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百一十六章 又是一个看过剧本的人

作者:何观山字数:3877更新时间:2019-06-12 06:40:48

白秀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失笑道:“既然你想杀我,之前又何必救我。”

“不不不,我并不想杀你,我只想要你的灵魂。”

对方如是道,口中发出吮吸声,痴迷地赞赏,“真是美味……九千年了,平时我只能吞噬那些盘踞在天地间的驳杂灵气,还从来没有遇到过如此纯粹的‘天地元灵’,今天无论如何也要解解馋!”

天地元灵?白秀脑中思绪飞转,难道他魂魄之中的死气就是源自这个东西?这么说它是……

灵光飞闪,可惜对方根本没给他细想的时间,话语一转,又说道:“当然,在此之前我想跟你玩个游戏,如果你输了,乖乖被我吞噬,赢了我就放你们离开,怎么样?”

老实说,对方的态度让白秀不由想起了之前井中的那个影子,搞不好当初也是这位老兄想戏弄戏弄他。

他不知道此人到底打的什么主意,但他早就见识过对方的实力,索性问道:“什么游戏。”《幻笔阁《WWW.huanBigE.COM

“猜猜我是谁!”

声音在他耳边转了一圈,轻轻一笑,“我会回答你三个问题,假如你猜到了我的身份,我就如约放你们走,猜不到我就吃掉你的魂魄……你可以不答应,但如果同意了,就要愿赌服输。”

白秀不由沉默,不过他没有太多考虑的时间,因为对方已经开始数数:“一、二、三……我给你十秒,十秒后你再不说话,我就当你不打算玩这个游戏,现在就杀了他们……八、九、十。”

白秀知道他不是在开玩笑,郑重点头:“好,我跟你赌。”

“好了,你可以问了,同样是十秒钟,过期作废哟。”对方吃吃一笑,心满意足地说,“开始吧!”

白秀心绪一转,问了第一个问题:“你跟这根神柱有着非同一般的关系,对不对?”

“对。”

“而它关乎世界存亡?”

“是。”对方仍是笑眯眯地回答。

白秀也笑了笑,最后问道:“假设我不同意,你就无法吞噬我的魂魄,对吧?如果你能做到,根本用不着玩这些把戏。”

“果然还是被你看穿了……”这下对方终于笑不出来了,冷声道,“是又怎么样,只要你输了,就必须得答应我,我一样能得偿所愿。”

“原来真是这样……”白秀喃喃出声,旋即回过神,“我知道了第三个问题真正的答案,自然也就能推测出前两个问题的答案背后隐藏着什么意义。”

对方很不服气地冷哼了一声:“那你倒是猜猜看。”

“地球围着太阳转,太阳又绕着银心转,甚至于整个宇宙都有它运行的轨迹,那么我们的世界呢?每个世界看似独立存在、看似只遵循着自己的规则,又何尝不是围绕着一个中心在转。”

白秀叹道,“这个中心正是超乎所有规则的天道,天道永恒却无形,但前者是客观存在的,世人称之为‘天地之枢’,这根神柱则属天地之枢的具象,是不是?”

这次轮到对方沉默了,不过他还是不死心地反问:“这与我的身份又有什么关系?”

“看来我刚刚说的没错。”对于自己的猜测,白秀心里已经有了几分肯定,“万物有灵,天地之枢处于众多灵场相互叠加的中心位置,自然能孕育出强大的灵体。

其实当时我已经被寒冰笺杀死了,是你复活了我,而世界上也只有天道的力量可以活死人、肉白骨,远远超脱于生死轮回的规则,所以……”

他笑了笑:“不用比了吧,我想你已经知道我的回答了。”

“等一下!”对方反应过来,无语道,“我好像着了你的道了……你本身携带天地元灵,自然知道它从何而来,而我们又无法强行吞噬彼此,必然同宗同源,你肯定清楚我的来历啊!

可你一开始却假装不知道天地元灵的存在,给了我一个暗示,觉得你并不知情,也就无法推测我的来历……不是吧,难道你一开始就知道我要跟你玩这个游戏?这怎么可能!”

白秀不可置否地看向不远处的虚空:“游戏结束,我们可以走了吧?”

“哼!我当然说话算话。”对方话音未落,其他四人的身影倒也真的渐渐恢复了清晰。

白秀松了口气,眼见一切就要回到正确的轨道上,那人却诡秘一笑,幸灾乐祸地说道:“愿赌服输,今天我也不为难你们了,甚至可以送你们回家。

但总有一天,你会求着让我吃掉你的魂魄,这是我们新的赌约,等你下定决心认输的时候,或许我看你可怜还可以帮你一个大忙呢……”

一个光点凭空飞出,落在白秀手心,他低头一看,细密的掌纹之间竟多了一抹血痕。

那个声音最终消散不见,他心中却没来由地生出一丝不安,正惊疑不定,白桑他们像是突然活过来一样,看着神柱就是一声惊呼:“我的天,柱子上面怎么突然长出了这么多的裂痕?”

白秀抬头一看,神柱原本光滑的外壁上果然延伸出了无数细线,他当然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作为天地之枢的一部分,这些细线是一种特殊的经纬,能够通往不同的时间和空间。

白桑也算见多识广,一看这些细线,便一拍额头,恍然道:“原来世界上真有天地之枢,可惜这东西看似神通广大,对我们来说却没有太大的作用……好在我们不用坐船回去了”

他朝周游示意:“时间不等人,我们得赶紧回去,你要不要跟我们一起?”

“我的任务已经完成,就不去给你们添麻烦了。”周游偷偷看了梁陈一眼,脸上露出几分羞涩笑意,“我想回搏浪湾,有个人一直在等着我。”

“哦~”王海平一脸“我懂”的表情,在一旁捂嘴偷笑,“以前就看你俩不对劲,没想到这一趟下来直接修成正果了!”

“我警告你,别在这胡说八道……”梁陈嗔怒瞪他,转头一看,见周游笑吟吟地看着自己,又不禁腼腆地低了低头,很快她的嘴角也扬起了一抹甜蜜的笑容。

其他人会心一笑,白桑伸手在神柱上点了几点,耀眼金光飞驰闪烁,紧紧将他们笼罩在其中。

星海淡去,等光线再次充斥在眼前,白秀看到了那座熟悉的城楼。

昔日热闹的白家外镇眼下冷清得很,只有稀稀落落的几个人进行着重建工作,三家六派之乱后这里也受到了波及,别说游客就连大多商家能搬走的都已经搬走了。

而白家灵脉的散逸也使得原本生机勃勃的古城蒙上了一层灰影,尤显得萧瑟而破败。

作为白家人,白秀心中难免会有几分物不是、人也非之感,好似之前的日日夜夜都不过是一场黄粱之梦,不过眼下也不是伤春悲秋的时候,他询问地看向白桑。

后者笑道:“我们去找最后一个焚灵法阵的时候,我的同伴也去取血阳尸珠和阴煞罗盘了,我跟他约好在这里会合,眼下几天过去,他怕是已经到了。”

白秀想到了凌苍,天运五绝阵一别他们两个已经十来年没有见过了,然而等他跟着白桑到了双方约定的茶馆,他发现情况远非他所意料。

当然,眼前这人虽算不上故人,却也是个熟人,好歹他们有过两面之缘。

第一次是他在慧山别苑“离魂”时,第二次则是在长安崖——没错,白桑所谓的同伴居然是江姹手下的得力干将,陆成。

对方倒是一点也没有变,整个人笼罩在宽大的黑色斗篷之下,诡异而神秘。

一看到他,白秀脑中瞬息间闪过一道灵光:“我原本以为南阴村之事是江姹运作的结果,现在看来她不过是你们手下的一颗棋子,甚至方衡的死也有你们一份功劳。”

陆成抬了抬头,似乎在打量他,沉默许久终于声音嘶哑地开了口:“要想拿到阴煞罗盘,这是最稳妥的办法。”

对于他们的行事风格,白秀以前或许会觉得愤怒,但经历了这么多,他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他只是觉得可笑,老天何其不公,方心和她的母亲可以说是天底下最善良的人,却始终被他们操控着,最后也不得善终。

见气氛很明显地有些凝滞,白桑笑眯眯地对陆成说:“你的任务完成了,赶紧回去吧,老凌他们来了消息,已经有了劫生盘的下落,我跟白秀得先赶到天浪山镇跟他们会合。”

陆成点点头,似乎又看了白秀一眼,忽而道:“我有两句话想跟他说,你去附近逛逛吧。”

他的级别应该比白桑要高,后者虽然欲言又止,最终还是站起身,朝白秀笑了笑:“那行,我在镇口等你。”

白秀觉得奇怪,他和陆成几乎没有什么交集,自然没有熟到需要叙旧的地步,对方想跟他谈点什么?

可惜陆成只是闷头喝茶,白秀也不好催促他,于是将目光投向窗外,眼下已是初秋,微凉的风吹过空无一人的街道,不由带了几分萧索。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陆成突然说话了:“你不该跟着他回来,只要出了海,他们未必找得到你。”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