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377章 妹

作者:七帅字数:4347更新时间:2018-11-09 03:29:37

?“奴婢必定不会对任何人说!”他忙跪下说道。但心里想着:’此事恐怕必须得禀报皇后娘娘。哎,但愿皇后娘娘对奴婢宽容些。‘

“此事你且不可泄露出去。”允熥当然不知道卢义在想什么,在他满怀忧愁退下后又嘱咐曹徵一句。

“臣,不敢。”曹徵只能说道。

“你退下吧。”允熥又与他说了几句话,让他退下了。

‘哎,陛下若是出手整治这些上奏之人,即使文官们不知有我在场,但此事总牵连到我,总会有人迁怒到我身上,哎,真是阎王打架,小鬼遭殃。但愿工部和户部的尚书、侍郎与陕西司的郎中、员外郎不要因此嫉恨我。我只不过是想安静做自己愿做之事,同时博得陛下赏识,怎么就牵连到这样的事上了呢?’向宫外走的路上,曹徵满脸忧愁的想着。

……

……

“这些文官,生怕自己手中的权力少了一点。在他们看来,天下的官位就这么多,朕的赏识也就这么多,格致监这样他们不喜欢的衙门的官员多了,他们就少了,所以总是瞧着如同曹徵这样的人不顺眼,想要将曹徵等人都逐出朝堂;他们甚至还瞧武将不顺眼,只不过没法将武将逐出朝堂,所以就捡软柿子捏。”

“也有那些真正‘大儒’不在意这些的。但这样的人往往更加可恶。他们总是试图维护自从董仲舒之后被歪曲之儒学,对不钻研儒学之人都十分鄙薄,觉得偏离正道,想要匡扶‘正教’。手底下还会有许多人崇敬而跟随之。”

“但可笑的是,跟从‘大儒’之人其实只是借了儒教这张大皮好乘凉而已,若是大儒的主张于他们不利,多半就会当做没听到。从朱熹起,历代大儒可都是反对科举制的,但你若是问问那些跟随之人愿不愿意废除科举制,多半会顾左右而言他。”

“何况这些所谓‘大儒’也只不过是腐儒而已。真正的大儒,才不会如此。他们……”曹徵走了以后,允熥仍然在屋内气愤难平的说道。

不过他唯一的一个听众貌似对他说的这些话很没有兴趣,不一会儿就打起了哈欠,出言道:“皇兄,妹妹对儒家也不在意,你与妹妹说这些做什么?就算要出手整治那些人,也应当把这番话写在圣旨上申饬他们,而不是对妹妹说。”

“昀芷,为兄与你说这些,一是让你以后惊醒些,不要被这样的人蒙骗了;二来,等过了年,朕要在朝堂上当面申饬他们,提前将讲稿说一遍,斟酌斟酌哪里需要改。”允熥笑道。

“等年后再准备讲稿不成么!妹妹不想听这些啦!找几个不识字的小宦官当听众不成么!”昀芷道。

“不成,即使不识字,他们也听不懂皇兄在说什么,但总会记住几句,若是与旁人说了就提前泄露了出去,不成。”允熥摇头道。

但他随即又道:“不过妹妹你说的也是,等年后在准备讲稿也不迟,何必为了几个妄人影响了自己的心情。”

“昀芷,为兄还没问你今日来找兄长有何事呢。”暂且将这件事放下,他问起了昀芷找他的缘故。

“皇兄,今日已经是腊月二十三,过年休沐的第一日;作坊也大多已经分了红利歇业,街面上一定有很多人,一定很热闹,皇兄带着妹妹出去瞧瞧吧。”昀芷马上坐到他身旁,笑道。

“好。”允熥当即答应:“现下已经快到午时,等下午为兄带你出宫转一转。”

“皇兄你就这么答应了?”昀芷有些错愕的说道。

“怎么,为兄答应还不好?”允熥笑道。

“当然好,只是皇兄答应的这么痛快,很惊讶。”昀芷道:“往日皇兄若是带妹妹出宫去,又不是去诸位叔叔、姑姑,两个姐姐家里,不都是要妹妹反复请求才会答应么?”

“傻丫头。”允熥摸摸她的脑袋,笑道。这应该会是昀芷在宫里过得最后一个年了,等明年她就该出嫁了,不会再住在宫里了。即使她是公主,即使她以后仍然能够自由出入皇宫,即使经过允熥上次‘正朝廷风气’,大臣们不太敢对公主说三道四了,但嫁了人与没嫁人还是完全不同的。允熥想在她出嫁前多陪陪她,或者说,让她多陪陪自己。

昀芷靠在他肩膀上,享受着这一刻。她三岁父亲朱标就过世了,允熥在生活中承担的就是父亲的职责,她很喜欢这种类似于父女的互动。

可惜这一刻也不能长久。允熥又弹了一下她的脑袋,笑道:“既然下午要与为兄出宫去转转,中午就不要回寝殿了,和为兄去坤宁宫用膳。”

“好。”昀芷笑着答应。随即又想起来,什么说道:“敏儿也喜欢出宫去转转,要不也带着敏儿一起出宫?”

“这可不成。为兄前几天才答应你嫂子不带她出宫,可不能才几日就违背自己的话。”允熥道。幻笔阁≠≠WWw.HUaNBIgE.com

“怎么,嫂子为何不让敏儿出宫?”昀芷问道。

允熥大概说了说事情,昀芷道:”原来如此。不过说起来,敏儿确实不太在意男女之别,也是该管管了。”又道:“敏儿不能出宫,那其他人呢,文琳呢,文珞呢,贤琴呢,宝庆姑姑呢?”

“文琳,恐怕她母妃都不会放心让我带她出宫;文珞年纪太小;贤琴与宝庆姑姑毕竟,也不好带出宫。”

“不过思齐倒是可以顺便一起出宫。过几日就是她的生日了,按照惯例生日前几日都是去梁国公府,当日上午在梁国公府过生日,下午回宫再为她庆生。”允熥说道。

“思齐一次能过两个生日,妹妹都有些羡慕了。”昀芷笑道。

“那等你今年过生日,为兄也让你过两次,上午一次,下午一次。”允熥也笑道。

“好,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说定此事,昀芷站起来回自己的寝殿去换衣服,允熥则拿起桌子上的几份奏折,翻开来又看了两眼,冷笑几声,扔到一边,随即拿起一本书来看。过了一会儿到了午时,起身去往坤宁宫。

中午用膳,敏儿听到要带思齐出宫,但却没有自己的份,就要叫嚷起来,可一眼瞥见自己母亲,顿时什么也不敢说了,低头吃饭,但委屈的神色是怎么也掩藏不了的。

更在她伤口撒盐的是,文圻忽然说道:“爹,儿子下午也想出宫去。”

“你出宫去做什么!”没等允熥问话,敏儿先问道。

文圻倒也没被吓住,说道:“爹,大姐,儿子与朝鲜世子倒是很投契,想要出宫去瞧瞧他。”

“原来是去找朱褆。”允熥笑道:“我还以为你也想去城里看看。他就住在皇城,你下午找他去就是了。”

“爹,儿子也想去城内看看。儿子长了这么大,还只是当初被爹爹带着出过宫,只去过几个地方;儿子想与朱大哥一起在城内转一转。总听人说京城有多繁华,乃是天底下第一繁华之处,朱大哥也这么说,总要亲眼看一看才好。”

“这,”允熥沉吟起来。自己第一次出宫游玩是什么时候?从有限的记忆中没找出过,所以朱标去世后不久他被派了兵部的差事后的重阳节应当是第一次出宫游玩,当时他已经十五岁了,心里年龄还大于十五岁;可文圻今年才九岁,撑死算十岁,年纪太小了些。即使有朱褆陪伴,也不放心。

他顿时就想拒绝。但他抬起头看到文圻充满期盼的双眼,又有些不愿拒绝,最终说道:“罢了,父亲就准了。但也不能在城里随意乱跑,与父亲的距离不过一条街。父亲还要派自己的侍卫跟着你,你要听他,绝对不能违抗。”

“多谢父亲。”文圻马上高兴的说道。他本来以为允熥即使同意他出宫在城内转转,也是亲自带着他一起,可没想到虽然没有完全放手,但也给了他一定的自由度,这已经大大过他预估了。

“文垣,你下午要不要与文圻、朱褆一起出宫转一转?”允熥又问二儿子。

“爹,儿子与朝鲜世子也不像三弟这般投契,而且儿子也没什么想看的,就不出宫了。”文垣回答。

允熥听到这个答案,皱了皱眉。虽然他没说,但允熥知道文垣一定会憋在屋里读书。文垣太喜欢读书了,他虽然也喜欢读书,但也没到这份上。他总觉得太痴迷于书不太好,但看书总是好事,也不好说太多。

“等明日或后日,让他们兄弟两个出宫去瞧瞧。”熙瑶出言道:“朱褆的性子与文垣也不太一样,也说不到一起去,今日去了也不好;等过几日,夫君只带着他们兄弟出宫瞧瞧。”

“也好。”允熥说道。算是给此事做了个结尾。

吃过饭,略微歇息了一会儿,允熥起来带着昀芷、思齐一起出宫。

他们先坐上马车,坐到距离梁国公府不远的一条商业繁华之地,然后下了马车,一边向梁国公府走去,一边瞧着道路两旁的景致。

正如昀芷所说的,此时已经是腊月二十三,做官的、做工的都已经不用上班、上值,纷纷出来或采买过年的年货,或呼朋唤友在酒家中饮酒享乐;商家当然也知道这是做买卖做好的时候,今年能分多少红利就看这几天了,所以使出浑身解数招揽客人,道路两旁的招牌鳞次栉比,不同店家的呼喊声此起彼伏,出来逛街之人絮絮的唠叨声汇集成空中的热气,好不热闹。

思齐是经常出宫的,每年都会出宫一次,但过年时候逛街还是头一次,虽然感觉有些吵闹不太喜欢,但见到这样繁华的情形还是双眼瞪得溜圆,目不暇接的看着;昀芷毕竟年纪大几岁,去年又曾央求已经出嫁的二姐带着她在街上逛,这些情形都见过,倒还镇定。

不过,“三哥,今年比去年更加繁华了些,可见我大明越来越繁荣昌盛,百姓也安居乐业。”她笑着说道。

“嘴真甜。”允熥笑道:“要是皇上听到这话,一定是欣喜的。”

“那就愿皇上听到了,能奖赏小女子些东西。”

“你放心,一定能有奖赏。”允熥说道。他随即随意指了旁边的一家店铺:“就这家,为兄从这家买些东西送你。”

“好。”昀芷笑着说了一句,看向店铺的牌匾,忽然说道:“这家店铺的牌匾,我好像见过。”

https:

请记住本书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m.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