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四七章 第二直达专线,不偷都像贼

作者:不放心油条字数:5988更新时间:2019-04-15 06:29:52

半个月之后,秦阳看着眼前冒着刺骨杀气的黑箭,心满意足的长出一口气。

“手艺果然不能放下,放下就有些生疏了,当年做经典宝册,做玉玺的时候,都没这么费力。”

伸手触碰了一下黑箭,那股如何都伪装不出来的杀字碑杀气,如同无数细针,刺痛他的皮肤,让他的神魂都为之睁开了双眼,如同遭遇到了极大危险,他的手也本能的缩了回来。

秦阳满意的点了点头,不错,非常好。

在不知道是赝品的情况下,不去使用,他自己都无法分辨出来真假,达到这个目的,才算是合格了。

气息和杀气完美了,那再继续试试强度,为了打造赝品,可是花费不菲,用了好几种好材料,坚硬无比不说,韧性也绝对足够,箭身本身,应当比正版杀神箭还要强一些。

拿起打铁的大锤,想了想将其丢在一边,伸手一翻,巴掌大的黑玉神门出现在掌中。

秦阳沉声一喝,抡着黑玉神门拍了上去。

嘭的一声闷响,下方垫着的砧板轰然炸裂,黑箭完好无损。

妥了,实验结束,现在就剩下完成最后一步,赝品就算是彻底完工了。

伸手将黑箭拾取了一遍,将其彻底炼化。

真正的杀神箭,其内杀气太盛,根本没人能炼化,而赝品只是个样子货,实力足够强的话,说不定还真有大佬可以将其强行炼化了。

如今他拾取了一遍,黑剑便被他炼化了十成十,再加上本身依附的杀字碑杀气,应当没人可以将其强行炼化了。

“完美。”

第一支完成之后,秦阳思来想去,又继续重复这个过程,下血本,凑够了五十支赝品。

五十支赝品,分成五份分装,留着备用。

赝品制作好了之后,秦阳便开始琢磨,怎么用赝品。

抛砖引玉,也要看怎么个引法。

如今很确定前朝的人,必然会想方设法的为那五十支杀神箭完成最后一步的充能,可是他又想不到对方到底应该怎么做。

安插内鬼去做这些,不太可能,用幻心面具强行洗脑一个,也没什么机会去做,大嬴神朝这边,为了杜绝这一点,镇守杀字碑的强者,至少都是三个人。

而这些人没有一个是来自于同一方的,有效忠太子的,也有效忠赵王的,还有明面上没有站队,实则是来自支持周王的权贵。

想要同时让这三人都被洗脑,基本上是不可能的,镇守的人,只要看到其他任何一个人有异样的地方,绝对会第一时间举报。

再加上杀神箭本就是大嬴神朝制造的利器,大嬴对于杀神箭太熟悉了,只要有丝毫蛛丝马迹,在大嬴神朝的地盘上,被追踪到的可能极高。

利用大嬴神朝的杀字碑充能,基本没戏,硬要去做,有可能成功所要耗费的代价实在是太大了,得不偿失。

而大燕神朝那边,镇守杀字碑的强者,以烟罗氏的强者为主。

烟罗氏的家主刚被虚空真经传人打死,烟罗氏弄死前朝那些人全家的心都有了,如今镇守那里的,还是烟罗氏家主的亲儿子,更是不可能给前朝人机会。

不过相比之下,秦阳还是觉得大燕那边是唯一有希望的地方。

就因为镇守的人出自烟罗氏,大燕朝廷,对烟罗氏是绝对放心的,至少在这件事上,肯定是放心的很。

有血海深仇在前,烟罗氏绝无可能跟前朝的人联手。

也正因为这样,大燕为了安抚烟罗氏,也不可能再派另外的强者,去跟烟罗氏的人坐到同一个位置。

这样看起来岂不是不信任烟罗氏?

顶多是外围依然是原本的人镇守,核心位置交给烟罗氏的人。

没有了相互监督,烟罗氏一人镇守,就比较容易被抓住机会了。

只有千日捉贼,没有千日防贼,说的就是这个理,没有人能孤身一人,在长时间的镇守之中,一点纰漏都不被对手抓到。

防守的每一波他都要守住,而进攻的只需要赢一波就足够了。

思来想去,除非前朝的人,彻底放弃费了那么大劲才弄到的五十支杀神箭,不然的话,他们要去完成最后一步的充能,就只可能在大燕神朝。

纵然是在那里充能,他们也不可能让一个强者时时刻刻的镇守在那里,被发现的可能无限高。

最有可能的办法,便是冒险一点,将杀神箭藏在什么地方,将杀神箭充能时的波动,想方设法的隐藏下来。

在这种时候,最危险的地方,最冒险的方法,反而是最可能达成目的的方法。

但无论怎么样,杀神箭本身,肯定都是没有前朝的人守着的。

至于这些猜测,对不对,简单的试探一下,看一下对方的反应,就能知道了。

造赝品出来,抛砖引玉的计划,就是这么来的。

但这些事,需要随机应变,不能假借他人之手,丢出去赝品也是一个技术活。

不过秦阳最不担心的就是这一点。

稍稍思忖之后,秦阳拿出了第二剑君的剑符,催动之后召来了第二剑君。

几个呼吸之后,第二剑君骤然出现在绝地庄园,秦阳也没废话。

“第二大哥,有点事请你帮个忙。”

“你尽管说,只要我能做到,绝不推辞。”第二剑君咧嘴大笑,答应的很是爽快,他等秦阳找他帮忙,都快等老了,他就怕秦阳不麻烦他。

“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我想去一趟大燕神朝,可是我最近得罪的人有点多,贸然出去的话,可能会被高手截杀,我想请你送我过去一趟,你看成不成?”

“原来是这样,小事而已,你想去大燕神朝什么地方?”

“小苍山和老苍山附近,我要先去看看情况再说。”

“行倒是没什么问题,只是举例太远了,我带着你一起的话,就需要中途停几次,不然如此大距离的跨越,你未必能承受得住。”

“先试试再说吧。”

第二剑君答应的很爽快,也不怕跑几趟,他只是担心一次跨越的距离太远,秦阳会在传送的过程中被压力撕碎。

平日里那点距离,以秦阳的实力,肯定没什么,这一次是要从大嬴神朝南部,一口气传到大嬴北边的大燕,再加上要绕过大嬴中间的魁山,这距离少说二三百万里。

第二剑君自己瞬移,都颇有些吃力。

还有另外一个最重要的地方,他的瞬移,并不能去一些他没去过没亲眼见过的地方,不能在心里构建出目标,就无法将“思”投射过去。

所幸他当年为了救活媳妇儿,天南海北的到处跑,去过的地方,还真是远比绝大多数强者都要多。

留下了一尊分身在绝地庄园,秦阳被第二剑君带着,一个瞬移,便出现在东境的范围。

落地之后,秦阳面色略有些苍白,肉身缓缓的从地气霸体状态恢复过来,肉身表面浮现出密密麻麻的裂纹,随着气血涌动,肉身飞速的恢复。♂幻笔阁♂wWw.huanBIGe.CoM

秦阳揉了揉发昏的脑袋,第一次乘坐第二滴滴一口气跨越这么远的距离,着实有些吃力。

以他的肉身都颇有些承受不住,这种转瞬之间横渡虚空,所带来的撕裂感,少说……上千倍的重力加速度。

“你以后若是遇到不可敌的敌人,想办法带着他玩几次远距离瞬移,说不定就能将对方玩死了……”

在瞬移的过程中,庞大的撕扯力道,分布一点都不均匀,前后、上下之间的力道差距,所带来的庞大撕扯力,就足够将玄铁硬生生的扯碎了。

一个不是杀伐神通的瞬移法门,要是用的好了,就成了恐怖的大杀器。

看第二剑君这若有所思的样子,秦阳知道,他肯定压根就没想过,只想过怎么用剑砍死敌人。

“行了,别想了,休息一下,我们继续吧。”

三次中转之后,再次出现在一片植被茂密的林地时,第二剑君也有些吃力了,他的消耗也不小。

秦阳拿出平时没太舍得喝的龙血宝汤,给第二剑君灌了几口,让他补充一下消耗。

环顾四周,这里的空气多了些凉意,气息也变得有些清冷,树木也不似大嬴神朝那边,多是宽枝大叶,经常能看到一些树枝上垂落的气生根。

这里的树木高耸,树冠却都不大,树叶也变小了很多,顺着山峦向上看,还能看到大片大片的针叶林。

“这里就是大燕神朝小苍山附近了,靠近小苍山的地方,我们若是出现,很容易被人发现,老苍山在东边,还有一些距离。”

“不急,我先都看看再说。”

第二剑君带着秦阳,在小苍山和老苍山附近都转了一遍,最后锁定了老苍山。

小苍山距离大燕火都太近了。

这里出现情况,很容易被火都的强者及时赶到。

当初虚空真经传人与烟罗氏家主一战,若非从一开始便遁入虚空交手,烟罗氏家主也未必会死。

实地察看了一遍,秦阳就觉得,前朝的人,未必会选择小苍山。

当初那么做,怎么看都是不明智,亦或者,是当初卫老头先一步打草惊蛇,才让前朝人原本的打算落空。

相比之下,老苍山才是最合适的地方。

易地而处,秦阳觉得自己会选择老苍山作为安置杀神箭,吸收杀字碑杀气的地方。

那里的阴影杀字碑,本身的特性,让做到这一点的难度降低了不少,更容易隐藏。

更重要的,镇守老苍山的乃是烟罗氏家主的幼子,实力更弱,也更年轻,这意味着他更好作为突破口。

想要在这位眼皮底下做一些事,总比在烟罗氏次子的眼皮底下容易些。

确认了抛转的位置,接下来就是怎么抛转了。

易容改面之后,随意在小苍山附近的城池里,找了个人,花了点钱,在城门口贴了寻人启事。

上面贴着一张形似地主老财,笑的见牙不见眼的画像,下面是一行字。

“苟黄弟,我知道你化名朱晓松了,你家发现了矿脉,别跑了,赶紧回家。”

周围几个城池都花钱找人贴了之后,秦阳就静静的等着。

张正义肯定已经到了,他最近应该就在附近活动,找到他后面的事就简单了。

没什么是张师弟死一次解决不了的,实在不行就死两次。

果然,三天之后,秦阳就见到了跟画像上一模一样的地主老财,贼兮兮的找到了他落脚的客栈。

“老张,你说的是真的?我家真的发现矿脉了?”

张正义两眼放光的凑过来,小声问了句,却没注意周围不少人都竖起耳朵偷听了。

“跑!你个狗东西倒是跑啊,欠了钱跑了,你倒是跑啊!”秦阳上去就是一通暴揍。

“别打!别打!等我家开了矿,就还你!”

“开个屁的矿,不这么诓你,你能冒头!走,跟老子走!害的老子从西便一路追到火都!”秦阳拎着张正义,将他拎出了城,客栈里不少偷听的人,一脸失望,原来是个下套追债的,白高兴一场。

出了城,张正义耷拉着脸,颇有些无奈。

“秦师兄,你来就来了,打我干什么,这么着急找我,是有什么事了么?”

“我已经查到了,烟罗氏家主已经死了,我现在有点别的事情找你帮忙。”

秦阳将计划说了一下,张正义一脸平静,例行叫苦都免了,只是有些警惕的看着秦阳。

“秦师兄,说好了只死一次?”

“一次就行,只是将这个东西丢出去而已,完了你就死了,跟你没关系了,你该忙什么你就忙去。”

“那行,包在我身上了。”

接过了秦阳交给他的金属匣子,里面有十支赝品杀神箭,张正义一溜烟的消失不见。

这种事,他都干出经验了,只管点火,一死了之,后面火烧成什么样,就跟他没关系了,反正他已经死了。

七天之后。

距离老苍山不过三千里的地方,张正义化身的朱晓松,在林中探头探脑,小心翼翼的拿出秦阳给他的金属匣子。

在金属匣子的一角轻轻一抹,上面残留的禁制消失不见,一种森然杀气,慢慢的逸散出来。

十数里之外,一队人马正好行进到这里,队伍里的领队忽然扭头向着张正义这边望了一眼,一点灵光在目中闪现,视线穿过了十数里距离,锁定在了张正义身上。

正好看到,张正义匆忙将一个金属匣子盖上,重启了封印,只有一丝很特别的森然杀气,还能透过封印逸散出来一点,可是随着张正义将金属匣子收起,那一点杀气也随之消散。

领队目光闪烁,脑海中满是刚才看到的那些黑色箭矢。

还有那些特别的杀气。

一个念头不由的浮上心头,之前闹的沸沸扬扬,大嬴神朝丢了杀神箭,想隐瞒消息都瞒不住,早就传的天下皆知。

之前又听说那些杀神箭其实是不完整的,需要在杀字碑附近蕴养,吸收一段时间杀气。

而前些日子,朝廷这边,在小苍山和老苍山的动作又很大,听说是死了一个强者。

难道是杀神箭不成?

遥望东边,发现这里距离老苍山距离不远。

一念至此,领队的一颗心便开始碰碰跳了起来。

同一时间,南边数十里的地方,也有一位修士,察觉到那一闪而逝的森然杀气。

引上钩了之后,两波人便同时去追那位不偷都像贼的家伙。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