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十一章 配合

作者:颓废龙字数:7285更新时间:2018-09-11 19:15:04

我,是血腥玛丽。

boss一般叫我为高等邪灵,当然,那是之前的称呼,现在我被boss称呼为上位邪灵。

对此,我是无所谓的。

因为,我也认为上位邪灵比血腥玛丽这个名字好听。

哪怕我是从血色女王王冠中诞生的也一样。

毕竟,促使我诞生的还有那诸多的执念、怨念和邪念。

人,真的是一种复杂而又可怕的生物!

一想起我最初刚有思维时,所看到的事物,我就认定了这一点,所以,在最初的时候,我是不介意独自徘徊在那艘游轮上的。

哪怕周围没有一个能够交流的生物也是一样。

一年。

两年。

三年。

一开始我还在计数,到了后来我实在是数不过来了。

而且,无聊占据了我的内心。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我熟知整艘邮轮的构造,因此,我在游轮密室内找到了相当多的书籍。

它们无所不包,却又珍贵异常,是曾经邮轮主人的重要藏品之一。

之后的日子,就是它们陪伴着我。

但海上的风浪太大了,它们开始逐渐腐朽,我用了无数的办法来阻止这种腐朽,但都是无用的。

邮轮上并没有合适的材料,仅能够延缓腐朽的速度,但却无法阻止真正的腐朽。

所以,我加快的了阅读的速度。

那段日子真的是十分紧张,我不眠不休的阅读,和时间赛跑。

最终,在书籍全部腐朽前,我阅读完了所有书籍,还能够有剩余时间再温故知新一遍。

这一次长时间的阅读,让我获得了相当充沛的知识。

也让我对外界有了极多的认知。

我逐渐变得想要知道外面是什么样子了。

西海岸、东海岸。

内陆的城市。

峻岭高山。

田野、湖泊、小溪。

唔……

湖泊、小溪就算了,应该都是水。

我每日看着大海,已经够了。

每天在脑海中幻想着外面世界的我,终于按耐不住了。

我做出了一个让我自己都吃惊的决定:离开邮轮!

这和我最初的想法南辕北辙。

但我在吃惊后,就坦然接受了。

毕竟,人类是矛盾的,而聚合了人类执念、怨念和邪念的我矛盾一些,又怎么了?

那不是正常的吗?

有了目标,那就要行动起来。

让我明白了接下来,该怎么做。

我在准备的同时,开始等待一个机会!

一个游轮真正靠岸,脱身的机会!

期间,数次有人觊觎这艘邮轮,但都不合适,他们不是太过弱小,就太过强大。

弱小的,我都干掉了。

强大的?

我悄悄的绕开了。

时间再次缓缓流逝,花费了极大的精力,我终于找到了回归陆地的洋流。

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年,邮轮终于靠岸了。

只是……

突如其来的暴风雨,打断了我悄然靠岸的计划,让靠岸的动静大了一些。

立刻,许多视线都集中在这里,让急切想要离开的我,不得不暂缓脚步,重新思考该怎么办。

因为,我知道我的不同。

我一旦出现,又会面临什么。

可还没有等我想到一个切实可行的办法,那些人就变得迫不及待了。

一开始都是些比我记忆中弱的那些人还要弱的小喽,很好解决,但我知道这是一个开始。

随着时间的推移,真正的强者一定会出现!

不能等了!

当时的我决定孤注一掷。

然后……

我碰到了boss。

一个我从未见识过的人类,明明很强大,却极端的谨慎、小心,而且十分喜欢隐藏自己。

用现在的新词怎么说来着?

苟?

对,就是苟!

苟到决赛圈,开始挥舞平底锅。

一下一个蛮不讲理。

我十分的为那些被boss干掉的强者感到悲哀,他们、它们不是没有战胜boss的机会,但是boss太狡猾了。

按照书中的描述,这样的人就该是慧极伤身,早夭才对。

可我这位boss不仅活得好好的,还越来越强大,逐渐的开始超越了书中描绘的强大,达到了一种我无法理解的程度。

不过,即使是这样,我这位boss依旧保持着吝啬的习惯。

不是勤俭!

就是吝啬!

勤俭是褒义词,我知道。

而吝啬是贬义词!

一个明明家财万贯,却从来只对免费东西感兴趣的人,不是吝啬是什么?

更不用说是,把他千里迢迢派到普林顿拿回战利品。

当然,我知道我的任务不单单是拿回战利品,可主要任务真的就是这个。○幻笔阁○wwW.hUanBiGE.com

看看这个终日不见阳光的地方吧!

总让我回忆起在邮轮最初暗无天日的日子。

得益于boss的无数次契约,我并不惧怕阳光,甚至,可以真正意义上的沐浴阳光了。

站在阳光下,吹着风,是我最喜欢做的事情。

可boss的任务,总让我感到压力。

从最开始的死一次就好,到之后被发现秘密后,就变成了死几次才算结束,我经历了一种常人无法想象的灾难。

而这一次,我觉得我将面对我有智慧以来最大的麻烦。

“斯芬迪奇阁下,我们都准备好了!”

这样的声音在我拿回boss的战利品后,就传入到了我的耳中。

习惯性的,我隐藏在了虚空中。

然后,我看到了那个黑甲骑士。

不陌生。

boss见过对方,我自然也就见过对方,为了让我更好的取回战利品,boss可是将他看到的都共享给了我。

但也就是这么一段。

其它更多?

托那无法计数契约的福,我稍微冒出点好奇心,就得死一次。

我在虚空中注视着,那个黑甲骑士,开始打扫、布置这个名叫路尔特,尸骨无存家伙的房间。

无数的东西被搬了进来。

一个又一个反复的法阵出现了。

“召唤?”

“不!”

“不是召唤!”

“是降临!”

我脑海中的知识让我有着准确的判断,同样的,在我进行判断的时候,我那位boss已经知道了一切。

“等待!”

“观察!”

“给予致命一击!”

我那位boss给出了十分具有他自身特色的命令。

所以,我就在一旁静静的看着这个黑甲骑士在搞什么鬼,然后,真让我发现了一些秘密。

眼前的黑甲骑士似乎是被迷惑、控制了。

虽然尽力的保持着原本的姿态,但反应有所迟缓。

一般人看不出来,但是我对这个了解的太深了。

要知道我那位boss简直就是其中的大师,眼前的这种手段和我那位boss比起来,简直是连提鞋都不配。

而之后,当那个降临的法阵布置完后,黑甲骑士,似乎是认为万事大吉了,再让所有人离开后,竟然‘自言自语’起来。

“一切准备完毕!”

“嗯!”

“等待灾厄之龙降临艾肯德!”

每说一句话,就会停顿一下。

无疑,黑甲骑士就是在和那个控制他的人对话。

而我则是为那个控制着黑甲骑士的存在感到悲哀。

很简单,我那位boss就在艾肯德市。

而我?

就在这里。

灾厄之龙的降临吗?

不!

这是要送餐的节奏。

我可是很清楚boss的胃口有多好。

灾厄之龙一听名字,就是很补的那种。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

“是,启动降临法阵!”

当黑甲骑士说出这句话的时候,boss的声音再次传入了我的脑海。

“让他启动。”

我遵守命令的看着黑甲骑士割裂了自己的手腕,将一些说不出名字的东西扔进了法阵,然后,开始念念有词。

很成功!

看得出来,对方准备了很长的时间。

不过,却注定要失败。

因为,boss的声音再次响起。

“干掉他。”

“好。”

等待许久的我将全神贯注的黑甲骑士斩首了。

头颅飞起,鲜血喷散。

降临法阵一下子就被打破了。

不过,却没有彻底的失效。

而是,还在勉强运转着。

“干得漂亮,上位邪灵。”

boss的夸奖声响起。

这是第一次吧?

boss第一次夸奖我!

我很开心,似乎之前承受的一切,变得物有所值,但似乎又有哪里不对,但随着boss的声音再次响起,我再次摒弃杂念

“等待我的命令!”

“是,boss”

……

“吼!”

被卡在虚空洞穴间的灾厄之龙发出了怒吼。

不需要询问,虚空之龙就可以肯定,眼前的变故,就是眼前这个‘祭品’搞的鬼。

虽然它不知道原定为‘祭品’的家伙是怎么做到的,但是这并不妨碍它表现出自己的愤怒。

尽管找到一个合适的‘祭品’不容易,但就因为这样,想让它放过对方,那简直是开玩笑!

它是谁?

它可是灾厄之龙!

曾经肆虐大地的灾厄之龙!

轰!

瘟疫的气息好似火山喷发般,从灾厄之龙巨大的身躯上升腾而起。

死寂一般的黑色瞬间笼罩了艾肯德市的整个夜空。

月亮、星星、在这一刻全都消失了。

夜宿在树冠中的鸟儿。

躲藏在角落中的猫狗。

下水道里的老鼠

全都在这一刻感到了莫名的不安、危险。

仿佛下一刻就是死亡的降临。

它们想要逃窜,但却一个个身躯僵硬,根本无法动弹。

哪怕是那些从避难所中开始进入紧急通道的人们,也在这一刻本能的抬起了头。

“发生了什么?”

“不知道。”

有人不自觉的问出了这句话。

问话的人,声音颤抖。

身旁回答的人,也同样如此。

两人的话语代表了避难所中所有人的想法。

下意识的,这些人们看向了德累斯顿。

德累斯顿感受着身体的不适,同样心生疑窦。

要知道,这里可是艾肯德市特制的避难所,有着种种保护,不单单是科技侧,神秘侧的防护也有。

但即使是这样,也依旧影响到了他。

德累斯顿完全可以想象,在地面时,会是怎么样的一种恐怖。

而本该连同地面,让避难所清晰查看外界的漆黑显示器,更是让这种恐怖开始漫延。

德累斯顿知道必须要遏止这种恐怖的漫延。

不然,很可能会引发一连串可怕的后果。

“威利斯,能够看到地面上的情形吗?”

德累斯顿看向了‘眼睛’。

“老大,不行。”

“避难所的力量,影响到了我的能力。”

威利斯摇了摇头。

德累斯顿目光看向了一侧的机械师。

同样的,机械师摇了摇头。

立刻,德累斯顿就皱起了眉头。

威利斯、机械师是他一行人中能力最适合查探的人选,现在,这两个人都不行……

“要不然让我试试?”

就在德累斯顿思考该如何是好的时候,一抹声音响起。

一个戴着眼镜的年轻人排众而出,三道人影并肩而行。

“戈蓝?”

“艾玛.艾迪、弗里斯、奥多克?”

德累斯顿一愣。

眼前的四人他很熟悉,是他好友2567大的同伴,但是此刻他们不应该是和自己的好友在慈善医院下的避难所里吗?

为什么会在这里?

心底的疑问,并没有影响德累斯顿的判断。

“好的,戈蓝。”

德累斯顿点头道。

戈蓝一推眼镜,就走向了漆黑的显示器。

当他将手放在显示器上时,雪花出现在了显示器上,接着是模糊的图像,然后,这些图像变得清晰起来。

而就在图像清晰的刹那。

所有人都倒吸了口凉气。

不单单是这个避难所内的人。

是整个艾肯德市内所有的人。

他们看着灾厄之龙那庞大的身躯。

他们看着那死寂一片漆黑的天空。

“天啊!”

“这是什么?”

有人忍不住的惊呼着。

孩子们纷纷被吓到,就要张嘴哭泣,但是却被自己的母亲死死的捂住了嘴,不让哭声扩散开来。

可这种低声抽泣,更让人惊慌。

但是,随着地面摄像头角度的偏移,所有人都发现了,那个站在地上,昂头面对着那庞大怪兽的身影。

一样的黑色。

却更加深邃。

“快看!”

“那、那是……”

“暴食君王!”

惊呼声又一次的响起了,但这次却不是惊慌失措,而是惊喜。

人就是这样。

面对强大的未知时,总希望获得保护。

这并不羞耻。

因为,这是本能。

而能够忘却这种本能,站在所有人身前,保护身后人们的人,则被称之为……

英雄!

一瞬间,所有人看着那抹黑色身影的目光就变了变。

而戈蓝则是悄无声息的走回了队列。

刚一走进,戴着眼镜的年轻人身躯就一晃。

连通所有避难所的显示器,可不是看起来那么简单。

“干得漂亮。”

奥多克一把扶住了戈蓝。

“为了大人,这是我的荣耀。”

戈蓝略显虚弱的一笑。

两人的对话很轻,周围的人根本听不到,或者准确的说,所有人都被屏幕中显示的一切所吸引了。

下一刻,这些人就尖叫起来。

因为,那寂静的笼罩着整个艾肯德市夜空的黑色,犹如陨石天降,直直的砸了下来。

而在屏幕中的黑色身影,则没有退让。

他,冲天而起。

直迎那片黑色!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