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十章 变

作者:颓废龙字数:6766更新时间:2018-09-20 19:10:50

秦然、含羞草肩并肩的走在洛街上。

周围是川流不息的人群,两旁则是为了美食节而准备的摊位。

与平时的洛街不同,在美食节时,整条洛街从前到后布置了背靠背两列,总共四排的摊位,整条街道也被分割成了三条。

两侧是移动摊位和商铺,选择中间则全都是移动摊位。

秦然、含羞草选择的是中间。

至于为什么?々幻笔阁々WwW.hUAnBIGe.Com

自然是因为中间摊位的食物,更加的美味。

秦然依靠强大的感知,完全可以确认这一点。

而含羞草则是单纯的跟在秦然身后。

站在这条街道的起始位置,秦然一眼看去,烤生蚝、扇贝、铁板鱿鱼、章鱼想丸子、芝士棒、鲜榨水果、瓦罐烤红薯、冷串串、炸鲜奶、土豆饼、豆皮串、煎饼、冷面、大香肠等等移动摊位前,人头攒动。

更远的地方则彻底的被行人的身影挡住,完全的看不到。

不过,那味道,却让秦然有些迫不及待。

但是,秦然依旧守着规矩,一一排队、叫号。

含羞草则是面带笑意的站在秦然身旁,时不时的也会买一份。

对于含羞草来说,这里的食物很一般,但有秦然在身旁的话,一般的食物也会变得美味起来。

更何况,含羞草深知尺有所短寸有所长的道理。

任何人都不能够小觑。

吸收其他人的优点,虽然无法让他的厨艺快速进步,但却足够给他一些提示。

两人走走停停,在秦然花去了30积分左右的兑换券后,两人来到了中间街道的尽头。

秦然扭过头,目带询问的看着含羞草。

中间的吃完了,还有两边。

让秦然就这么放弃两边的食物离开,显然是不现实的。

“哪边都行。”

含羞草笑着说道,在秦然走向一边时,心底默默补充了一句:“只要跟在你身边就好。”

……

波尔前往‘丰收酒馆’的道路上,前面突然出现的身影,让他不得不停下脚步。

对方的站位、姿势,无不告诉波尔,对方是冲他来的。

虽然实力大损,但是经验还在的波尔,很自然的后退着脚步。

不过,身后突然出现的一道身影,却让波尔明智的放弃了逃跑的打算。

反抗?

更是不存在的。

波尔对自己可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波尔先生,放心吧。”

“我们没有恶意。”

堵住波尔的贝拉微笑的说着。

“是吗?”

波尔不置可否的说道。

强大就是道理。

早在进入巨大城市初,波尔就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他才会在那个时候快速的崛起。

他不反对强者的暴政。

同样的,也不会对弱者有所怜悯。

弱肉强食,世间本就是这样。

如果没有发生那次意外的话,他会一直这么认为,并且一‘守护者’巡察使的身份自豪、骄傲。

可当那件事发生了,不要说是‘守护者’的巡察使了,他变得连普通玩家都不如,也就比那些新人强点。

这样的改变,让他感到绝望。

他希望扭转这个局面。

但根本没有用。

他自认为留下的后手,被一一破解,最终,他几乎成为了笑柄。

之所以说是几乎,那是因为还有个人对他公平以待。

当你身处高位时,公平无处不在。

可当你跌落深渊时,公平就变得无影无踪了。

这个时候还有人给予他公平,波尔陷入死寂的心,又再次的活了过来。

也许他可以再试一次。

不再是依靠别人,而是靠自己!

所以,波尔很干脆的说着。

“你们是为了‘守护者’而来?”

“没错,我们就是为了‘守护者’而来。”

“事实上,我们曾经也是‘守护者’!”

“而且,和波尔先生你的遭遇类似,但幸运的是我们,有了一些准备,所以,并没有遭受到太大的损失。”

贝拉点了点头道。

“然后?”

波尔皱着眉头问道。

他不相信对方说的。

遭遇类似应该是真的,没有遭受到太大损失?

波尔信也不信。

对方要真能够达到那样的程度,还找他来干什么?

“我们希望和波尔先生你合作。”

“虽然我们的遭遇类似,但是毕竟不同,如果你能够告诉我们你的遭遇是什么,我想对我们来说会有极大的帮助。”

“当然,你给予了我们帮助,我们也会给予你以帮助。”

“我们的首领对于那位很有研究,说不定会让你的实力重新恢复。”

贝拉真情实意的说道。

这样的口气,让波尔越发的警惕了。

他在思考如果他拒绝的话,对方会怎么做。

极大的可能绑走他,然后,用特殊的方式来询问他们想要的一切。

在巨大城市里,想要做到这样的事情,并不困难,尤其是对于此刻实力低下的他来说,真的是轻而易举。

与其被强迫。

不如主动争取!

想到这波尔很干脆的说道。

“实力恢复?”

“不需要了,我需要更实在的东西。”

“积分、技能点。”

波尔这样的说道。

在心底却再次想到了那个人。

与这样逼不得已的交易相比较,那个人的公平,越发的弥足珍贵。

贝拉一愣,波尔的反应有些出乎她的预料,按照她收集的信息,对方应该是急于恢复实力才对。

不过,马上的,贝拉就笑了起来。

“可以,你需要多少?”

贝拉问道。

“至少50000积分和30技能点。”

波尔报出了一个价格。

这是经过他思考的一个价格。

一个对于一个组织来说,不算高,对于他来说能够应付一些局面的价格。

而事情就如同波尔所预料的那样,贝拉完全没有还价的意思。

“可以。”

说着,贝拉就拿出了契约。

“你确定要在这里让我说出那些信息?”

“去丰收酒馆吧。”

“那里更安全。”

波尔说着就继续向前。

这一次,贝拉没有阻止。

因为,她认可这句话。

如果说在最早的时候,巨大城市中哪里是最安全的,毫无疑问是‘魔女’所在的巢穴,尽管没有人知道在哪。

接着,在‘魔女’失踪后,‘掮客’的市集就是最安全了。

而现在?

‘炎之恶魔’经常出入的丰收酒馆就是所有人公认的安全之地。

没有谁会失去理智的在那里闹事。

除非不想活了。

叮铃!

波尔推开酒馆的门,风铃随之响起,拿着拖布的无法无天看着走进来的波尔一行,眉头一挑。

波尔,他认识。

酒馆的熟客,算得上是他的朋友。

而波尔身后的人?

第一次见。

而且,对方的气息并不善,尤其是那个女人身后的两人,充斥着一股恶意。

“嘿,波尔。”

“需要帮忙吗?”

无法无天倚着拖布问道。

“没事。”

“他们是我的交易者。”

波尔笑道,并且,点明了贝拉的身份。

假如说那个人给予的公平,让他满是绝望的黑暗内心有了一丝光的话,眼前的男人则让他感到温暖。

这里本不是他应该常来的地方。

但正因为对方的存在,他习惯性的常来,哪怕只是喝一杯免费的柠檬水。

“明白。”

无法无天点了点头,转身走向了的吧台。

很多人都会在丰收酒馆完成交易。

熟人和熟人。

熟人和陌生人。

前者不需要什么。

后者则需要承担一定的费用。

“扎克蛋酒。”

“10积分,承蒙惠顾。”

无法无天将一瓶酒放到了贝拉面前。

贝拉显然是知道规矩的,很痛快的给予了积分,在扫了一眼继续转身去拖地的无法无天后,目光看向了波尔。

波尔也没有犹豫,径直用私信交流。

波尔:迷境!在你达到一定危险的时候,魔女的印记会开启迷境!

贝拉:迷境?

波尔:嗯,不是秘境,是迷境,因为,你在其中就会认为你是处在你想要、应该待着的地方,然后,你会沉沦其中,等到你发现时,就是秘境图穷匕见,收割你的时候,你的力量会迅速流逝,接着,你和陷入沉睡,等到你再次醒来的时候,你就会变得和我一样。

贝拉:有什么预防的办法吗?

波尔:不知道,但你们可以尝试多佩戴精神防护的道具。

……

私信的交流很快就结束。

贝拉甚至没有和波尔道别就起身离开。

看着对方的背影,波尔拿起了桌子上没开瓶的蛋酒,走向了无法无天。

“请你。”

波尔说道。

“难得的大方!”

无法无天笑嘻嘻的接过了酒瓶。

“这可算是我的极限了!”

“能帮我收购一些道具吗?”

波尔先是开着玩笑,然后才问道。

“当然,你想要什么?”

无法无天问道。

“一些有针对性的一次性道具。”

波尔用私信列出了一个购物清单,并且,在留下了50积分后,将所有的积分转交给了无法无天。

他相信无法无天。

或者说,这里的人,最能够相信的就是无法无天。

“交给我了。”

无法无天说完,就联络着自己的朋友。

大约十分钟后,波尔所需要的一切都准备齐了。

“你准备自己单干?”

无法无天一边发起了交易,一边问道。

“嗯。”

“没法子的选择。”

波尔苦笑了一声。

“需要帮组吗?”

“我可是一个极好的佣兵!”

无法无天竖起大拇指,指了指自己。

波尔一愣,接着,他拍了拍无法无天的肩膀。

“谢了。”

“如果我能回来,我请你喝酒。”

这样的说着,波尔走向了吧台。

“我需要一个临时的‘避难所’,一个小时。”

波尔将仅剩余的50积分交易给了酒馆老板娘。

“跟我来。”

酒馆老板娘看了波尔一眼,转身走进了酒馆的密道。

这条密道不是通往小厅,也不是通往外界,而是丰收酒馆后的一栋房子。

“一个小时内,你可以使用它。”

“损坏了物品照价赔偿。”

“一个小时后,我会来接你。”

酒馆老板娘叮嘱后,就再次走进了密道。

而波尔看着关闭的密道,坐到了房间中唯一的沙发内,他连续的做了数个深呼吸后,下一刻,化为白光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巨大城市内,某处隐秘之地刺耳的警报连连响起。

滴、滴滴!

在听到警报声的瞬间,佐尔这位玩家熟知的的‘登记者’就快步的冲进了房间,看着营养舱内的‘掮客’马上按下了紧急按钮。

顿时,警报声就中断了。

佐尔微微松了口气。

可下一刻,他就瞪大了双腿。

因为

噗!

沉睡中的‘掮客’突然喷出了一口鲜血。

‘掮客’的双眼也在这个时候睁开了。

“启动后备计划!”

‘掮客’在清晰的说完这句话后,再次一口鲜血喷出,陷入了越发深沉的昏迷。

佐尔不敢怠慢,掏出了随身携带的黑匣子。

再输入了一连串繁复的密码后,黑匣子打开了,里面是一个按钮。

佐尔按下了这个按钮。

然后,并没有什么发生。

对此,佐尔并不意外。

因为,这就是他这位主人最擅长的:温水煮青蛙!

只有真正到达了最后一刻,深陷其中的人才会发现这是陷阱,但是没有任何的用了,那个时候就是死局了!

佐尔想到‘掮客’的无往不利,心中信心十足。

即使此刻‘掮客’再次昏睡,而且嘴角还沾染着鲜血也是一样。

大人一定能够扭转战局!

佐尔如此坚信着。

……

在真正意义上的将整个美食节都逛了一遍后,秦然送含羞草来到了家门口,在两人的身后,那些隐藏了大半天的保镖们,终于松了口气,纷纷返回到了各自的岗位上。

听了秦然的劝告,含羞草不仅加大了保镖的数量,还让他们向无法无天等人学习副本世界的经验。

当然,并不是免费的。

对此,心知肚明的保镖们,越发的珍惜着这个拥有丰厚酬劳,且能够改变人生的机会。

而对于自己的雇主,保镖们是十分满意的。

因为,除非必要,不然这位雇主根本不会离开游戏中的房间。

可今天是一个意外!

想到刚刚川流不息的人群,十几位保镖全都苦笑不已,实在是太耗精力了,几个小时就让实力不菲的他们有了筋疲力尽的感觉,但是,保镖们并没有放松警惕。

因此,当一股异样的风出现时,他们全都警惕起来。

秦然则是一转身,将含羞草挡在了身后。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