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十八章 祭品

作者:颓废龙字数:6667更新时间:2018-10-23 00:11:18

贝恩看着递到了眼前的书籍,嘴角就是一阵抽搐。

虽然制作者极力的想要让这本书籍有年代感,但是制作的手艺实在是太差了,而且,选料更是普通。

血红色的外壳,就是红墨水漂染出来的。

黑色的乌鸦画的还算是像,但距离栩栩如生却要差远了。

而在翻开了这本书后,里面更是空白一片。

“我还没来得及写!”

“但是,当我写下来的时候,一定会是最重要的事迹,所有人都会为之传颂……”

“自己中二病,就别传染给别人了。”

贝恩忍不住打断了李佳佳的话语。

据传闻,人生中某个阶段,都会出现类似幻想、无法融入现实,自认为变得独一无二的症状。

持续长短,视个人经济和异性关注而定。

后两者越强,持续时间越短。

后两者越弱,持续时间越长。

当然,也不排除特定的、终身发作人士。

总之,是一种无害的病症。

如果遇见,在不影响到他人的前提下,可以友善对待。

“我不是中二病!”

“我是独一无二的黑色追随者……”

之后一大串的名号,让贝恩捂着额头。

秦然则是饶有兴致的听着。

他不反感这种无害人士,也很好奇对方是如何一口气编撰出这么多前缀的。

更重要的是……鸦。

“你是怎么想到鸦的?”

秦然将书拿过来还给了李佳佳后问道。

“我那天看到你从天而降的时候,就莫名的想到了乌鸦而且,乌鸦的眼睛和血据说是可以通灵的。”

面对着秦然的问话,李佳佳如实的说道。

“那么,说说你的诅咒。”

秦然继续说道。

“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我耳边有个声音告诉我,必须找到你,只有你才能够救我。”

李佳佳脸上带着茫然、不解。

一旁的贝恩则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在他看来,无疑是中二病发病的典型例子。

“声音?”

“什么样的声音?”

“是男是女?”

秦然继续问道。

“就是一个声音出现在了耳边,然后告诉我应该怎么做。”

“男女我听不出来。”

“声音也很怪异,有些沙哑,带却不让人讨厌。”

李佳佳回答道。

“是这样吗?”

秦然微微颔首后,目光看向了一侧,空无一人的地方,手中的【锋锐制式剑】就这么的刺出。

呜、呜!

在场的人,都清晰的听到了一阵好似恶犬般的呼声。

“就是这个!”

“诅咒!”

李佳佳一下子就吓得坐到了地上。

本来不屑一顾的贝恩这个时候面色则变得凝重起来。

相较于李佳佳这种连业余人士都算不上的小女孩,贝恩这位放牧者无疑是专业的。

“小心,是巫蛊的‘恶犬’!”

“它们很强……”

贝恩提醒着秦然,但是,话语才出口,就戛然而止了。

因为,贝恩亲眼看到一只本该是透明的‘恶犬’就这么的被【锋锐制式剑】刺穿了身躯。

这一只‘恶犬’足有牛犊大小,没有常见犬类的温顺,獠牙外出,眼睛发绿,有着的只是一种狰狞。

哪怕是被秦然一剑刺穿了身躯,依旧想要咬秦然一口。

不过,随着秦然手一抖。

这只‘恶犬’砰的一声,就化为了虚无。

而秦然却并没有停留,他大踏步的走出了旅店,长剑不停的或刺或砍。

每一击都有一只‘恶犬’被除去。

贝恩简直是看得目瞪口呆。

恶犬,也被放牧者们称之为‘巫蛊猎犬’,是巫蛊之人从小狗崽开始挑选,让其吞噬一母同胞的其它幼崽,再咬死自己的父母后,利用戾气制作的一种特殊随从,不仅能够隐身,隐匿气息,而且还会成群结队的出现,一般的放牧者碰到,都会极为头疼。

什么样的敌人最难缠?

自然是看不到的敌人!

在放牧者中,‘恶犬’被定义为维利特斯、哈斯塔提与部分布灵吉佩斯不可接触,遇到之后就可直接逃走的怪异。

事实上,就算是贝恩,在装备不完整的情况下,对上一群‘恶犬’也是没有把握的。

而现在呢?

贝恩亲眼看到秦然一人一剑的屠杀那些令人头疼的‘恶犬’。

没有任何的辅助,也不需要什么特殊的技巧,就是很简单的一剑一个。

不!

这本身就是一种特殊的技巧!

比之野兽还要可怕的直觉,也是在深山中学到的吗?

贝恩心中猜测着。

但一股喜悦却是怎么也掩饰不住。

如果说之前花费20银渡钱邀请秦然参赛,贝恩还有些心疼的话,这个时候却是一点都不了。

甚至,还有一种赚大了的感觉。

因为,秦然展现出的实力,比他上次看到还要强。

以这样的实力,‘冬夜战’他无法说什么,变数太多,但是艾城中拔得头筹,却是没有什么问题了。

而就在贝恩欣喜不已的时候,他看到秦然脚步不停的走出了餐馆前的巷子。

迅速想到了什么的贝恩脸色一变。

‘恶犬’的主人就在附近?

然后,贝恩看向身旁还在惊惧中的李佳佳,目光马上就变了。

值得‘恶犬’追踪,‘恶犬’主人出面的对方,绝对不是简单人物。

拿出随身携带的特殊通讯器,贝恩开始呼叫周围几个东区的放牧者。

秦然那里需要支援。

餐馆这里也需要保护。

他一个人可是分身乏术。

……

在李佳佳进入到餐馆,贝恩也进来的十几秒后,秦然就感知到了一个东西追踪着李佳佳进到了自己的地盘。

带着淡淡的恶意!

不仅是对李佳佳,还有对他的。

随着精神、感知属性的恢复,一些令秦然感到熟悉的辅助能力再次回来了。

虽然没有【追踪】视野那么直观,但是却依旧十分有用。

因此,对于李佳佳所谓的‘诅咒’,秦然从一开始的不相信,变得郑重起来。

而现在,一头又一头的‘恶犬’被清除,证明着秦然的郑重,是多么的重要。

如果不是又解封了一次实力,碰到这些善于隐藏的对手,一定会是一场恶战!

而现在?

则是容易多了!

在确认感知中没有了‘恶犬’的恶意气息后,秦然看向了街道对面的巷子上位邪灵十分称职的充当着侦骑。

在确认‘恶犬’的存在后,上位邪灵就开始搜寻周围,并且,迅速的锁定了目标。

秦然大踏步的走进了巷子。

上位邪灵刚刚‘以身犯险’确认了周围的安全。

目标人物,就站在那里。

一个头发花白,面容却不见一丝皱纹的老者。

秦然可以肯定对方是老者。

或许脸上没有皱纹,但是对方那种垂垂老矣的感觉,却是再明显不过了,而且,还有着一种腐朽的味道,就好像是墓园中一年四季见不到阳光的阴土味道。

看着走进来的秦然,对方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

“罗阎吗?”

“最近你在东区可是变得小有名气了。”

“做为艾德.王的晚辈,你可要比他出色多了。”

对方这样的说道。

秦然一言不发,迈步靠近着对方。

和敌人交谈?

除非是战术需要,不然,秦然没有这样的习惯。

“年轻人,停下你的脚步吧!”

“你虽然实力强大,但是你的经验并不足以让你准确判断现在的局面而我?愿意给你这个机会!”

“交出‘祭品’,我告诉你艾德.王的下落。”

“当然!”

“我还会给与你额外的报酬!”

说着,眼前老者手一翻,一枚银色的戒指出现在了掌心。

通体银色的戒指上没有任何的宝石,仅在指环上雕琢着一圈花纹,这些花纹最终汇聚成了一个抽象的狗头模样。

“‘恶犬’戒指。”

“在里面我留了三只‘恶犬’供你差遣。”

“和我刚刚派出的普通‘恶犬’不同,它们才是真正的精英。”

“怎么样?”

老者问道。

秦然冷笑一声,手中的长剑径直刺出。

他怎么可能相信敌人的话语。

先不说对方隐匿在他身后,缓缓靠近的一只气息明显不同的‘恶犬’,单单是对方这种漏洞百出的说辞,就不可能让秦然相信。

有着更强大的‘恶犬’不派出来,却留在这里交易?

脑子有病的人才会这么干。

至于失踪的艾德.王?

到了现在,艾德.王的失踪并不是什么秘密了。幻笔阁≠≠www.hUaNBiGe.COm

很多神秘侧的人都知道。

而且,放牧者已经在寻找了。

嗖!

秦然的长剑直刺老者的咽喉。

老者冷笑一声,就要合起手掌。

老者本就是为了唬骗秦然,拖延一下时间罢了,现在,他的那头精心培育的‘恶犬’已经出现了。

自然不需要在多说什么。

他对他那头精心培育的恶犬,极为有信心。

不过,就在手掌即将全部合拢的时候,一只半透明的手掌,就这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掠过了他的手掌。

掌心中的那枚‘恶犬’之戒,就这么的被拿走了。

“什么?!”

老者双眼圆睁,怒视着一侧突然出现的上位邪灵。

而这就是,这位老者最后的表情了。

因为,秦然刺出的一剑,陡然加速,在这个关键时候,洞穿了老者的喉咙。

虽然没有了技能,但是重视自修的秦然,模仿一些简单、基础技能,还是能够做到的。

例如:【剑技.疾刺】!

虽然还达不到原本的效果,但是获得一定的增幅,却是没有问题。

老者低下头看着刺穿了自己喉咙的长剑。

没有任何皱纹的面容,迅速的老化,变得千沟万壑和干枯的橘子皮一样。

尤其是那双眼睛,更像是腐朽了的鱼泡。

他不甘心!

十分的不甘心!

明明是他占据着上风,为什么会突然失败。

可事实不容改变,生命的逝去,彻底的让老者失去了对原有力量的压制。

呜!

呜呜!

一阵‘恶犬’的呼声中,在老者周围出现了五道半透明的‘恶犬’身影,就这么的将他扑倒了。

没有任何的惨叫声,老者只是胸膛起伏了数下,就在撕咬中戛然而止了。

尤其是,秦然身后的那头体型巨大的好像是老虎的‘恶犬’加入其中后,老者的尸体,几秒钟之内,就被吞食的无影无踪了。

而做完这一切后的‘恶犬’们,则是扭头看向了秦然。

这个时候,秦然已经从上位邪灵的手中接过了那枚‘恶犬’之戒。

面对着拿着‘恶犬’之戒的秦然,六只恶犬纷纷耸动着鼻子,一开始是疑惑,接着像是发现了什么,一个个变得胆怯起来,匍匐在那发出了一声声的呜咽,然后,当看到秦然将戒指戴上后,这些恶犬马上摇起了尾巴,一个个迫不及待的回到了已经被秦然带到左手小指上的那枚戒指中。

【名称:恶犬之戒】

【类型:饰品】

【品质:传说】

【攻击力:一般】

【防御力:较强】

【属性:1,恶犬支配;2,精英恶犬支配】

【特效:供养】

【需求:精神力b】

【是否可带出该副本:是】

【备注:这是一位精通巫蛊之术的大师制作的戒指,最初他只是希望自己的财产能够得到守护,但随着时间的流逝,这枚戒指制造的初衷被遗忘了】

……

【恶犬支配:支配5只比一般恶犬更加强大的恶犬为你服务,它们能够明白你简单的命令(5只恶犬,每只拥有较强的攻击力和一般等级的防御,且能够获得精通级别的潜行与隐身效果)】

【精英恶犬支配:支配一只年代久远,经验丰富的恶犬为你服务,它能够明白更为复杂的命令,且能够很好的执行(这只恶犬,拥有强大级别的攻击力和防御力,且能够获得专家级别的潜行与隐身效果)】

……

【供养:每次驱使恶犬,你都需要给予食物(可以是真正的食物,也可以是积分,普通恶犬需要10积分,精英恶犬需要50积分)】

(标注:由于你血脉的压制,恶犬们不再向你主动索要任何的供养,但为了它们更好的服务,你理应提供一些食物)

……

“动物的直觉吗?”

“不错。”

秦然这样的凭借着。

不单单是对这群恶犬的评价,拥有了这群恶犬后,他的行事会更加的方便。

当然了,更加重要的是,这枚戒指是能够带出副本世界的!

和之前诸多不能够带出副本世界的道具相比较,这才是真正的战利品。

顿时,秦然的心情就变得不错了。

当然了,秦然并没有忘记老者提到的‘祭品’一词。

转身出了小巷,秦然快步的返回了自己的餐馆,而这个时候,贝恩才刚刚放下通讯器没多久。

“解决了?”

贝恩愕然问道。

“嗯。”

秦然点了点头,目光看向了李佳佳,直接问道:“你知道‘祭品’是什么吗?”

顿时,李佳佳脸色一变。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