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584章 杨艺娇动容

作者:亦无双字数:4110更新时间:2019-02-11 15:45:09

来去自如,陈天浩的地盘,没有一个人敢拦住这个气势凌人的女人。

她一路来到陈天浩的办公室,雷厉风行的样子。

办公室里的孙时问听见这话,顿时哈哈大笑起来,道:“看吧,说什么来什么,鱼儿很饥饿,上钩的速度比我想象中的还快。”

陈天浩皱紧眉头,心里忽然很不是滋味。

毕竟,杨艺娇做过他的女人,他现在却如面猛虎,而雪狼却有这样的能力,岂不是反过来狠狠地打了他的脸?

然而,危险的时刻,面子这些东西还不如一个屁,他也不再多想,朗声道:“好了,说了这么多,那我就按照父亲所说的做,不就一个女人么,让给雪狼了,老子也不缺女人。”

孙时问满意的点点头,摸了摸下巴道:“既然你已经顿悟,那我也不再多说,相信该怎么做,你是知道的。”

孙时问离开后,陈天浩吩咐道:“给我去揍,如果雪狼不是只剩下半条命,我就让你们只剩下半条命。”

陈天浩闭上眼睛,静静的思考着,也在等待着,他的心里登时变得紧张起来。

这波操作对他来说,无论成功失败,对他的威胁都是巨大的。

他才可谓是真正的站在了两难之间。

试想,倘若和杨艺娇翻脸,那么杨艺娇势必会倒戈相向,倘若成全了雪狼,那么雪狼和杨艺娇将会完全脱离他的控制,对他来说危险的信号是一样的,而站在客观的角度上,他已经没有选择,他只能选择相信自己不太相信的老子。

走到这一步,他何不也是可悲的?

杨艺娇踩着高跟鞋,一身白色职业装,头发披散,火急火燎的来到了陈天浩的办公室。

陈天浩先是故作惊讶的看了一眼,随即笑嘻嘻的站起来问道:“艺娇,你怎么来了?”

杨艺娇冷声道:“难道,这个地方我不能来?”

陈天浩笑道:“当然能,我们是什么关系啊,我早就说过,我陈天浩的地盘,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绝对没人管你。”

杨艺娇看也不看陈天浩一眼,问道:“叫雪狼的那个手下呢,在哪里?”

陈天浩心里一沉,脸色更加低沉,心想自己和这个女人有过夫妻之实,因为孙时问的符术也可谓是你情我愿,酣畅淋漓。

然而,这个女人却始终对他冷漠,今天还是第一次见她主动关心一个男人,心中的不爽可想而知。

陈天浩笑道:“这件事和艺娇你没有关系吧。虽然情况我都知道了,但是这件事完全是雪狼的责任,没想到他竟然敢越过我私自去找你,还给我闯下了大祸,因此,我怎么可能绕过他。对了,他没有对你做什么不轨的事吧,如果你不高兴,我可以直接送他回娘胎。”

杨艺娇冷哼一声:“他可比你君子多了。”

陈天浩满心暴怒,心想你他妈在床上的时候,也不见得是什么好鸟。

“这个,君子啊,的确,他有这样的特质。”陈天浩冷不丁的笑了笑。

杨艺娇缓缓坐下,问道:“既然你都说了,那你告诉我他这样的特质是哪里来的?”

陈天浩笑道:“艺娇既然对我手下这么感兴趣,那我不说,反而扫了你兴致,我就给你说道说道。”∷幻笔阁∷www.huaNbiGE.coM

“这个雪狼,从小被送进国外一所神秘学校,在极其残酷的训练之下成长起来,后来随大军进入雇佣兵团体,又先后从小兵变成了沙漠丛林的狼王,哦对,也就是老大,所以他身上还是有一股子军人的特质,也因此,各方面的能力都很强,便成为了我的心腹,可惜的是,这次他竟然犯下大错,不给他惩罚,岂不是助长他越俎代庖的威风,将来,那不是会坏尽我的好事!”

杨艺娇冷声问道:“他在哪里?”

陈天浩笑着道:“就在这里,不过正在惩罚他。”

杨艺娇脸色微变,道:“你要怎么才能放过他?”

陈天浩惊讶的看着杨艺娇,心里的滋味简直无法言语,装傻充愣道:“这个问题,我倒是没有想过,只是想着惩罚他了。”

“他没有对你说什么?”杨艺娇的语气冰冷。

陈天浩笑道:“能说什么啊,他就说想要杀了梁成飞,找你帮忙,而后误闯了基地。”

“没其他的?”杨艺娇眉头皱得更紧。

“还能有什么?”陈天浩惊奇的耸耸肩。

杨艺娇转过身道:“你带我去见见他!”

“额”陈天浩苦笑道,“现在估计有些惨不忍睹,还是不要看了吧!”

杨艺娇冷声道:“那我更要去见见他,问他几个问题!”

“既然是艺娇你,那自然没问题,这样吧,我就不去了,我让属下带你去,否则太难为情了。”陈天浩一脸为难的道。

杨艺娇连个谢谢都没有,大步离开了房间。

陈天浩的目光陡然变得冷漠起来,拳头都要捏出汗来,简直已经将这个女人恨之入骨。

杨艺娇来到昏暗的房间里,见到雪狼那一刻,心里不禁有些动容了。

雪狼垂着脑袋,正在承受着生命极限的毒打,头发上,衣服上,任何地方都已经被鲜血侵染,整个人都变成了一个血人。

壮实的身躯,此时已经支撑不起那颗几度昏厥的头颅。

她不知雪狼是否醒了,本来的确有问题想要问他,可到了此时,心里所想的问题,问出来仿佛显得特别嘲讽。

哪知道,是雪狼先开的口,迷迷糊糊地道:“杀人不过头点地,看在我为你做了这么多事的份儿上,何不来个痛快的,我雪狼最不怕的就是死,因为,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死字已经在我的字典里被抠出了。”

“是我!”杨艺娇终于开口,但她的心里有些发抖。

雪狼艰难的抬起头看了一眼,又将头垂了下去,仿佛这样才能好受一点。

“原来是杨大小姐,死前能见你一眼,就足够了,我雪狼死不足惜,看来,你厌恶陈天浩的确是对的。”

杨艺娇显得有些紧张的道:“你落得此刻这般下场,是我害的你,难道这一刻,你最恨的人不该是我?”

雪狼轻声笑了笑道:“我若恨你,必杀之,我不杀你,又为何恨你?我雪狼不是什么好人,但是我懂得怎么做一个男人。”

“我似乎说过,既然是我去找的你,所有的后果我一并承担,大不了一死,但遗憾的是未能给兄弟报仇,梁成飞,的确太强大了!”

杨艺娇深深吸了一口气道:“你可知我为何要来看你?”

雪狼摇头道:“不管有什么原因,都算是为我送终,我一生从不知亲情是什么感觉,能有人送终已经是厚爱。”

杨艺娇又道:“我不相信,你如此不要命,就是为了给你的兄弟报仇,既是报仇,与其死在陈天浩手里,不如和梁成飞一战高下,死了也光荣。”

雪狼点头道:“是啊,也许是因为我自知梁成飞的强大,所以,其实早就输了,一个人若是对敌人生出了恐惧的心里,他还有什么机会赢呢?”

”你找我,到底还有什么目的?“杨艺娇又问。

雪狼轻声笑道:“没什么,只是对你比较感兴趣而已,有句话说良禽择木而栖,而我雪狼却做惯了自己的主人,并不喜欢臣服,只是为报答师父的恩情,所以我不得不这样做,只可惜我遇见的是陈天浩这样的人,所以才会在阴沟里翻船,我认了也罢。”

杨艺娇惊讶的看着他,淡淡的叹道:“以前,你在我眼里就是陈天浩的一条狗,可是今天,我不会再这样认为,你既对我感兴趣,为何不跟我走?”

“走?我还能走?”雪狼又抬头看了她一眼。

杨艺娇正声道:“我杨艺娇没有带不走的人,只要你愿意加入杨家,我带你走又如何?”

雪狼凄凉的笑道:“我快要成了死人,你若救我性命,帮你做事又有何妨?”

杨艺娇莫名的笑了笑道:“好一个帮字,难道你能做陈天浩的手下,却不愿意为我做事,而是用帮字来表明,除了合作,你是不愿意成为我的人的?”

雪狼笑道:“我一生漂泊,无依无靠,做惯了自己的主人,就好比那天空中的鸟,原本有一片天的自由,为何人将它关在笼子里观赏,还要觉得它快乐呢!”

“好,说得好,我喜欢你的真性情。”杨艺娇竟然出奇的赞赏了他。

雪狼缓缓垂下头道:“既然杨大小姐说完了,那就请便吧!我有些困了,我想睡睡。”

雪狼昏倒了,陈天浩坐在电脑前,眼睁睁看见杨艺娇抱住了他,指尖已经陷入了掌心。

这或许是男人最不能容忍的失败。

只听见她小声道:“你既然闯入我的世界,又还妄想离开么?没错,对于我来说,你将会进入鸟笼,但是鸟不是一直都在笼子么,它们虽然能飞,却无法见到北方的大雪,也赶不上南方的早春,它们,其实一直都在笼子里,人又何尝不是呢?权势,金钱,甚至这个世界,都是一个又一个笼子,你出不来的。”

杨艺娇将雪狼带走了,她本已经做足了准备,不惜和陈天浩翻脸也要将他带走,她既然决定了要来,便不会空手而归。

而她之所以来,是因为她需要男人。

再复杂的女人,在选择男人这个问题上,原因往往都会变得无比的简单。

因为,需要!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