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十九章 正确的打开方式

作者:颓废龙字数:8254更新时间:2018-10-23 00:11:18

“祭品……”

“果然,我成了祭品!”

面对着秦然的问话,李佳佳立刻变得双目无神,浑身无力的靠在了那里。

秦然看着这副模样的李佳佳,并没有马上追问。

而是,静静站在那里等待着。

贝恩也是如此。

甚至,从某些方面来说,贝恩要比秦然的经验更多。

他所面对的这种情况,真的是太多太多了。

在刚刚成为维利特斯时,他每天都会面对类似李佳佳这样被神秘侧‘意外接触’的人,而在那个时候,他主要的工作就是如何从这类人嘴中问出事情的经过。

所以,贝恩从不缺乏耐心。

大约数分钟后,李佳佳逐渐的回过了神。

“我之前被困在那个秘法阵中时,披着黑袍的女人想要将我祭献给某个东西,虽然因为守护神你的出现被打断了,但是那个东西记住了我的气息,并且,将我列为祭品,开始寻找其他能够主持祭献的人。”

李佳佳这样说道。

“这也是那个声音告诉你的?”

秦然问道。

“嗯。”

李佳佳点了点头。

秦然的目光看向了贝恩。

由于神秘知识的不同,他对眼前副本世界的很多东西都只能够推测,而不是确认,因此,秦然并不介意询问专业人士。

“我也无法确定。”

“等等其他人。”

“1区的怀崔克应该知道。”

贝恩面对着类似的情况,十分的谨慎。

而那些之前接到了贝恩通知的放牧者并没有让秦然久等,很快就出现了。

有老有少,但没有女性。

按照贝恩的说法,女性很难成为正式的放牧者,而一旦成为了放牧者,那就是实力极强的。

女性天生的特点,早已经注定了这一切。

“你好,罗阎。”

“我是东1区的负责人怀崔克。”

“能够这么快就正式见面,真是太好了。”

一位头发花白,但身体依旧极好的老人,代表着放牧者走了过来。

老人面带微笑,气质很是儒雅,如果不是头发已经花白,眼角有着皱纹的话,完全就是一副中年人的模样。

“你好。”

“对于‘祭品’,你怎么看?”

秦然回应了一声后,就直接进入了主题。

“她,说的应该是真的。”

“巫蛊之人有着自身的力量体系,与普通的邪祭司不同,虽然很少会举行祭祀,但不代表没有。”

“为了力量或者其它目的,让他们突破底线,也是很容易的。”

“毕竟,选择了巫蛊之术的人,大部分都没有什么底线。”

老人说着很无奈的摇了摇头。

“他们祭祀的东西是什么?”

“神灵吗?”

秦然询问着自己最关心的问题。

“神灵?”

“或许一开始有吧,但是现在的神秘侧,大部分人都认为,那个时候的神灵也不过是强大的神秘侧人士而已。”

“或者说……”

“是怪异。”

面对着秦然的问题,老人没有隐瞒。

因为艾德.王的关系,秦然本身就算是自己人,而在秦然答应了参加艾城冬夜战的时候,双方的关系立刻变得莫逆起来。

只要不是涉及到机密的问题,怀崔克不会隐瞒。

“他们或者它们的祭祀情况,有被记载过吗?”

秦然沉吟了一下后问道。

祭祀,自然会有信仰之力产生。

而能够利用信仰之力,至少是5阶,想要更进一步,自然是5阶之上。

秦然需要知道这个副本世界中,高位生物能够达到什么程度,从而更好的应对眼前发生的一切,制定更稳妥的计划。

计划制定了,就需要改变。

一蹴而就的计划不能够一成不变。

“有过一些记载。”

“不过,介绍的很模糊。”

“没有流程,也没有祭祀辞,更不会出现具体的名字。”

老者回答道。

“那规模呢?”

秦然问道。

规模是影响到信仰之力的关键,也是判断的关键。

“有大有小。”

“小的都是几十上百人,这种记载最多,大的有成千上万人,记载很少,不过,在类似的记载中,有提过曾有十万人的祭祀庆典这是只言片语的记载,更多的,我就不知道了。”

老人详细的说道。

十万人!

秦然心底一凛。

排除了浪费等可能,能够主持这种程度的祭祀庆典,5阶是不行的,已经是5阶的秦然很清楚。

与泛信仰不同,同一时间,纯粹的万人信仰,就是他的一个极限。

一旦超出,信仰之力中的执念就会影响到他的精神。

6阶吗?

秦然心中暗道,但是并没有忘记应有的礼仪。

“谢谢。”⊙幻笔阁⊙WwW.huANbIge.cOm

秦然说道。

“不用谢。”

“这些本该就是你知道的,我不过是越俎代庖替艾德.王告诉你艾德.王那个混蛋的下落,我已经有了眉目。”

“假如没有意外的话,他‘冬夜战’的时候,就能够回来。”

老人一笑,那态度完全将秦然当成了晚辈。

不过,秦然对艾德.王的下落并不关心,尤其是从老者的口吻来看,艾德.王并没有什么事后。

他的目光看向了李佳佳。

李佳佳,才是此刻问题的关键。

“放心吧。”

“我们有足够多的经验来处理李佳佳的问题。”

老人说着站起来,就向着李佳佳走去。

秦然并没有跟过去。

餐馆内的这点距离,可不会阻碍他的视线和听力。

所以,他清晰的听到了李佳佳的拒绝。

“我的守护神在这里。”

“我不会离开!”

李佳佳十分坚定的说道。

“你知道的,和我们在一起,你会更加的安全,也不会为罗阎带来麻烦。”

怀崔克试图说服李佳佳。

可是这样的说服,根本没有任何作用。

“声音告诉我,罗阎身边是最安全的。”

李佳佳固执己见。

怀崔克无奈的叹息了一声。

放牧者虽然可以消除旁观者的记忆,但是却不能够无故干涉普通人的选择,尤其是当这个普通人开始表现出不一样的天赋时。

老者再次走回到了秦然面前。

“虽然我们有足够的经验处理李佳佳的问题,但是李佳佳本人显然更相信罗阎你。”

老者无奈的露出了一个苦笑,然后,尝试性的提议道:“李佳佳会暂时待在这里,我会让贝恩看着他,而我会算罗阎你完成了放牧者的任务可以获得不菲的酬劳,当然,不会是渡钱,是现金。”

“你觉得呢?”

“可以。”

秦然点了点头。

在了解到巫蛊之人会追寻‘祭品’而来的时候,秦然就不介意李佳佳留下了,毕竟,对方代表了一个可以循环、多次数利用的‘饵’,为他带来相应的战利品,【恶犬之戒】的出现,可是让秦然十分动心的。

而此刻,就更不会了。

虽然他对于物质的需求很低,但是能够维持眼前的餐馆,且获得更好的食物,秦然并不介意。

更何况,含羞草也需要更多的余钱来购买过冬的棉衣。

“那就交给罗阎你了,贝恩会配合你的。”

见到秦然答应后,老者笑着起身了。

其余的放牧者,除去贝恩外,纷纷有礼的告辞。

放牧者可不是闲人。

即使是有着助手帮助,他们也不会太长时间的离开自己的辖区,即使是白天的时候,除非有任务。

“除了主卧室外,二楼还有房间,你们可以随意挑选。”

“但是,尽量放轻脚步,不要弄出声音。”

“我一般早上七点睡觉,下午三点起床,在此期间,没有必要,不要打扰我。”

秦然重新关上门,一边拔掉电话线,一边叮嘱着两人。

李佳佳点头表示明白。

贝恩同样如此。

可与李佳佳不同的是,贝恩没有选择房间。

“我就睡在这里吧。”

贝恩指了指餐馆大厅。

“随意。”

秦然扫了一眼对方,明白对方是为了安全考虑,他并不会告诉对方,在这里他还有着远比岗哨更有用的‘眼睛’,因此,点了点头后,就向着楼上走去。

悄无声息的回到房间后,含羞草还在睡梦中。

似乎是感知到秦然的返回,含羞草扭了个身,迷迷糊糊的问道:“你回来了?”

“嗯。”

“没事了。”

“继续睡。”

……

下午三点,生物钟让含羞草缓缓的醒来。

而在含羞草睁眼的一刻,秦然已经坐了起来。

“早。”

看着坐在床边的秦然,含羞草习惯性的问候着。

“嗯,早。”

“我们多了两个暂时的租客。”

秦然回应后,简单的说了一下李佳佳、贝恩的事情。

“有额外收入也是好的。”

含羞草笑了起来,眼睛弯的如同是月牙。

无疑,含羞草是真的欢迎带着租金入住叶之餐馆的两人。

因为,这样就能够购买更加高级的食材,为秦然做更多美味的食物。

两人洗漱完毕后,走下楼时,李佳佳和贝恩已经坐在了餐馆大厅中,双方相互介绍后,含羞草就进入厨房忙碌起来。

秦然则是拿起了昨天就买好的艾城地图,细细的查看起来。

艾城分为东西南北四个大区,每个大区又细分为11个小区。

此刻秦然的目光则是落在地图的北区上。

与还算安定的东区不同,贫民窟、帮派分子横行的北区,可是诸多怪异十分乐意聚集的地方。

同样的,也是秦然下一个目标。

在收割了东区一波,实力进一步解封后,秦然对于艾城剩下的三个区自然是不可能无动于衷。

尤其是从怀崔克的嘴中证实了有着所谓的祭祀后,秦然更是有着紧迫感。

秦然当然不希望在这种情况下遇到那些东西,但是,秦然更加清楚的是,世事无常,造作准备的好。

细细的将北区的地图查看了一遍后,秦然心念一动,守在餐馆楼顶的上位邪灵就消失不见。

接着?

秦然一边耐心等待,一边擦拭着餐馆的桌椅、地板。

虽然不指望有多少客人,但是既然是餐馆的老板,秦然就希望餐馆是干净的。

而在此期间,贝恩和李佳佳的对话,一直传入秦然的耳中。

“面对怪异,最重要的一点是克服恐惧!”

“只要克服了恐惧,你就有了至少三成的胜算!”

贝恩竖起了一根食指道。

“那剩下的七成呢?”

“需要战斗吗?”

李佳佳问道。

“不!”

“战斗只是最后关头的手段,剩下的七成中,有五成是用言语来劝服对方。”

贝恩摇了摇头。

“劝服?”

“怪异能够劝服吗?”

李佳佳一愣。

“当然!”

“那种由危害的怪异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多,大部分的怪异都处于一种很迷茫的状态。”

“面对死亡,它们也会不知所措。”

“所以这个时候,用话语来开解它们是最好的。”

贝恩详细的说道。

“那到了最后,无可奈何的时候,就能够战斗了吗?”

李佳佳问道。

“不!”

“因为按照我的做法,它们都会被顺利的解决。”

“不需要战斗!”

贝恩信心十足的说着。

接下来,就是一些劝说的注意事项。

秦然听着,不置可否。

没有赞成,也没有反对。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选择,真的是说不上好坏的。

就如同贝恩此刻明显是把李佳佳当做学徒(不是维利特斯)来培养,毫无疑问李佳佳的‘天赋’打动了贝恩或者说是那位怀崔克。

而同样的,以李佳佳的‘天赋’自然能够明白,贝恩这么做的意图,但还是在向贝恩学习。

这种事情,秦然自然不会多过问。

只要不影响到他和含羞草就行。

时间飞速的流逝,在天黑了许久,厨房传来浓郁的羊汤味道时,秦然将小黑板放在了门口。

不同与以往许久不见一个客人,今晚在将小黑板放出去的刹那,一个客人就登门了。

不正常的脸色与阴冷的气息,都在说明着对方的身份。

“我需要帮助。”

“有人告诉我,这里能够帮我。”

“我死了,我知道我死了。”

“可我该如何面对死了之后的生活?”

“就这样四处游荡吗?”

“那和我活着的时候,有什么区别?”

“而且,我的妻子和孩子是否会想念我?”

“她们又在哪里?”

……

颠三倒四、絮絮叨叨的话语中,那个亡者就这么坐到了秦然面前。

可还没有等秦然开口说什么,贝恩就连连打眼色示意:交给他了。

秦然默不作声的看着贝恩带着李佳佳走了过来。

“死亡,是新的开始。”

“一开始都会有着些许的迷茫。”

“但我愿意帮助你适应。”

贝恩声音柔和的开口了。

一旁的李佳佳睁大了双眼,力争不放过一丝一毫眼前的实地教学。

“帮我?”

“你会给我房子?给我钱?”

这个絮絮叨叨的亡者反问道。

“亡者不需要房子、钱,而是应该明白自己最想要的什么,只有明白了这些后,才能够去‘远方’。”

贝恩解释着

“可我就想要房子、钱。”

“我还想要游艇,私人飞机。”

“上面最好有可爱的小姐姐。”

“还有……”

那个絮絮叨叨的亡者语速极快的说道,提出了一大串无理要求。

“这些都是虚无的,你都已经是亡者了……”

“可这都是我活着的时候想要的,死了之后变为执念,难道不对吗?”

对方打断了贝恩的话,反问道。

“也不是不对,可是……”

“难道你就不想要?”

贝恩的话再次被打断。

而且,对方这次的反问,真的让贝恩无言以对。

因为,他真的也想要!

“你们不是满足亡者愿望,超度亡者的吗?”

“快点满足我的愿望,让我去‘远方’吧!”

亡者一脸期待的看着贝恩。

在这样的注视下,贝恩不自觉的扭过了头,很是心虚的模样。

然后,亡者看向了李佳佳。

连学徒都不是的李佳佳更是不知所措。

砰!

看着两人的模样,亡者愤怒的一拍桌子。

“骗子!都是骗子!”

“你们这群骗子,我要拆了你们这里……”

啪!

一声脆响,让亡者的声音戛然而止了。

亡者被秦然一剑脊抽在脸上的声音。

亡者凌空旋转的摔在了地板上。

秦然的身影如影随形的跟着对方,手中的【锋锐制式剑】剑脊,不停的抽打在对方的脸上。

“房子?钱?”

啪啪啪!

“游艇?私人飞机?小姐姐?”

啪啪啪!

“感受到了吗?”

啪啪啪!

【锋锐制式剑】不停的抽击,那速度几乎是带上了层层的幻影,期间亡者想要反抗,但是还没有行动就被抽打在了地上。

一连数次后,亡者就放声大哭起来。

“别打了。”

“别打了。”

“我知道错了!”

“我不该这么奢望天上掉馅饼!”

“可我总能够去看看自己的妻子和孩子吧?”

亡者大吼道。

“这还不是天上掉馅饼吗?”

“你这样的家伙,怎么可能会有妻子,孩子?”

“做白日梦也要有个限度!”

啪啪啪!

秦然手中剑脊的抽击不停,亡者双目呆滞,仿佛一下子失去了鬼生意义般,就这么的变为了一点萤火飘向了远方。

秦然收剑走回吧台。

贝恩目瞪口呆的看着秦然。

李佳佳则是若有所思。

她觉得,她找到了正确的超度方式。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