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六十一章 小岛(二)

作者:沁园居士字数:4310更新时间:2017-03-01 20:02:56

这几人哪有喝过这样的美酒,没过一会,就已昏昏沉沉,倒头就睡,却被李运将其体内的酒意逼出,过了一会,又醒转过来。

“好酒,好酒啊!李兄弟,如此美酒,如此汪洋,怎能不赋诗一首?”陈允诗兴大发,大声说道。

“好,好啊!就请陈兄赋诗!”李运拍手叫道。

“好!快来一首!”时瑜、阮英雄连忙附和道,阮旦惊讶地发现自己也在跟着叫,脸上还堆着笑容…

陈允面向大海,一手举碗,身子摇摇晃晃,大声吟道:“长风带我…上青天,到得蟾宫…揽仙子。仙子见我有美酒,随我偷出…蟾宫来!”

“好…好!”几人拍掌叫好,个个笑得前俯后仰。

“听我的!”

时瑜一跃而起,举起手中酒碗,一饮而尽,远远抛出,吟道:“此碗带我…入海去,到得龙宫…睡龙女。龙女见我有美酒,随我游出…龙宫来!”

“好…好!”众人又是一阵大笑。

“陈兄、时兄真是大才!此次科考,只怕已经高中榜首,若是我们能够回去,在下必定与二位同桌吃菜,同席而谈,游遍京城…”阮英雄赞道。

两人一听,猛醒过来,发了一下呆,突然看向李运。

以他们的才智,自然可以猜到今天出现在此处,必定与李运有关系。

“李兄弟…我怎会在此?可有办法让我回去?”陈允急问道。

“是啊,李兄弟一定有办法,我知道的!”时瑜大声叫道。

“你们真想回去?”李运说道。

“真…真想回去!”两人重重点头。幻笔★阁★www.huanbIge.com

一旁的阮英雄也是满怀期待地看向李运,虽然他心中觉得此事几乎已不可能。

以阮英雄之能,自然不是陈允和时瑜这两个书生可比,他早已觉察出今日之事全在李运的掌控之中,现在的李运早已不是听潮城时之李运,他已完全看不明白李运是何等样人了。

现在,自己这几人是生是死,均在李运的一念之间,他心中有无限感慨,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如果你们真的能飞上青天揽到仙女,或是潜入龙宫勾引龙女,还想回去吗?”李运笑问。

“这…李兄弟见笑了!这只是我酒后妄言,怎可当真?!”陈允满脸通红道。

“非也,陈兄之志在长天,时兄之志在汪洋,尔二人均是心胸开阔,志在四方之高人,岂能被那科举所束缚,整日里在君前殿后鞠躬尽瘁,老死宦海?!”

“这…李兄弟此言差矣!一中金榜,如鱼跃龙门,从此扶摇直上,倚红揽绿,纵横官场,逍遥自在,怎会是被束缚而死?!”时瑜大声道。

“时兄之言有理!我要是中榜,马上骑上快马,赏尽梦越城中所有的名胜古迹,逛遍城中所有的青楼妓院…”陈允脸上露出迷醉之色。

“哈哈,二位不愧都是身怀梦氏血脉之人,就连所思所想都相差不多…”李运大笑道。

“什么…梦氏血脉?!”二人一怔。

“梦氏血脉?!”阮英雄和阮旦也是一惊,看向二人。

“怎么?你们不觉得自己身上的血脉颇为怪异么?”李运说道。

“你怎么知道?!”陈允和时瑜同时惊问。

“我知道的,远远超过你们的想象。阮英雄、阮将军,难道你们不觉得自己身上的血脉也与常人有异么?”

“你…你怎么知道?!”阮英雄和阮旦霍然站起,大声叫道。

“呵呵,你们四人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皆拜身上血脉所赐。如果不是我,恐怕你们此刻早已被别人抢去,详加研究呢!”

“什么?!”四人大惊,面面相觑。

“哼,我宁愿落入他人之手,也不愿被你拉到这里来!”阮旦大吼道。

“哦?那如果有人为了搞清楚你的血脉是怎么回事,把你脱光衣服锁在柱子上,每天喂你吃的喝的,再用虫子趴在你身上不停地吸你的血出来研究,或是带着无数的女子与你交合,为你生下一堆又一堆的后代来,把他们养大再继续这样研究…”

“停!停!别再说了…”阮旦听得毛骨悚然,浑身不自觉地颤抖起来。

这样的生活简直就是将他当作一个传血的工具,灭绝人性,实在太可怕了。

“李兄弟…你确定他们的目的就是为此?!”陈允大惊道。

“就算不是,也不远也!陈兄若被那个女子掳走,结局只有更惨,没有最惨!”李运叹道。

“啊?!”陈允几人同时惊叫,脸色剧变。

“因为…那女子会采阳补阴之术,到时你说不定会变成一条人干…”

“李兄弟…快救救我!!!”时瑜大呼道,扑倒在地。

陈允立刻也跟着扑倒,而阮英雄和阮旦则石化当场,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李运之言着实把他们吓到了,竟然有人看中了他们身上的血脉,欲加研究得到更多的血脉,只怕他们一回去,马上又会被人掳走,而结果之恐怖是完全可以想象得到的。

他们之所以小心翼翼地保护着这个秘密,就是怕出现这种情况,或是被人看成怪胎而灭杀。

“起来吧!放心,几位既然在我这里,自然不会有人能再加害你们!”李运笑道。

“这…李兄弟,那女子极为厉害,一挥手就将我们抓了起来,不知李兄弟能否敌得过她?!”陈允犹豫道。

“陈兄放心,我就是在她手上将你们救出来的。”

“原来如此!那我就放心了!”陈允心中长出一口大气。

阮英雄听到此处,也是心头一松,问道:“李公子,你既然能救出我等,不知能否再救救我那些亲人,他们…也是身具这种血脉,恐怕也会被那女子盯上…”

一旁的阮旦闻言也是脸色剧变,连忙看向李运,神色变幻不定。

“没问题!不过,我也只能是尽力而为,能否将他们全部救出,只能看他们的运气了。”李运说道。

“多谢李公子!”阮英雄扑倒在地,大声叫道。

“我…”阮旦涨红了脸,有心相求,但却说不出口来。

“不用客气!不过,话说回来,我能救你们一时,却不能救你们一世…要知道,现在外面在追拿梦氏血脉之人不下十几拨人,个个都是修为高绝之人,那女子只能算是中等偏下的…”李运叹道。

“啊?!”陈允等人顿时怔住。

“天哪!那可怎么办?!”时瑜吓得浑身瑟瑟发抖。

正如李运所言,就算这次自己能躲过危难,一旦回到梦越城中,恐怕很快又会落入他人之手,到那时候,可就没有现在这么幸运了。

“李公子,你必定有办法,可否教我?!”阮英雄脑中灵光一闪,连忙说道。

“请李公子教我!”陈允和时瑜紧跟着喊道。

这次连阮旦也不自觉地跪下相求。

“唉,办法是有,就不知你等愿不愿意…”

“我愿意!”

还没等李运说完,时瑜立刻喊道。

“我也愿意!”其他三人都喊道。

“确定?!”

“确定!”

“好!其实办法很简单,与其等我相救,还不如你等自救,只要你们修炼有成,自然不惧那些人!”

“这…怎么可能?!”几人闻言一怔。

“呵呵,这当然有可能!而且可能性还很大!”李运大笑道。

“公子能否详说?”阮英雄小心翼翼道。

“你知道盈极吧?”

“盈极?你是说圣皇的小儿子?好象前几年在听潮城之战后失踪了!”阮英雄沉思道。

阮旦一听,手不由自主地又握紧了。

“阮将军不用伤心,盈极不仅活着,而且还活得很滋润呢。”

“哦?他现在哪里?”阮旦急问。

“在大夏一个仙门,现在是该仙门的精英弟子,修为之强,已不是你所能想象!这次到梦越城抢夺梦氏血脉的队伍中,就有他这个仙门之人。而他们之所以会去抢人,原因也正是因为盈极的优异表现。”李运缓缓说道。

“什么?!”几人惊叫一声,完全呆住了。

李运这一番话,可以说是向他们揭开谜底,原来,抢人者竟然是各大仙门之人,而李运自己,现在自然也是仙人中的一员无疑。

“难怪…难怪啊!”阮英雄心中长叹。

阮旦心念俱灰,知道今生是无望再报仇了。

“公子,你适才所说,似乎提到那个盈极也具有梦氏血脉,而且表现优异?”陈允忽然想到李运话中之意,狐疑问道。

“不错!你们这种血脉之人,在修仙方面具有独特的优势,只要潜心修炼,不用太久,就能修炼有成。到得那时,不仅可以拥有更长的寿元,而且拥有远超凡人的能力…”

“什么?!”几人惊愕得张大了口。

“盈极就是最好的例子。而且,还有你们那名流落天龙的公主纤纤,现在也在一个仙门中,修为进境极快!如果你们从现在起就开始修炼,长则五年,短则三年,都能获得一定的能力,到时候就能自保了!”

“公子…请教我!”时瑜脑子最快,立刻大声喊道。

“师父…请收下弟子!”陈允“扑通”一声跪下叫道。

“你们…不去做官了?!”

“当然不去!可以做个仙人,还要那捞什么子官干嘛?!”时瑜大声道。

“不错!可以长生不老,逍遥四方,我还要去给那皇帝老子叩头吗?”陈允附和道。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