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十四章 嘎吱脆

作者:颓废龙字数:6659更新时间:2018-09-14 19:08:34

一声巨大的轰鸣,虚空洞穴的边缘泛起了层层涟漪。

前所未有的疼痛,如潮水一般将瘟疫‘灾厄之龙’淹没。

多少年了?

它从未体会过这种疼痛!

哪怕是出生之初,遇到的强敌,也从未让它这么狼狈过。

低沉、愤怒如同雷鸣的吼声,从瘟疫‘灾厄之龙’嘴中响起。

“杀、杀!”

双眼通红的瘟疫‘灾厄之龙’就想要张嘴向着恶魔化的秦然咬去,可还没有等到它探出脖颈,摔击就又来了。

借助着反作用力与惯性,恶魔化的秦然再次转身拧腰,将瘟疫‘灾厄之龙’再次扔了出去。

这一次不再是半空中的虚空洞穴边缘,而是地面!

轰!

大地颤抖,宛如地震。

一瞬间,瘟疫的‘灾厄之龙’就撞倒了成片的街区。

恶魔化的秦然一张双翅,符文略显暗淡,禁火领域依旧存在着,烈焰冲击也在这个范畴中,但是却并没有阻止烈焰双翼带来的飞行能力。

双翼飞舞,恶魔化的秦然飞到了半空。

下一刻!

张开的双翼,猛地一收,恶魔化的秦然就如流星坠落般,狠狠的砸在了瘟疫‘灾厄之龙’的身躯上。

被摔得七晕八素的瘟疫‘灾厄之龙’根本没有反应,就被恶魔化的秦然砸了个正着。

巨大的头颅被深深的砸入了地底,庞大的身躯在这样的力量下,高高翘起了几十米,然后,再次跌落,让大地再次颤抖。

不过,这并不是结束!

熔岩的拳头,带着属于恶魔化后的巨大力量,一拳跟着一拳如同暴雨般开始落在瘟疫‘灾厄之龙’的头颅上。

每一拳,都会让那庞大的身躯颤抖一次。

而当密集的拳头源源不断,快到带起层层幻影,急速落下的时候,瘟疫‘灾厄之龙’就好像是中电了一般,全身接连不断的颤抖起来。

瘟疫‘灾厄之龙’想要挣扎,但每次刚一动,就会被熔岩拳头上灌注的巨力打倒在地。

那力量有多大?

瘟疫‘灾厄之龙’无法判断。

因为,它此刻不仅是脑袋嗡嗡作响不说,瘟疫化的身躯也开始涣散。

这个时候,瘟疫‘灾厄之龙’真的感到了后悔。

它发现自己错了!

而且,错的厉害!

不仅是错误估计了眼前恶魔血裔的血脉等级,还错误的判断了对方的擅长方向,对方哪里是擅长火焰啊,明明是力量!

那火焰就是掩饰!

不然,即使是恶魔领主的天赋‘恶魔天平’也无法让一个恶魔血脉达到这样程度的力量。

狡猾的家伙!

瘟疫‘灾厄之龙’心底怒吼。

可这样的怒吼,丝毫没有改变现状。

秦然双拳如锤,以骑跨的姿势,一拳拳的砸在瘟疫‘灾厄之龙’的脑袋上。

砰砰砰!

紧密到让人头皮发麻的敲击声中,秦然瞄了一眼属性栏中此刻的力量。

5+!

超出了5的力量!

经过了恶魔化全属性+1阶和恶魔领主体质的特性,力量再次+6,以及‘恶魔天平’的重新分配后,秦然将力量叠加到了此刻的一个极限。

没有任何的特效。

有着的只是纯粹力量的压制。

或许本体‘灾厄之龙’的力量要远远超出这个力量。

甚至瘟疫体的‘灾厄之龙’也有着超出这个力量的限制。

但在【王之威严】的削弱下,瘟疫体的‘灾厄之龙’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只能是被他按在地上摩擦!

不过,秦然也很清楚,即使是这样,瘟疫体的‘灾厄之龙’也不会放弃。

事实上,也是这样。

在他恶魔化加强的感知中,秦然能够清晰的感受到瘟疫‘灾厄之龙’体内正在聚集着一股力量。

类似之前的‘瘟疫吐息’,却要更加的强大。

在感知到这一变化的刹那,秦然没有犹豫的使用了【王之震怒】!

立刻金色的光辉在熔岩的身躯中流淌。

恶魔化的秦然全属性再次提高1阶。

虽然因为有着5阶的限制,让力量、精神无法再次提高,但是剩余属性的提高,对于此刻的秦然来说,依旧是如虎添翼。

更何况秦然需要的是那一次无视50%护甲的攻击!

金色的光辉流转,凝聚在了恶魔化秦然的双拳上。

双拳合拢,高高举过了头顶,然后,在瘟疫‘灾厄之龙’体内力量汇聚前一刻,金色的光辉一闪,照亮了大半夜空,犹如是握着一枚小太阳的双拳,狠狠砸下!

轰!

“啊啊啊!”

大地比之前任何一次震动都要来的激烈,瘟疫‘灾厄之龙’的嘴中,第一次响起了明确的惨叫声。

汇聚在瘟疫‘灾厄之龙’体内的力量直接在这一记下崩散。

那庞大的身躯也随之越发的虚幻,仿佛一阵风就能够吹散般。

而在这样的状态下,瘟疫‘灾厄之龙’再也无法控制‘禁火领域’。

啪!

一声所有人都能够清晰听到的破碎声中,‘禁火领域’犹如被砸碎的玻璃罐,径直粉碎了。

呼!

熔岩的身躯上,烈焰升腾而起。

被压抑依旧的烈焰,在这个时候肆意的展示着自己的光和热。

张开的烈焰双翼上,符文瞬间闪烁起来。

恶魔化的秦然没有任何的犹豫,【大烈焰冲击】随即而出。

轰!

轰轰!

恶魔化秦然面前150°,100米范围内的都被火焰冲击波所覆盖。

在火鸦相熔的加持下,烈焰的攻击判定瞬间达到了5阶,冲击力依旧是4,但是恶魔之炎的特性却在这一刻发挥的淋漓尽致。

三道【大烈焰冲击】后,瘟疫‘灾厄之龙’本就虚幻的身躯,被彻底的笼罩了。

在恶魔之炎的焚烧下,对方的灵魂都开始受到了焚烧。

但瘟疫‘灾厄之龙’根本来不及呼疼。

因为,它看到一柄巨大的燃烧着恶魔之炎的大剑出现在了恶魔化的秦然手中。

【暴虐斩首烈焰剑】!

曾不止一次和恶魔领主战斗的‘灾厄之龙’很清楚这是什么。

同样清楚的是,在这个状态下,拥有这柄巨剑的秦然能够做出什么事情来。

而一切就如同‘灾厄之龙’预料的那样,恶魔化的秦然手持着【暴虐斩首烈焰剑】就这么的划开了它瘟疫体的鳞甲,突入其中。

不仅切割它本就虚幻的身躯,还燃烧着它的灵魂。

不!

不能够在这样下去了!

明白在继续僵持下去会发生什么的瘟疫‘灾厄之龙’灵魂上猛地传来一阵颤动。

庞大如山的身躯在这阵颤动中,瞬间消失,化作了最好的燃料,帮助着瘟疫‘灾厄之龙’的灵魂返回了本体。

“吼!”

返回本体的‘灾厄之龙’仰天怒吼。

它瞪着那足有四层楼高的双眼,仿佛要铭记秦然的模样般。

然后……

它扭动着身躯,就要缩回虚空洞穴中。

跑!

‘灾厄之龙’要跑了!

从昏迷中苏醒过来的‘骑士’、‘武器大师’看着这一幕,一脸的不可思议。

他们从未想过,‘灾厄之龙’会有逃跑的一天。

毕竟,按照他们所接受的传承,每一次‘灾厄之龙’出现,都会带来无穷无尽的灾难。

而想要驱逐、封印灾厄之龙,哪一次不是拼尽了所有人的生命。

甚至,为此他们的传承还出现了不止一次的断层!

可现在?

‘灾厄之龙’竟然要跑了!

而且,还不是一般的跑,是为了逃跑,完全不管不顾了!

即使是身躯被虚空洞穴卡主,也要缩回去,哪怕是全身被摩擦的鲜血淋漓也全然不曾理会。

“发生了什么?”

骑士低声自语着。

“是啊,发生了什么?”

“我们的坚持……就这样结束了吗?”

“虽然这样结束并没有什么不好。”

武器大师茫然的看着显示器,最后,一耸肩。

骑士点了点头,显然是赞同好友的说法。

不过,下一刻,两位年纪最老的超凡者就瞪大了双眼。

因为,在屏幕中,秦然开始追击了!

追击!

没错,就是追击!

烈焰双翼一张,就飞向了‘灾厄之龙’!

骑士、武器大师面面相觑。

他们从未想过秦然会这样的大胆。

可对秦然来说,这一切却是理所应当的。

到嘴边的肉都溜走的话,那就不是秦然,而是含羞草了。

秦然可不会客气。

熔岩的脚掌踩在了‘灾厄之龙’的头顶,这个时候,一心逃跑的‘灾厄之龙’也完全顾不上愤怒了。

它只想赶紧离开,返回到它的洞穴中,静静的养伤。

要知道,刚刚为了灵魂不受到难以逆转的伤害,它可是选择了以灵魂重伤的方式,返回到了本体中。

本体的身躯或许没有任何的异样,但是灵魂重伤的它,却感到全身无力、疲倦。

但这和灵魂承受无法逆转伤害要好得多了。

只需要修养个一两百年,它就能够再次生龙活虎的。

而如果灵魂承受了无法逆转的伤害,它恐怕直接就要陨落在这了。

死亡!

是谁都恐惧的事情。

‘灾厄之龙’为无数生物带来了死亡,但是当死亡成为自己时,它是拒绝的。

感受着在自己的眼前不断挥舞着【暴虐斩首烈焰剑】,斩击自己头颅的恶魔化秦然,‘灾厄之龙’露出了一个嘲讽的笑容。

而在发现恶魔化的秦然放弃了头顶,出现在它眼前,准备斩击它双眼时,‘灾厄之龙’嘲讽的笑容越发的浓烈了。

“没有用的!”

“你以为我的本体会和瘟疫体一样吗?”

“还是说……”

“你以为依靠你现在的力量,能够打破我的防御?”

虚弱的声音从‘灾厄之龙’嘴中响起,但是讥讽却是显而易见的。

而结果?

也如‘灾厄之龙’说的那样。

当它闭上双眼的时候,即使是恶魔化的秦然手持【暴虐斩首烈焰剑】也不可能给它造成一点伤害。

哪怕是眼皮这样脆薄的位置。

感受着那接连不断的斩击,‘灾厄之龙’一边扭动着身躯,一边继续说道:“想要量变达到质变?”

“不可能的!”

“我不会给你这样的时间!”

“你为什么不试试其它的地方?”

“看看我的身躯吧,它早已鲜血淋漓了,那里不是更好下手吗?”

‘灾厄之龙’满是恶意的说道。

如果秦然真的选择那里,‘灾厄之龙’并不介意给对方留下一个终身难忘的教训,就如同此刻的它一般。

疲惫、受损的灵魂,让它无法攻击,只能够被动挨打。

这样的滋味,一次就够了!

下次!

下一次,它一定要加倍的讨回来!

想到这,‘灾厄之龙’越发不管不顾的扭动身躯了。

然后……

斩击突然停止了。

可已经不止一次上当的‘灾厄之龙’却没有马上睁开双眼,它怕在它睁眼的瞬间,迎来一次斩击。

而灵魂受损的它,感知也低到了一个可怜的程度,只能是用言语去试探。

“怎么放弃了吗?”

“理所应当的!”

“你没有机会了!”

“这一次,我承认是你赢了!”

“但是,你想过下一次吗?”

即使是败退了,‘灾厄之龙’仍然想要挽回颜面,威胁的话语,不住的出口。

可是恶魔化的秦然却是一言不发。幻¤笔阁¤wwW.HUanbIGe.coM

这让‘灾厄之龙’心底升起了不好的预感。

它,是不是遗忘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股前所未有的颤栗感传入了那受损的灵魂中。

‘灾厄之龙’全身一颤。

它感受到了死亡的危险!

同时,它也想到了它遗忘了什么!

那个‘安莫德拉的幼崽’或是‘吞星的血脉末裔’还在它的身体内!

不知何时,那个’安莫德拉的幼崽’或是‘吞星的血脉末裔’停止了吞噬它的血肉,让它没有了疼痛感。

而接连不断落入下风、意外连连的战斗,更是让它几乎忘却了对方的存在。

可它忘却了,并不代表对方不存在。

‘暴食’以一种尽量轻柔,克制自己撕咬周围血肉的填饱肚子想法,一点一点的靠近着‘灾厄之龙’的核心。

“好、好吃的在前面。”

“周围的不能吃。”

“会引起警觉。”

‘暴食’笨拙的自我催眠着。

他最大可能的降低了自己的存在感,耳边则是‘懒惰’的提醒。

“按照我的计算,核心就在你前面不远处……嗯?”

“你为什么停下了?”

“我、我闻到了好闻的味道!”

“不在前面,在下面!”

面对着‘哥哥’的询问,‘懒惰’实话实说。

‘懒惰’沉吟了不到一秒,就笑了起来。

“相信自己的判断!”

‘懒惰’这样的说道。

“哦、哦!”

有了‘哥哥’的支持,‘暴食’马上改变了方向,仅仅前行了大约30米后,一块与周围血肉类似,但在‘暴食’鼻中却散发着异香的血肉出现了。

没有任何的停顿,‘暴食’张大了嘴,一口就咬了上去。

咔!

脆响中,汁液四溅。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