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65章 酣战 下

作者:莫格卓根字数:3211更新时间:2019-03-14 17:41:37

这一击的力量何等惊人,虽然经过身体的强化性改造,但塞拉斯依旧感觉自己的双臂瞬间失去了知觉,随后便是高高飞起,然后重重落下。顶点

“咳咳”

落地的一瞬间,伴随着大量药物的泵入,塞拉斯迅速从晕眩中挣脱出来,但当他一张嘴,猩红的鲜血便不受控制的喷涌而出。

胸口的异状告诉他,内脏已经受到了严重的伤害,而他的双臂也接近全废,左臂粉碎性骨折,断裂的骨头甚至刺穿的肌肉和皮肤,血淋淋的暴露在空气中,右臂稍微好一点,但也只是勉强能动。

这样的伤对于普通人来说,都算是可怕的,而塞拉斯知道,只要时间足够,自己便能完全复原。

然而战场之上,时间是最为珍贵的东西。

“哇啊啊!!”

一声怒吼,只见古克将战锤舞出一圈圈弧线,它沉重的锤头可是足以将泰坦的装甲砸得稀烂。

众多迷离之刃却义无反顾的冲上去,试图阻挡这头狂暴的巨兽,之前激烈的交锋早已令他们的盔甲产生凹陷、破损和焦痕,而面对古克的战锤,他们的盔甲和纸没有任何区别。

那战锤每抡一圈,天空就要下起一片血肉之雨,碎裂的护甲和骨头叮叮当当的落在塞拉斯的身上,让他浑身都在发抖。

他们被痛苦的叫喊和野蛮的欢呼所环绕,很快,守护塞拉斯的迷离之刃几乎尽墨,只剩最后寥寥数个殊死一搏的英雄。

“该死的畜生!!”

从地上爬起来的塞拉斯,被眼前的s所激怒,一次性将所有药剂注入体内,然后在燃烧生命所爆发的力量与速度中,旋身切入古克的防御内圈,准备朝对方下腹刺出致命一击。

古克笑着迎上前来,用锤柄将燃烧的剑锋拍到一边,接着把锤头朝塞拉斯头部砸去。

对方避开了这一击,但残废的左臂却被战锤的锤风所撕裂,鲜血从附近的可怕伤口流下。

他单膝落地,仍旧将利刃向外挥去,锋利的剑尖划过古克的腹部,仅仅切开盔甲的外沿。

“你打得可不够好。”

古克品味着对方落败的那一刻,在他的身后,人类的战线已经彻底瓦解,小子们蜂拥向之前寸步难进的土地,将工事砸烂,将铁丝推倒,将那些无法逃跑的人一一杀戮。

这样纯粹的战争像醇厚的美酒一样,令古克十分陶醉。

“还没呢”

塞拉斯扯下破碎的头盔,被鲜血染红的双眼直视着古克。

“我其实早就该死了。”*幻笔阁*wWW.huAnbIge.COm

他喃喃自语道,拾起自己的战刀,片刻之前他还在用这个武器杀戮敌人。

塞拉斯反转奇形长刀,握住锋利的剑锋对准自己的身体,刃缘烤黑了他的双手,透过盔甲破损处灼烧着他的皮肤。

眼下就这样终结将会是世界上最简单的事情,用这锋利的钢铁猛地刺入他的命脉,带走罪愆,涤净痛苦。

塞拉斯紧紧握住利刃,刃锋割破了皮肤,鲜血顺着手掌流下。

“你要自己死?”

古克疑惑的看着对方,他见过很多次这种行为,似乎人类在极端绝望的情况下,会选择终结自己的生命。

他一直对此表示不理解。

既然退无可退,为何不拼死一搏?

自己杀死自己算什么?即便最愚蠢的屁精也最不出这样的事情。

“死的会是你!”

说完,塞拉斯的利刃便没入了自己的身体。

下一刻,他的意识堕入深渊。

高贵的s行为可不适合像你这样的人啊,塞拉斯。

“那又怎样?”

无边的黑暗中,塞拉斯怒吼道,扔掉了他的武器。

他现在又重新变成了夜刃塞拉斯的模样,没有任何改造,也没有任何亵渎,纯粹而自然。

永恒安宁的甜蜜虚无,我可以赋予你所渴求的内疚和痛苦的终结。

塞拉斯站起身来,高高地挺立在库斯科纳尔被风暴所撕碎的云层下,他曾经俊朗的面孔满是泪痕,整洁的制服染上了他战友的血污。

夜刃抬起双手,盯着上面的血迹。

“湮灭”

他说,声音嘶哑。

“是的,我渴望虚无的恩赐。”

那么向我敞开身心,我会让这一切结束。

塞拉斯朝四周看了最后一眼,那些狰狞的尸骸,被杀死的迷离之刃,还有成千上万更多的人,那些死于阴影之城的人,正在包围自己。

所有人都被诅咒了,而他们却一无所知。

在周围,他可以听见未来的声音,那是战争与死亡。

他已犯下滔天大罪,给他带去有生以来最深刻的耻辱和悲痛。

让一切结束将会是一种慈悲的解脱。

“湮灭。”

他闭上双眼,低声说道:

“动手吧。了结我。”

塞拉斯降下心防,他觉察到一个远比时间还要古老的生物在涌入他灵魂空洞时的洋洋自得,就在它的触摸将他的身体据为己有的一瞬间,夜刃意识到自己犯下了一生中最可怕的错误。

他洞悉了这个存在的真相,它绝非影子亲王所说的那般可控,它它们。

比绿皮更加可怕!

塞拉斯尖叫着试图把它阻挡在外,但那已经太迟了。

他的意识被挤压到一片血海之中,然后堕入到一张满是利齿的大嘴里,永远成为一个他身体新的主人策动浩劫时的无声见证者。

当现实世界的塞拉斯重新抬起头,露出一个邪异的笑容时,古克脸上的表情陡然变色。

“该死!!”

他嗅到了那种恶臭,那种来自恶魔的强烈体臭,他想也不想的便一锤子砸了下去。

轰!

原本气息奄奄的塞拉斯,突然像是灵活的蛇一般扭开了古克这致命的一击。

同时,他剑柄上的水晶开始闪烁出邪恶的光芒,将自己的脸沐浴在一片恶毒的紫色眩光之中。

能量自伤口中涌出,带着麝香味的烟雾开始在周围翻腾着,遮蔽了声音和视线。

古克感到一个强大的存在在他周围成形,它的力量和无以名状的精华比他所能想象到的任何东西还要更加令人陶醉和可怕。

“又是你们!这帮臭虫!!!

“哈哈哈!古克!这才刚刚开始啊!”

塞拉斯发出狂笑,浩瀚之洋的力量在他的四肢流淌,他随后一个起跳,长刀挥出反击将古克朝后推去,同时调转剑锋顺势砍出。

银色锋刃深深地咬进了古克的胸甲,像指甲穿过冷油脂一般轻松,它发光的能量切开了厚重的金属。

古克大叫一声,猛挥一拳将对方砸开。

而塞拉斯则一脚踏在他的拳头上,借着这股巨大力量猛抽出长刀的同时远遁而去。

“我们会再见的!”

“该死!”

古克痛骂一声,随即热血从伤口喷出,令他在剧痛之下喘息着。7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