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63章 首胜

作者:夏侯琇字数:4281更新时间:2019-02-11 15:36:12

那一千阿扎古带来的士兵已经换上了惯用兵器,另外五百士兵也搬来了梯子,紧随阿扎古的步伐,越过壕堑里草原人的尸首,和草原骑兵混战一处。甚至有些士兵翻身上马,与草原骑兵开始了一场骑兵对决。

五千新兵眼见将军如此凶猛,那一千雇佣军战斗力不俗,立即信心百倍,在几位新提拔的都尉带领下,朝着敌人杀去。他们的冲杀并不是毫无秩序,而是长毛手为第一列,刀斧手跟后。如此安排的意图很明确,就是以长矛的优势对抗骑兵的速度。混战开始了。两军胶着一处后,草原骑兵的速度优势已然失去,开始进行最原始的厮杀。

夏侯战成为敌人重点围攻的对象,但无论来的是敌人的将军,还是普通士兵,都难以对抗他的武艺和手里的杀神剑。此刻,他就像一把尖刀,直直插入敌人的阵型,所过之处片甲不留。阿扎古则是带着部分士兵追随他的踪迹,将敌人分割成两块。

晌午时分,草原人的收兵号角吹响了。得了命令,那些骑兵迅速脱离了接触,纷纷往唐城的方向奔去。

战斗结束了!持续了一个时辰的第一场战斗,结束了!告胜!

“我们赢了!赢了!赢了!”一个新兵突然大声喊起来。他的声音嘶哑,带着哭腔。他实在太激动了。

“赢了,赢了!”幸存的士兵们这才明白过来,敌人撤退了,他们赢了!许多人径直躺在了地上。就这一个时辰,对他们来说,仿佛就是一生。

阿扎古身上占满了血渍,身上的铠甲也略有损伤,但却没有受伤。她策马来到夏侯战身边,摘下头盔,平静地看着他。

夏侯战收起颜色诡异的杀神剑。他对视着她的明眸,轻声说道:“阿扎古,谢谢你。我们赢了首战。”

她扬起嘴角道:“光是一声谢谢就够了?都欠着吧夏侯战,我等着你一起还。”

“怕还不起。”他的嘴角也露出微笑。

“那就欠着吧。”

这时,慕桑来到了二人身边。他挂了彩,脸上多了一条长长的刀痕。亏得是他反应快,否则就是半个头颅没了。他恭敬道:“将军,公主殿下,野戍军和禁卫军离我们还有五里地!下一步请问如何安排?”

夏侯战叹息了一口气,对两军的作为不知可否。他望了一眼尸首遍野的战场,还有互相掺扶的士兵,他再次叹息:“慕桑,就地扎寨吧。你尽快统计下兄弟们的伤亡情况,然后告诉我。”

“是,将军!”

很快,此次战斗的结果就出来了:雇佣军伤亡五百人,新兵伤亡近两千人,而草原骑兵只留下了一千五百具尸体。若不是夏侯战使用了计谋,他又是英勇生猛,他们的伤亡可能更大。而草原人丢下一千五百具尸体撤退,足以证明此次的胜利是一场硕果!

阿扎古安慰道:“这样的战果不错了。草原骑兵个个厉害,帝国普通骑兵三个斗一个都不一定斗得过。而且这次我们还得了近八百匹战马,可以组成一支骑兵了。你瞧,朝廷只给了你五千人,却骑兵都没有。看来是天助我们,故意让我们自己建立骑兵呢。今天的胜利,传入朝廷,封赏应该不小吧。”幻*笔阁*WWW.huANbIgE.cOM

“要赏还是大家一起赏,否则我问心有愧。对了阿扎古,今天阵亡的士兵,每个人要按照十倍的军饷补恤他们的家人。我决不能让那些家庭没了支柱,活不下去。”他的语气有些沉重。但他也明白,在未来,士兵大量死去的事还会时常发生。他要做的,就是尽量做到对得起阵亡的军魂。

“可是我们没有钱。”她摇摇头,“我带来的钱已经全部用来买了粮食和军械,已经拿不出钱来了。”

夏侯战闻言沉默了一会儿,命人取来了他们随身带着的包袱。他在包袱里摸索了一下,拔出手来时,手掌间正攥着两颗硕大的珍珠。他将其递到她的手里,慢慢说道:“这是我从海外带回来的。你拿去找人换,应该值些钱。”

“天哪!”珍珠对女人有着天生的吸引力。当他把珍珠交到阿扎古手里时,她立刻就惊呆了。不论是论大小,还是成色等等,都算是她见过的最好的,没有之一,即便是在阿育王的王宫。她的眼睛都不舍得看其他地方了,满满的喜爱。

她惊讶道:“没想到你手里竟有如此宝物!这可怎么办,我哪里舍得拿去典当?还是不卖的好,送给我吧?”她对着他眨眨眼睛,充满了希冀。

他见得她此刻的可爱的小女人模样,内心一阵怜动,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她细腻的脸颊。他解释道:“阿扎古,你什么东西没有见过。若是你喜欢,等我兄弟回来,给你十个都可以。但这两个不行。”

阿扎古意识到他捏了自己脸颊,顿时两侧升起一团红晕。她记得,这应该是他第一次与自己有如此亲密的动作。在她看来,这必然二人关系的进步。她心里高兴极了,竟然害羞得跑出帐篷去,留下一头雾水的夏侯战。

“至于吗?”他望着她的背影,又是一阵无语。

获知治安署军队取得第一场胜利的消息,野戍军的高层将领立刻召开了会议,以商讨野戍军下一步的军事行动。虽说野戍军的主要任务是牵制禁卫军,但既然上了战场,拿出战果来也是他们必要的任务。眼见兄弟部队拿了首胜,他们虽不想争锋,但也不想落后,徒徒落了野戍军的大名。

“柳将军,黄将军,你们觉得野戍军下一步该如何安排?”曹刚问道,“倒是没想到夏侯战一战即胜,超乎我的想象。我这个兄弟,总是能给人意外,做到别人认为不可能的事。”

黄将军是一个年级约摸四十出头的将军,身材颀长高大,浑身却透着几分儒气,一双硕亮的眼睛透着智慧。他跟在曹正手下已有二十年之久,南征北战,立下过无数汗马功劳,在野戍军中颇有威望。此次野戍军出征,曹正只派了二人协助曹刚,他便是之一,可见深得曹正信任。因此,曹刚对他也是敬礼有加。闻得曹刚提问,他捋了捋灰白的胡须说道:“这个少年具有几分治军之道,懂得军事谋略,本身也是厉害。但此次他的取胜,侥幸占了很大一部分。此次与之交战的黑鹰军,论战斗力在草原骑兵里可排入前五,正面厮杀,即便是我们野戍军的骑兵也不一定能讨好。但这次黑鹰军轻敌,妄图一口吃掉治安署军队,这才给了他们取胜的契机。而黑鹰军虽然败走,可也不伤根本。只怕明日他们就要吃亏了。”

“正是,草原人睚眦必报。黑鹰军吃了亏,必然要倾其全力灭掉治安署军队,才能挽回他们的荣誉。所以,下一场战斗,是黑鹰军的生死战,是治安署军队的灰飞烟灭战!”柳将军也开口说话。

“两位将军的意思,可是要救援一二?”曹刚不明所以。

二人对视一眼,柳将军又笑呵呵地说到:“兄弟部队,若是损失了对我们也是一种损失,也就少了对草原人的牵制。那个少年勇猛,谋略无双,又得军心,正可吸引草原人的主力,从旁牵制草原人,我们野戍军才有更多的机会攻城掠地。所以,救援是必然的。只是如何救,还需要细细商量。”

“可他们经此一役,几乎损失了三分之一。光是靠他余下的那些兵力,想要牵制草原人,几乎不可能。”曹刚摇头道,“我倒是有个提议,将那一万多城守部队调拨与他,二位将军意下如何?”

“以小将军与那少年的交情,倒不是不可以。只是是不是要问过一下大将军?此事说大不大,说小倒也不小。”黄将军提议道。

他摇摇头说:“临出发前,父亲交待不必事事过问他。何况战场之事,变幻莫测,需要果敢。若是两位将军无异,就可如此。”

二人又对视一眼,一同说道:“末将无异议!”

“那好,我们再商量后面之事。”

白辉还在城中,当收到禁卫军传回的消息时,立即暴跳如雷:“这个杂种,怎么就叫他拿了首功呢?我还希望借草原人的手消灭他呢!这次让他得了首功,岂不是地位与声望越来越强了,我还怎么跟他斗,怎么报仇!”

“大帅慎言啊。万一这话传了出去,到了不怀好意的之人的耳朵里,恐引来祸害。”一个同窗说道,“大帅,夏侯战是拿了首功不错,但他也损失惨重,几乎失去了一半的战斗力。那黑鹰军吃了大亏,那将军耶律洪真是个睚眦必报的主,必然咽不下恶气,会率军报复。末将猜测,只怕等不到陛下的嘉奖令,那夏侯战就要全军覆没,死得渣都没有!”

白辉闻知有理,稍稍平复了心里的愤怒,问到:“兄弟们都到军中领职了没有?几时能完全掌控军队?”

“大帅,还需要几日。我等尚且年轻,没有功名,想要立即服众只怕还难。不过,兄弟们已经带了钱银去,只要分发下去,问题就不会很大。”同窗答道。

“传我命令,大军明日开拔!直奔辽城去!”他神色凝重道,“然后你再传我命令给禁卫军的张让理统领。告诉他,若是夏侯战遭袭,不准救援!否则,我定然用家族关系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同窗面露难色:“大帅,那张让理只怕不会听。没有太子手谕,我们根本调动不了他。而且末将认为,太子定然对他也有交待。那夏侯战早已和太子作对,太子必定也要杀之后快,除去隐患,绝不会生生让他坐大!”

白辉闪烁着目光,背着手在大堂里踱了几步。过了一会儿,他突然道:“你等下去取来我带来的人鸟形图,送给张让理。这个人不爱钱,也不爱女人,独喜好字画。那人鸟形图乃是我白家珍藏,他肯定喜欢。你送给他后,请他务必分出五千禁卫军与我,协助我攻下齐城!”

原来,他思前想后,担心光是凭着自己收编的两万多城守部队攻不下齐城,才有心求助禁卫军。五千禁卫军虽然不多,但就战斗力而言足以抵得上一万普通的城守部队。如此一来,他心里才有些胜算。他必须也要尽快赢得一场胜利,否则他必然要落后于夏侯战和曹刚二人。

很快,大厅里只剩下他一人,陷入沉思中。

“白将军,有什么苦恼吗?”突然间,一道阴沉沉的生意在大厅里响起。

白辉吓了一跳,环顾四周,却没有发现任何人。他按住剑柄,警惕地喝问道:“什么人,敢闯我大营!”

(本章完)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