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十二章 步步为营

作者:颓废龙字数:7253更新时间:2018-09-12 19:08:41

呼吸间,秦然就与那片寂静的黑色相遇。

寂静的黑色在灾厄之龙的狞笑声中,瞬间从一个铺开的面,变为了一个聚拢的球形,将秦然包裹其中。

瘟疫中饱含着的死意,在这个时候彻底的释放。

轰!

无数骸骨的虚影包围在那颗黑色的球前,大声的哀嚎。

它们扭动着身躯,就如同是死亡之前的挣扎。

它们抬起了手臂,就如同是期盼救赎的到来。

但是,没有!

不论挣扎,还是期盼。

一切都是落空的!

有着的只是更深层的绝望!

被卡在虚空洞穴中的灾厄之龙十分巧妙的控制着这份绝望,它没有节制,就这么一股脑的将这些绝望灌输到了‘瘟疫之球’内。

它要让阻拦它的所有人都明白,什么叫做自不量力。

属于自己的力量,十分的顺利,一切都是一蹴而就。■幻笔阁■www.HuaNBige.Com

可当接近到核心部位,那个本该挣扎的目标时,意外却发生了。

在那里,灾厄之龙感知到了一片坚韧的力量。

不仅坚韧,而且还十分温和,却又内藏锋芒。

是它最讨厌的力量特性!

“你让我想到了那些混蛋骑士!”

“他们的身上有着和你类似的味道!”

“不过,和他们相比较,你还差的太远了!”

灾厄之龙的声音在夜空中回荡,就如同是一声声的闷雷,那颗硕大的‘瘟疫之球’则是急速的转动起来。

犹如是一个另类的磨盘,仿佛要将秦然磨碎般。

而自始至终,‘瘟疫之球’中的秦然默然不语,似乎是默认了这样的话语,又似乎是根本无力反抗。

这让屏幕前的艾肯德市民们则是惊慌失措。

难、难道连暴食君王就这么败了吗?

德累斯顿更是心急如焚。

他想要去救援自己的好友。

但!

避难所注定不能够再次开启!

一旦开启,那些令他心悸的东西就会顺势而入,周围的平民必然会死无葬身之地。

“该死!”

左右为难,纠结不已的德累斯顿攥紧了拳头。

周围的超凡者们,也是紧张不已。

不单单是对秦然的担心,还有对灾厄之龙的警惕。

秦然的实力,是众所周知的。

假如连秦然都不是一合之敌的话,他们又该怎么面对这样强大的敌人呢?

唯有猫女不同。

站在那的猫女似乎在感应着什么,片刻后,就轻声笑了起来。

“他不会有事的喵!”

“喵的直觉很准的!”

猫女信心十足的自语着。

只是这个时候没有人去关注猫女,而是看向了艾玛.艾迪,在众人的注视下,这个小个子女人径直走向了屏幕前。

艾玛.艾迪右腿单膝跪地,左手手放在左膝盖上,右手放在胸口。

低声的祷告传入了周围人的耳中。

周围人一愣后,下一刻,许多人就随之一起祈祷起来。

超凡者们也不例外。

德累斯顿第一个站了出来。

他发自心底的希望秦然没事。

而早就准备好的戈蓝,马上连同了剩余几个避难所的视频,播放着这里的一切。

立刻的,其余几个避难所的市民们也都加入到了祈祷的队列中。

人,是有着盲从的。

特别是在生死关头,满是无助的时候。

醇厚的信仰之力,从几十万人身上升起,向着半空中‘瘟疫之球’内的秦然飞去。

脑海中的火焰急速跳动着。

秦然清晰的感知着这一切。

不过,他没有接受这些信仰之力,而是按照最初的计划,将其灌输到徽章【狮心王】中。

【检查符合能量,狮心王.王之潜质临时转换晋升!】

【王之脚步开启】

【王之赞许开启】

【王之威严开启】

【王之震怒开启】

【能量不足,王之杀戮未开启】

……

【王之震怒:全属性提高1阶(5阶之下),设定一个冒犯目标,将对其进行一次50%无视护甲的攻击,1次/日】

秦然的视网膜上,一行行的文字开始出现。

熟知的【王之脚步】【王之赞许】【王之威严】属性一一出现,而第一次出现的【王之震怒】则让秦然感到了一丝惊喜。

无视护甲?

真实伤害!

在秦然的惊喜中,变化还在继续着,当金色的光辉从【狮心王】上溢出,笼罩秦然全身时,哪怕是寂静的黑色都无法阻挡这样的光辉。

光辉璀璨,一头全身金色的狮子在光辉中迈步而出。

它站在‘瘟疫之球’的顶端,冲着灾厄之龙发出了吼声。

虽然和灾厄之龙相比,这头金色的狮子显得无比娇小,但是吼声却与灾厄之龙一般,都是惊天动地。

灾厄之龙微微一愣。

它低下头,看着那头狮子,巨大的眼眸中闪过丝丝惊讶。

“你果然和那些混蛋骑士有关联!”

“你是他们的学徒?还是后代?”

“竟然寻找了一个高级恶魔血裔当做继承人,这帮家伙看来是穷途末路了!”

灾厄之龙的声音中满是幸灾乐祸。

却没有任何的担忧。

那些骑士,自然是强大的。

凡人无人能敌!

但它可不是凡人!

它是灾厄之龙!

凡人在它的眼中就是虫子,那些骑士在它的眼中,同样也是虫子。

唯一的区别就是虫子的大小罢了。

凡人小一点。

骑士大一点。

可又有什么区别呢?

不都是虫子吗?

一脚踩死就好了!

可就在灾厄之龙正准备动手的时候,‘瘟疫之球’内溢出的金色光辉消失了,连带着那头金色狮子也消失了。

当他们再一次出现的时候,已经站到了灾厄之龙的脖颈上。

灾厄之龙没有回头,也清晰的感受到了脖颈上的异样。

瞬间明白发生了什么的灾厄之龙,巨大的双眼中泛起了血色。

“混蛋!”

“下来!”

灾厄之龙仰天怒吼。

它从未被人站到身上过!

从它诞生以来,它就是毁天灭地的存在!

任何人,任何存在都要对它卑躬屈膝!

而现在,竟然有人站到了它的身上!

震怒!

前所未有的愤怒!

哪怕是被卡在虚空洞**的羞辱感,都不及这个时候的百分之一。

“死亡,从来都是宽恕!”

“生不如死才是惩罚!”

“我要让你亲眼看着你想要保护的城市是如何灭亡!”

“而且,不单单是这一座城市!”

“是你知道的所有城市!”

愤怒中的灾厄之龙全身上下再次的冒出了瘟疫的气息。

不同于之前的控制。

这一次出现的瘟疫气息就如同是潮汐般,波涛翻滚,源源不绝。

而且,它们没有再次组成死寂的黑色,而是向着天空而去,片刻后,一头与灾厄之龙一般无二,通体黑色、完全由瘟疫组成的‘灾厄之龙’出现了。

本体的灾厄之龙呼吸依旧。

但却眯起了眼,仿佛睡着了一般。

很显然,这并不是单纯的分身。

而是某种‘替换’。

“你真以为依靠虚空洞穴就能够困住我吗?”

瘟疫的‘灾厄之龙’飞在夜空下,对着秦然咆哮中,一道完全由瘟疫组成的锥形吐息就这么当头而下。

“当然不是!”

“我需要困住的只是你的身体而已!”

心底默默说着的秦然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秦然再次的被瘟疫之力淹没了。

可淹没了秦然的瘟疫之力,非但没有对秦然造成任何的损伤,反而在缓缓的被吸收着瘟疫的力量。

瘟疫的‘灾厄之龙’一眯眼。

哪怕再愤怒,这个时候的它也感到不对了。

因为,它很清楚,它的‘瘟疫吐息’和‘瘟疫之球’的构成是相似的。

甚至,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瘟疫吐息’的力量要远远强于‘瘟疫之球’,而能够缓慢吸收‘瘟疫吐息’力量的秦然,没有道理不能吸收‘瘟疫之球’

接着,瘟疫的‘灾厄之龙’睚眦俱裂。

它看到了什么?

它看到了在它本体下方,全身最柔软的颈下肉附近,出现了两道身影。

与一直被它盯着的秦然一样。

但一个懒洋洋的。

另一个……满脸饥饿。

前者手指连连比划着,似乎在计算着什么

后者则掀开了它颈下肉附近的一枚鳞片,将头伸进去,用牙齿试探着鳞甲根部缝隙处那些许软肉的硬度。

“兄长为我们争取了足够多的时间。”

“我为你找到了最佳的下口地点。”

“剩下的就看你的了。”

“好、好。”

夜风中,这样的对话,清晰的传到了瘟疫的‘灾厄之龙’耳中。

然后……

它感到了本体传来的丝丝疼痛。

“住口!”

瘟疫的‘灾厄之龙’大吼着,‘瘟疫吐息’连连喷出,但是对于秦然来说丝毫没有用。

反而,再次的被吸收了。

而且,不再是缓慢的吸收。

是那种犹如鲸吸牛饮、狼吞虎咽般的吸收。

秦然体内【瘟疫骑士锻体术】所带来的‘瘟疫之力’在压制了许久后,马力全开。

‘瘟疫之力’马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浑厚起来。

而‘晨曦之力’‘恶魔之力’‘原罪之力’‘圣刺之力’同样不甘落后。

因为,它们都得到了‘暴食’的补充!

五大源力的平衡!

一直是秦然的核心!

所以,他最开始的时候,面对着‘灾厄之龙’的瘟疫之力没有任何吸收的意思,反而压制着【瘟疫骑士锻体术】。

‘灾厄之龙’可和他以往遇到的对手不同。

仅凭感知,他就能够察觉到‘灾厄之龙’所蕴含的瘟疫之力是多么的强大。

任由【瘟疫骑士锻体术】吸收的话,他体内的力量一定会失去平衡。

必须要一同增加才行。

就如同之前圣刺之力的增加一样。

“啊啊啊!”

瘟疫的‘灾厄之龙’嘴中痛呼连连。

它能够清晰的感受到,那个对它来说,宛如跳蚤一般的东西,不仅咬开了它唯一的软肉,还沿着那个伤口钻了进去,正在向着它体内的核心缓慢的移动着。

疼痛!

无比的疼痛!

‘暴食’每移动一分,瘟疫的‘灾厄之龙’就感到钻心的疼。

“我杀了你!”

这个时候,瘟疫的‘灾厄之龙’早已经忘却了刚刚说过的要让秦然生不如死的话语,它现在迫不及待的要干掉秦然。

不再是‘瘟疫吐息’,瘟疫的‘灾厄之龙’很清楚,瘟疫之力对对方是无用的。

狡猾的对方,为了吞食它的力量,一开始就让它陷入到了对方的陷阱中。

而现在?

它需要的是用自己的节奏来干掉对方!

将对方拍的粉身碎骨!

呼!

巨大的瘟疫的‘灾厄之龙’凌空扑下,巨大的爪子直直的向着秦然抓去。

但一柄漆黑的双手大剑出现在了那巨大的爪子前,径直挡住了巨大的爪子。

铛!

剑刃颤动!

一脸傲然的‘傲慢’冷冷的盯着眼前的巨大怪物。

剑刃上传来的压迫感,让他介乎于物质与虚幻的身躯都感到了疼痛,但他一步未退。

他的骄傲,不允许他后退。

“又是什么东西?”

“给我滚开!”

瘟疫的‘灾厄之龙’一只爪子被挡,立刻,毫不犹豫的挥出了另外一只爪子。

这个时候,它根本顾不上什么了。

它要再次返回自己的身躯!

不然真的会出事!

面对着又一只攻来的爪子,‘傲慢’调转了手中的巨剑,身躯迅速移动,他依旧没有退。

而是进攻!

‘傲慢’的身躯,径直从当前这只爪子的缝隙中穿过。

不仅穿了过去,黑色巨剑的剑尖高高昂起,一斩而出。

【剑技.升龙】!

呜!

呼啸声中,一道由灰色劲风组成的龙形虚影,就这么的撞在了瘟疫的‘灾厄之龙’的下颚上。

砰!

瘟疫的‘灾厄之龙’的巨大头颅被撞的微微向上扬起。

虽然和本体有着相当大的差距,但是瘟疫的‘灾厄之龙’依旧有着本体不少特性,类似的攻击如果是击打在本体上,根本不可能造成任何的伤害,甚至连让本体滞涩一下都做不到。

而击打在瘟疫的‘灾厄之龙’身躯上,同样的,不可能造成伤害,但却无法抑制的在攻击下出现了滞涩。

这一丝滞涩对于‘傲慢’来说足够了!

剑风崩散!

风化为火!

黑色的火焰,熊熊燃烧,在‘灾厄之龙’的下颚上肆虐着。

在黑色火焰出现的瞬间,‘灾厄之龙’是惊讶、不可置信的。

因为,它早已经了解过眼前的人最擅长的是什么,所以,它提前布置了针对性的禁火领域。

哪怕是再强大的恶魔之炎,只要不超过它的级别,就不可能出现。

但眼前却再次出现了火焰!

不是恶魔之炎!

是另外一种,充斥着邪异的火焰!

它想要吞噬更多鲜活的生命,听着他们的哀嚎,但总有不知死活的家伙挡在它的面前,让它无比愤怒。

它嫉妒那些出生在远古的先祖可以肆意妄为,并且,拥有诸多配偶。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上苍如此不公?

邪异的火焰撩动着它心底的异样!

而且,在这异样中,还想要焚烧它的灵魂!

它似乎又看到了四个类似对方的混蛋。

只不过,这四个混蛋一脸贪婪、愤怒、嫉妒、色.欲。

“都给我滚开!”

瘟疫的‘灾厄之龙’一声大吼,贪婪、愤怒、嫉妒、色.欲就崩溃离析了,但‘傲慢’也在这个时候跳到了它的眼前。

黑色的大剑,不知道什么时候,绽放出了妖异的紫色。

桀骜、不驯的气息无比契合着那份高傲。

紫色的光辉仿佛是小太阳般,照亮了夜空。

“狂斩!”

‘傲慢’双手握住剑柄,一声冷喝,巨大的剑刃直劈目标的左眼。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