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十一章 不同

作者:颓废龙字数:6926更新时间:2018-10-24 02:11:46

穿着破烂风衣,戴着礼帽的男人瞪大了双眼,它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黑色身影。

什么时候?

喉咙鼓动了数次,想要吐出这样的问题,但是【阿卡之刃】强大级别的攻击力与属性【猎魂】相配合后,达到的极强级别的攻击力,却对它造成了致命的伤害,它只能是无助的抬起手臂,指向秦然。

接着,手臂重重的垂下,整个身躯也崩散开来。

呼!

在这地下室内,仿佛是刮起了四五级的大风般,一道又一道半透明的身躯就这么的出现在这里。

重重叠叠,密密麻麻,一眼看去,犹如是压缩的沙丁鱼罐头。

这些半透明的身躯大部分是迷茫的,它们的双眼呆滞,虚幻的身躯,犹如烟雾一般的飘忽。

而剩余一些,则满是恐惧。

它们看着彼此是恐惧的。

它们看着秦然也是恐惧的。

一个个漂浮在半空中,发出阵阵歇斯底里的喊叫。

这样的叫声,常人无法听到,却震慑着灵魂。

秦然看着一条条精神判定,眉头一挑,手中的【阿卡之刃】就刺穿了最先喊叫身影的手臂。

嗤!

好像是烧红的铁柱上浇了水般,一阵烟气升腾后,那个幽魂顿时变得仿佛风都能够吹散了般。

顿时,所有喊叫的身影都停下了。

它们越发恐惧的看着秦然。

而秦然?

一字一句的说道:“现在的你们算是解脱了,所以,去你们该去的地方现在,马上,立刻。”

强调的语气,让这些身影倍感压力。

它们面面相觑后,一个小孩的身影最先动了。

它化为了一点萤火,飘向了远方。

一道女士的身影紧随其后。

两点萤火越飘越远。

如同是多米诺骨牌般,剩余的身影纷纷化为了萤火,即使是那些茫然的身影也不例外。

无数的萤火汇聚成一片,立刻照亮了这片烂尾楼。

北区的人茫然的看着这里。

不少好奇且好事的家伙,马上向着这里走来。

但更多的家伙,则是站在远处观望。

而一些熟悉这是什么的人,则是一个个面色惊恐。

其中,有几个更是朝着北区最繁华的街道跑去。

还没有靠近那片被五颜六色灯光所包围的矮屋时,其中的一个人已经高声喊道:“尤特塔大人!尤特塔大人!”

连续喊了几声后,一个在深秋依旧赤膊着上身,胖大如山的家伙,才磨磨蹭蹭的挤出了矮屋。

“知道了、知道了。”

“喊什么喊。”

一脸横肉的胖子,没好气的看着眼前的几个人。

在这个胖子的瞪视下,几个在北区都能够算得上是大人物的家伙们,全身就是一颤。

“抱歉,尤特塔大人,可是……”

“我说知道了。”

“你们想要活命就离那远点。”

说完,这个胖子就再次挤回了矮屋。

一阵阵嬉笑的女声从屋子里传来。

屋外的几个人显然知道对方的脾气,没有再次打扰,纷纷向着各自的地盘跑去,开始约束手下。

而在屋中的尤特塔从脂粉堆里抬起头,看了一眼屋外。

“哪来的家伙,把礼帽都干掉了?”

“这样的家伙可不好惹。”

“我才不会去拼命了。”

“幸好把琳达送去了南区,不然就麻烦了!”

尤特塔低声嘀咕了一声,一扭头就换上了猪哥的痴笑,再次扑进了脂粉堆中。

……

烂尾楼处,北区的人越聚越多。

这对北区人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

大部分的北区人之间可没有所谓的和睦相处,为了一瓶劣酒,就能够大打出手的北区人,仇人远远的多过了朋友。

很快的,就在围观人中,一个北区人看到了自己的仇人。

没有声张,掏出小刀,他悄悄的靠了过去,一刀扎在了对方的后腰上。

“嘿,还记得上个月的一酒瓶吗?”

“你没有想到……”

持刀的人冷笑着看着仇人带着不解倒地,心中满是快意,可还没有等到他说完,脑后就传来了一阵风声。

呜!

砰!

持刀的人完全没有躲闪的机会,就这么的被敲到了后脑勺。

哼都没哼一声,持刀人扑通一声跌倒在地上。

而拎着棍子的人并没有放过对方,找准了倒地持刀人的要害,抡起棍子就是一通乱打。

砰、砰砰!

金属的棒球棍敲击在人的身上,闷响声夹杂着骨头碎裂的声音,立刻吸引了所有的北区人。

相较于那些不明所以的光芒,他们更习惯这种声音。

尤其是在发现四周有不少值得下手的家伙后,更是如此。

没有什么信号。

也没有什么前奏。

仅仅是一个眼神的碰撞,又或者是一个不屑的笑容,突然间,一场混战就开始了。

嘶吼声。

砍杀声。

让这片烂尾楼变得喧嚣不已。

但是,北区最大的几个帮派并没有趁乱参战,更没有趁火打劫,他们犹如是一个个乖宝宝般,缩在自己的老巢里。

并不是不想。幻笔◎阁◎wWw.huANbIGe.coM

而是,他们的老大不让。

当然了,他们可不会认为自己的老大怕了。

在北区能够成为老大的基础,就是能打且勇猛,而能够活得现在,享受着‘北区生活’的则都是狡诈无比的。

所有人,都认为自己的老大一定有什么打算。

因此,一个个摩拳擦掌静静等待着。

可在这些人看不到的房间中,他们的老大却是面色发白,全身都充斥着紧张。

“该死!”

“混蛋!”

“这些王八蛋,难道没有脑子吗?”

“为什么要划分出洗地场?”

“真以为是为了好打扫卫生吗?”

一个老大握着特制的对讲机,声音中满是愤怒。

“他们有脑子,就轮不到我们了。”

对讲机中传来一个轻蔑的声音,随即就是几个不同声音的笑声。

“你们说,那东西会不会出现?”

对讲机中,突然一个声音响起,立刻,这些笑声就消失了。

“出现不出现管我们什么事?”

“只要不靠近那里,天一亮再去洗地,就没事了。”

“而且,死一些家伙,对我们也有利。”

“我最近可是受到了不少挑衅。”

那个轻蔑的声音再次说道。

“我也是。”

“嗯,没错。”

哪怕是最初那个愤怒的老大,在这个时候,都变得连连附和。

都恩听着这样的回答,脸上轻蔑的意味越发的浓郁了。

一群目光短浅的家伙。

明明已经见识到了这种超凡的力量,却还是困顿在自己的地盘里,完全不知道抓住这个机会。

对讲机中的对话,很快就结束了。

都恩,将对讲机锁在了保险柜中。

北区有着北区的规矩。

只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这些规矩是通过这部对讲机制定的,而更想不到的是,本该是势如水火的几个老大,竟然会是暗自联盟的关系。

一手促成这个联盟的都恩是十分得意的。

至少,在他接触到神秘力量之前,他认为自己已经来到了人生的巅峰,直到……他见到了那位大人。

再三检查保险柜哪怕对所谓的联盟已经不在意了,都恩也不舍得轻易放弃自己的优势。

确认无误后的都恩,快步的走向了一旁的密室。

不同于办公室内的奢华,这里很简朴。

没有任何多余的摆设,有着的只是水泥地上画出的魔法阵和摆放在其中的各类材料。

都恩走进其中,低声念着咒语。

片刻后,一具埋藏在地底深处的尸体动了。

……

喊杀声还在继续着,秦然站在烂尾楼的楼顶,低头看着。

所有人都是各自为战。

仅有少数一部分人集成了团队。

可这并不代表后者占据优势,相反的,一旦发现了这样的团队,周围单打独斗的人,就会合力绞杀这样的团队,然后,继续各自为战。

没有任何的章法。

战斗的武器更是千奇百怪。

砍刀和棍子为主。

锁链和匕首为辅。

有些在战斗中失去了武器的人,就从地上捡起了板砖。

而如果板砖都没有机会去捡的人,干脆就是赤手空拳的战斗。

无疑,所有加入到这个混战中的人,都是在使用一种极其野蛮的战斗方式:物尽其用。

在这样的战斗方式下,混乱与死亡交替上演。

仅仅是一会儿的工夫,地面上就铺了厚厚的一层尸体。

至少有上百人丧命。

鲜血彻底的染红了这片区域。

秦然冷漠的看着这一切。

他在等待他的对手出现。

按照上位邪灵打探到的消息,之前被他干掉,有着‘礼帽’之称的怪异,只是北区最有名的两个家伙之一。

另外一个家伙则是‘战鬼’!

不同于‘礼帽’还算低调的行事风格,‘战鬼’则要高调多了。

每次出现大规模的械斗时,‘战鬼’都会出现。

不分敌我。

不知疲倦。

没有疼痛。

‘战鬼’就如同是它的名号一样,犹如是战场上的狂鬼,四处肆虐,直到杀死看到的最后一个人为之。

有关‘战鬼’的传说,不需要向北区的怪异打探,普通人都是知道的。

这样的异常,让秦然留了心。

自然是以更加谨慎的态度面对对方。

也因此,秦然最先选择了‘礼帽’下手。

他需要进一步的解封自己的实力。

而事实上,情况远比秦然想象的还要好。

已经成为了北区传说的‘礼帽’吞噬的灵魂数量远远的超出了秦然的想象,在‘超度’了那些灵魂后,秦然的属性再次解封。

精神属性还是a-没有改变,而力量、敏捷、体质、感知四项属性同时达到了a-的程度。

夜风呼呼的吹来。

秦然一次又一次的用晨曦骑士锻体术的呼吸法,调整着、适应着再次加强的身躯。

突然,秦然的目光看向了楼下的一个方向。

在那里一个高大魁梧,身披全身甲的人影出现了。

盔甲笼罩着全身大部分地方,头、脸,也不例外。

谁也看不清楚,对方长什么样。

而且,这沉重的盔甲并没有影响到对方的行动。

刚一出现,对方就开始了加速奔跑,犹如是一头犀牛般,冲入了战场。

砰砰砰!

在对方冲锋路上的所有人都被撞飞了。

每一个被撞飞的人,都是骨断筋折。

犹如是用笔在地上画出了一条直线,又好似是刀切豆腐般,这个冲锋而过的身影将整个混乱的战场一分为二。

当这道身影扭过身时,整个混乱的战场陷入了寂静。

片刻后,一声惊呼响起。

“战鬼!”

“跑啊!”

这一声惊呼中,所有人开始了四散奔奔。

完全没有了之前拼杀时的勇猛。

‘战鬼’在北区的传说实在是太深入人心了。

以一敌百。

甚至,以一敌千,

这样的让人不可置信的传说放在‘战鬼’身上,完全就变成了事实,且所有人都深信不疑。

因此,遇到‘战鬼’,不要力敌,不要反抗,就是所有北区人公认的。

而逃跑,也成为了一种准则。

没有人会因为你面对‘战鬼’逃跑而耻笑你。

相反的,面对‘战鬼’都能够逃跑的人,任何北区人都会佩服,且由衷的说一句运气好。

因为,更多的人,在逃跑的时候,就被‘战鬼’撕碎了。

就如同这个时候

刺啦!

‘战鬼’一抬手,就拽住了那个距离它最近的人,手一用力,就将其撕开了,犹如是撕扯一张纸般容易。

然后,‘战鬼’拎着一分为二的尸体,轮圆了向着左右扔出。

砰、砰!

两声闷响后,数个逃跑的人,被砸倒在地。

‘战鬼’发出了意味不明的笑声,没有再去追赶远处的人,而是迈步向着这些被砸倒的人走去。

倒地的人,能够爬起来的,当即爬起来就跑。

而爬不起来的人?

则是一把抱住了那些想要跑的人。

北区人可不会有所谓的舍生忘死,为他人挡刀。

死,也要拉上垫背的。

这是北区人的宗旨。

那些被抱住腿的人,用力挣脱,拳打脚踢,看着越来越近的‘战鬼’,他们也变得不顾一切了。

莫名的笑声再次从‘战鬼’的面甲中传来。

它享受这种时刻。

猎物,直接杀死,是最没有意思的。

需要玩弄他们,才是最有趣的。

也只有这样,才能够让它越发的强大。

来吧!

来吧!

更多的力量!

超越凡人的力量!

心底的渴望,让‘战鬼’抬起了脚掌,它要一点点的踩碎眼前猎物的骨头,但就在它抬起了脚掌,还没有落下的时候,一道从天而降的黑影,先踩在了它的身上。

砰!

‘战鬼’的身躯被重重灌在了地面上。

一柄尖刀直接沿着铠甲的缝隙,刺入其中。

噗!

浓稠、恶臭的,黑色血液顿时喷出。

但‘战鬼’的挣扎并没有停止,它抬起了手臂向着秦然抓去,可秦然速度更快,手中的尖刀寒芒一闪,就掠过了‘战鬼’双臂肘部的盔甲缝隙。

接着,是胯。

然后,是膝。

当秦然踩着‘战鬼’的胸口站起来的时候,‘战鬼’只剩下了蠕动。

而秦然的攻击并没有结束。

甚至,从某些方面来说,真正的攻击才刚刚开始。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