镇压的动作不停,鸿钧还在努力用语言轰炸着。而面对此情此景,即使罗睺早有预料,脸色仍然很难看——跟这样的对手对决,那是一种双重被虐的过程。

不止是看到一件件层出不穷、威力莫大的灵宝时心灵所遭受创伤,还有那张嘴……比鸿钧表现出的战斗力还要生猛太多了!

若非心中已有定计,有抉择和考量,单凭这些话,罗睺真的想冲上去跟他拼了。

就算伤不到一根寒毛,也要糊对面一身血!

咬牙冷笑着,罗睺法力膨胀到极限,一种惊悚万古时空波动在扩散,他所立身之处有莫大恐怖升腾,自我毁灭已经展开。但是出奇的,那种力量冲击的方向并不是鸿钧,而是——时间长河!

“嗯?”鸿钧警觉,“你想做什么?”

他驾驭着诸多灵宝急速镇杀,但终究还是慢了一点点。

“轰!”

一颗黑色的太阳蓦然在时间长河中炸开,这是一位大罗至尊以无限逼近死亡为代价所释放的力量,不是往常那样细微操作,是专为破坏而存!

甚至就连那诛仙剑阵都撤销了,不再针对抵挡鸿钧,转而是对着洪荒世界挥剑,对着岁月劈斩,斩它的过去,斩它的未来,斩它的现在!

四剑斩纪元,阵图乱古今!

只是顷刻,时间长河上就掀起了最可怕波澜,不知道多少河水被泯灭成虚无,浩浩汤汤无穷无尽的岁月之河都被拦腰截断,代表着未来的下游在枯竭!

本来时间长河流淌至今,早已是积攒出一种势,这种势贯穿了古今,在下游成为河道般的存在。

但是此刻,犹如是有一块庞大无边异物陨石轰然砸落,崩溃了河道,摧毁着河岸,让一切都失去了束缚!

没有束缚,意味着无序和混乱。

而无序和混乱,是走向毁灭与终结的重要因素之一。

这是恐怖的!

罗睺不惜一切代价,要引导这洪荒宇宙不知提前多少纪元,走入毁灭的深渊!

“哈……哈哈……我是伤不了你,但是我伤的了这个世界……”

“若是本座必死无疑,那就用无尽众生、无数种时间线和未来,一起给我陪葬,成为最盛大葬礼,也不负本座大罗之身!”

“当然,你也可以放弃对我出手,转而镇压、梳理整条时间长河,重归于平静。以你的修为,也麻烦不到哪里去……”

罗睺放声长笑,此刻他只剩下了一道虚弱的魂体,化亿化兆化无穷,真真假假难辨清,坠入错乱的时光中,“你不是标榜正义,自诩善神?”

“你不是即使身处黑暗,也要守望光明?”

“现在,轮到你选择了!”

……

罗睺很清楚,或者说实际的情况迫使其明白——现在的他,远远不是鸿钧的对手。

不单是境界的原因,最最重要的是……灵宝。

诛仙剑阵图,洪荒宇宙中极致罕见的五件极品灵宝套装,本来是很了不得,但对上鸿钧这种不差灵宝的人物……

经历过方才那连番不断的灵宝、至宝轰炸打击,四柄剑器到现在还哀鸣着,不堪重负!

事实已经证明,正面硬刚,那是没有出路的。幻♂笔阁♂www.huANbIge.cOM

不,应该说是……没有活路。

而不想死,那就只能逃。

可就算是逃命,那也是要讲究方法的。

一根筋的转身就跑……那绝对会被从背后追上生生打死,根本跑不掉!

只有营造出一个对手不得不分散注意的情况,才是他的生机所在。

而这个情况……现在被创造出来了。

罗睺豁出了全部的法力,甚至不惜大损本源,只为了在岁月长河中掀起最可怕风暴,由此在鸿钧身前摆下两个选择。

要么,不管不顾,继续追杀剿灭罗睺。

要么,转身回去,梳理暴动中的时间长河,重新稳定住这洪荒世界的重要基石。

鸿钧……会怎么选?

罗睺紧张中又有期待,他趁着时间线大乱的机会潜藏逃亡,一瞬之间不知逃窜到哪个角落中,流窜了多少的岁月。

“咦?不错啊!”一声轻轻叹息,鸿钧抒发着自己的感慨,“进步很快嘛!”

“果然不愧是证就毁灭终结道路的大罗,天生的大魔头,这么快就无师自通了类似挟持人质的手段做法。”

“用洪荒天地的稳定安危来逼迫我,让我投鼠忌器?”

“可惜……我不吃这套的!”

“此时、此刻,我的眼中……只有你!”

平静而温和的话音在罗睺耳边徘徊,他蓦然回头,得见很惊悚一幕——

鸿钧大踏步前行,举手投足间是无比的强势超卓。

激荡的时间长河浪花扑来,被径直轰出的一拳打爆成虚无。

错综复杂如同一团乱麻的时间线,纠缠着横亘在前路上,却在不耐烦的至尊挥动盘古幡射出剑气下,统统成为了泡影,消散无踪。

……

想要将整个世界的安全和稳定,绑架成为你罗睺手中的人质?

但……我鸿钧是那样畏手畏脚的神吗?

你好好看着,好好等着,当我将阻碍我的一切事物都给打残了后,再追索你走过路过留下的痕迹,把你彻彻底底的砍死!

“本来,我只是想请道友安分一段时间。”话音遥遥传递,“虽然你跟混沌魔神有串通一气嫌疑,但你也是先天神圣一员,我们之间还有那么点牵扯。”

“即使你看起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用一枚棋子在洪荒天地中来回折腾,有图谋毁灭世界嫌疑。”

“不过为了自家修行利益,琢磨着怎么灭世的家伙多了去了……过去有,现在有,未来也一定有!”

“看在你同为先天神圣的情面上,等我将你打残了、剩一口气苟延残喘,再封印到哪个犄角旮旯地方千八百万年,那也就了事了。”

“等过去漫漫岁月,等我履行了那位大佬给我钦定的任务,等这个时代的先天神圣一个个成长起来证道大罗……那时你纵然破封而出,再怎么折腾我也懒得管。”

“可你千不该、万不该,竟然试图想要威胁我,让我做选择?”

“本座从来不接受威胁!”

“所以,就请你去死好了!”

鸿钧展示着自己的决心,那是上天入地也要打死对手的坚决态度,让罗睺看得是心惊肉跳。

而且,相比于先前的罗睺,现在的鸿钧更加肆意妄为,持续性破坏程度总合在一起,远远凌驾于先前那一刹那爆发带来的损毁!

一种种未来大势被他践踏过去,无法计算的可怕变数被添加进来,那种频繁更迭的程度让时间长河抽风式的抖动。

如此做法,等于是从最基本的层面影响洪荒宇宙,让万法万道都不再稳定了。

不过这样行为,效果也是显著的……鸿钧从漫漫岁月中拔除掉罗睺的印记,将那化身千万逃逸的灵光投影尽数抹杀,最绝望的阴影覆盖笼罩,一点点将其围剿到绝境!

这个过程中,就算不惜抛出诛仙剑阵做阻挡,也在寄希望能引起鸿钧的贪念,让其为了收服灵宝而停留片刻时光,争取到时间。但鸿钧却从来不曾停下过一步,扫飞了杀剑后看都不看一眼,继续执着的追杀!

“我执掌毁灭的道,向来都是我毁灭他人他物,现在竟然是别人在毁灭我?”罗睺惨笑,此刻他的命运晦暗无比,若风中烛火一般飘渺,处在毁灭的边缘境地。得益于此,他的道行似乎有所升华,毁灭的气息更厚重——毕竟毁灭身外之物的感悟,哪里及得上自身都一并毁灭?

但不管他怎么提升,也不是身后那人的对手。

“可我终是不想死……”他悠悠叹了一口气,“被逼至此,只能选择背负起一些已放弃的因果……那因果若加身,在未来注定对上盘古……”

“可以后死和现在死,我已没有选择……”

“好歹……能多活几天……”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