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十三章 习惯害死‘人’

作者:颓废龙字数:7262更新时间:2018-09-13 20:07:58

嗤!

瘟疫的‘灾厄之龙’在【狂妄之语】剑刃斩来的时候,就闭上了左眼,但那绽放着紫色光芒的剑刃,仍然斩了进去。

瘟疫的‘灾厄之龙’毕竟不是它的本体。

而手持【狂妄之语】的‘傲慢’,则是与狂妄之语相得益彰。

甚至,可以说是如虎添翼。

那是一种气息契合到了极致的感觉。

这样的极致,不仅让‘傲慢’对【狂妄之语】如臂使指般,而且,【狂妄之语】上的特效【暴击】【会心】很干脆的就被触发了。

【狂妄之语】有着‘极强’级别的攻击等级。

在【狂斩】的状态下,这个‘极强’级别达到了2阶。

而【暴击】是直接有几率打出高一级攻击力的伤害,【会心】更是有着击中要害时,有几率造成多一倍的伤害。

在全部被触发下,这样的攻击很干脆的提升到了3阶一倍的程度。

3阶一倍的攻击力,无疑接近了4阶。

但是,不要忘记了【狂妄之语】本身的属性【不驯】。

秦然可不会放弃自身装备的优势。

他特意留下了一些游魂没有清理,为的就是触发属性【不驯】中面对己方十倍敌人时,使用狂妄之语体力消耗减少90%,攻击等级+1,较大幅度激发特效的属性。

所以,此刻‘傲慢’的一斩是4阶一倍的一斩,无限的接近5阶。

更加重要的是,这一斩是经过了无数次计算的。

远处的阴影中,‘懒惰’放下了双手,大声的打着哈欠。

他恨不得马上躺倒就睡。

可他知道,战斗远未结束。

还需要坚持一会儿。

“真是麻烦!”

嘴里带着这样的嘀咕,‘懒惰’却是双眼死死盯着被‘傲慢’一剑斩中的瘟疫的‘灾厄之龙’。

噗!

宛如是装水的气球爆裂般。

那足有四层楼高的眼眸,径直爆裂大半。

仿佛是晶体般物质,开始流淌出来。

“啊啊啊!”

瘟疫的‘灾厄之龙’大声的惨呼起来。

可这样的惨呼并没有影响到瘟疫的‘灾厄之龙’发动攻击,它不顾疼痛的一抖头颅,将‘傲慢’甩下去后,爪子再次拍下,

这一次的爪击要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快速。

且,爪子中心出现了一股莫大的吸力。

‘傲慢’凌空的身躯,直直的被吸了过去。

“死吧!”

瘟疫的‘灾厄之龙’吼道。

呜!

狂暴的劲风,夹裹着‘傲慢’的身躯,与那击出的爪子越来越近。

但是,‘傲慢’神情丝毫没有变化。

那高傲的模样,在此刻宛如是赴死的慷慨激昂,哪怕是被爪子集中后,也依旧没有任何的变化。

砰!

巨大如山的爪子,击中了‘傲慢’。

‘傲慢’身形踉跄,全身都出现了一丝虚化感。

即使是以超凡级别【大剑格挡】,再配合着他的【狂妄之语】以‘暗之剑’叠加的方式,也无法完全抵消这一次的爪击。

啪!

黑色的笼罩在【狂妄之语】上的‘暗之剑’直接破碎。

【狂妄之语】也是发出了阵阵颤音。

可越是这样,【狂妄之语】上的紫色光辉越盛。

亦如‘傲慢’心中的骄傲。

死战不退!

剑与‘人’。

两股气息渐渐的开始合二为一。

尤其是当‘傲慢’再次挥剑时,紫色的光辉几乎是变得璀璨夺目,一头斑斓猛虎的虚影猛地从剑锋上扑出。

剑技.虎式!

猛虎过涧,捕食千里。

从剑锋上脱出的猛虎虚影,须毛根根炸立,宛如真实,一出现,就冲着庞大的瘟疫‘灾厄之龙’发出一声咆哮。

紧接着,一声龙吟响起。

收剑的‘傲慢’再次斩出由下而上的一剑。

剑技.升龙!

灰色的龙影昂然而现,一声龙吟,声震九天。

虎啸、龙吟!

齐鸣!

猛虎纵跃,劲风肆虐。

龙影升空,云雾缭绕。

当风吹过云雾。

当云雾融入风中。

虎靠近了龙。

龙绕着虎。

虎与龙,渐渐的以一种除去那位两个流派同一创始人外,谁也不知道的招数。

或许,再次的使用者‘傲慢’猜到了一些。

但他同样的不知道名字。

他只知道,眼前的虎与龙,足够让他的敌人吃到苦头。

这就足够了!

下一刻

当虎与龙接近了瘟疫的‘灾厄之龙’时……

龙虎乱舞!

一瞬间,天空都仿佛一暗。

虎与龙的虚影化为了十道、百道、千道的斩击,在那极小的范围内,径直的炸裂。

轰!

斩!斩!斩!

瘟疫‘灾厄之龙’的爪子表皮一下子就炸裂了,类似血液的流质四处飞溅,甚至,一个爪尖都出现了裂纹。

而斩出这样一剑的‘傲慢’虽然神情不变,却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瘟疫‘灾厄之龙’又是一声痛呼。

它惊疑不定的看着‘傲慢’,似乎是有些被吓到了,同样的,心底也浮现了一抹了然。

“果然那些家伙不可能选择一个高级恶魔血裔作为继承者!”

“当初的他们见到的应该是你才对吧?”

“而你也才是真正的本体!”

“他不过是一个分身!”

瘟疫‘灾厄之龙’越说越觉得自己看到了事情的真相,当它在看到了远处站立不同的秦然时,更是认定了自己的猜测。

因为,只有这样才是合情合理的。

“以一个高级恶魔血裔为分身,你很有想法,剩下的几个分身是以什么为载体的,那个哈欠连连的是‘心魔’还是‘脑魔’?”

“还有那个不断吞噬我血肉的家伙是‘安莫德拉的幼崽’还是‘吞星的血脉末裔’?”

瘟疫‘灾厄之龙’继续猜测着。

它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稳,但是血肉的吞噬感,却让它不住的抽搐。

它强忍着疼痛,观察着眼前的‘傲慢’。

和那些混蛋交手无数次的它实在是太清楚那些家伙的秉性了。

哪怕是拼着性命不要,也一定要封印、驱逐它。

自然的,这一次也不例外。

甚至可以说,这是数千年来,对方做得最好的一次。

利用虚空洞穴卡在自己的本体。

然后,再选择用那个‘安莫德拉的幼崽’或是‘吞星的血脉末裔’的分身来吞噬自己。

对方的计划,只要时间足够,一定能够成功。

可对方完全没有想过,一个‘安莫德拉的幼崽’或是‘吞星的血脉末裔’的消化能力。

虽然两者成长起来后,是极为可怕的怪物,即使是它也需要暂避锋芒。

但幼崽、血脉末裔可不再这个范畴。

作为那些家伙的继承者,对方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

所以,一定是陷阱!

至于是什么陷阱?

瘟疫的‘灾厄之龙’眯起了单眼。

可不论怎么看,瘟疫的‘灾厄之龙’也看不出什么来,总觉得对方一副精疲力竭的样子。

但越是这样,瘟疫的‘灾厄之龙’越是不敢轻举妄动。

因为,它吃了太多的亏。※幻笔阁※www.HUAnBige.coM

记忆中,它不止一次被这些混蛋和继承者们以这副模样骗过,然后,大意之下被驱逐、封印。

它这一次可不会再上当了!

呼!

瘟疫的‘灾厄之龙’深吸了口气,然后猛地吐出。

这一次,不再是锥形的瘟疫吐息。

而是线性的瘟疫吐息!

相较于,锥形瘟疫吐息的瘟疫之力,线性的要弱上不少,但却有着锥形瘟疫吐息所没有的冲击力与穿透力。

‘傲慢’一闪身。

轰!

他身后的高楼,直接就被洞穿了。

不是一栋,而是连续的数十余栋!

位于这道吐息线路上的一切建筑,呼吸间就成为了瓦砾一片。

呼、呼呼!

紧接着,瘟疫的‘灾厄之龙’再次喷吐着线性的瘟疫吐息。

‘傲慢’一一闪过。

躲闪这样的吐息,对于‘傲慢’来说不要太简单,而且,随着躲闪,‘傲慢’的呼吸开始平稳下来。

他盯着瘟疫的‘灾厄之龙’,又一次的挥剑而上。

虎啸龙吟再次出现。

成百上千的斩击又一次的爆发出来。

这一次炸在了瘟疫‘灾厄之龙’的胸口。

瘟疫‘灾厄之龙’低头看着胸口的伤势,眯起的单眼,泛起了一丝嘲讽。

“我是不会再上当的!”

“你的某位先辈已经用过了类似的招式!”

“他重复着一招看似强大的招数,让我以为那就是最强的,结果,等到我真正出手的时候,才使出了杀手锏!”

“你以为同样的招数对我还有用吗?”

瘟疫‘灾厄之龙’冷笑出声。

它看着再次大口大口喘气的‘傲慢’,这样的笑声变得越发的响亮了。

“还是说,你认为依靠这样的招数,你就能够磨死我?”

“又或者说,你将希望寄托在了那个‘安莫德拉的幼崽’或是‘吞星的血脉末裔’的身上?”

“别奢望了!”

“你真的是在痴心妄……”

瘟疫‘灾厄之龙’的话语还没有说完,就见到‘傲慢’身上突然金光一闪。

本该气喘吁吁、带伤的‘傲慢’,不仅体力完全的恢复了,伤势也完全的恢复了。

甚至,体力更加的绵长!

【王之赞许:被赞许目标恢复全部的伤势、体力,且暂时获得不等的增幅(视王者的强大和随从人数而定)】

……

瘟疫‘灾厄之龙’一扭头紧紧盯着站在它本体上的秦然。

“果然还隐藏着一些小把戏。”

“但你能够用几次?”

瘟疫‘灾厄之龙’冷哼了一声,任由‘傲慢’的龙虎之剑劈砍在身躯上,一动不动仿佛根本不在意一般。

金光再次闪烁,在【王之赞许】下‘傲慢’又一次的恢复了。

又是一记龙虎之剑。

瘟疫‘灾厄之龙’继续不闪不避,似乎要看‘傲慢’能够劈出几剑般。

屏幕上,清晰的显示着外界的一切。

避难所内的平民们,看着那庞大的怪物被暴食君王所阻挡后,以越发虔诚的心,祈祷起来。

他们的想法很单纯。

就是希望秦然能够干掉这个怪物。

越发浓密的信仰之力开始向着【狮心王】涌去。

刚刚的消耗,刹那间补满不说,总量还再次获得提高。

所以,‘傲慢’在金色光辉不断的闪烁下,斩出了一记又一记的龙虎之剑。

一开始瘟疫的‘灾厄之龙’还能够保持镇定。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瘟疫的‘灾厄之龙’开始缓慢移动身躯了。

单纯瘟疫状态下的它,可不是本体状态,核心不受损就是不死不灭。

在这种特殊状态下,积累出的外伤,可是足以让它变成身受重伤、乃至是致命的程度。

必须要干掉那个高级恶魔血裔!

脑海中冒出这个想法的瘟疫‘灾厄之龙’,单眼中凶光一闪,庞大的身躯不管不顾的直直向着秦然扑去。

哪怕在这个过程中,又连续两次承受了‘傲慢’的龙虎之剑也没有丝毫改变的意思。

“果然一开始就该不管不顾的干掉你这个分身!”

看着近在咫尺的秦然,瘟疫‘灾厄之龙’的爪子狠狠的砸下。

它要将秦然拍成肉饼!

让秦然粉身碎骨!

嗡!

一抹金光再次出现。

不过,这一次,可不是出现在‘傲慢’身上,而是笼罩在瘟疫‘灾厄之龙’的身上。

【王之威严】!

冒犯冒犯王者的人必将被严惩!

在这层金光下,瘟疫‘灾厄之龙’只觉得全身一阵发弱,不仅体力凭空丢失了一截,力量也减弱了不少。

“削弱吗?”

“就算削弱又怎么样?”

“我照样能够拍死你!”

瘟疫‘灾厄之龙’大吼着,爪子继续拍下。

砰!

沉重的闷响传来,看着完全被自己的爪子覆盖的看不到身影的秦然,瘟疫的‘灾厄之龙’放声大笑。

“真是螳臂当车,不自量力!”

“你从不知道真正的力量是什么!”

“你以为你……”

瘟疫‘灾厄之龙’的笑声突然戛然而止了。

一股灼热的感觉出现在它的爪心,让它久违的感觉到了被焚烧的感觉。

而且,一股力量,正缓缓的出现在爪心下。

将它的爪子一点、一点的顶了起来。

“怎么可能?!”

“给我下去!”

瘟疫‘灾厄之龙’不可置信的大吼着,用力的压着爪子,希望将爪心下的秦然狠狠的碾死。

但没有用!

随着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巨大如山般的爪子非但没有被压下去一点,还被一点一点的顶了起来。

当那爪子被彻底抬起时,一道完全由熔岩组成的身躯出现在了所有人的视野中。

笔直如剑的长角,冲天而起,火焰之翼,烈焰升腾,符文笼罩。

哪怕是隔着屏幕,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股浓浓的硫磺气息。

但还没有等平民们回过神,就看到那顶着爪心的恶魔,一步一步的向前走去。

他要干什么?

所有人心底升起了这样的疑问。

很快的,这样的疑问就得到了解答。

恶魔化的秦然走向了爪子爪尖的部分,他抬起熔岩双臂,牢牢的抱住了那爪尖,转身拧腰,向前扔去。

“虽然我错误低估了你的力量,但你一个高级恶魔血裔,就想要……”

瘟疫‘灾厄之龙’一边放缓了爪子下压的力量,一边等待着秦然不自量力的死亡,它要趁势用全身压死对方。

至于把它摔出去?

它根本不相信一个高级恶魔血裔能够将它摔出去。

即使,它只是瘟疫形态!

可下一刻,瘟疫‘灾厄之龙’就感觉到爪尖上传来了一股沛然难挡的力量,同时,那个它盯着的恶魔血裔身上的气息发生了些许变化。

一座烈焰天平似乎一闪而逝。

“恶魔天平!”

“你不是高级恶魔血裔,你是恶魔领主血裔!!”

瘟疫‘灾厄之龙’惊呼道。

下意识的它想要挣扎。

但是,晚了!

瘟疫‘灾厄之龙’庞大的身躯脱离了自己的掌控,在那恶魔的咆哮声中,被一拽而起,狠狠的砸在了虚空洞穴的边缘。

轰!!!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