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656章 【我输给了我自己】

作者:霉干菜烧饼字数:4045更新时间:2017-03-01 03:27:39

1656

独立空间里,所有人,见到这一幕,都彻底地呆住了。

就算是蒙逍遥跟玉雪凝,也都霍然地站起身,怔怔看着杨辰的赴死,错愕震惊。

“他……他到底在想些什么……”蒙逍遥也不知道是愤怒还是迷惑,还是其他的什么情感,紧紧握着拳头,情绪少有的无法平顺。

玉雪凝的眼里盈着热泪,却是欣慰和释然地一笑,“臭小子,怎么这么傻……”

简已经无力地跪倒在地上,俏脸惨白,悲恸地闭上双眼,两行清泪簌簌地落下,咬着下唇,不停摇头。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

这一刻,说什么都已经晚了。

杨辰的选择,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

“为……为什么……”

寒冷的罡风中,雅典娜痴痴然地轻声问道,眼中一片晶莹,依然无法相信眼前看到的现实。

这一刻,雅典娜感到自己浑身上下的气力都被掏空一般,除了喃喃的问着,她心乱如麻。

当大预言术无法再告诉她未来的画面是如何,而未来的画面,又带给她无比强烈的冲击,她终于陷入了不知所措的境地。

不知道为何,雅典娜不敢去看杨辰望着自己的目光,不敢去看杨辰心口的致命创伤,更是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想落泪……

当一滴晶莹的珍珠从她眼眶里溢出来,丝丝滑落,便被杨辰的手指,轻轻地拭去……

“怎么了,你哭了……”

杨辰轻松地温和笑着,虽然心口正不断地涌出鲜血,但他却并没丝毫的不安和慌张,反而格外平静。

“问我为什么要这么做?不是说过了吗,这就是命啊……既然你没办法停下来,而我又不能眼睁睁看着你,不管你……

那么,除了杀死你以外,也只能是我死了……

我死了,就不用背负任何责任,不会对不起任何人,也就自然不需要理会这些,也就不用挣扎着,该如何对你……而你,也就能好好地活下去了……”

雅典娜仰头,试图让眼泪止住,可怎么也止不住。

那只握着帕拉斯长矛的手,瞬间失去了所有力量,轻颤着垂落。

随着雅典娜的松手,杨辰的身体,就跟着长矛一起,从空中坠了下去。

雅典娜惊了一下,赶紧用空间之力将杨辰托住。

雅典娜看着杨辰的脸色越来越苍白,不禁意识到,杨辰竟然是故意让自己的身体不恢复!

他的往念衍生经早就停止了运转,而杨辰也故意在刚才不设防备,让他的身体脆弱地穿进了长矛中。

毕竟是帕拉斯长矛,只要杨辰不主动防御,想穿进他身体很是轻松。

这么下去,用不了多久,就算杨辰的体魄异于常人,也会因为流血过多,机能停止。

事实上,能在心脏碎掉的情况下这么好好地说话,已经是一个奇迹了!

而刻意不动用修为的杨辰,显然也没打算让元神活下去,随着他**的死亡,脑部的死亡,元神在没有修为支撑的情况下,也就会慢慢消散……

自杀,对于任何一个境界的高手而言,都不是件难事。

哪怕拥有往念衍生经,这样几乎能起死回生的功法,杨辰自己一心寻死,谁也救不了。

“你真的想死……为了我,值得么?”雅典娜哽咽着,不停地摇头,“你难道不恨我吗!?我不是林若溪,也不是十七……我一手安排了你和林若溪的相遇,一直利用你对林若溪和十七的感情,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杨辰的呼吸开始变得虚弱,笑着道:“就算,你不是若溪,不是十七,可你也保护和生下了我的女儿,不是么……不管你是不是为了我,我真的很感激你……

我做不到让你灵魂里任何一个女人死去,我更不能亲手杀掉我孩子的母亲……

如果让你杀了我,或许你将无法面对女儿,我不希望那样……所以,我自杀,是最完美的选择。”

雅典娜感受到杨辰的生命正在慢慢流逝,娇躯不停地颤抖,灵魂深处,像是被受到强烈的激荡,开始不稳定……

一种内心深处,她不曾注意到的情感,让她变得有些迷惘,让她无法集中注意力。

这个男人,竟不曾恨过自己?!

他,感激自己!?

杨辰深深地望着她,眼前开始变得有些虚幻,有些飘渺。

雅典娜梨花带雨的容颜,让他露出一丝满足的笑意……$幻笔阁$wwW.HUAnbigE.coM

“若溪……”

杨辰轻轻唤了一声,好似看到了林若溪在他眼前对他微笑。

过往的云烟,在这一刻,如一幅幅美丽的画卷,在他眼前一一闪过……

雅典娜娇躯一个激灵,一只手痛苦地扶住了自己的太阳穴,像是在挣扎着什么……

是的,他爱的人是林若溪,甚至是十七,绝对不是自己,这跟自己没关系……

可是,自己何必为他的死而悲伤,何必为他落泪,难道只是因为在暗中一直陪伴着他,走过了这一切……

不对,这不就是自己所期待的结局吗,未来不就该是如此吗?自己等了两万年不就为了今天吗!?

但……心真的好痛……

杨辰并不知道,雅典娜此时灵魂深处,正遭到前所未有的冲击。

三个灵魂,因为一种之前被压抑、蛰伏着的同样的情感,开始交互,开始融合,爆发和挣扎,镇压和脱离,不断地胶着……

杨辰自顾自地低声喃喃着,眼前的女人是谁,已经不重要了,他带着满足的笑意。

“若溪……我这一辈子很短暂,可发生了太多的事,有好的,有坏的,我很多都记不清了……

但我可以确信,我生命中最美好的几件事,哦不……是唯一最美的事,就是遇见了你,林若溪,哪怕你现在要杀我……你也是我,最美的回忆。

今天的一切,是我的选择,和你无关……不要因为我,而让未来的你,有任何的不愉快,伤心,痛苦……因为那会让我死了,比活着的时候更难受……”

雅典娜头疼欲裂,杨辰的每一个字,都像是一把把尖刀,刺入她的脑海里,让她无法再坚持下去……

女人强忍着痛苦,哭着问道:“为什么不阻止我……你明明早知道我的目的……你早就知道的……如果你告诉我你今天的选择,不……就算是刚才,你告诉你的选择,我也或许会动摇的……我或许会心软的……”

杨辰的两只手,扶在了胸口的长矛上,大量的失血,让他开始意识迷糊,身体不听使唤……

“因为我不能啊……”杨辰半闭着眼帘,低声笑道:“你不是不可以停止的吗?你不是说未来是不会改变的吗……

你坚持了两万年的使命,我怎么可以因为一句话,让你放弃,我用我二十几年的命,换你坚持的两万年,很划算啊……

不管你是谁,是谁都好,总之我愿意这么做……这也是我,唯一能为你做的,最后的一件事了……”

“不!!——”女人双手用力地抱住脑袋,不断地摇头,崩溃地放声大哭起来。

所有的主神,望着这一幕幕,不禁都怆然默哀。

杨辰的声音越来越微弱,嘴角噙着宽慰的笑意,“我走了以后……不要为难那些,为我伤心的人,告诉她们,我没用,对不起她们……

还有更重要的,别让蓝蓝,当一个没妈妈的孩子……来之前我就告诉女儿了,她妈妈,很快会回去的……”

“别说了……别说了……”女人哀求着,在空中缓缓地跪倒在杨辰面前,双手情不自禁的,搂住了杨辰的腰间。

杨辰无力再站着,软软地弯下腰身,殷虹的血液,滴落在女人的身上,脸颊上,但她浑然不觉,只是不停地痛哭。

杨辰闭上了双眼,声音慢慢地微不可闻……

“若溪……你知道么,我曾经想过,如果有一天,谁能真正的杀死我,也可能只有我自己……

我没有输给任何人,我也没有输给你,我输给了我自己,因为,若溪,我做不到,不爱你……”

话音在这里断了,就如同断线的风筝,飞去了再也找不到的远方……

就在此刻,女人倒吸了一口冰寒的空气,睁开明眸,猛地抬头,一把用力地抱住杨辰已经冰冷的躯体。

深深地凝视着已经没了丝毫生机的男人的面庞,满是泪水的脸颊,贴了上去,温柔地吻在男人那冰凉的嘴唇上。

女人露出一丝绝望中透着温柔的艰涩笑容,幽声道:“我不是早跟你说了么……跟我在一起,我会害死你的……我做了那么久的噩梦,你就是不肯相信我的话……

现在一切都晚了,噩梦变成了现实,你却叫我不要内疚……老公……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你是不是又故意弄伤自己的?求求你,你别吓我了好不好,你醒醒啊,我是若溪啊……”

女人歇斯底里的哭喊声,在空中被风撕扯成了碎片。

不管她怎么呼唤,男人冰冷的尸体,再也没了回应……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