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990章 我是你奶奶

作者:杨十六字数:3672更新时间:2019-05-15 18:10:53

“父皇。”郭老将军的第三子郭闻朗凑上前,小声问道,“儿臣感觉情况似乎不大对劲,这城墙上方原本是有人的,还冲着咱们放箭,可是后来突然全都撤了,但这会儿又再次露出头来。君厉那老家伙到底在搞什么鬼?”幻【笔阁【wwW.HUAnbIge.com

这郭闻朗一向是最会见风使舵之人,从前就算他是郭问天的儿子,但是在面对白鹤染时也不会过于强硬过于自大,更不会像他的父亲和其它兄弟那样过于自信。因为他知道郭家在天赐公主面前并没有太大的胜算,甚至如果不彻底撕破脸,根本是一点胜算都没有。

所以他的做法相对保守,也是为了给自己留条后路。

可惜现在后路都被他爹给堵死了,他都没想到他爹是从什么地方整出来十数万大军,而且突然之间就揭竿起义,起兵造反了。这一下打得他措手不及,完全乱了阵脚。

不过再乱也得有选择,他很快就选择了跟郭问天在一起,不为别的,就因为那是他爹,他无论如何也逃避不了自己是郭家儿子的宿命。就算现在他向朝廷投降也没用,造反是灭九族的大罪,甚至如果有十族都能一起给灭了,他怎么都逃不掉的。

既然逃不掉那就只能去面对,不如搏一下,万一郭问天成功了,他就是皇子了。

是皇子就要面对夺嫡,就要为下一任皇帝有可能落到自己头上而努力,何况郭问天这么大岁数了,说不定皇位都没坐热就要归西,他必须得趁这时候把老爷子给围拢好了。

于是他称郭问天为父皇,对自己自称儿臣,还直呼天和帝大名君厉,把郭问天给哄得是哈哈大笑,即便知道城墙上头肯定有鬼,他也还是高兴。

“老夫一生有四子,唯有我朗儿最得我心。”他满意地看向郭闻朗,越看越欢喜。

郭闻朗这会儿却佯装怒意地纠正他:“父皇,不能再自称老夫了,也不能再自称我了,您得习惯习惯,自称为朕,不然可是要闹笑话的。”

郭问天再度大笑,“没错,自称为朕,朕!”说罢,伸手指向城墙上方,刚想说朕也觉得君厉那老家伙搞鬼,想派高手上去看看。可就在他抬头的工夫,忽然发现城墙上有人出现了。

出现在他视线中的是两名女子,一紫一粉,英姿飒爽,貌若天仙。

其中一个他认得,就是穿粉衣的那位,正是当朝十皇子的未婚妻,天赐公主白鹤染。

可另一位是谁?

他可以保证自己之前从未见过那名女子,也没听说在上都城里还有能够跟天赐公主比肩之女。会是白鹤染的丫鬟?或者是阎王殿的女暗卫?再不就是间殿之人?

他知道阎王殿和间殿的人里有不少都是女子,甚至皇宫里许多宫女其实都是皇上布下的眼线,阎王殿里做饭的婆子也是一位绝世高手。

但那样的人他一眼就能看出来,长相普通,容易混迹于人群,这才是阎王殿与间殿用人的标准。像眼前这位长得如此美丽夺目的女子,是不会被那两殿所用的,因为辨识度太高。

那么她能是谁呢?她又是何时出现的?为什么跟白鹤染站到一起?

郭问天一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他就有一种感觉,就是他虽然不知道白鹤染身边的女子是谁,但是却能够清晰地感受到那名女子给他带来的危机感。那是前所未有的压迫,是他戎马一生都没有体会过的恐惧。他有一种感觉,自己会死在那名女子的手里,且会死得很惨。

“上方何人?”他运足了底气大喝一声,听起来气势很响,但实际上只有他知道,他心虚了,他胆怯了,他甚至有点后悔这次为什么没再好好查查,查查白鹤染身边还有些什么隐藏的人。就这么带着所有的人反了东秦,实在是有些草率。

但实际上,这一晚的行动他已经筹划了很多年,所有细节面面俱到,在遇到这名女子之前,他从不认为哪里有疏漏,哪里有缺憾。

但偏偏就遇着了,他怎么都想不明白,这是从什么地方钻出来的什么人?

“上方何人?”他再大吼一声,声音显了急迫。

很快地也有声音传回来,正是那紫裙女子在说话。只见她手里突然出现了一样东西,样子很奇怪,他从来都没有见过。那女子将那样东西放在嘴边,然后轻轻地说了句话,结果这句话就像惊雷一样炸响,瞬间就传向了四面八方。

她说的是:“我是你奶奶!”

郭问天气得哇哇大叫,“奶奶?老子的奶奶早在九泉地下,你们这是着急下去陪她了不成?”他还是盯着那女子手中之物,却还是看不明白。只觉得声音似乎就是借助那个东西传出来的,而不是像他们一样凭借内力。是那个东西太强大,还是因为那女子根本就没有内力?

他心中胡乱猜测着,上方的话又传了来:“九泉地下?我们姐妹二人早就在九泉地下走过一遭,阎王不收我们,所以我们就又回来了。在地下时见过了你奶奶,她说你这个不孝子孙啊,居然心存歹意总想着造反东秦,真是不识好歹贼胆包天。”

郭问天气得胡子都飞起来了,这时就看到白鹤染似乎跟那女子说了句什么话,然后伸出手,那女子就又变了一个那种东西出来。白鹤染也将那东西放在嘴边,冷笑着说:“郭问天,你亲奶奶说了,你造反东秦是丢了郭家脸面,对不住郭家满门英烈,这样的孙子他不要,让我们回来收拾了你。哦对了,收拾完之后也不用葬入郭家祖坟,因为你不配,她就让我们把你搓骨扬灰,把你的骨灰就留在东秦大地上,永远被人践踏!”

“哇呀呀!”郭问天气得一顿怪叫,他这辈子也没受过这等侮辱啊,就是年轻时候上阵杀敌,两军阵前也没有这么个叫骂法的。这还真是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对上这两个女的算他倒霉,也不知道老皇帝是不是故意恶心他,派两个小丫头片子来迎战。

“滚回你们老家去,让君厉出来见朕!”郭问天又开始叫板,“两个女娃不配同朕对战。”

“啥?”白鹤染的声音又传了来,“朕?我说郭问天你还要不要脸?就你那张脸长得跟个猴子屁股似的,你还好意思自称朕?你们郭家要是做了国君,简直拉低皇家血脉的颜值。以前是人人想嫁皇子,但真论到了你们郭家,怕是人人都避之不及吧!毕竟郭家人长得太难看了,谁家也不会吃饱了撑的把自己姑娘嫁给个丑八怪。”

“白鹤染!老子跟你拼了!”郭问天要被气死了,郭家人没有君家人长得好,这是事实,但也不至于丑到丑八怪的程度。他是长得不行,但他有势力有地位,什么天仙美人找不到?他的女人好看他的儿女子孙就有一半的可能随了娘,所以郭家小辈并不难看。

白鹤染的话气得郭问天直接就搭了弓,对着城墙上方一顿乱射,就没停过。

可发泄过后却又觉得自己可能眼花了,因为此时此刻城墙上方根本就没有人,之前出现的一紫一粉两名女子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忽然一下就不见了。

对,就是忽然一下不见的,他看得清清楚楚,打从第一支箭射出去之后,那两个人就没了影子。那种感觉就像从夜幕中隐了身,再找不到踪迹。

郭闻朗的脸都吓白了,见他爹还要搭弓,赶紧就拦了一把,“父皇,打了,人不见了。”

“朕知道人不见了,你可有看到她们撤向何方?是不是躲回城里了?”

郭闻朗摇头,“没有,她们根本就没躲,就还在原地站着,然后拉了一下手,两人就在原地消失了。儿臣眼睁睁看着的,就是原地消失,唰的一下就不见了。”

他还用了个拟声词,这一唰把郭问天给唰得一激灵。

原地消失?真的是原地消失?他还以为自己老眼昏花看错了。可人怎么可能原地消失?

“你该不会看错吧?她们是不是……恩?人又出现了!”就在说话的工夫,还在城墙上方原来的位置,消失的两个人突然又回了来。不是走回来的,也不是用轻功身法从别的地方飞掠过来的。郭问天看得清清楚楚,就是在原地凭空出现,就像她们消失时一样,没有任何花哨,凭空消失又凭空出现,好似鬼魅。

“真是见鬼了。”郭问朗冷汗都冒出来了,“以前没听说那天赐公主会异术啊!就听说医术厉害还会下毒,这怎么今日一看,不但会医毒,还通妖法啊?”

郭问天也纳闷,他征战一生从未见到过这种情况,打仗就是打仗,死的人再多也不会变成鬼魂,因为就算有鬼魂也是不敢到战场上来的。所有参战人员杀戮都重,他们就是死在这些人的手里,怎么可能还敢再回来。

可今晚怎么回事?白鹤染从哪里弄来一个如此鬼魅的帮手?

郭问天的头皮都麻了……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